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四百一十七章 阴谋和单纯

四百一十七章 阴谋和单纯

    四百一十七章 阴谋和单纯

    碎金湖边,青烟王妃的居所。

    青烟迈着优雅的步子进入书房,今天她穿了一件人类联盟贵族式长裙,长裙纯白,裙摆及地,做工繁琐而又不失优雅,配合她疯癫众生的倾城美色简直令人沉醉,若不是背后还有一对尚未完全退化的小翅膀,定会被认为是来自于联盟一方的人类女子。

    “父亲。”青烟轻声唤道。

    正抱着一本书翻看的青流抬起头,冲着女儿微微一笑,“烟儿,你今天真的很漂亮,比这书中女子不逞多让。”

    叫左右退下,青烟来到父亲身边道:“您在看人类联盟的小说?若是被多嘴的家伙传出去,只怕又要惹起非议了。”

    青流道:“丫头,莫要说我了,你不也是穿着人类联盟的礼服。”

    青烟捂住嘴巴轻笑,就连这小小的动作也像极了人类女子。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青烟青流父女二人都是喜欢一样的调调,他们更向往人类的生活,喜欢优雅,文艺,讨厌粗鄙的虫族文化。

    今天他们俩显然心情都很不错,其实每当乌帝暴怒的时候这对父女都会在暗中庆祝,只不过深处在王宫之中,这种庆祝必须谨慎,无非也就是聚在一起喝杯茶,吃点人类厨师制作的小点心罢了。

    “听说乌帝今天又在砸桌子了?”青流问道。

    青烟点了点头,“有人说联盟神圣战士排行榜变成了死亡之榜,乌帝心情很不愉快,然后又传说榜上一名叫做米斯塔的战士,带着自己的族人远赴纳兰星河,名义上是去旅行,实际是为了避祸,惹得百姓们议论纷纷,认为神圣同盟那些精英战士不再值得信任,连自己都因为害怕而逃离,如何能保护平民?”

    “乌帝一生气直接派了舰队去抓捕米斯塔,听说还要治他的罪呢,总之神圣同盟被这名人类战士一搅和,顿时乱作一团,声望比原先下降了好多。”

    青流重重拍了一下大腿,“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神圣同盟是乌帝一手扶植起来的精英战士组织,与塔尼尼领导的军部同为乌帝的左膀右臂,如今神圣同盟颜面尽失,也给了乌帝一个大大的难堪。”

    青烟喝了一口茶,小声问道:“那名人类战士真的有那么厉害?连黑泽尔也挡不住他一招?”

    青流道:“那人未必有你说得那么强,什么一招取胜只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你想,断彪带着雷云大祭司的徒弟追捕这人已经一个月了,连一点动静也没有,假设断彪不把这人宣传的厉害一些,乌帝那边也没法交差不是。”

    青烟微笑道:“父亲说的是,只有把敌人描述的无比强大,断彪才能暂时逃过一劫,不过我真的很好奇,能够凭着一己之力搞得整个族里风声鹤唳,就连乌帝也因此暴怒了三回,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

    青烟的目光望向远处,眼神中竟然有些期盼。

    青流道:“据我所知,这人的修为应该能够排在虫族前十位置,斩杀黑泽尔那也是经过了一场苦战,赢得不算轻松,雷云大祭司的那位人类徒弟据说已经掌握了追踪此人的方法,接下去他只怕就没那么好运了。”

    青烟微微一怔,神情紧张道:“如此说来他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青流点了点头,“很危险,雷云这老妖怪的弟子修为绝不可能差,真若是对上他,势必要有一番恶战。”

    “我们的人能够在断彪之前联系到他吗?这样一个人物若是轻易就死去,也太可惜了。”

    青流眼神古怪的看着青烟,口中道:“丫头,你是不是看上这人类了?”

    青烟两腮一红,整个人更显妖艳,“还不是要怪您老人家,从小给我读了这么多关于人类联盟的书,搞得我有时候都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虫族还是人类了,那些人类撰写的小说里最是崇拜英雄,女儿自然也深受影响。”

    青流哈哈一笑道:“你自己动了春心反倒要责怪爹爹?”随即他的脸色一沉,温柔道:“女儿,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陪着乌帝那混蛋。”

    父女二人默默无语,青流顿了一顿说道:“目前乌帝的左膀塔尼尼已经帅大军征讨人类联盟,右臂神圣同盟声誉大损,正是我们的最佳机会,现在就看霍烈能不能赶在断彪之前说服那名人类战士加入计划,天时地利人和尽在我们掌握,缺的就是一个背景干净的杀手,只要能找到这个杀手,便有机会一举除去乌帝。”

    青烟微微一怔道:“父亲,您这次让霍叔叔亲自出马?”

    青流道:“除了他我也想不到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青烟道:“霍烈在神圣战士排行榜第三位,修为自然是没的说,只是这名人类战士恐怕没那么好对付,单看他的行事风格便能够晓得,此人除了心狠手辣只怕心中也是很有计策,霍烈只怕会在心机上输与对方。”

    清流不以为然道:“我们的目标一致,相信这名人类战士真的够聪明就会选择站在我们一方,除了与我们合作,否则想凭一己之力除去乌帝只能是个笑话,需要考虑的只是双方如何建立起信任罢了,女儿不用多虑,就算这人不能为我所用,也会有其他替代人选。”

    青烟微微皱眉,“大祭司雷云那边怎么说?”

    青流道:“雷云大祭司是高人,非到万不得已不会插手族里的事物,谁在台上对他来说都是一样,他不至于因为乌帝的死而大动肝火,唯一的顾虑就是他那名人类徒弟,据说这女子修为极高,行事又神秘,能不能抢在他们之前收拢这名人类战士至关重要,当然了,这些事父亲自有分寸。”

    青烟低下头,一只芊芊玉手托住下巴,“乌帝似乎对断彪和雷云大祭司的徒弟充满顾虑,派了亚丹跟在他们身边,临行之时乌帝曾经把亚丹叫到身边嘱咐了一番,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很可能是乌帝留下的一招暗手,明镜非我族类,而断彪最近也已经失宠,派出亚丹很有可能是让他在情况无法控制的时候收拾残局。”

    青流大感疑惑,自言自语道:“居然有这种事情?”

    “也罢,我们要相信霍烈,以他的经验应该能够随机应变。”

    ……

    碎金湖边,青烟和青流的阴谋在继续,于此同时,遥远的星际某处秋蝉和小雨也收到了夏飞在虫族的最新情况进展。

    豆豆不相信艾薇儿已死,每隔几天他就会将夏飞的视频资料传回联盟,不仅是秋蝉这边,联盟内所有人也会知道夏飞在虫族做的事情。

    对陷入困境的人类联盟来说,夏飞在虫族的奋战激励着所有人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与虫族的战争中去,每隔几天观看夏飞的视频也成为了一种习惯,每天人们都在期待夏飞能杀死更多的虫族,而夏飞也从未让任何人失望。

    击杀黑泽尔的视频一出,整个联盟全都沸腾了!

    就算是普通百姓也能够看出来,黑泽尔的实力绝不是一般强劲,哪怕放在联盟那也是数得着的人物,夏飞和坐在他肩头的毛球用残忍的手段割去他的脑袋,而后插在山巅,这简直比视觉效果最先进的动作大片还要精彩!

    无需任何说明,夏飞在联盟的声望迅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甚至可以和银发将军泰相提并论!只是这一切夏飞本人并不知情。

    还是那艘翡翠色的旗舰,还是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面容,秋蝉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像一只正在思考的小猫。

    对她来说最具震撼力的并不是夏飞杀死了谁,而是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夹着一支香烟,用很低很低的声音一遍遍念叨着艾薇儿的名字。

    秋蝉想不通,这爱情究竟是什么?一个人何以会因为爱情而如此伤心,如此疯狂用杀戮去祭奠失去的东西。

    小雨轻轻推开门,来到秋蝉身旁。

    “坐吧。”秋蝉轻声说道。

    小雨有些局促的坐在沙发一角,“秋蝉小姐,您找我有事?”

    秋蝉露出天真的笑容,“我觉得很奇怪,你的那位同乡为什么要用疯狂的杀戮去告慰他女朋友呢?人死了不就是死了?哪怕夏飞做得再多,也不能挽回那女孩子的生命啊?”

    小雨皱了皱眉,秋蝉这种单纯至极的问题她又如何能够了解?她和秋蝉一样都只是懵懂中的小姑娘罢了,唯一不同在于小雨是十二岁才来到这只有女人的地方,多少少知道一些所谓的情爱。

    而秋蝉是从一出生就在这里,如果说小雨单纯的像一张白纸,那么秋蝉就是最纯净的空气,脑袋里什么也没有。

    “我也不懂,大概夏飞哥哥觉得艾薇儿会在天堂看着自己,所以才决定做一些事情吧。”小雨说道。

    “天堂?那是什么地方?”

    “传说中好人死了之后就会去的地方。”

    “有这种地方吗?”

    “或许有吧。”小雨歪着脑袋说道。

    秋蝉道:“那我死了也会去天堂吗?”

    两个小姑娘傻傻的对话令人不禁啼笑皆非,说了好半天谁也解释不清天堂和爱情的关系,反而让秋蝉和小雨变的更加迷惑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很羡慕那个叫艾薇儿的姑娘,你说我死了夏飞也会伤心吗?”秋蝉眼睛一亮问道。

    小雨皱着眉说道:“应该不会吧,夏飞哥哥又不认识小姐。”

    秋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自言自语道:“对啊,这的确是个问题。”

    连小雨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秋蝉简直单纯到了可爱的地步。

    这时候房间里亮起一盏紫色的灯。

    “母亲有任务?我们去一趟吧。”秋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