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四百一十章 两股势力

四百一十章 两股势力

    四百一十章 两股势力

    嗖~

    瓢虫级轻型巡洋舰遁入星空,断彪一行人飞速赶往深空哨站。

    这一次乌帝派给他的人手少的有些可怜,除了自己和已经断了胳膊的拉雷斯就只有亚丹这一个战斗力,就连随行卫队也不过二十人,虽说明镜是大祭司雷云的徒弟,应该有着不错的修为,但她毕竟是人类,而且又这样年轻,断彪对她并不放心。

    乌帝对于这次行动的解释是保密为先,对方很可能已经入侵到虫族内部网络,就连军网也未必安全,所以抓捕小队的人数越少,信息被泄露的可能性越微弱。

    乌帝之所以这样判断当然有自己的理由,方才克洛泽被杀害的消息也验证了夏飞的确有着掌握虫族内部资料的手段,深空哨站是一处秘密基地,夏飞能够找到它,并且顺利入侵,不外乎两种可能性。

    第一,虫族有他的内应,而且做内应的人位高权重,有资格查询深度军事机密。第二,夏飞已经找到了侵入军事网络的方法。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足够令断彪头疼,一个深藏在暗处窥视着自己的敌人是令人无比恐惧的,自己一举一动皆在敌人掌握中,只是想一想也会觉得后背一阵冰冷。

    亚丹站在一行人后面,懒洋洋倚靠着墙壁,他的嘴角始终带着微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阴险的气质。

    断彪微微皱眉,七武士之中最让他看不透的就数笑面虎亚丹了,若不是乌帝的指派断彪实在是不愿意与这种阴森恐怖的家伙一齐出任务,他总是躲在角落里用目光观察着身边的人,嘴角轻笑,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亚丹心里在琢磨着什么。

    总之在断彪眼里这支抓捕小队到处充满了古怪,身为人类的明镜,整日皮笑肉不笑的亚丹,一艘几乎没什么战斗力的轻型巡洋舰,再加上一群各怀猜忌的战士。

    ……

    战舰穿过临时虫洞,舷窗外一座庞大的怪异建筑漂浮在死寂的星空中,灯火通明却毫无生气,几盏射灯不停地闪烁着。

    断彪向着明镜施了一礼,沉声问道:“我们现在就要登陆吗?要不要先扫描一下深空哨站的内部?”

    明镜没有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似乎在释放出某种神秘的功力。

    片刻后明镜睁开眼显得有些疲惫,她在电子记录本上写下一段话交给断彪。

    “我已经扫描过了,哨站内只有十七个半生命体,附近也没有敌人,登录吧。”

    断彪微微一怔,能够隔空探查哨站本就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何况明镜所花费的时间比雷达系统探测还要迅捷,精神追踪异能看来并不仅仅是寻找那么简单,应该还具备扫描之类的辅助能力,看来雷云大祭司的弟子修为很是不低,只不过明镜所说的那半个生命体究竟又是什么呢?

    断彪挥了挥手,命令战舰接驳到深空哨站登陆舱,做好进入准备。

    眼角悄悄瞥了一眼面沉似水的明镜,心说:“这支小队虽然残缺不全,但至少还有明镜在,或许我的担忧只是多余吧?”

    密封门打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走廊里到处都是血迹,每隔几步便有尸体横在道路中央,从死者的状态来看,他们全都是在毫无准备状态下被偷袭得手,他们有的拿着工具,有的嘴里塞着正吃了一半的食物,死状惨不忍睹。

    一向忠心耿耿且没什么心机的拉雷斯走在最前,每看到一具尸体他便会皱着眉唉声叹气一番,似乎很心痛,断彪紧随其后,明镜跟着断彪,亚丹却远远的坠在最后方。

    断彪时常用眼睛朝身后瞟,只见明镜神态自若,尸体之类的根本连看也不看,她是精神系异能者,想来无需翻动尸体便能够知道自己想要的信息,只是过于浓烈的腥臭让明镜很不喜欢,她用一只白色手绢轻轻捂住嘴巴,目不斜视。

    亚丹的行为就比较可疑了,他故意和前面的人保持距离,趁大伙不注意他便会动手去翻看尸体,嘴里还在不住的说着什么,他的嘴在动却不发出任何声音,一旦有人看自己他便轻描淡写的回望过去,脸上还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唰!

    指挥中心的密封门轰然打开,十几名幸存的士兵齐刷刷跪了下去,有的人在哭诉自己的经历,有的则只是在流泪呜咽着说不出话。

    他们很显然已经被吓破了胆,处在这黑暗的宇宙中本就会无形中给人以心理压力,再被夏飞这么一折腾,几乎所有士兵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名死里逃生的士兵横在地板上,双眼呆滞的望向天花板,他的身上有一个巨大的血窟窿,虽然被简单包扎过,但仍旧不停地在向外渗出鲜血。

    “咦!”断彪惊呼一声,这***概就是明镜所说的半条命,但是断彪想到的却没有那么简单,这是明显的失手!第一次,夏飞出手杀一个人却没能把他杀死!

    在过去的几次突袭中从来没有谁能够从他的刀下逃生,难道夏飞受了伤?所以才会出现失误?

    想到这断彪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深空哨站的司务长来到断彪跟前,在活着的士兵中他是官衔最高的一个。

    “他是看守仓库的保管员,敌人杀进来时候他有些惊慌弄倒了存放罐头的箱子,自己也被砸了个半死。”

    断彪皱了皱眉,心情再次低落,看来夏飞出手必杀的记录还在延续着,没有谁能从他的刀下逃生。

    转过头,断彪忽然发现亚丹和明镜都不见了!

    “人呢?”

    “明镜大人要寻找敌人的精神残留,亚丹也跟着去了。”独臂拉雷斯回答道。

    断彪想了想,将拉雷斯叫到自己身边说道:“明镜是雷云大祭司的徒弟,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谁都担待不起,你最好过去看着她点,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拉雷斯连连点头,二话不说追了出去。

    断彪倒不是真的在担心明镜,让他不放心的其实是笑面虎亚丹,不知为何断彪就是不愿意相信他,总觉得这家伙有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地。

    哨站站长克洛泽的大脑袋被割下,整齐摆放在舰长座椅上,这倒挺符合夏飞一贯的风格,断彪命人将克洛泽的脑袋收好,开始逐一盘问活着的战士。

    ……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追捕小队四位成员再次聚首与指挥中心。

    拉雷斯问道:“盟主,你盘问的情况如何,这些当兵的有没有内奸?”

    那些本就心惊胆战的士兵一听这话更是吓得浑身哆嗦起来,两千多人的哨站,全都死了,就他们还活着,很容易让人产生无限联想,虫族是个相对野蛮的社会,只要这些大人物心中有怀疑,杀死他们只不过举手之劳,连军事法庭也不用经过。

    断彪摇了摇头,“这些人当时都在相对隐蔽的角落里工作,所以逃过一劫,对方是从通风系统潜入,而后直接杀到指挥中心取了克洛泽的脑袋。”

    “说道疑惑的话还真是有一点让我想不明白,你们看。”

    断彪调出监控系统的画面,“这名人类战士闯入之后立即进入控制中心,说明他对深空哨站早有了解,克洛泽死后他又马不停蹄对所有活着的战士进行屠杀,短短两分钟之内就让整座哨站变成了坟场。”

    “可是。”断彪加重了语气说道:“按照道理如果再有一分钟时间,这些活着的战士也会被他找出来杀掉,但他却忽然停手了。”

    画面转到一条漆黑悠长的走廊,只见一道闪电狂奔而来,速度极快,突然!夏飞停***法皱起了眉头,似乎听到了某种呼唤,紧接着夏飞便沿着原路返回,没有去继续追杀那些活着的人。

    众人皆感到不可思议,夏飞是速度异能者,而且手中还有深空哨站的地图,顶多再有一分钟他就可以完成一次完美的屠杀,让这座哨站彻底失去最后一丝生命气息,可他为何在最后关头有收手了呢?难道是有人暗中给他通报了什么消息,让他最终决定放弃搜寻?

    一阵尴尬的沉默,没有人明白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断彪叹了一口气对明镜问道:“大人,您可曾找到敌人留下的精神残余?”

    明镜点了点头,写了一行字递给断彪,“找到一些,但是很微弱,说明他在袭击时没有大量动用精神力,这还不够,需要收集到更多我才能搜索他。”

    断彪微微有些失望,但也觉得幸运,在他的意识里夏飞是个恐怖至极的存在,除非万不得已他并不想与其为敌。

    突然,断彪,拉雷斯,亚丹三人手腕上的通讯器同时鸣叫起来。

    “这人又出手了!”

    “他杀了退休的阁老哈密!!”

    拉雷斯和断彪的声音一前一后响了起来,只有亚丹不动声色。

    断彪沉声道:“走,我们去哈密大人隐居之处看一看,明镜大人还需要更多的线索,这里就交给内务部接手吧。”

    走出指挥中心,还是亚丹落在最后,断彪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亚丹出来的时候正在用手绢擦着一直匕首,那上面满是鲜血!

    “你把他们都杀了!?”断彪惊讶道。

    亚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微笑。

    ……

    几乎在断彪接到哈密被杀的情报同时,在距离深空哨站不远的地方,一艘金甲虫级护卫舰也响起了刺耳的警报。

    光幕骤然打开,只见上面是王妃青烟的父亲青流。

    “退休的阁老哈密被杀,又是那个人类战士干的,地点我已经传给你们,务必要赶在断彪这些人之前找到他!明白吗?”

    嗖~

    光幕关闭,这艘金甲虫级护卫舰悄悄起航,另一边断彪的瓢虫级巡洋舰紧随其后踏上搜寻夏飞的航程。

    两股势力,两种目地,全都冲着夏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