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四百零一章 魔鬼!

四百零一章 魔鬼!

    四百零一章 魔鬼!

    “三年之约…”夏飞点起一支烟,自言自语说道。

    余江和余华来得快,走得也快,他们在夏飞心里埋下了一颗不安定的种子,三年时间,三大法则,陌生的去处,宇宙中的强者…

    这些问题围绕在夏飞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无可否认,余江的出现带给夏飞有生以来最大一次震撼,关于实力和强者的定义统统都被推翻,掌握空间法则的余江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夏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妖怪级存在,并且给了夏飞一个也变成妖怪的机会。

    说它是机会,夏飞敏锐的感觉到其中蕴含着巨大风险,说它凶险,同样不能掩盖这是机遇的事实。

    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夏飞的代价论再次让他变的平静,风险与机遇总是共存的,一场大凶险的背后何尝又不是一场大机遇!

    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小机器人豆豆立即走上前拿走装有烟头的金属盒子又摆上一个干净的,夏飞时常觉得豆豆有洁癖,见不得任何一点肮脏,只要有任何地方沾染上灰尘他总是第一时间就要清扫干净。

    毛球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将身体埋在一堆杂志里,就像一只打瞌睡的猫。

    方才那股要和余江拼命的劲头让夏飞无法忘记,或许狰狞才是毛球的本来面目,幸好毛球愤怒的对象并不是自己也永远不可能是自己,对夏飞来说这是件很欣慰的事情,原来看似懒惰狡猾的毛球其实骨子里是好战的,等他再大一点必然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帮助。

    “谢谢你,懒东西。”夏飞对毛球笑骂道。

    毛球不满的晃了晃圆滚滚的身体,也不理会夏飞,继续酣睡不止。

    豆豆换掉烟灰缸又给夏飞送来一杯茶,夏飞站在指挥室中心盯着那枚飘在空中的能量球,琢磨着余江临走时留下的这玩意会是什么。

    “夏飞,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鬼影在思索了片刻后说道。

    夏飞微微一笑,“什么问题?”

    鬼影摸着下巴道:“你听说过异兽护主,那你是否也知道还有异兽随主一说。”

    夏飞点头道:“兽灵法典里有着专门的记载,很多异兽的性格会随着主人的性格改变,特别是那些从小就在身边喂养的智慧型异兽,更容易具备和主人一样的性格,另外还有一些异兽会吸收主人身体的气息,它们也很容易变的和主人一样品性。”

    话说一半夏飞忽然意识到鬼影想说什么,他笑道:“你不会是想说毛球的性格和我一样吧?”

    “你已经察觉到了?”鬼影惊讶道。

    夏飞一口茶水好悬没喷出来,他单手一指沙发上的毛球道:“这个懒球要是有我一半优秀就谢天谢地了,好吃懒做,性子又狡猾,哪里有半分我的影子。”

    “你不够狡猾?”鬼影不怀好意道:“你自己说,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已经出过多少鬼点子了,我看那,毛球这狡猾劲就是跟你学的。”

    夏飞微微一怔,鬼影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从来都是夏飞的信条,说到狡猾他也的确有一些,不过在夏飞的意识里还是很难接受鬼影把自己和毛球这厮相提并论。

    “动物通常会认为自己第一眼看到的生命体就是母亲,毛球是在你面前出生的,他学着你的习惯很符合异兽习性,再说,他出生前还在你怀里住了好几个月呢,一定在暗中吸收了大量你的气息。”

    “出生之后喂养他的也是你,不仅是精灵之心,毛球这厮还很喜欢吃你的能量分身,如今又和你签订血契,相互之间的信息交换更是频繁,所以毛球身上有你的影子,性格也会和你越来越接近。”

    夏飞不置可否,根据兽灵法典所述,鬼影刚才所说的确都是形成异兽随主的必要条件。

    “刚才你也亲眼看见了,余江控制你时候毛球的那份狰狞,简直和你在与敌人拼命的时候一模一样,所以我才想到了这些。”

    夏飞耸了耸肩,没有继续和鬼影攀谈,毛球跟着自己学习未必是件坏事,他就像一颗小树苗,没有开枝散叶之前谁也不知道他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子,学习自己至少不会长的太歪。

    围着那颗余江留下的光球转了几圈,夏飞试着用手去接触它,手指刚刚点在光球上,指尖忽然传来一阵酸麻,电流般迅速窜进夏飞的脑海中!

    唰~

    指挥室中央骤然出现一道光幕,上面是一支庞大的虫族舰队,密密麻麻的战舰如同蝗虫一般,其间还夹杂着数百艘极具威慑力的旗舰!

    这支舰队的目的地竟然是维纳尔星系!泛人类联盟的首都所在,人类繁衍生息的核心地方!

    夏飞猛地一怔,维纳尔星系对他来说最大的意义并不是首都而是艾薇儿的家,这些很可能是几个月前虫族偷袭的画面,也不知余江是从哪里搞到的?

    一提起维纳尔自然会牵扯到艾薇儿这个夏飞最心爱的女孩子,所以他皱着眉仔细观瞧,希望能从视频中获得些许她还活着的证据。

    夏飞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艾薇儿这么善良可爱的姑娘应该会有好运,但一直苦于没有证据,心里总在纠结维纳尔的陷落以及艾薇儿的音信全无。

    砰!砰!

    战舰发出撕裂天地的吼叫!将一艘艘正在仓促逃离的民用飞船击落,联盟防卫军奋起抵抗,可惜在强大的虫族舰队面前,这样微弱的挣扎无异于螳臂挡车,没几个回合便被击溃了。

    忽然,夏飞在画面中发现一艘民用飞船上印着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徽章,那正是星联公司的标志!

    仿佛知道夏飞在注意这艘船一样,画面立即切换到近处。

    只见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女站在舷窗前,目光惊恐不安的看着星海中那副惨烈画面,她的嘴唇在微微颤抖,似乎受到了很严重的惊吓,秀美如春花秋月般的脸庞是如此的熟悉,就算化成灰夏飞也能记得!

    “艾薇儿!”夏飞急了,他发疯一般揪住自己的头发,因为画面远端,那些虫族战舰正在向艾薇儿接近!黑洞洞的炮口对准那无辜的少女!

    “不要,不要啊!!”夏飞大声嘶吼道,这个声音完全不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更像是来自心脏!

    砰!

    巨大的虫族无畏舰发射了!

    炮火在刹那间将这艘艾薇儿乘坐的民用太空船淹没!

    ……

    距离夏飞很远的地方,余华想起临走时留下的那个能量球,于是开口问道:“家主,您最后送给夏飞的礼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余江微微一笑,“他最害怕什么,我送给他的就是什么。”

    “最害怕什么?”

    “呵呵,那是一个心灵印记,任何人只要一接触它便会引发一连串反应,人的心里总有一些事情是自己担忧或者恐惧的,夏飞也是一样,只要他碰到那个球立即便会生成画面,而画面的内容就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余江说道。

    余华恍然大悟道:“如此说来您是想考验夏飞的承受底线?偏偏捡他最不愿意看的画面放给他。”

    余江道:“夏飞很强硬,我的重压也不能让他屈服,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一面,哪怕是铁打的汉子也不例外,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攻击吧,谁让他今天这么不给我老人家面子。”

    余华哈哈大笑,“家主,您这个主意真是绝妙,夏飞这会说不定正在独自郁闷呢,威压无法让他屈服,就直接捅破他心里最大的阴影,当真是好手段。”

    余江笑眯眯将地上那条锦鲤收起来,和余华一起向着远处繁华的都市走去,口中道:“我之所以这么做倒也不完全是为了刺激他,咱们这个圈子是如何凶险你也清楚,想要成功就必须放下心里所有的包袱,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压力,他还有三年轻松的日子可过,一旦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他了,点破他心中的魔障也算是帮他提前适应这个人吃人的环境。”

    余华微微一怔,用满怀敬意的口吻说道:“老祖宗,今天又跟您学了不少,余华受教了。”

    ……

    夏飞并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幻象,刹那间,最后的希望就这样残忍被扼杀,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消失在面前而无法施以援手,这种残忍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画面早已经消失,夏飞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呆呆站在原地,他很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脑海中一片空白,心脏有一种钻心的疼痛,一直疼到他的骨髓里。

    鬼影咽了一口吐沫,他从没见过夏飞像今天这样憔悴,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夏飞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

    就连一向只知道憨吃猛睡的毛球也感应到夏飞身上不同寻常的味道,他从一堆杂志中钻出来,想要体会夏飞的心痛,可惜这种万念俱灰的悲伤哪里是一只异兽所能够了解。

    他和夏飞心意相通,夏飞的心痛让毛球感到无比的愤怒,但是他却不明白自己是因何而愤怒,因何而心痛,他只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宣泄的口子,将心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全都释放出来。

    小机器人豆豆急的到处乱转,一会给夏飞端来茶水,一会又端来食物,眼巴巴乞求着自己的主人能够开心一点,可惜他的努力夏飞根本看不到,难以言喻的悲伤已经将他淹没。

    整整几个小时,夏飞站在原地不吭也不响。

    忽然他的身形晃了一晃,身边的毛球,鬼影,豆豆也都为之一怔。

    抬起头,他们看到的夏飞再也不是那张笑眯眯的乐天模样,寒冷的目光让鬼影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战,谁的眼神也不敢与夏飞对视。

    这究竟是怎样狰狞和愤怒!

    鬼影想了半天只想起一个词语来形容。

    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