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四百章 天翼血脉

四百章 天翼血脉

    四百章 天翼血脉

    毛球一向被夏飞视为狡猾的家伙,他喜欢趁夏飞不注意就偷东西吃,只要是富含能量的物质,哪怕一块铁也要放在嘴里嚼上两口。

    可惜毛球这厮虽然贪吃,隐藏作案痕迹的手段却不够高明,屡屡被夏飞发现之后痛骂,每当这时刻毛球又会祭出自己的可爱大法,对着夏飞又是舔又是蹭,一双小眼睛可怜兮兮,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搞得一向以心黑手辣著称的夏飞也不忍心真的去打他。

    只是夏飞放过他之后毛球还是死性不改,转过头继续搞破坏,然后再讨好夏飞,夏飞又放过他。

    生活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延续着,和善良单纯的小机器人豆豆相比,毛球绝对是狡猾的典范,而今天,当夏飞受到来自余江的威胁时候,毛球终于露出了自己性格中狰狞的一面!

    他像发了疯一样,一身雪白毛发倒竖!从远处看就像一只发飙的大号刺猬!

    他的双目血红,愤怒的火焰汹涌喷射而出!

    嘴里发出低声的呜咽,如同钢铁巨兽般的轰鸣震慑耳膜和心脏!似乎整艘战舰都因为毛球的低吼而颤抖!

    很难想象从毛球那篮球般大小的身体内竟能发出这种令人心悸的咆哮!

    余江皱紧了眉头,和一只碎星兽为敌这是他绝不愿意的,尽管毛球还很小,但是余江很清楚,这只看似慵懒的圣兽实际上是极度嗜血和记仇的,一旦与他为敌必将不死不休!只要毛球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咬断余江的喉咙报仇雪恨!

    碎星兽就这样凶狠而顽固的角色,任何一名强者在与碎星兽为敌之前都会仔细考虑是否值得,因为一旦开战除非有一方死亡,否则永远不会有停战的那一天!

    夏飞和毛球早已经达成契约,彼此之间心灵相通,他发出命令让毛球安静下来,和余江冲突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并非明智,不到万不得已夏飞并不想这样做。

    过去,毛球对夏飞的命令无不服从,可是今天却明显不同,夏飞的命令受到毛球的强烈反抗,几乎就要到了无法掌控他行为的地步。

    夏飞除了惊讶于毛球内心的狂暴,更是生出几分感动,这就是传说中的异兽护主,当夏飞受到威胁时毛球表现出了一只顶级异兽应有的愤怒和狰狞!

    如此毛球,不愧为自己最忠实的战斗伙伴!

    转过头,夏飞目光紧紧盯着余江没有说一个字。

    余江是很强大,但并不代表夏飞就会怕了他,这并非是夏飞盲目自大,而是出于一种对压力的天生抗性,余江越压制夏飞,夏飞的反弹就越强,完全是本能使然。

    余江显得很好奇,他好奇于夏飞居然顶住了自己的重压。

    忽然他浑浊的眸子里闪烁出一股狡黠的光芒,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余江哈哈大笑,那硕大无比的黑洞也随之消散,夏飞又回到了刺刀号,身体也恢复自由。

    一旁的机器人豆豆和异兽毛球飞快扑入夏飞怀里,夏飞忽然发现豆豆也显得很愤怒,他用一双电子眼睛瞪着余江,可惜豆豆并没有什么战斗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身体挡在夏飞身前,随时准备为了主人付出生命。

    余华终于松了一口气,方才毛球对余江的愤怒他看得一清二楚,碎星兽发飙对任何强者来说都是严重的威胁,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余江的笑声让凝重的空气稍有缓和,但夏飞和毛球还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

    “夏飞,我给你三年时间处理自己的事情,而后你随我离开联盟,修习三大法则,这样你可愿意?”余江笑着问道。

    夏飞微微一怔,修习三大法则夏飞当然求之不得,余江之前显露出的那一手让夏飞产生极大触动,真正的强者原来并不是一味打打杀杀,举手投足间便能够让一艘战列舰消失于无形,这等气势,这等手段,完全超出了夏飞对于武力的认识。

    “方才我只不过试一试你对压力的反应,没想到你竟然撑了下来,如此天赋不去修习三大法则实在是一种浪费,我余江,真心实意邀请你加入。”余江很诚恳的说道。

    拒绝?

    夏飞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有傻子才会拒绝修习三大法则的机会,而且自己一旦拒绝余江会不会对自己不利?这一点夏飞猜不透。

    点了点头,夏飞淡淡说道:“好,我和前辈一言为定。”

    “你也不问问我要把你带到何处去?”

    夏飞摇了摇头,“不需要,对我来说只要是有机会学习三大法则的地方,都是好地方。”

    余江手指一挥,在空气中留下一个透明光球,球体如同兵乓球大小,从外面能够看到内部缓缓流动的能量丝线。

    “三年之后,我会派人来接你,这光球内有一件我留给你的小礼物,等我离开之后你再看吧。”余江微笑说道。

    ……

    还是那片飞行在宇宙中的大陆,还是那座小河边的码头。

    余江和余华通过时空之门回到这里,余华有些闷闷不乐,因为夏飞是自己举荐的,而他却很不识抬举的驳了家主面子,倒是余江老头看不出有任何不满,他的脸上反而挂着轻笑。

    “家主,余华这次也看走了眼,原以为夏飞这样圆滑的人物应该知道变通,谁想他竟如此顽固。”余华恭敬施礼道。

    余江不以为然摆了摆手,拾起钓鱼竿将鱼钩扔进河里。

    “这根本不怨你,他身上流着天翼血脉,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所以才会用武力逼迫他,结果反倒是被他顶了回来。”

    余华睁大了眼睛,惊讶道:“您说夏飞是天翼战士的后代!?这怎么可能啊?按说天翼战士后代没理由出现在小小的人类联盟啊?毕竟天翼血脉就算放在咱么这圈子里也算顶级传承了!”

    余江微微一笑道:“天翼者,速度异能一脉相传,修炼至极限如同背生双翼,上可飞遁星河,笑傲十九重天,下可入混沌初开,涅槃二十六重地狱火,堪称古往今来速度异能第一血脉!”

    “之前你说在夏飞身上发现一种独特的气质,正是因为他身上流着天翼血脉的缘故。”

    余华猛地一怔,疑惑道:“天翼血脉异常独特,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余江神秘道:“夏飞的血脉已经变异了,当我对他施加压力时候夏飞突然表现出强烈逆反心理,只有在这时候才能够察觉到一丁点天翼血脉的影子,要是凭你的修为也能感觉到那才叫奇怪呢。”

    余华道:“天翼血脉可遇而不可求,更何况还是变异血统,我在这提前恭喜您老人家觅得一名强力弟子,只不过天翼战士为何会跑到人类联盟领地,还留下血脉?这件事要不要我替您调查一下?”

    余江摇了摇头,“不用,天翼血脉传承者全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万一夏飞的身世是那帮老疯子的秘密,我们该如何是好?不要随意打探人家的私事,这样我们余家才能始终站在最有利的位置,在咱们这个圈子里,知道的多未必就是好事情啊。”

    余华恍然大悟道:“多谢家主指点,余华险些就犯了别人的忌讳,不过我还是有些想不通,既然夏飞身上有天翼血脉,您老人家为何还和他定下三年之约?万一天翼家族那些疯子们找上门来要人,岂不是不妙?他们家可是出了名的不讲理,外加护短。”

    余江笑得很开心,“余华啊,你平日里的聪明劲到哪去了?这点问题都想不通,基因变异未必全都是好事情,夏飞因为变异,身上的天翼血脉特征几乎丧失殆尽,除非他在盛怒之下爆发,否则任是谁也很难分辨出来,我们收下他是有一点风险,但你今天看到那只碎星兽了吧,他的表现如何?”

    余华心有余悸道:“那只幼年碎星兽表现出来的屠杀欲望简直令人心寒,说实话,我这背后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万一这只圣兽暴起搏命,那还真是了不得。”

    余江目光中精芒爆射,欣喜道:“不错,幼年时候就有如此强烈的战意,这只碎星兽成年后前途不可限量!所以我们因此承担一点风险也是值得的,再说夏飞是什么血脉我们又不知道,就算被天翼家族发现了,大不了把人还给他们,也算个顺水人情,说不定还能因此和这个大名鼎鼎的家族交好。”

    “夏飞的第七脑域已经严重损毁,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个废柴,假设他能够了解家主您的良苦用心,一定会对您感激涕零的。”余华奉承道。

    说话间鱼线上那只彩浮忽然一沉,似乎有鱼儿咬钩了,余江连忙将手中鱼竿抬起,一条鲜活乱蹦的金色大鱼被他扔在河边草地上。

    “哈哈,今晚有鲜鱼汤可以喝了,你留下来陪我吧。”看余江那股兴奋劲,哪里像一名久居高位的超级强者?和普通老头根本没什么区别。

    余华点了点头,忽然他又想起余江临走时留下的那个能量球,于是开口问道:“家主,您最后送给夏飞的礼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余江微微一笑,“他最害怕什么,我送给他的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