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三百六十九章 土伦族(求月票!)

三百六十九章 土伦族(求月票!)

    三百六十九章 土伦族(求月票!)

    夏飞一言不发杀死了那个对自己开火的绿色智慧生物,目光冷冷在上百名他的族人身上扫过,没有任何畏惧。

    “你怎么把他杀了?”鬼影疑惑道:“他们的头领不是献给你一只耳朵服软吗,何必赶尽杀绝呢?”

    “看他们的眼睛。”

    “他们的眼睛怎么了?”鬼影好奇的抬起头望过去,“他们的眼睛没什么特别的啊。”

    夏飞微微一笑说道:“目光狡猾而且毒辣,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这样一个种族是不会轻易低头的,放过他说不定他就会在暗中给我一刀,有些时候对别人怜悯就是对自己残忍。”

    鬼影叹了一口气,夏飞说的没有错,这群绿色生物显然不是什么善类,当你遇到一个天性善良的种族或许可以用言行去感化他们,但当这个种族充满邪恶的时候,只能用更大的邪恶去震慑对方。

    “你们对我攻击一次,我就杀你们一百个人作为补偿!”夏飞冷冷说道。

    噌!

    月光骤然升起,盘旋着飞速掠过天际!

    夏飞没有任何保留,将自己最强大的战斗力尽情释放!

    一百条生命刚才还在喘息,还在愤怒,但是眨眼间便丧命于夏飞的屠刀之下!

    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一刀割掉首级!

    飞舞在空中的月神逐一回归夏飞右臂上的刀鞘,随着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响过,一具具无头尸体轰然倒地。

    既然出手就绝不能留情面!

    夏飞选择的全都是这群人中提个最健壮,目光最凶狠的战士,这支两百多人的队伍在一秒钟之内便损失掉半数,余下的人惊慌失措的望着夏飞,目光里在没有了怨毒,只剩下恐惧。

    夏飞很满意他们的状态,不动声色说道:“第一次攻击杀你们一百人,第二次杀一千,假设还有第三次,我就灭你们全族!”

    那位年纪稍大一些的绿皮肤生物猛地一怔,沉默着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他看了一眼夏飞腋下那名少年,似乎对他的性命很是关切,如果是这样夏飞更不可能放过他,“走吧,我要见你们的首领。”

    ……

    一路向南,土狼的数量急剧减少,看样子这里已经接近绿色生物的大本营,所以野外也显得安静了许多。

    马队里不时有人返回去报信,夏飞对此不加理睬,任由他们自由往返。

    队伍两旁还能见到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子,他们身材矮小但胸前一对巨物却很是不小,可惜夏飞对异族女子没什么兴趣,顶多也就是瞄上两眼。

    她们在草地上寻找一种红白两色的野草挖掘,夏飞注意到她们挖掘时候很小心,只取这种植物的茎部和叶子,并不会毁去根系,太过弱小的野草也不去采摘,看样子是在刻意保护这种植物生长。

    看到夏飞这外人女子们纷纷显得很惊讶,马队中的男子则是大声的呼喝着让她们赶紧回去。

    不多会的功夫一行人来到了这片草原中心地带,许许多多帐篷依山脚而建,帐篷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使用动物皮毛还有一些粗糙的纺织品搭建,无非也就是矮小一些,可这座山的样子就很奇怪了,巨大的山体就像一根插在草原中的雪茄,棱角分明,山顶更像是几只巨大的碗。

    山上寸草不生,就连身体周围也全都是黄沙,那些帐篷就坐落在沙地上。

    所有人都在盯着夏飞,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更有一些战士紧握着手中兵器对夏飞怒目而视。

    夏飞微微一笑,愤怒中带着惊恐的眼神,说明他们早已经知道了夏飞绝不是好惹的人物,而这营地的主人想来也应该发出了不许轻举妄动的命令。

    许多女子在掩面哭泣,他们看向夏飞的目光远比那些战士要怨毒的多,毕竟是夏飞杀了他们的丈夫,在这原始部落中,一个家庭没有了男人命运将会变得无比凄惨。

    砰!

    手中那名绿皮肤少年被夏飞扔在地上,单脚狠狠踏在他的胸前,少年磕碜着脸强忍着没哭出来,但是周围一些围观的战士却再也看不下去了,个别冲动的卷起袖管作势要往夏飞身上扑却被自己同伴拦住。

    死亡的力量果然无比强大,夏飞辣手杀死一百名绿皮肤智慧生命换来的是对方发自内心的恐惧,一个超过三万人的部落,硬是没有了反抗的勇气。

    “我要见你们的首领!”夏飞眉毛一扬,冷冰冰说道。

    异族生命让开一条路,直通向一顶最高大的牛皮帐篷,除了高大之外这座帐篷还有一个明显不同之处,顶部悬挂着一面三角彩旗,被风一吹,迎风招展。

    夏飞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大声喝道:“叫你们的主人出来见老子!”

    随夏飞一起回来的那位老者急忙矮***子钻进帐篷内,不多会的功夫扶出来一位银发的绿皮肤的老者。

    这位老者两只耳朵明显要长一些,左耳还带着一只金色耳钉,夏飞低下头看了一眼脚下的少年,只见他的耳朵上也有一枚差不多的耳钉,与其他族人都不相同。

    “原来是部落酋长的儿子,怪不得这么受重视。”夏飞在心中自言自语道。

    老者双眼翻白毫无光泽,应该是一名瞎子,这对父子老的瞎眼小的耳聋,到的确有些一家人的样子。

    “尊者在上,土伦族酋长大伊姆拜见阁下。”老头跪倒在地,向着夏飞的方向连连叩首,其他人也随着自己的酋长跪了下来。

    夏飞高昂着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红塔山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我叫夏飞,不是什么尊者。”

    鬼影忽然发现,今天的夏飞俨然一副征服者的姿态!

    ……

    谷物,粗制的烈酒还有一头很像是羊的生物被架在篝火上烧烤,这便是土伦族招待夏飞的全部,当然了,还有那种红白两色野花泡成的茶水。

    土伦族泡茶远没有人类那般讲究,他们在火上升起一口巨大的铁锅,而后将那种红白两色花扔进沸水里不断煮,直到清水变成黯淡的红色为止。

    一名土伦族少女端着金属茶杯来到夏飞跟前,将茶杯递过来便慌慌张张的逃开了,似乎对夏飞很是害怕,夏飞倒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恐惧正是夏飞希望达到的效果。

    帐篷里只有夏飞那位瞎了眼睛的土伦族酋长大伊姆,还有就是那名带夏飞到营地的老者。

    “我知道你们和虫族有某种联系,我不习惯一个问题问很多遍,假设你不愿意说,我就开始杀你的族人,直到你愿意说为止。”夏飞端起茶杯嗅了嗅味道,但是并没有喝。

    大伊姆挥了挥手,示意留在营帐里那位老者离开,而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颗星球每到冬季便会下起红色的雪,雪中含有一种对身体有毒的物质,在我们部落,孩子从一生下来就要饮用这种红白草煮成的茶水,否则绝对扛不住恶劣的冬季。”

    夏飞见这茶水中没什么猫腻于是也轻轻押了一口,味道甘甜如蜜,倒也算一种难得的饮料。

    “尊者莫要着急,今日我部落既然已经臣服于您,定然会对您的问题知无不答。”大伊姆欠身说道。

    夏飞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表示。

    “尊者,您刚才提到关于虫族的事情,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土伦族一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中,我们曾经和虫族和平相处在一片星空下,但是后来不知道是何原因虫族背叛了我们,他们吃掉我们的族人,摧毁我们的城堡。”

    “最后土伦族最伟大的祭祀西克殿下率领我们逃离了自己的家园,从此以后便流落在宇宙各处。”

    夏飞微微一怔,这些绿皮肤的小矮子曾经和虫族和平相处?这究竟有多大的可能性?要知道虫族是相当原始和落后的一个种族,族人性格残忍,没理由长期和其他种族混居才是。

    其实不只是虫族,宇宙中任何一个种族都是具有排他性的,哪怕是人类这样温顺的存在也不会愿意和其他种族杂居,却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我对你们的历史没有兴趣,我要知道虫族的领地在哪?如何才能到达?”夏飞问道。

    大伊姆摇着脑袋说道:“很抱歉尊者大人,这些只是我们族里的传说罢了,至于如何前往虫族的领地,我确实不知道。”

    “那么人类呢?”

    “人类是什么?可以吃吗?”

    夏飞狠狠瞪了他一眼,从他的语言来看说的都是真话,但这并不是夏飞想要的结果。

    “可以吃,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把你的族人全部扔进锅里,想来应该够你吃上好一阵的了。”

    大伊姆急忙伸出手去摸索夏飞想要阻止他,可惜他的眼睛是瞎的,摸索了半天结果被篝火烫伤了手指。

    “尊者大人,您千万不要这样做,我会把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您!”

    夏飞继续不动声色。

    “从草原向西去有我们土伦族祖先建立的祖先神庙,记载了种族搬迁的全部过程,您要是想了解的话可以去祖先神庙看一看。”

    大伊姆一口气说了很多话,生怕夏飞再开杀戒,连自己种族的秘密全都倒了出来,但夏飞还是一言不发。

    大伊姆急了,他连忙说道:“请您随我来,我给您看一样东西您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