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三百五十七章 隐形装置(九千字已更,求月票!)

三百五十七章 隐形装置(九千字已更,求月票!)

    三百五十七章 隐形装置(九千字已更,求月票!)

    夏飞终于明白了,为何这部隐形装置要被放到最后来拍卖,只因它是独一无二的埃斯塔梅尔型隐形装置!

    埃斯塔梅尔作为上古文明最优秀的科学家,曾经设计出很多无以伦比的天才产品,任何被标注埃斯塔梅尔名号的装备在古时候就价值不菲,何况是经历漫长的时间流传至今日。

    通常情况下战舰一旦开启隐形装置自身的速度便会大幅度降低,目前常用的隐形装置通常需要减速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五。

    换句话来说,一旦战舰隐形虽然会消失在茫茫星海中,但也会因此而变成蜗牛,只能够缓慢向前爬行。

    而古斯塔斯隐形系统开启后减速只有百分之七十五,远远低于普通隐形装置,至于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隐形装置,埃斯塔梅尔型隐形系统,开启之后却依然可以拥有正常状态下百分之七十的速度。

    假设一艘战舰的巡航速度是每秒钟一百公里,那么开启普通隐形装置后将会降到五公里的龟速,开启古斯塔斯隐形装置稍好一点,但速度也只有二十五公里,但是开启顶级埃斯塔梅尔隐形系统后却可以维持秒速七十公里的高速!比没有开启隐形装置时候只减慢了很少一部分速度。

    在混战中这种高速脱离的能力尤其重要,身旁数不清的敌人,数不清的炮火,在战场上呆的时间越久对于自己生存就越不利,如果是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的话完全可以做到第一时间脱离,从而极大提高一艘战舰的生存能力。

    更何况这种装置还有一个最大的,最不可思议的优点。

    它可以让战舰在隐形状态下跃迁!!

    任何装备了隐形装置的战舰,在进入虫洞之前都必须要首先解除隐形,而后在开启跃迁通道。

    如此一来就会很容易被敌人发现,从而遭到围攻。

    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完全不需要这样做,它通过特殊的能量疏导以及调节装置,完全可以在隐身状态下跃迁离去,当敌人还在盲目搜寻的时候,自己早已经脱离他们几万光年之外!

    这个功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埃斯塔梅尔型隐形装置这世间在没有任何隐形设备能够做到!

    夏飞不知道当初埃斯塔梅尔小姐是如何研究出如此功能出众的隐形装置,但这种装置的性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对科技的理解却是千真万确。

    人群激动了。

    震惊了!

    世间仅有的一部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这种难得的机会谁也不愿意放过!

    夏飞握紧了拳头,很明显,这套装置将会对他这次虫族之行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如果有机会的话的确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这套装置,目前唯一的疑问就是手里的资金够不够。

    在座的这些可都是联盟响当当的人物,夏飞的身价不可谓不丰厚,但若是和这些顶级富豪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看。

    “图拉姆大叔。”夏飞沉声道。

    “有事?”图拉姆好奇道。

    “这件东西我要。”夏飞坚定道。

    图拉姆定睛看了夏飞几眼,他那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图拉姆哈哈大笑。

    “我明白了,你放手去做就是,还差多少钱我给你补上!”

    夏飞点头道:“谢谢您,这件东西对我很重要。”

    那位中年拍卖师故意不动声色,任凭拍卖会现场变的鼎沸起来。

    “这件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不用我再多介绍了,它的价值各位应该很清楚才是,现在就让我们开始拍卖这件绝无仅有的,举世无双的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拍卖师振奋道。

    “这件东西的起拍价是五千亿星币!有没有人愿意出五千亿星币取得这件顶级隐形系统!?有没有?”

    每个人座位前都有一个全自动出价系统,只需将自己的通行证***其中便可以出价竞拍了,台上还有一面偌大的光幕,提示目前的出价为多少。

    夏飞手里握住出价器但是并没有立刻下手,拍卖毕竟才刚刚开始,首先需要淘汰掉大部分人,最后的竞争才至关重要。

    数字一路攀升,很快就超过了一盾!

    一旦到了以盾来计算的金额,很多人就显得无能为力了。

    “一点二盾!”一名黑脸大汉兴奋地大声喊道,他的脖子上早已经青筋毕现,喘息声也是越来越重。

    但是他的出价很快就被压倒下去,仅仅几个回合之后,出价已经直逼两盾的天价!

    两盾,那可就是两万亿星币,足以买下一艘联盟目前最顶级的超级航空母舰!由此可见这些人为了取得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早已经不顾一切!

    夏飞紧张的手心里出了一排汗,因为他一共的资金总量也才两点五盾而已,眼看这价格马上就要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而拍卖会丝毫没有停滞的迹象,至少还有十几人在不顾一切的疯狂喊价。

    终于,夏飞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有人喊出了三盾的价格!

    “三点一盾!”

    夏飞心中一沉,这个价格自己必须再从图拉姆那里借零点六盾才能完成,为了一套唯一的隐形系统,这么做值得吗?

    “三点五盾!”夏飞咬着牙喊道,直接将价格提高到了一个堪称疯狂的位置!整个量子公司几乎一年的纯利润,就这样被他一下抛了出去。

    图拉姆拍了拍夏飞的肩膀,“不用担心!这件东西没有什么可以比拟,用价格来衡量根本就是对它的一种侮辱,你如果想要的话就尽量出价,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夏飞重重点头,心中不再有一丝顾虑,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拍下这套隐形系统!

    “三点六盾!”一位架着眼镜的中年女士举起手,斯斯文文道,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看向夏飞,似乎是在埋怨他一次性将价格抬得如此高。

    这时候妮可和威廉松同时看向夏飞,威廉松的意思夏飞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但妮可却令夏飞一头雾水,不知她这是何意。

    “四盾!”威廉松沉声道:“这个价格已不算低,各位真的要和军部争这件东西吗?”

    众人猛然一愣,谁也没有想到在一旁一直很安静的威廉松居然出击了!而且还打出军部的牌子!

    “军部想要这套隐形系统?”

    “我看还是算了,三巨头之一的威廉松都已经开口了,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情和军部闹翻吧。”

    “有道理,四个盾的资金可不是小数,既花了钱又得罪了军部,这种事情我们可不能干。”

    在联盟军部是什么地位不言自明,即便有人敢和裁决者工会,隐修者工会这样的巨头暗中较劲,但却很少有人敢和军部对着干,要知道这可是全联盟军队的总负责人,即便是总统大人也要看三巨头的脸色行事。

    拍卖厅忽然变的安静了,没有人敢于再去和军部叫板,那位中年拍卖师感到很郁闷但也是无可奈何,军部的牌子已经打出来,谁再去争岂不是自找不痛快。

    这时夏飞忽然举起右臂,不慌不忙道:“四点一盾。”

    “他疯了吗?”

    “和军部三巨头叫板!这人究竟长了几个脑袋?”

    “他就是夏飞,最近刚刚成为军部a级供应商。”

    “这么说来军部怎么也算是他半个东家,我们等着看好戏吧,看他将来怎么在三巨头面前交代。”

    人群很容易就从惊讶发展到幸灾乐祸,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纷纷望向夏飞,但夏飞却不为所动,仿佛什么也没有察觉。

    一旁妮可的脸色变了又变,她冲着夏飞微微摇头,似乎在提醒他不要与军部为敌。

    “四点二盾!”威廉松对着夏飞怒目而视。

    “四点三盾!”夏飞毫不客气,立即还以颜色。

    “四点四盾!”

    “四点五盾!”

    夏飞渐渐有些着急了,威廉松给夏飞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要给夏飞做托,帮助他拿到那套埃斯塔梅尔隐形系统,可是如今已经没人再出价了,威廉松怎么还在不停地加价啊!

    要知道每多举一次牌那可就是一千亿星币没有了!

    终于,威廉松不在加价,他站起身对着夏飞看了好半天,从口中蹦出几句冰冷的话,“好,夏飞,你很好!”

    ……

    威廉松的房间,夏飞端了一杯茶笑眯眯坐在沙发上,而威廉松则更喜欢甜甜的葡萄汁。

    “你今天是不是很郁闷,埋怨我把价格抬得那么高。”威廉松问道。

    夏飞急忙道:“绝无此意,要不是您从中帮手,这套隐形系统只怕四点五盾绝拿不下来。”

    虽然夏飞的脸上在笑,但心里却苦涩之极,这一回不仅把自己所有的资金全都搭上还从图拉姆那里借了两个盾,再加上欠银行的两个盾,总计负债四盾!量子公司一年不吃不喝挣下的钱,刚好才够还债。

    手里余下一个盾资金是军部的预付款,其中一半将要用于一个月后的虫族之旅,另一半要留给公司充当流动资金。

    算来算去夏飞忽然发现自己手里全都是负债,要是换做一般人只怕早就资不抵债破产了。

    不过有那数百吨紫色精灵之心撑腰,夏飞倒是不用担心破产的问题,唯一需要关心的是到哪里找一个既有实力,口风又严的商家来套现,被人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珍惜矿石可不是一件好事,夏飞不得不郑重其事。

    威廉松微微一笑,“我不管你怎么想,等我和你说完你就会明白。”

    “虫族其实在联盟内也是有间谍的。”威廉松沉声道。

    夏飞微微一怔,“能肯定吗?”

    威廉松道:“确定,虫族中有一些特别的族人,长相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看是很难发觉的,而且根据我们的了解,虫族在人类联盟的渗透范围之广,恐怕要超过我们预期。”

    夏飞道:“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几年前也就是我误入荒野星域的那一次,曾经发现虫族的精英部队血袭者从联盟偷运一批尸体,这些尸体全都是联盟重刑犯,有着极高的异能修为,他们在运输过程中貌似对这些尸体很关心,比自己人的生命还要重视,却不知是为何。”

    威廉松深深皱起眉,“这件事我也略有耳闻,可惜始终没能得出调查结论,如果说虫族已经掌握了借用人类尸体混入联盟的技术,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今天我之所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你翻脸,实际是在演一出戏。”

    “一出戏?”

    “没错,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将你和军部闹翻的事情传到虫族,等到你进入虫族领地之后或许会对你有一定帮助,或许他们还会开出高价雇用你呢。”

    夏飞无奈的摇了摇头,威廉松的所作所为果然不是那么单纯,一切还是从军部的利益出发,说起来这倒也正常,身为军部三巨头之一,威廉松没有理由平白无故帮助自己。

    “我已经和泰商量过了,军部资料档案室会完全对你开放。”威廉松道。

    夏飞微微一怔,“资料室?对我开放?这是何故?”

    威廉松道:“你目前正在研究的黑蝙蝠雷达对联盟军队很有帮助,我们希望你能够尽快完成这一划时代的项目,军部的资料室非比寻常,收录了大量珍惜资料,从上古时期到如今,所有的军事机密和技术资料全都保存在那里。”

    夏飞道:“这件事我要和我的研发团队商量一下。”

    威廉松轻轻拍了拍夏飞的肩头,“别装了,我们早已经知道,无论是能量护盾增效器还是黑蝙蝠雷达,完全出自你一个人之手,与其他人并无关系。”

    夏飞不禁苦笑,军部的实力果然不是吹的,这件事恐怕是想瞒也瞒不下去,只是通缉犯哈里斯的事情军部是否也知道了?

    看着威廉松颇具深意的笑容,夏飞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和虫族的通商细则两天内就会公布,你现在还差什么?”威廉松问道。

    “钱,人,战舰。”夏飞直接说道。

    威廉松道:“这些你不用担心,这次去虫族领地你明里是通商,暗里却是为军部服务,一旦细则出台,你所需要的一切立即便会准备好,到时候我会让人秘密给你送过去,这件事必须保密,谁也不能告诉。”

    夏飞点了点头,“这就是代价,疯狂的代价。”

    威廉松笑着安慰夏飞道:“别忘了,事成之后你还有着疯狂的回报。”

    ……

    历时十五天的兄弟会嘉年华顺利落幕,夏飞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借口调试战舰留在了千岛星球。

    猴子,豆子这班小兄弟依依不舍和夏飞告别,约定在首都星圈再聚,对夏飞来说结识一帮裁决者工会高层子弟并不是什么坏事,这帮小子别看现在没多大能量,将来绝对会是一股不可小看的势力,毕竟他们家长辈的威望就摆在那里,再不济也能混迹于工会高层,谋个显赫的职务。

    孙展也跟随豆子他们离开了,准备到首都星圈后便投身裁决者工会,经过这几天时间孙展已经和猴子他们混的很熟络,夏飞又嘱咐他们照顾一下这小兄弟,豆子一口答应,拍着胸脯保证孙展绝不会被人欺负。

    目前孙展对夏飞还派不上什么用处,但凡事不能只看眼前,神秘的南冥工会引起了夏飞极大兴趣,作为南冥工会会长的儿子,总会有需要孙展的时候。

    这班少年中唯独蚊子在离开时显得最古怪,撅着嘴巴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夏飞随口说了句过几天去首都找他的话,把他高兴地了不得,没来由的红起脸来。

    送走了豆子这班人夏飞又迎来了图拉姆和妮可。

    “你真不应该和威廉松将军抢那套埃斯塔梅尔隐形装置,他既然已经开口说军部要了,一般人都会给他这个面子,为了一套隐形装置和军部交恶并不值得。”妮可叹气道。

    图拉姆也说道:“是啊,妮可这几句话说的没错,威廉松一般很少开金口,你这次的确太莽撞了。”

    他们并不知道夏飞和军部私下里的交易,所以均是认为夏飞做的有些离谱,夏飞对此一笑而过,什么也没有说。

    此去虫族领地艰险异常,有了这套隐形装置至少多了一分生的希望,即使没有威廉松背地的安排他也会不惜代价把这套装置拿到手。

    “对了,上次你说过想让我给你打个折扣,我考虑过了,就按照成本价供给你一批战舰吧。”妮可说道,也不知为何这位大小姐忽然转了性,答应了夏飞的要求。

    夏飞连连说好,有便宜不占是傻瓜,无论她的理由是什么,只要对自己有利就好。

    ……

    参加兄弟会嘉年华的人们纷纷离开,千岛星球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夏飞驾驶着刺刀号来到预定地点,从水下接走了小机器人豆豆,还有那一大宗紫色精灵之心,神不知鬼不觉。

    首都星圈,夏飞的新家。

    艾薇儿得知夏飞返回的消息早早等候在门外,一看到夏飞她飞快的跑了过去,用纤细的手指捂住夏飞眼睛。

    “不许看,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艾薇儿调皮道。

    夏飞被蒙住眼睛走进房间,艾薇儿撒开手,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布置整齐的客厅。

    墙壁被涂成了夏飞喜欢的海蓝色,地毯柔软如丝,沙发,窗帘无不精致,偌大的水晶吊灯将房间里照射的一片雪白。

    “这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夏飞惊喜道。

    “怎么样?喜欢么?”艾薇儿撒娇道。

    “喜欢,真是太喜欢了,若是我肯定不会把家里装修的如此仔细。”

    “不许你贬低自己,男人是要做大事情的,怎么能把心思放在这些琐事上呢,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其实艾薇儿还有后半句没有说:“家里的事情有我呢。”

    夏飞心中洋溢着幸福,家,这种感觉他何曾拥有过,看着这温馨的房间和眼前美艳不可方物地俏佳人,夏飞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更让夏飞想不到的是,艾薇儿不知从哪里学会了做炸酱面!

    味道虽说没有老北京的正宗但却是艾薇儿的一番心意,最难消受美人恩,一想到自己即将远去,夏飞心里很不是滋味。

    吃过晚饭艾薇儿并没有回去,而是挽着夏飞的手臂坐在沙发上播放一段段录影。

    “这是我表姐威瑟斯彭的结婚录影带,你看他们多幸福啊。”艾薇儿歪着脑袋看夏飞,目光似乎有些迷离。

    夏飞忽然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艾薇儿今天到举动明显反常,难道??

    “这是我的好朋友苏云姐姐结婚时候的录像,我还是她的伴娘呢,他们的婚礼在浪漫的云海之城举行,新娘叫苏云,新郎叫薄义海,和他们的名字都相配。”

    “对了!苏云姐姐结婚那年正好和我现在一般大。”艾薇儿笑着看向夏飞,“他们真是幸福啊。”

    顷刻间夏飞冒出几滴冷汗,他明白了,他真的明白了,心脏骤然间收紧,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让夏飞无法呼吸。

    一整个晚上,艾薇儿都在拉着夏飞看她好朋友结婚时的录影,不住的夸奖别人是如何幸福。

    夏飞皱了皱眉沉声说道:“艾薇儿,我忽然想到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家好吗?”

    艾薇儿微微一怔,随即显得无比失意。

    “好,那我明天再来找你吧。”

    “明天我要去军部谈些事情,不知道几时才能回来。”

    “哦,那我在家里等你的电话。”艾薇儿撅着小嘴说道。

    望着艾薇儿远去的背影,鬼影长叹一口气,“你这是何苦呢,艾薇儿已经做到了一个女孩子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你怎么能无视她的话呢?”

    夏飞点起一支烟,站在夜幕中深深吸了一口,“你要相信我,我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自己,更对的起我在乎的人。”

    低下头,夏飞迈步回到房间里,没有再去理会鬼影。

    ……

    第二天,艾薇儿没有等到夏飞的电话,很失望。

    第三天,夏飞简单说了一声自己有事,没有空陪她。

    第四天,没有电话。

    第九天,艾薇儿接到夏飞的电话,他已经离开了首都星圈。

    艾薇儿问夏飞几时会回来,夏飞说了一句可能要很久,艾薇儿不敢相信,夏飞就这样走了?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让自己见,这小丫头此生头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无法言喻的苦涩。

    第十三天,艾薇儿忽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艾薇儿小姐,我是夏飞的代理律师方正东,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向你核实一下,按照夏先生的遗嘱,他将您列为自己所有资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不过关于您的身份还有一点我需要核实。”

    “你说什么?夏飞把我列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艾薇儿惊讶的问道。

    “是啊,据夏先生说自己将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所以才会立下遗嘱以防万一,难道您不知道此事?”

    艾薇儿刹那间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夏飞对自己的感情原来从未改变过,他还是那个事事替自己着想的男人,默默的,珍视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