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三百三十四章 纨绔们

三百三十四章 纨绔们

    三百三十四章 纨绔们

    好心却被人反咬一口是一件谁都难以容忍的事情,夏飞也是如此。他好心想拉隐修者工会的小兄弟一把,结果却被对方一个青色火球烧得面目全非。

    夏飞愤怒了,没成想狗咬吕洞宾的一幕竟然被自己碰到,这叫怎么话说的!

    “去你的吧!”铁青着脸,夏飞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上去!

    啪!

    夏飞自己觉得这一巴掌拍的不算太重,但他的力量早已经超越这些年轻人太多,很快,年轻人的脸上鼓起明显的五指印,咬着牙冷冷盯着夏飞。

    “火球术!”

    年轻人还想反击,夏飞哪里会给他第二次的机会,直接飞起一脚将他踹出去十几米远,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

    夏飞用袖子擦了一把脸,放下胳膊忽然发现几十双凶神恶煞的眼睛正在瞪着自己,他急忙向一旁扭头,只见那帮裁决者工会的纨绔少爷们早已经被打趴下,躺在地上呜咽不止,那副惨状就别提了。

    很显然,隐修者工会的少年们把夏飞也当成了他们的同伙。

    “你是裁决者!?”那名虎背熊腰的少年单手一指夏飞,怒问道。

    夏飞记起图拉姆交代自己的话,莫要惹什么麻烦,反正自己胸前也没有佩戴徽章,不如就此推诿过去。

    还没等夏飞将心里编的那些谎话说出口,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一声,“不用问了,这人是一伙的!”

    噌!

    几十条人影二话不说就冲了上来,夏飞心中憋着一口气,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和他没有一丁点关系,结果却落得被人群围攻的下场,换做谁心里也不会痛快。

    “我是裁决者工会的人不假,可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图书馆管理员,工会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我顶上啊?”夏飞心中郁闷的想到。

    凭着自己武艺高强,夏飞一边应付潮水般涌来的攻击一便和他们好生解释,可惜这些少年已经杀红了眼,哪里会听夏飞的辩解?

    趴在一旁那帮裁决者工会的小王八蛋一看夏飞以一己之力独自对抗隐修者工会的群攻,纷纷来了精神,把夏飞当做自己的救星,勉强从地上挣扎起来为夏飞加油助威。

    他们这一闹更是坐实了夏飞的同伙身份,搞得夏飞不胜其烦。

    隐修者们勃然大怒,认为夏飞很不地道,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被打也不出手相帮,而且还一个劲的解释,于是下手越来越重,什么招式要命就用什么招式进攻。

    夏飞本就不是什么太好的脾气,几个回合下来夏飞真的生气了,这帮小家伙一点也不讲道理,尽下死手!

    “去他娘的吧!都给我趴下!”夏飞气势陡然大变,从一味防御转变成凌厉的攻击!

    “给我倒!”

    嗖!

    脚下速度突然加速,夏飞的身影在人群中消失了!

    待到这些少年隐修者反应过来时候,身上早已经挨了重重一掌!

    噼里啪啦轰!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二三十名少年隐修者全部撂倒在地,痛苦的捂着肩膀,夏飞用手刀在他们每个人肩头来了一下子,一举全灭对方!

    “干的漂亮!”

    “你是工会哪个部门的?回头我一定让我爹重重赏你!”

    “想不想去仲裁部!我给我爸说一声保准收下你!”

    那些吃了憋的纨绔们这回来了精神,纷纷使出平生所学痛打落水狗,有骑在敌人身上猛锤的,有掏出小刀捅对方屁股的,甚至有个又矮又瘦的小子在那虎背熊腰的少年脸上撒了一泡尿!

    夏飞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要知道这帮小子身上可都带着裁决者工会的徽章呢,夏飞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身为一名裁决者是件很丢人的事情,自己居然和这些泼皮为伍。

    定睛仔细一瞧,这帮小子身上最次也带着青铜徽章,就连白银徽章也有不少,而夏飞自己只不过有一枚黑铁徽章,仅仅是见习裁决者,比他们中任意一位都差了很远。

    “这他妈什么世道啊?一帮小无赖都能当白银裁决者!?就这武功修为,说出去都让人脸红!”夏飞恨郁闷的心道。

    裁决者工会的纨绔们用很无耻的手段报了仇,而后聚在夏飞身旁和夏飞称兄道弟攀谈起来,脸色一点也不见红,其脸皮之厚简直举世瞩目。

    夏飞叹了一口气,打算远远躲开这帮无赖,就在这时一大帮人马杀到了。

    他们穿着统一的仿古战斗服,手中各持兵器,为首的一名黄脸大汉怒气冲冲在众人面上扫过,大喊道:“好哇,堂堂兄弟会嘉年华也敢放肆,全都给我抓起来!”

    ……

    夏飞又坐牢了,和往常的经历一样,这一次他也是被无辜关起来的,其无辜的程度甚至比过去更甚。

    看别人打架都能被抓去坐牢,这叫怎么话说的?

    “算起来距离你上次进牢房已有几个月时间,从概率上说也差不多是时候进来蹲一阵子了。”鬼影在一旁掐着手指头一边算一边说道。

    夏飞白了他一眼,“你不会真当老子这辈子就是坐牢的命吧?”

    鬼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也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就摆在这里,我劝你还是接受吧,无非就是隔一段时间坐坐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飞一阵无语,若不因为鬼影是灵魂,他真想上去给他两脚。

    点起一支烟,夏飞很郁闷的坐在牢房一角,一脸的无奈,可是那帮年轻的裁决者少爷们却很不在乎,他们聚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刚才打架的经历,讲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仿佛是他们自己干掉了那帮隐修者一般,完全忘记了刚才正是他们被放倒在地,像死狗一样求饶。

    “夏飞大哥,你不用担心,他们怎么把我们关起来就得怎么把我们放出去,而且我还要让他们后悔一辈子,敢惹小爷我,这帮孙子真是活腻味了!”

    经过简单的介绍,夏飞和这帮年轻人也算认识了,说话这位外号叫豆子,人不大也就十五六岁,个子还不到夏飞的腰,两只丹凤眼闪烁着狡猾的光芒,刚才没开打之前就属他叫的最响,可一旦开打这小子立即就跑没影了。

    若不是因为夏飞将那些隐修者放倒在地之后豆子自作聪明跑回来补刀,也不会被关进来。

    “也不问问小爷我的老爹是谁!?看着吧,我一定要让这帮人趴在我脚下求饶!哼!”豆子攒劲拳头,恶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