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三百三十三章 交易会上的麻烦

三百三十三章 交易会上的麻烦

    三百三十三章 交易会上的麻烦

    “开战了!联盟终于决定对死亡三星域动手了!”夏飞用力一挥拳头,兴奋地说道。

    视频那头图拉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我说夏飞,你究竟存的什么心思啊?联盟决定对死亡三星域动手并不能完全算是一件好事,虽说我们也不希望联盟分裂,可战争总会造成大量死伤的。”

    夏飞点起一支烟,神态恢复正常道:“大叔,谢谢你提前告诉我这个消息,这对我真的很重要,联盟迟早都会和死亡三星域开战,我刚从那里回来,亲眼见到了当地百姓所遭遇的困境,既然迟早都要打,早一些开战就会早一些结束,当地百姓也可以尽快恢复平静的生活。”

    图拉姆叹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毕竟是内战,假设虫族再次蠢蠢欲动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好好招待他们。”

    夏飞微微一笑问道:“大叔,您是从什么渠道知道这消息的?军部又打算派出多少兵力?”

    图拉姆挺起胸膛,得意道:“这点小事哪里能难得了我,总统内阁会议三十分钟前刚刚结束,军部,财政部,内政部,联盟安全部,上议院十二议长,全票通过了这项战争提案,按照常规明天就会提交众议院和上议院同时裁定,最多三个工作日就会出来结果。”

    “根据线报,这次力主以武力平定死亡三星域的是军部六星上将泰为首的鹰派,总统和保守派虽然还有些犹豫,但并未对战争本身提出异议,毕竟收复死亡三星域是人心所向,这些政客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反对提案,现在双方的主要焦点是战后重建,整整三个星域的重建工作会耗费大量财力,而且路途遥远,运输不易,会给联盟财政背上沉重的负担。”

    夏飞点了点头,所有一切都在朝着自己预计的轨道发展,与武力收复死亡三星域花费的资金相比战后重建才是更大的一块,联盟财政未必就能够负担得起,到那时候就该黑色深渊这批亲联盟派的土豪们粉墨登场了。

    只要他们明面上仍然归属于联盟,又愿意主动放弃一部分军权,承担战区的灾后重建工作,刁钻的政客们一定会默许他们在死亡三星域的统治权,最多也就是在当地维持一只具有震慑力的联盟军队。

    这就是夏飞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只要联盟默认这些土豪继续统治死亡三星域,夏飞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土豪中的一员,拿到属于自己的大片领地!

    图拉姆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军部打算派出四十支常规舰队,三十支整编舰队,三十支后勤保障舰队的作战规模,据我所知,泰已经命令五只先遣舰队在二十四小时前出发了,而后才在内阁会议上突然提出作战计划。”

    夏飞想了一想,双手啪啪啪啪鼓起掌来,“泰将军不愧是鹰派领袖,他这是先斩后奏啊,明摆着告诉内阁,作战计划势在必行,你同意也要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

    “没错!”图拉姆沉声说道:“泰是个非常强硬的人,不愧他军部第一上将的头衔,加入内阁十几年,泰一直保持着军人本色,关键时候还是他这样的汉子有胆量振臂一呼!只是他这次派出的军队着实不少,死亡三星域舰队总保有量不会超过四十支,而且还分属不同阵营,装备也极差,泰的军队一旦到达死亡三星域,定会所向披靡!”

    夏飞道:“这正是泰将军聪明之处,使用强大的舰队直接碾压过去,只怕敌人还没有接战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我估计泰的舰队最多六个月就会将死亡三星域扫荡一便,即提高了联盟军队的威望,又减少了战争时间和军队的损失,正是最有效率,也最节约的作战方案,远比小股舰队与敌人缠斗要好太多。”

    图拉姆恍然大悟,右手抚摸着下巴上几根胡子茬,“的确,这样会让军队和当地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泰将军真是好心思,好决断啊!话说你知道他这次为什么要急着动手吗?”

    夏飞摇了摇头表示不解,图拉姆哈哈大笑道:“因为你!”

    “你给黑色深渊一系送去了一万套能量护盾增效器,直接改变了前几天的会战走势,在那场上万艘战舰对轰的战役中,绝地和邪恶湾流一系的军队被埋伏,主力舰队损失过半!”

    “所以双方又形成了微妙的平衡,谁也不愿意轻易出击,泰不想看到局面继续僵持下去,所以才毅然选择主动出击。”

    夏飞没有说什么,自己无意中加快了联盟向死亡三星域派兵的进度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如此一来他也能够比计划中提前获得绝地星域那一大片星空了。

    “图拉姆大叔,您何时启程去兄弟会交易嘉年华?老爷子会不会去?”夏飞问道。

    “老东西才不会去呢,那里有他不想见到的人,嘉年华要持续整整半个月,好东西通常最后才出场,也只有你这样的新人才会这么早赶到,我先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大约一周之后会去。”

    “在此之前你要谨慎一些,万不要招惹那些老妖精,要是真惹出什么篓子,我和秦茫都未必能把你保下来。”图拉姆骇人听闻到。

    夏飞点了点头,“我明白,这次我主要去长长见识,一定会保持低调的。”

    关上光幕,鬼影一脸坏笑说道:“不惹麻烦?我怎么觉得这很不像你的风格呢?”

    ……

    刺刀号在经过十六个小时的飞行后来到一颗湛蓝色星球,千岛行星,夏飞目测估计,这颗星球的海洋面积至少占到九成五以上。

    数不清的岛屿漂浮在洋面,仿佛落入水中的一颗颗糖果,每一座岛屿之间都有跨海大桥彼此连接,除此以外还有海路,空中捷运客机以及眩目的古式潜艇作为交通工具,花样之繁多令人目不暇接。

    在专门停靠战舰的岛屿将刺刀号寄存,夏飞迈步来到海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兄弟会按说应该是联盟极秘密的存在,为何把自己的交易盛会安排在如此显著的地方呢?”鬼影皱着眉问道,由于杀手一贯的思维模式,鬼影认为凡是秘密的东西越低调越好,所以对兄弟会的做法非常不解。

    夏飞微微一笑道:“秦茫定义过兄弟会这三个字的含义,兄弟会是联盟最古老的战士组织,其象征性的意义要超过它本身的能力,在实力上兄弟会未必就会赶得上裁决者工会,但裁决者工会可是从兄弟会延伸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兄弟会就像是父亲,裁决者工会,隐修者工会都是他的儿子。”

    “如今这个儿孙满堂的父亲想要搞一场交易盛会,儿子们虽说彼此不和但都要给父亲面子,你想想,一个人若是有数百个像裁决者工会这样强势的儿子,他就是不想风光只怕也会很难。”

    鬼影恍然大悟,“这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兄弟会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裁决者工会,隐修者工会这些联盟最顶级的存在都会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大家暂时抛开平日里的恩恩怨怨,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彼此和平相处,能够让这些联盟巨无霸为自己忙碌,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奇迹。”

    夏飞点头道:“正是如此,而且兄弟会这些彼此看不顺眼的儿子还会相互角力,比谁出的钱更多,拿出的东西更好,所以兄弟会三年一度的交易嘉年华就搞成了这个样子。”

    夏飞沿着海滩一边走一边惊叹这场交易会的规模和当地风光,后天才是嘉年华开幕的正日子,但来的人已是不少,夏飞观察发现这些提前入场的大都是各个战士组织的年轻人,他们都和自己一样对神秘的兄弟会嘉年华充满了好奇,看样子也是头一次参加。

    真正的大腕级人物并没有多少,毕竟这场盛会要一直持续十五天,越是到最后越热闹,大佬们大多公务繁忙,只会在最关键的几天才露一面。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叫骂声,只见约莫三四十位年轻人分作两拨正在彼此对峙,一方带着裁决者工会的徽章,而另一方则带着隐修者工会的标志。

    夏飞撇了撇嘴,联盟最大的两家战士组织彼此不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刚一到会场就这样大张旗鼓对着干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也不知这十几天的时间里会不会出什么大篓子。

    “裁决者工会的,你们打了我兄弟,这帐该怎么算!?”一名虎背熊腰的年轻人扶着身旁一位正在流鼻血的白面少年,大声质问道。

    “这小子污蔑我们裁决者工会,是他活该!”对面一位年纪不大但长了一脸络腮胡子的少年不甘示弱站出来说道。

    “小三,他们说的可是实话?”虎背熊腰的少年问道。

    捂着鼻子的白脸少年极是恼怒,他急忙辩解道:“师兄,绝无此事,我只是说今次嘉年华是裁决者工会挑的地点,他们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似地,专门捡了一个这样奢靡的星球显摆阔气,和那些不学无术的福子豪孙有何不同?”

    夏飞暗中研究了一下,发现这少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隐修者一方的年轻人都是穿着寻常的训练布衣,身上也很少有装饰品,显得很朴素,而裁决者这一方的人则要显得阔绰和随意许多,有个尖下巴的年轻人甚至在脖子上带了一大串金光闪闪的明珠,每一粒都有鸡蛋大小,看起来就像是一帮无所事事的纨绔。

    说起来这也是两大公会的传统,裁决者工会从来就不鄙视财富,而且想尽一切办法创造财富,而隐修者们低调的存在与世间,靠着默默地完成雇主的任务筹集资金。

    “你还敢说!再说我就打烂你的嘴!我们裁决者工会之所以不惜重金租下这个星球也是为了整个嘉年华的顺利举行,你们隐修者不掏钱也就算了,凭什么挑三挑四!”一名年轻穿着华丽的少年裁决者愤怒质问道。

    对面虎背熊腰的少年眉头紧锁,沉声道:“我师弟说的都是事实,并没有什么不妥,再说,他是我们隐修者工会的人,就算真有什么过错也轮不到你们裁决者来管!”

    双方气势汹汹各不相让,不少人都卷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夏飞和其他人一样在一旁围观,并没有上去阻拦,这些联盟的顶级战士工会彼此之间谁没有矛盾?不少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巴不得裁决者和隐修者们打上一架。

    夏飞环顾四周,觉的事情有些蹊跷,按说这种顶级盛会保安工作绝不可能马虎,应该有一支强大的防御队伍才是,可这些家伙已经在这吵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来调和,这又是什么原因?

    “兄弟们上啊!”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几十名两大公会的年轻会员蜂拥而上厮打在一起,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够保持着克制不去动用自己的异能,凭借拳脚上的功夫见真章。

    可惜打架总会有损伤,被打的忍不住心中怒火偷偷动用自己的异能反击,这个口子一旦打开可就再也收不住了,一时间什么电光,飞石,冰锥,四处乱飞,也不知是谁还放了一只外形如同的小猪一般的犀牛异兽,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围观的人群纷纷躲避,夏飞脚下轻轻一点退出去约莫二十步,双臂包怀和鬼影一***评起了这些人的武技。

    能够资格参加兄弟会嘉年华的定是在各自工会有些地位的人物,可这帮裁决者工会的年轻人确实在太过不堪,嘴上一味的逞强斗狠,真打起来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夏飞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些家伙的武技稀松平常得很,也不知道怎么拿到入场券的,你看,他们三个围攻一名隐修者还被人家用烈焰之术烧成了猪头,这不简直就是丢人吗?”

    鬼影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花拳绣腿,又不是打把势卖艺,搞这么多华而不实的动作坑谁呢?影杀门最不济的弟子也能轻松挑了这一帮子。”

    这时,一名隐修者工会的少年胸前挨了一拳,跌跌撞撞的向着夏飞身旁摔过来。

    夏飞也没多想,凭着自己的直觉伸手想要拉他一把,因为他打心眼里就看不起那帮裁决者工会的纨绔,更希望隐修者一方取胜。

    谁承想这位可能是被打懵了,夏飞伸手去扶他反而被他误认为不怀好意,嘴巴一张吐出一个青色火焰球来。

    砰!

    大火球刚好打在夏飞胸前,直接将他新买的一套运动服给烧成灰烬,幸好他里面有嗜血冰神战斗服保护,并未受到什么伤害,只不过脸上被熏得漆黑,如同刚从矿山上爬下来,眉毛也焦了。

    噌!

    夏飞心中不禁十分懊恼,胸中无名业火乍起!

    “擦!好一个狗咬吕洞宾,我看你是活腻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