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三百一十四章 新的翻译芯片

三百一十四章 新的翻译芯片

    三百一十四章 新的翻译芯片

    当夏飞凭着心中执念忍痛毁去那本集天下禁术之大成的惑殇时,这本书忽然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谁也不会想到,惑殇之书竟会另有乾坤。

    夏飞眉头紧锁,继续读着光幕上的字体,“用于记载这段文字的纸张叫做度书,此等奇异之物从何而来早已无从知晓,我也是在收拾影杀门万卷阁时偶然找到的,度书一旦启动便会自动销毁,所以你要将我所说的每一个字牢记心中。”

    “自从很多年前我开始管理影杀门最机要的四大藏书馆之后便一直不断地研究门下历史,根据我的了解,在影杀门漫长的历史中曾经有过一段极其黑暗的年代,在那时候影杀门完全不顾刺客联盟约定俗成的规则,大肆烧杀掠夺,双手沾满淋淋鲜血,一直到今日仍有许多联盟内的门派对影杀门心怀芥蒂,其实也怨不得他们,那都是先辈们留下的罪孽。”

    “那时候影杀门的战斗力远比今日要强大甚多,例如门下第一绝学诡刺之术,在当时看来仅仅是无足称道的雕虫小技耳,可惜时光流逝,无数绝学在漫长的岁月中遗失了,反倒是当年颇显平常的诡刺之术成了山门镇山之宝,这不得不说是影杀门最大的遗憾之一。”

    “临别时我送你的这本书名曰惑殇,书中记载的所有禁术都是些有害无益的武技,修炼之后的确可以让人修为大增,但同时也会因此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得不偿失。”

    “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另外为师还有对你继续考察一番的用意,既然你很聪明的没有学习这些禁术,又按照约定毁掉了那部书,所以你将会获得真正的惑殇之术原本。”

    夏飞和鬼影读到这不由得大吃一惊,事情可谓颇多波折,假设夏飞一念之差学了这些害人的禁术后果定是无法想象,总之这其中只要有哪怕一丁点的误差便会失去得到惑殇真本的机会。

    只是夏飞搞不太明白,无影这样做无非是想让这一武技传承下去,搞出这许多花样到底是何原因?

    “惑殇为宇阶高等武技,威力堪称惊人,如此武技若是失传为师心中很有不忍,于是便想为这本书找到至少一名传人。”

    “不过此书对修习者要求甚高,需要亦正亦邪之人修炼才好,影杀门下月影倒是符合此要求,但月影与银影暗中争斗多年,最近又有愈演愈烈之势,假设我把书传给他只怕会影响到整个影杀门内安定,同门之争一方强大必定就会导致另一方式微,这种情况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自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后我就一直在犹豫,就在这时候你突然出现了,亦正亦邪的性格让我眼前一亮,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但又很有做人的底线,假设你若是影杀门徒我定会毫不犹豫将这本惑殇传给你。”

    “独自在深夜中苦思良久,最终我决定给你最后一次考验,假设你通过了便可以修习这本顶级***,今***既然见到了我留下的文字,这说明你已经通过我的考验,正是学习惑殇的不二人选。”

    “虽说咱们只是名义上的师徒关系,但在这里我还是要多嘱咐你几句,看在为师面上,假设日后你愿意将这本惑殇交给影杀门合适的弟子,便交给他,假设你不愿意那就让它永远消失吧。”

    “直到最近我才发现,人在即将灰飞烟灭时候却还想着身后的事情,这是何等的可笑,凡事自有定数,何须庸人自扰,为师去也。”

    在后面便是【惑殇】之书的全部内容,夏飞急忙拿出纸笔,将全文记录在案。

    光华一闪而过,那张度书也随之消失了,书房里恢复寂静,除了满地碎纸屑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放下手中笔,夏飞点起一支烟靠在椅子上,重重吸了一口,烟雾缭绕。

    “无影师叔祖显然经过了剧烈的心理斗争,最后才决定用这种方式让惑殇继续流传下来,虽然他的话里并没有说,但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杂乱,直到最后两句他才欣然放下包袱,准备接受死神的召唤。”鬼影叹气道。

    夏飞点了点头,“或许每个人临死之前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从无法释怀到最后淡然赴死。”

    “宇阶秘籍啊!人.地.天.宇.宙.宇阶位列所有秘籍第二高位,而且还是宇阶高等,无影师祖这份临别礼物很不轻呢。”鬼影说道。

    夏飞道:“我总觉得无影师父在写这段话的时候似乎心境变化颇大,好像有什么事情想说,最后又没有说。”

    “也罢,既然他人已经西去了,我们这些生者也就不要妄自揣摩他老人家的真实意图了,就让我看看这惑殇之书究竟有何等玄妙。”

    ……

    约莫一个小时后,夏飞将这部三千余字的惑殇之书前后读过无数遍,心中已是有了个大概。

    惑殇者,因惑成殇,乃是一种迷离之术,通过视觉,音觉给敌人造成困扰,将其紧缚在无形牢笼之中一举歼灭。

    此法不仅可以运用于单打独斗,而且在排兵布阵之时亦有可取之处,它不像什么武技,反倒更像是某种诡异阵法。

    夏飞疑惑了,无影明明说它是武技,而且还是宇阶高等武技,怎么读起来又成了阵法?

    难道无影师父抄写之时搞错了?

    夏飞摇了摇头,无影后半辈子一直在影杀门四大书库中度过,武功秘籍阅读无数,再说他还没老糊涂呢,怎么可能连这么显著的问题也没能发觉?

    鬼影也是感到疑惑,和他的师傅月影一般,鬼影虽是在杀手一途很废柴,但平生阅读无数,特别是那些稀奇古怪的炼药,音律之书,更是读过何止千万本,要说这本惑殇是武技,打死他也不相信,这明明是一种迷踪阵法。

    “其实这阵法也不错,排列错落有致,平淡之中暗藏杀机,若是运用起来威力不可小窥。”鬼影自言自语道。

    夏飞摇了摇头,“阵法是不错,可距离无影所说宇阶高等秘籍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这种迷踪阵只怕是任何一家军事学院都会在课程上教授,算不得太过诡异。”

    鬼影一阵无语,古人类在冷兵器时代的确曾经大力研究阵法,可现在已经是宇宙时代了,两军对垒讲究的船坚炮利,阵法反倒成了补充。

    夏飞一只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这难道也是一种考验?”

    ……

    放弃从来就不是夏飞的习惯,阅读依然在继续,夏飞试图从中找出问题所在。

    惑殇之书语言有些晦涩,而且行文也不算通畅,似乎写这部书的人文字功底不够深,错句病句到处都是,夏飞只能通过自己的理解去推断文字中的含义。

    宇宙中文字种类繁多,就连小小的地球也有数百种之多,还有语言也是如此,这篇文章使用的是一种并不常见的文字,夏飞之所以能够读懂,完全还是靠着大脑中那颗翻译芯片。

    一连三天,夏飞都未能发现文字中的奥妙,不禁开始有些焦躁起来。

    晚饭后,夏飞给自己泡了一杯碧螺春,端着茶杯到房间里给艾薇儿打电话,这也是他每天例行的工作,毕竟再过几天就要进入空旷的无人区了,到时候黑蝙蝠雷达能不能顺利架设起和联盟内的沟通,夏飞心里并没有底,所以趁着现在星联网还通畅多陪陪她。

    艾薇儿如往常一样乖巧的等在卧室里,见到夏飞,艾薇儿高兴地说了一句问候的话。

    “你说的什么?我怎么没能听懂呢?”夏飞疑惑问道。

    艾薇儿有些调皮的说道:“这是塔伦语,晚上好的意思,这种语言很古老,一定是你脑袋里的翻译芯片秀逗了,所以没能及时将语言转换过来。”

    夏飞猛地一怔,“你再说一遍?”

    “我说这是塔伦语,晚上好的意思。”艾薇儿不明就里说道。

    夏飞摇头道:“不是这一句,是你后边说的。”

    “翻译芯片秀逗了?”

    啪!

    夏飞重重一拍手掌,站起身,兴奋地说道:“我知道了,原来是翻译芯片的原因!”

    艾薇儿不理解夏飞为何会这样激动,她小声说道:“翻译芯片也是分等级的,等级越高的芯片能够翻译的语言种类越多,人类的语言从来都很复杂,所以需要翻译芯片不仅要有很好的识别能力,而且运算速度和逻辑单元也都要优秀才好。”

    “大多数翻译芯片都能够很好的执行语言和文字翻译任务,哪怕是一枚廉价芯片也不会太差,但是有些特别复杂的语言和文字由于其特殊型需要翻译芯片包含很好的逻辑单元,否则是不能够识别的。”

    听了艾薇儿的解释,夏飞心中更加坚定,自己之所以不能读懂惑殇之书很有可能是脑袋里这颗劣质芯片的原因。

    他匆匆写下一行字,拿给艾薇儿看。

    “这些字你认得吗?”

    艾薇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文字用维纳尔语读了一遍。

    夏飞惊喜不已发现,经过艾薇儿的翻译这些文字的含义全变了!

    一旁的鬼影张大了嘴巴,沉声道:“怪不得呢,我脑袋里这颗芯片也是很普通的型号,所以和你一样未能发现这些文字真正的含义。”

    夏飞皱着眉说道:“你是个灵魂,哪来的脑袋?”

    鬼影一阵无语,“这我怎么知道,我是灵魂不假,但是我的思维依旧保持在过去的状态,就连翻译芯片也和过去一样工作着。”

    说完鬼影恍若失神的摇了摇头,“不对啊,我的身体灭亡了,翻译芯片也不存在,可是我为什么还能感觉到它在运转呢?”

    “这是为什么呢?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里面有问题?”

    “不对,很不对,这不符合常理。”

    夏飞也没有想到,自己忽发奇想的疑问竟让鬼影陷入不可自拔的沉思。

    撇了撇嘴,夏飞不去理会百思不得其解的鬼影,既然问题已经找到,最重要的就是尽快解决问题。

    艾薇儿还是很好奇夏飞为何要有这么一问,夏飞轻描淡写的遮掩过去,陪着她说了好一会话,临最后还讲了几个颇为有趣的笑话,逗的艾薇儿捧腹大笑。

    夏飞发觉笑话是一种对付女孩子百试不爽的利器,只要能让女孩子开心,她们就会忘记所有烦恼,变得更愿意和你在一起,特别是像艾薇儿这样性格开朗的,更是喜欢听笑话。

    中断通讯,夏飞急忙在星联网上搜索关于翻译芯片的信息。

    ……

    进入无人区前一颗叫做那恩那拉斯的星球。

    这里虽然比不上维纳尔的繁华,但也算无人区前最大的一颗星球了,夏飞在这里预定了一次手术,将会在脑袋里重新安装一颗性能更好的翻译芯片。

    繁华市区内一家叫做博爱的医院,夏飞来到接待处,对负责接待的护士说出自己的姓名,小护士微笑着说道:“您好夏飞先生,您预订的脑科医生秦方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直接乘坐电梯到达十六楼秦医师的办公室去。”

    夏飞点了点头,迈步走进大厅内其中一部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闭,夏飞皱着眉说道:“鬼影,你有没有觉得好像有人在跟踪我?”

    鬼影摇头道:“完全没有感觉,当你正面行进的时候我都是在后面看着的,或许是你太警觉了吧,我们从维纳尔星域起航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再说这里已经接近联盟外围了,谁会一路跟踪你这么远?”

    夏飞点了点头,刺刀号速度飞快,每次跃迁都比普通战舰高出百分之四十左右,距离接近七万光年,普通战舰即使有办法搜寻到夏飞的踪迹也很难追得上他,毕竟刺刀号可是精英级重型突击舰,无论是跃迁速度还是巡航持续性都远非普通战舰可比。

    热情的护士领着夏飞走进秦方的办公室,根据星联网上的资料,这位姓秦的脑科医师在当地颇有名望,拥有联盟颁发的特级主治医师执照,技术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种植翻译芯片绝非儿戏,把一颗生物芯片连接在人类复杂而又脆弱的大脑之上没有过硬的基本功是极度危险的,所以夏飞不惜花费每小时一万星币的高昂费用,很谨慎的选择了当地最好的医生。

    这位秦方医生和资料中差不了许多,除了脸色比图像中更黑一些,视频系统通常要经过多道扫描处理,所以人类在画面中的样子通常都要比实际更英俊。

    护士端来两杯咖啡,夏飞在秦方对面就坐。

    “夏飞先生,请允许我先检查一下原先那颗翻译芯片的工作状况。”秦方很客气的说道。

    夏飞点了点头,跟着他来到一部深度扫描仪跟前,秦方调整好机器,一道暗红色激光束从机器中射出,迅速和夏飞脑中的翻译芯片建立起联系,同时也把颅脑内这颗芯片工作的情况展示出来。

    夏飞只知道脑袋里被安装了一颗生物芯片,今次还是头一遭亲眼看到它。

    只见这枚芯片的大小仅有黄豆一般,外壳被一层薄薄的合金封死,防止信号干扰以及液体对芯片的腐蚀,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特别之处。

    秦方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而后请夏飞回到刚才坐的地方,笑着说道:“夏先生,恕我直言,您这枚翻译芯片虽说型号老旧一些,功能也很单一,但工作状况却依然良好,您确定要把这颗芯片替换掉吗?”

    夏飞重重点了点头,“我确定。”

    秦方又道:“那好,替换翻译芯片只是一个小手术,安全度还是很高的,并没有什么危险,不知您打算替换成哪一型号的翻译芯片?”

    “fxx5型。”夏飞说道,在来之前他早就已经从星联网选定了型号,也查阅过医院库存清单,确认这里有一枚fxx5型翻译芯片,然后才预定了今天的行程。

    秦方猛地一怔,激动不已道:“夏飞先生,您确定要换成fxx5型翻译芯片吗?这枚芯片售价高达六千万星币,您是否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夏飞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了。”

    秦方涨红了脸说道:“夏先生,我不得不说您的确是行家,fxx5型翻译芯片是联盟有史以来最专业的翻译芯片,号称是为语言和文字专家而设计的,只要装上它,无论是人类或者其他种族的语言和文字都不会再成为困扰。”

    “不是我吹牛,整个那恩那拉斯星球只有我们一家才能够提供这种昂贵的专业级,不,应该说是专家级翻译芯片,我想您一定不会因此后悔的。”

    秦方啰里啰嗦的说了好大一通,鬼影疑惑道:“这家伙怎么这么激动?难不成这是家黑店?”

    夏飞笑道:“黑店到不至于,只不过fxx5型翻译芯片太过昂贵,在这种偏远地区没什么销量,我查过记录,这家医院十几年前引进了一块这种型号的芯片,结果十几年都没卖出去,我开口要买他们自然很高兴。”

    “原来如此啊。”鬼影点了点头说道:“看不出你平日抠门的要命,在这些东西上却这么舍得投资。”

    夏飞叹了一口气道:“谁也不会喜欢三天两头打开脑袋换芯片的,所以干脆就来个一次性投资,直接更换成最好的。”

    顿了一顿,夏飞皱着眉望向窗外,口中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注视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