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三百零六章 妮可.索亚

三百零六章 妮可.索亚

    三百零六章 妮可.索亚

    找了一个僻静的房间,泰关上门用凌厉的目光环顾四周,手掌抬起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夏飞很纳闷,房间里只有自己和泰两个人,却不知他的这个动作是要做给谁看。

    “军部机密,闲杂人等退下!”泰沉声说道。

    夏飞恍然大悟,此处是简家的豪宅,房间里说不定会有秘密监控系统,泰这是提醒保安部门不要偷窥。

    夏飞觉得泰既然决定在这种场合和自己谈话绝不会是什么真正的秘密,作为联盟军部第一负责人,谨慎是泰为人处事的必要原则,或许他仅仅是不喜欢有人窥视罢了,再说这些简家的家族保安就算真的听到什么也没有胆子说出来,在强大的军部面前,任何不谨慎都可能导致灭顶之灾。

    尽管如此泰对周围环境的警惕还是让夏飞对这位银发上将有了不错的印象。

    “你发明的能量护盾增效器效果很不错,经过军方实验室的综合评测,军部打算将量子公司列入军部a级供应商名单,也就是说从今后量子公司名义上依然是一间私营企业,却在实际上会受到军部的严格管理,当然了,这一切还需要国会审批,然后总统签字批准。”泰很直接的说道。

    夏飞猛地一怔,心中自是惊喜不已,谁都知道,军部已经批准国会和总统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是不会提出异议的,顶多也就是走个过场,这件事已经有了至少九成把握!

    军部a级供应商意味着什么夏飞很清楚,他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目光中发出一缕精光。

    “泰将军,感谢您和军部对量子公司的赏识,请相信,这将是您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夏飞不卑不亢说道,语调异常冷静。

    泰点了点头,陌生人之间最开始留下的印象至关重要,到目前为止夏飞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泰所不喜欢的特质,他是一名商人,但骨子里却不失战士理应具备的冷静和从容。

    “原本我打算等到正式批准后再和你谈,既然今天偶遇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把话说清楚,我一直坚信,人才是企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一家企业拥有怎样的领导人将会直接决定企业成败,所以我习惯和所有为军部服务的企业领导者直接谈话。”

    “你也不必因此紧张,这只是几个简单的问题,说出你心中的想法就可以。”

    夏飞笑着点了点头,这就像是领导考核下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量子公司一旦拿到军部a级供应商资质便等同与成为军部的关联企业,而泰也就成了夏飞的上司。

    “第一个问题,你打算如何提高公司运营效率,尽最大可能为军部提供最优秀的产品。”泰问道。

    夏飞略一思考答道:“其实我不会特意为军部生产最优秀的产品,因为无论我们提供给军部还是提供给普通客户的产品都是一样的品质,无论是谁,量子公司都会提供最优秀的产品,劣质品在量子公司从来就不存在。”

    夏飞的回答有些出乎泰的预料,他眉头微皱道:“军部会是你唯一的,无可取代的最大客户,而你却不会为你最大的客户生产最优良的产品?”

    夏飞道:“假设我能够为军部提供性能更好的产品,那只能说明当前的品质并不完美,泰将军,能量护盾增效器目前没有可以提升的空间,因为我们已经竭尽全力将其做到最好,假设有一天技术升级换代,我们也会将所有的产品进行技术升级,无论是您还是普通客户,都会得到品质最好的产品,目前量子公司的确提供差异化服务,但那仅仅陷于护盾增效器的工作强度,至于品质,全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想您也不会信任一家品质良莠不齐的公司吧?量子公司出售的每一部增效器都是优良品,至于次品,早就就地销毁了。”

    泰似乎感到很满意,夏飞的说法简单理解的话那就是量子公司只提供一种品质的产品,所以没有质量优劣的区分,这正说明公司严谨的态度。

    “第二个问题……”

    约莫半个小时后,泰和夏飞先后从简家豪宅内走出,等待已久的人群立即潮水般将泰围了起来,毕竟即便是这些身世显赫的权贵们也没有太多机会见到这位军队第一大佬。

    相比较之下夏飞身边则显得冷清许多,人们纷纷投来怪异的眼神,但却没有人主动凑上前,准确的说,大家心里对夏飞都抱着极大的疑问,可这并不代表夏飞就会因此被上流社会承认,到目前为止夏飞依然不属于这个联盟最顶级的圈子。

    酒会一角,夏飞和刚才一样坐在那里品尝着昂贵的香槟,谁承想妮可第二次凑了过来,夏飞感到很纳闷,按说自己和她本是萍水相逢,无非也就是帮她修改了一下不合脚的高跟鞋罢了,却不知为何她似乎对和自己聊天充满兴趣。

    在夏飞身旁坐下,妮可悄悄脱下高跟鞋用手***了***脚面,不会穿高跟鞋的女孩子并不多见,特别是她这种长在富贵人家的姑娘。

    “泰的问题其实不算太难,两个月前我刚刚接手家族企业泰也把我叫到办公室里询问了一番,当时我很紧张,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呢。”妮可用自嘲的口吻说道。

    夏飞道:“你似乎知道的很多?”

    量子公司即将成为军部a级供应商这件事夏飞也才刚刚知道而已,就连在裁决者工会身居高位的图拉姆也不曾得到半点消息,想来他也被蒙在鼓里,可妮可却知道这一切,只能说四大战舰公司与军部之间的联系比夏飞想象中还要紧密,似乎它们和军部根本就是一个整体。

    夏飞点起一支烟,并没有回答妮可,他对这位年轻的女人还有些戒备,不愿太深接触,泰曾经说过谈话内容要保密,谁能保证妮可不是泰指派来的卧底,暗中调查自己是否严格执行泰的要求。

    夏飞的沉默让妮可并不好过,她明显感觉到夏飞并不愿意和自己多说话,尴尬的自言自语了几句,妮可站起身,拖着疼痛的双脚再次回到人群中去应酬,一脸非常自然地笑容。

    “恭喜你,没想到军部真的把你列为a级供应商了,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会对你在联盟的地位有很大帮助,你打算什么时候将这件事告诉秦茫那老东西?”图拉姆走到夏飞跟前低声说道。

    夏飞道:“等尘埃落定之后吧,如今国会还没有审批通过呢。”

    图拉姆呵呵一笑,“国会不过是走个过场,叫你过去备个案,再随便问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军部虽然属于联盟却又***于其他部门之外,拥有很高的自主决定权,简单来说,军队为整个人类联盟效忠,而不是某一位总统要员,你就一百个放心吧,过不了几天你就会拿到那张金光闪闪的牌子。”

    夏飞点了点头,他好奇问道:“妮可.索亚究竟是什么来头,我在这里闲坐她两次主动过来和我聊天,表现的很不寻常。”

    图拉姆哈哈大笑,“小子,你这多疑的性格究竟是跟谁学的?这么漂亮的姑娘和你搭讪你居然怀疑人家别有用心?”

    夏飞淡淡说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情,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搭讪。”

    图拉姆撇了撇嘴,目光看了一眼远处谈笑风生的妮可,夏飞忽然发现,图拉姆的目光中竟然夹杂着同情和怜悯。

    “哎。”图拉姆重重叹了一口气,将杯中的希伯尼安麦芽酒一饮而尽,这种酒极其猛烈,一杯下肚图拉姆不禁咧开了嘴。

    “其实妮可是个很可怜的姑娘。”

    夏飞有些疑惑,假设生在堂堂索亚家族也算可怜,那么天底下穷人的孩子岂不是没法活了。

    顿了一顿,图拉姆沉声说道:“妮可和艾薇儿像不像?”

    夏飞在心里思考了一会,“身份挺像,都一样是联盟顶级家族的小姐,一样是独生女,家族继承人,但是艾薇儿性格更天真一些,就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妮可比艾薇儿更成熟,能够在生意场上来去自如,喜怒不形于色,这一点艾薇儿就做不到。”

    图拉姆眉毛一垂,略带沙哑道:“其实她们俩还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被人绑架过,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妮可的手腕,那里有一道淡淡的粉红色痕迹,就是当年劫匪留给她的。”

    夏飞猛地一怔,怪不得妮可两只手腕上都带着装饰,原来就是为了遮掩这些痕迹。

    “不同的是,艾薇儿被绑架时候幸好有你在,拼了半条命不要将她救了下来,妮可被绑架的时候却没有遇见像你这样的人,她被人绑架折磨了整整半个月才被救回,这件事情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阴影。”

    “她和艾薇儿无论年龄还是身世,就连遭遇都很像,艾薇儿有你可她却没有,或许她想到假设那时候身边也有一个和你相似的人,自己就不会经历这一切,所以才对你另眼相看,多说了几句话吧。”

    同样是绑架,但却因为身边的人不同结果也变得截然相反,夏飞看了看正在酒会中周旋的妮可,心中已然没有了戒备,只剩下一些同情。

    夏飞没有再去谈论这个话题,转而问起了艾薇儿的事情,图拉姆道:“这也算是个不成文的规矩,主人家会在最后才出场,然后跳起今晚的第一支舞,时间就快要到了,希望你之前已经练习过舞步才好。”

    夏飞一阵紧张,“你是说…?”

    图拉姆哈哈大笑,“小子,你若是连跳舞也不会就等着今晚出糗吧。”

    ……

    酒会渐渐进入高潮,山顶上的人足有上万之多,加上为数不少的侍应生和保镖,将这原本颇大的山顶广场挤得水泄不通。

    夏飞忽然恶意的想到,假设这时候恐怖分子悄悄投下一枚炸弹,只怕整个联盟经济就会倒退至少二十年,毕竟在场的人中有太多富子豪孙,政要名流,他们所掌握的财富绝对会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

    可惜天空中除了不停飞过的军队和警方战舰之外并没有什么恐怖分子出现,安全机构显然也对这场太多社会名流参加的宴会重视有加,派出重兵在周围维持秩序。

    该来的人,不该来的人,只要他们属于联盟上流社会都不会错过这场聚会,李莫和他的父亲李观悄然出现,跟在他们身旁的还有白夜和月歌。

    李观忙着和熟悉的人打招呼,一副满面春风的样子,但跟在他身旁的李莫却多少有些不自在,他知道,自己没能拿到金手指杯的总冠军早已被圈子里的人传为笑柄,那些捂着嘴巴偷眼瞄自己的人指定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白夜就像是李家人的跟班,恭敬的跟在李莫身后,月歌则显得很生气,两只手抱着胳膊,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远处还有月歌的父母也在现场,从他们不自然的微笑可以看出,对他们来说能够出席如此高贵的酒会似乎是一种恩赐,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切全都是李家人的功劳。

    李莫首先看到了角落里的夏飞,夏飞举起酒杯,冲着李莫微微一笑。

    李莫咬了咬牙,双手攥紧了拳头,脸色一会白一会青,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夏飞!”

    月歌看到夏飞立即露出了笑脸,很不顾形象的双手挽起裙子跑了过来。

    啪!

    月歌在夏飞身上重重捣了一拳,“疯子你怎么也来了!看你穿的人模狗样,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夏飞从服务生那里端了一杯酒递给她,笑着说道:“同样的话我还没问你呢。”

    月歌一脸的厌恶,“要不是我那财迷的爹妈非拽着我,谁会稀罕到这种地方,何况还是和讨厌家伙一起。”

    月歌口中讨厌的家伙当然就是指白夜了,他们的事情夏飞很清楚,所以也就没有多问,毕竟个人都有个人的难处。

    白夜从后面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一只手拉住月歌,“月歌,我有话和你说。”

    夏飞知道,白夜这是不想让月歌和自己呆在一起,他越是这样做越是激起了夏飞的反感。

    眉毛一横,夏飞冷冷问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说?”

    月歌更是一把推开白夜很远,“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看见我和夏飞聊天来着?”

    白夜气急败坏道:“你们俩有什么好聊的?”

    夏飞一脸的坏笑,“我们在讲上次在一起翻云覆雨的事情,一晚大战十七合,次次大汗淋漓。”

    “月歌,今晚有空吗?”夏飞故意很暧昧的问道。

    月歌从来都是以大胆泼辣著称,哪里会在乎这些。

    “有啊,不过这一次你可要记得多带几件衣服,我们来玩角色扮演。”

    白夜的气愤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他做梦也想不到夏飞会摆出一副无赖般的嘴脸,更可气的是月歌居然显得比夏飞还无赖!

    幸好这时候月歌的父母出现了,夏飞即便是在无法无天也总要给他们一些面子,两个人拉着月歌向人多的地方走去,月歌嘟囔着嘴巴,一脸的不乐意。

    “哼!”白夜冷哼一声,这时候的他就和京剧中的白脸很像,英俊的脸蛋毫无血色,显然,他被夏飞和月歌的恶作剧气的着实不轻。

    就像是无聊宴会中的一个小插曲,月歌走后夏飞身边又成了一个人的角落。

    随着夜色逐渐浓郁,这场宴会的高潮部分终于到来了。

    乐队奏起优雅而轻快地奏鸣曲,人群忽然间变的安静下来,只见肖恩身着晚礼服缓缓步入舞池中央。

    他的脸上堆满了微笑,就连脸上的褶子也比过去要少很多。

    艾薇儿和父亲纽曼跟在肖恩身后。

    艾薇儿穿着一件雪白色的晚礼服,天鹅般顺滑的颈上戴着一串同样雪白的珠子,闪闪夺目,脸上画着淡妆,金色秀发经过复杂的梳理盘在一起,衬托着艾薇儿艳丽不可方物的脸蛋。

    她的笑容优雅而自信,频频对着来宾们施以最高贵的礼节,口中用不同的方言为对方送去最真切的问候。

    夏飞呆住了,当艾薇儿掩去孩子般的童真,露出的竟会是仙子一般的美妙。

    在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喜欢拿玩具熊撒气的小女孩,而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有着足以令世人为之窒息容貌。

    夏飞忽然觉得之前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无论是令人心烦的李莫,还是泰带来的好消息,又或者是和月歌的胡闹,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数万人形同消失,夏飞的眼睛里只剩下艾薇儿,除了她,天地万物全然可以不顾。

    “你还愣着干什么?”图拉姆一把拉过夏飞的手,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到舞池最内一层。

    艾薇儿也看到的夏飞,她的脸上飞起两朵小花,蹭一下就红了,目光深切的望着他,再也没有离开。

    夏飞恍若在梦境,艾薇儿很美,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但他并没有想到,今晚的她竟然可以美丽到这种地步,似乎这种惊艳并不应该出现在人间。

    肖恩热情洋溢的讲话,夏飞听不到。

    宾客们热烈的鼓掌,夏飞也没有察觉。

    两个人彼此相望,与数万人中架起一座桥梁,桥上除了夏飞和艾薇儿再没有任何人。

    许多有心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在心里蔓延,李莫更是恨不能将牙齿咬碎,而后吞进肚子里,他那张英俊的脸上青筋毕露,眼神里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

    可惜的是无论他再怎么愤怒,夏飞和艾薇儿都对他视作无物。

    随着第一支舞曲响起,酒会最高潮的部分终于到来了,主人家要邀请一位舞伴与其共舞,艾薇儿顿了一顿,低着头向夏飞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