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九十五章 目露凶光

二百九十五章 目露凶光

    二百九十五章 目露凶光

    李莫这辈子最不喜欢去的就是家族祭坛,虽说那里是祭奠祖先英灵的神圣所在,但有些东西他是打心眼里就不喜欢。

    “今天不是祭奠的日子啊?父亲他…”李莫皱着眉问道。

    八字胡一脸凝重说道:“老爷已经知道了。”

    李莫猛地一怔,脸色刹那间变的苍白如雪。

    “少爷,飞船已经在顶楼停机坪等您。”八字胡说道。

    李莫咬了咬牙,迅速换了一身黑色正装,乘坐一艘小型战舰而去。

    ……

    普通人能够攒钱在首都星圈购买一套小小的住房已是一辈子的梦想,可像李莫这样的人家却不会为此发愁,他们不仅在首都有数不清的房产,甚至把自己祖宗的墓地也搬到了这里,同享富贵。

    小型太空船在一片竹林中缓缓降落,清翠的竹子被风一吹,仿佛大海般的荡起涟漪,煞是好看。

    景色如此美好却无法让李莫开心起来,他心事重重的迈着步子,向竹林中走去。

    穿过幽暗的小径是气势非凡的祭坛,白色岩石巨大而闪耀,三棱型丰碑高耸入云,整个建筑肃穆而庄严。

    走入建筑中光线立即变的阴暗起来,惨白色灯光照射着这条长长的走廊,李莫的脚步声清晰入耳,仿佛寂静岩洞中钟乳石滴下的水滴,带着悠长的回音。

    走廊很长,李莫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来到祭坛大殿外,两名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打开沉重的门,将李莫让了进去。

    唰唰!唰唰!

    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只见正中央石台上摆放着三具羚羊的尸体,其中两具已经被剥去表层的皮肤露出鲜红色***,血液大部分顺着石台周围的沟渠流走了,不过仍然有一部分留在了石台上凝固成块。

    李观手里拿着一把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半圆小刀,正在熟练的将第三只羚羊剥皮,假设熟悉历史的人一眼便可以分辨,这种半圆形刀片正是联盟很久以前屠夫们赖以为生的专业工具。

    刀具的外形并不美观,使用起来也不如双刃刀轻巧,但是经过长期训练之后这种专业剥皮刀地优势便会逐渐显现出来,不仅剥皮速度快,而且还可以避免刺伤到皮肤,从而让动物的皮毛保持完整。

    李观穿着屠夫专用的皮质围裙,昂贵的皮鞋上滴满了血液,将白衬衫袖子高高卷起,忙碌的一头大汗。

    他的手法相当熟练,小刀在手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灵巧的将皮肉分离,不伤及一块肌肉和哪怕一毫米的皮毛。

    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泛人类联盟早就已经实现了肉类分割自动化,屠夫这种职业也早已失传甚久,谁能想到,堂堂惑星金融集团的董事长,联盟屈指可数的大富豪李观竟然会如此专业的剥皮,而且从他专注的目光中不难看出,他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

    血腥的味道让李莫肠胃翻滚,他撇了撇嘴悄悄用手捂住嘴巴和鼻子,一脸的不屑。

    嘡啷!

    李观将剥皮小刀仍在石台上,停下手头的工作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儿子。

    顺手从石台上拿起一只沾满血水的抹布擦了擦手,李观说道:“怎么?你对祖先传下来的技巧很不屑吗?”

    李莫避开父亲的目光,并不作答。

    “把你那该死的手给我拿开!闻一闻这血腥的味道!”李观大声说道。

    李莫极不情愿的移开嘴巴上的手掌抽了抽鼻子。

    “你永远要记住,我们李家虽然已经不是当年靠宰割牲口维生的屠户,但也绝不能忘本!就是我们的祖先靠着走街串巷帮别人剥皮,割肉,一分钱一分钱攒出了这份家业!”

    “不要以为我们如今改行做金融了,钱也多了,就可以忘记祖先们的辛苦,我告诉你,即使有一天我们可以做到联盟第一,也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李观怒目训斥道。

    “这一次你又失败了?”

    李莫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哼!吃了亏就要十倍还回去,这是我们家的祖训不假,可是谁告诉你可以连续失败两次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手腕,可惜,可惜啊,我还是高估了你。”

    李莫似乎想要解释,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些事情,自己做的本来也算不错,够机密也够狠辣,可是连续两次都被夏飞逃过了,这其中的缘由李莫挠破头皮也想不通。

    “这件事从现在开始不需要你再插手了,该做你的纨绔大少就继续去做好了。”李观转过身继续去剥那只羚羊身上的皮毛,话语中带着几分失望。

    “父亲!这完全是意外,您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成功的!”李莫焦急道,他对夏飞的恨意日渐加深,此时让他罢手李莫心里有一股气憋着无法咽下。

    “很想相信你,可是我又不能相信你,在外面你依然是我的好儿子,可这里是祭坛,我不能当着祖先的面撒谎。”李观冷冷说道。

    李莫脸色铁青,手腕不住的打着哆嗦,他咬着牙说道:“父亲,这一次我一定可以成功的!”

    李观再次停下手头的工作,他迈开大步从大殿左侧搬来一只羚羊,这只羚羊被人牢牢困住,嘴巴也被胶带封死,动物都有着天生的敏感,它自知难逃厄运于是拼命去挣扎,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砰!

    李观将一百多斤的羚羊仍在石台上,手中半圆小刀轻轻一弹,扔给李莫。

    “做给我看!”

    嗖~

    锋利的剥皮小刀飞向李莫面前,李莫不敢用手去接,只好闪开身子让它飞过。

    镗啷啷!

    小刀击中墙壁,而后又落在地上,发出一串清脆的声音。

    李莫犹豫了片刻,终于对夏飞的恨意还是战胜了杀死动物的恐惧。

    他咬着牙从地上捡起那把染满鲜血的银色小刀,怒气冲冲的走上石台,脱掉自己的外套狠狠朝地上一丢,而后哆哆嗦嗦的举起手中刀,目光中充满了杀意!

    一秒!

    两秒!

    三秒!

    五秒钟之后,李莫的刀迟迟没有落下,手臂也哆嗦的越来越厉害。

    李观显得很失望,他叹了一口气走上去接过李莫手中的剥皮刀。

    “还是我来教你吧。”

    噌!

    刀光一闪而过,直接将羚羊的喉管和动脉切断!

    鲜红色血液泉水般喷洒出来,溅的李莫一脸都是!

    李莫只觉得眼睛变得通红,脸上如同被温水沐浴般的温热,血腥味刺激着他的肠胃,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记住!我们的祖先全都是屠夫!在那个荒蛮的年代,我们不仅仅吃动物,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会吃人!”

    “任何敢于挑战我们李家的人,必须十倍奉还!”李观目露凶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