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九十三章 五星上将 (九千大章)

二百九十三章 五星上将 (九千大章)

    二百九十三章 五星上将 (九千大章)

    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夏飞竟然停止了引擎的能源供应,事实上夏飞将战舰几乎所有的能源全部集中在五大设施,质子炸弹,导弹发射器,目标标记装置,雷达系统以及最关键的护盾防御系统。

    至于动力之类的辅助系统全部关闭,现在夏飞的打法就好比中世纪武士对决,双方谁也不后撤,谁也不放弃,单纯的性命相搏,也就是兵法所云的肉搏战。

    这样冒险的作战方式是谁也没有想到,夏飞一向给人以精明伶俐,擅长计算的印象,但这一刻,夏飞却如同一个愚钝的野蛮人一般在战斗,完全不顾及后果。

    砰!

    夏飞的第二轮导弹和对方的第二轮导弹几乎同时命中目标,两朵爆炸形成的烟花分别盛开在星空两侧,夏飞的攻击显得很脆弱,毕竟他只是一个人在战斗,而在夏飞的战舰上空却释放出了璀璨亮丽的颜色,宛若恒星爆炸。

    观众们紧紧盯着光幕,就连最乐观的人也不相信夏飞能够从第二***击中逃生,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夏飞有没有在最后时刻打开弹射装置,假设他继续固执的不愿意退出比赛,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看那!夏飞在最后时刻还是击沉了一艘战舰!”

    “嗯,他做得很不错,面对九名敌人连环攻击的时候居然能够拼死其中一个,也算是幸运了,换做我恐怕不会选择反击直接就启动逃生舱了。”

    “为什么夏飞一上来就会遭到围攻呢?难道其他选手早就商量好了?”

    “我看未必,假设他们早有预谋的话就会被赛会取消资格,辛辛苦苦打拼到倒数第三轮,这个时候除非有不能拒绝的开价,否则没人会愚蠢的违反赛事规则,或许是夏飞之前的表现太优秀,所以引起其他选手的重视吧。”

    观众们自然众说纷纭,而在日落山庄艾薇儿早已经变得小脸煞白,即使是再外行的观众也不难看出夏飞目前的处境,何况在此之前熬夜补习机械常识的艾薇儿。

    地球上,老波特一脸凝重,作为一名顶级机械师,波特从中看出了一些端倪,他也很清楚夏飞的战略是什么,从自己的经验来看,夏飞的举动无论如何都是冒险的,疯狂的!

    至于结果会是怎样,波特心中一点底也没有,因为这种非常规作战方式考验的不仅仅是选手对战舰的改装程度,更是对选手***作技术的一种挑战。

    越是复杂的战法越是需要精确的***作来维系,这场比赛已经超过了考察战舰性能的目地,开始考验起了夏飞在极限情况下的随机应变。

    嗖~

    就在所有观众都在关注夏飞能否逃生的时刻,夏飞这艘战舰却从一片火海中呼啸而出!方向直指对方战舰群!

    “天哪!夏飞抗过了第二***击!他真的做到了!”

    “不可能!一艘茶隼级护卫舰怎么可能连续两次逃脱,假设第一次是因为幸运,那么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

    “你看他***的方向正是对方战舰群,难道他还要拼命吗!?”

    “装甲系统明明已经损坏了,可夏飞却还要进攻?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受幸运女神青睐吗?这根本就是在送死!”

    观众们再一次沸腾了,敌人的九艘战舰如今还剩下八艘,经过夏飞一段距离的引诱,现在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近,形成了一个稀疏的小团体,而夏飞***的方向正是他们之间的空隙!

    编号11079战舰的驾驶者是一名外号叫秃子的中年男子,他有着一头稀疏的棕色短发,年纪虽不大但败顶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用不了多久这位仁兄便会成为和他父亲一样的大秃瓢。

    九位选手全都收了李莫的重金,这些人中秃子的经验最为丰富,前后三次参加过金手指,所以他被推举为临时指挥官。

    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在这项竞争激烈的比赛中问鼎,这一点秃子在努力了这么多年后已经很明白,所以这一次他干脆放弃了希望,反正李莫给了他一辈子也吃喝不愁的钱,即使不能拥有荣耀也可以拥有女人,豪宅这些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天下苍生不为名来便为利往,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少有人会不为之心动,所以几乎没费什么力气,李莫便说服了这些利欲贪心的家伙。

    假设机械师协会知道这一切将会永久取消参赛他们的资格,但那又怎样?钱已经到了口袋,谁还会在乎以后做不做机械师?

    再说就算是杀死夏飞他们也不会被送交司法处置,一来每名选手都有合同在身,生死由命,再者说比赛中发生死亡事故也是很正常的,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就是秃子干的,即使有李莫也会以自己的金钱和势力去摆平这一切,之前李莫已经保证过。

    秃子完全没有料到夏飞居然能够从第二***击中逃生,再次之前他已经下达了彼此混战命令,大家做做样子,别让外人看的太明显,毕竟九个人围攻一个可不是太光彩的事情,如果他们击沉了夏飞的战舰彼此便中止战斗,那就做也太明显了,傻子都能看出猫腻来。

    “继续攻击!继续攻击!一定要把他击沉,阵型散开,不要彼此聚在一起!我们距离太近了,很可能会造成误伤!”秃子疾声命令道,通讯信号是通过加密传递的,不会被赛会组织者窃听。

    这也算是比赛的弊端之一,赛会给选手提供了很大的***选择余地,以至于像他们这样秘密安装通讯器也不会违反规则。

    散开?

    这个时候散开为时已晚,夏飞一直就在等待这机会,绝不可能让他们成功!

    “装甲损伤程度百分之四十一,结构值下降百分之九,战舰进入橙色预警。”主控电脑冷冰冰的报告道。

    “能源系统满负荷运转,立即补充护盾系统和质子炸弹能量值!”夏飞命令道,他完全不去理会指挥室内闪烁的橙色警报灯。

    鬼影知道夏飞一发起疯来谁也拦不住,索性闭上嘴巴不在言语,心中默默祈祷着神灵保佑之类的话,这种时刻夏飞已经倾尽全力,自己再插话反而会干扰到他的判断,还不如直接闭嘴,静观事态发展,鬼影相信,夏飞虽然是个很有冒险精神的家伙但也绝不是不知死活的白痴,他的所作所为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导弹攻击最大的劣势就是每一轮发射后都需要重新装弹,而且还有那漫长的飞行时间,在此之前秃子以为夏飞绝不可能躲过攻击,所以命令舰队相互锁定制造混乱的假象,当发现夏飞从自己的攻击中逃脱并且准备反击的时候秃子再次命令攻击,无论是锁定还是火控系统调整都需要几秒钟的时间,而夏飞已经在秃子他们攻击的间隙***作战舰快速接近队列!

    “不要随意攻击!万一他携带了干扰弹是会瞬间扰乱导弹锁定系统的!”眼见夏飞已经冲到了跟前,秃子极紧急命令道。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干扰弹可以发出信号激波,造成导弹锁定系统混乱,虽然导弹可以进行自我修正但那也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距离太近的话只怕导弹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好便会命中自己人的战舰,所以秃子希望夏飞距离稍远一些再攻击,以避免损失。

    秃子这一队人马没有攻击可是夏飞却不会放过这机会,两轮导弹顺利射出,在目标标记系统的帮助下再次摧毁一艘战舰。

    眼瞅着夏飞的战舰呼啸而过,就要拉开距离,这时候夏飞再次调整方向,战舰借助刚才的推力来了一个急速掉头,重新气势汹汹冲了回来!

    “攻击!攻击!马上开始攻击!”秃子恍然大悟,原来夏飞正是利用自己希望减少损失的心理进行贴身肉搏战!

    “就算是我们被击毁了两艘战舰可仍然还有七艘!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秃子大喊道。

    嗖~

    二十八枚导弹在得到命令后第一时间发射,直奔夏飞而去,炸响的地点就在舰队正中央!

    “原来他没有安装干扰弹!这一次我们赢定了!”秃子惊喜道。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夏飞的茶隼级仿佛一只生命力惊人的小强,又一次从烈焰中钻了出来,带着浑身的伤痕。

    由于秃子的过分谨慎,又有一艘自己人的战舰被击中最薄弱的右侧动力舱,只用了一轮导弹便将其击毁。

    “报告损伤情况!”夏飞沉声说道。

    “装甲受损程度百分之六十九,结构损伤百分之二十七,建议使用维修虫立即进行装甲修复作业!”

    “释放维修虫!能源系统全力补充质子炸弹和能量保护罩!”

    战舰内的应急灯已经从橙色变为红色,提示这艘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稍有闪失后果难以预料。

    观众们完全沸腾了,夏飞以一己之力对抗九倍与自己的敌人,在躲过对方五轮齐射之后击毁战舰三艘,哪怕是比赛就此结束,夏飞也已经创造了惊人的记录!只怕今后数年间再无人可以超越!

    夏飞似乎不愿意就此终止,他还在酝酿着新的攻击。

    人们除了感到震惊,最想知道的还是夏飞究竟是如何躲过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完全无法想象一艘茶隼级护卫舰竟然和巡洋级战舰的防御不相上下,难道夏飞在战舰上安装了什么超级神器?

    夏飞面色凝重,两根手指继续停留在质子炸弹按钮上方,“锁定第四目标,开始攻击!”

    ……

    战况开始向着秃子绝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在夏飞将第四艘战舰击落后自己也受了相当严重的伤害,黑烟滚滚从战舰上冒出,甚至还夹杂着些许火光。

    秃子大受鼓舞,虽说这一战自己就算赢也不光彩,可最重要的是结果,既然已经接受了李莫的收买却还去在意面子?脸这个东西该不要的时候就一定不能要。

    但是他错了,一轮又一***击再也没能击破夏飞的防御,准确的说是根本无法击穿夏飞的护盾!

    五个人的火力和九个人相比完全不是同一种概念,相差了接近一半,第一轮,夏飞的护盾被打击到只剩下百分之五不到,夏飞反击,秃子损失一名队友,还剩下四人,第二轮,护盾损失百分之七十九,秃子再次损失一名队友。

    当战场上只剩下秃子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火力已经完全无法给夏飞造成任何伤害,似乎夏飞的护盾就像是大海一般,永远也不会干涸,在受到伤害之后只需要几秒钟又会恢复全满。

    “火力全开!给我狠狠地打!”夏飞沉声命令道。

    此时战舰指挥室内已经冒起了浓烟,大部分装置均已经失灵,空气过滤系统毁坏,舱室内的气体令人窒息。

    砰!

    一轮导弹准确命中秃子的11079号战舰,而秃子依旧在进行苍白的反击,不是他不想撤退,自己已经失败了,假设再临阵逃脱将要面对的可就不仅仅是被赛会取消资格,还有来自于李莫的怒火!

    “再放!”

    嗖~

    又一轮打击已至,由于目标标记装置损毁,夏飞用了连续三轮齐射才将秃子的战舰击毁。

    秃子手指在弹射按钮上轻轻一点,太空舱从即将爆炸的战舰中弹出。

    “拼到战舰全毁,李公子应该不会再怪罪我了吧?”输了秃子反而如蒙大赦,这么久的坚持早已让他心力憔悴。

    太空舱如同一只圆形的蛋,顶部的求救灯不断闪烁,漂浮在太空中。

    秃子撇了一眼舷窗外,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只见夏飞的战舰正在高速冲向自己的太空舱,尾部拖着长长的火焰!

    砰!

    秃子甚至没来及发出呼喊就和夏飞的战舰撞在一起!

    太空舱哪里有战舰的装甲厚重,自身体积也小,夏飞这一撞直接将秃子的逃生舱击的粉碎!就像是鸡蛋碰上了坚硬的锤头!

    嗖~

    又一只逃生舱弹射而出,夏飞坐在舱中撇了一眼星空,点起一支烟微微眯上眼睛。

    ……

    秃子死了,变成几坨碎肉漂浮在太空中。

    几分钟之后一艘机械师协会的太空船将夏飞的逃生舱收起,直奔赛会总裁判长办公室而去。

    发生了选手死亡这种事故,比赛不得不暂时推迟,直到事件被调查清楚之后才能够重新开始。

    联盟军务部,最高参谋长官威廉松没有理会赛事解说员啰嗦的演讲,他关闭光幕站起身来到办公桌前拿出一本便笺,用铅笔在上面写下一行行文字,而后将铅笔的一头含在口中轻轻咀嚼,眼睛在这些文字上来回扫视。

    很多人在思考的时候经常会做出一些难以解释的小动作,似乎是人类的天性如此。

    有的人会用手指按摩头部,有的人习惯点起一支烟任火光缓缓燃烧,而军务部总参谋威廉松的习惯则是用牙齿去咬铅笔头,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从小到大被他嚼烂的铅笔只怕一间办公室也装不满。

    总而言之参谋长大人每天都在思考,每天都会咬断几支铅笔是最高参谋部众所周知的秘密,调皮的小伙子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做铅笔杀手。

    威廉松有着一头家族特有的红色短发,鲜艳的颜色如同篝火在黑夜中点亮,他的额上不多不少紧密排列着十七道皱纹,分布之均匀,纹理之深刻令人难以思议,仿佛是被雕刻家刻上去的一样。

    威廉这个姓氏在联盟久富盛名,从很久以前开始,威廉家族便生产足智多谋的军事指挥官,他们多在军方担任参谋或者舰队司令之类的角色,到现在为止已经几十代人了。

    据说威廉家的人都是以额头上的皱纹和那怪异的红发来区分优劣,皱纹的数量越多,头发的颜色越鲜艳便说明这个人的智商越高。

    根据史料记载,威廉家族历史上皱纹最多的当属威廉松的太祖爷威廉丹顿,他额上皱纹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九条,头发更是如正午的太阳一般闪耀。

    可惜这位威廉丹顿先生或许是因为太过聪明的缘故,早早看破红尘选择驾驶一艘破旧的战舰驶入黑洞之中,结束了年仅二十七岁的生命。

    威廉松虽然额上的皱纹没有自己的祖先那样繁多,发色也不算太过闪耀,但是他取得的成就却让很多祖先都为之汗颜,军务部总参谋长,军部铁三角之一,说他位高权重似乎已经不太确切,似乎权倾朝野更能够表达他在军界的重要性,而且他的年龄才仅仅五十三岁,是军部铁三角中最年轻的一位,前途无可限量。

    便笺上罗列出的是比赛分析,这也是他的习惯,每次当他感到难以判断时便会将心中的想法全都写下来,而后逐条加以分析,排除掉那些不确定的,得到一个最终答案。

    唰!

    笔尖在纸上一次次划过,很快,便笺上的文字越来越少,真像也逐渐开始浮出水面,威廉松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

    这时候桌上的通讯器很凑巧的响了起来,威廉松拿起电话,打来的是军部铁三角的另外一位,海军总长莱顿上将。

    “结果出来了吗?”莱顿问道。

    “已经出来了。”威廉松轻声道。

    “那好,到我的办公室来,把你的分析告诉我,我正想和你就此争论一番。”莱顿说道。

    威廉松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莱顿和自己的争论已经持续了接近二十年,从两个人在参谋长联席会议相识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停止过,如今莱顿和威廉松已经成为当今联盟军部的三大顶梁柱,这种争论也一直再继续。

    争论是莱顿最大的爱好,他似乎是为了争论而争论,哪怕是咖啡应该放多少块方糖?应该放不列颠尼亚树脂糖,还是米伦斯坦椰子糖也在他的争论话题之内。

    有一个笑话是这样讲的,两位经济学家到餐厅吃饭,侍应生询问他们吃什么?结果两个人异口同声说道:“吃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尽快把账单拿来,好让我们对物价问题就此争论一番。”

    莱顿就和这两位经济学家一样属于不争论点什么便会浑身不自在的人物。

    “你上一次在争论中取胜已经是七百四十九天十五小时又二十二分钟以前的事情了,我相信这次你一样不会赢。”威廉松笑着说道。

    莱顿上将说道:“别以为你已经连续赢了我一百九十七次就可以骄傲了,我告诉你,就算是你赢我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能够打消我争论的决心!”

    威廉松耸了耸肩,“我很相信,因为你是我遇到过最固执的人。”

    莱顿上将疑惑道:“我一直以为你遇到过最固执的是泰呢?”

    “泰?”威廉松笑道:“泰的作风叫坚持,而你才是真正的固执。”

    莱顿不满的挥了挥手,“别说这些了,我在办公室等你。”

    “好,准备好我最爱吃的枫糖浆伴水果沙拉,还有穆利斯咖啡。”威廉松说道。

    ……

    片刻后,威廉松推开海军总部最大最豪华的一扇门,只见莱顿早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他的手里有一部超微型计算机,他正在神情专注的阅读着上面的信息,手指还不停在上面写写画画。

    桌上的穆利斯咖啡还冒着白色蒸汽,一大盘水果沙拉摆在桌子上,一旁的银质罐子里是比蜜还甜的枫糖浆。

    “对于有些人来说准备的再充分也没有用。”威廉松笑着走过去,口中说道。

    莱顿撇了威廉松一眼,将手中的计算机仍在沙发上,身体向后一仰道:“我只是在看最新的军报,死亡三星域那帮家伙屯兵边境已经几个月了,却迟迟没有开打,也不知道是何原因。”

    威廉松将整罐枫糖全都洒在沙拉上,草莓色的糖浆浓郁芳香,散发出撩人的香气。

    “你今天想要争论死亡三星域的战事推演吗?”威廉松用勺子一边将糖浆搅拌均匀,一边说道。

    莱顿摇了摇头,“今天就算了,我们先来争论比赛的事情吧,死亡三星域的军情是我给明天准备的。”

    威廉松用叉子叉起一只沾满糖浆的水果塞进嘴里,对莱顿的说法不置可否。

    莱顿看到威廉松大口吃糖浆的样子胃中不由得有些翻滚,他皱眉道:“威廉,这种糖浆甜的简直离谱,吃进肚子里得多腻啊,你怎么会喜欢这种小孩子吃的东西?”

    威廉松呵呵一笑,“大脑是人类最重要的器官没有之一,除了蛋白质大脑也需要大量糖分来维持,所以用脑过度的人都喜欢吃甜食,这也是很正常的。”

    同样的说辞莱顿已经听威廉松讲过很多次,他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讲下去,因为事实已经证明威廉松在吃糖这件事上有一万种道理,自己无论如何也争论不过他。

    于是莱顿上将转而谈起了自己今天最关心的问题。

    “怎么样?今天我让你看一看金手指杯的战舰对决没错吧?”莱顿问道。

    威廉松点了点头,“本来我是不会看这种机械师之间的战舰赛的,因为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战斗专家,不过这场比赛还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过程很精彩,结果也很精彩。”

    莱顿哈哈大笑,“那好你来说说夏飞为什么会在实力悬殊的对决中获胜?”

    威廉松笑道:“争论可是你提出来的,理应有你先开始。”

    莱顿也不矫情,直接说道:“那我就来告诉你吧,因为夏飞使用了两枚中型质子炸弹!”

    “质子炸弹会在周围六十公里范围内产生强大的脉冲波,而这次金手指杯战舰赛使用的船型是护卫舰,所以装载的自然是轻型导弹,轻型导弹的速度和射程都还可以,但是杀伤力和自身的装甲就太不值一提了,夏飞的质子炸弹形成的冲击波刚好可以将导弹的防御装甲破坏掉,造成导弹自爆!”

    “在比赛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几十枚导弹快速接近,炸开在夏飞的战舰之上,其实这只是画面带给我们的视觉误差,当这些导弹靠近战舰六十公里内的时候,夏飞就立即启动质子炸弹形成冲击波,将导弹在太空中引爆。”

    “由于爆炸的速度太快,而且太集中,所以很难发现这些导弹实际上是在距离战舰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被质子炸弹所引爆,而并不是直接落在船体上!”

    “我已经查过了,夏飞是速度异能者,而且等级已经达到了星河高阶,速度异能者神经反应速率远快于常人,所以他才能够准确的在最合适的时间引爆炸弹。”莱顿侃侃说道。

    威廉松点了点头,将一大块沾满糖浆的橙子送进口中,“这一点我也同意,我们没什么可争论的,你继续向下讲。”

    莱顿无奈的摇了摇脑袋,争论就是这样,总要先找到彼此观点不同之处,然后各执己见,两个人都同意那就根本没有争论的必要。

    喝了一杯咖啡,莱顿继续说道:“夏飞在遭受两轮齐射之后忽然关闭引擎将所有能源集中到能量护盾和质子炸弹上,是因为茶隼级护卫舰并不以高速见长,即使想要拉开距离躲避对方的攻击也是无用功的,因为过慢的速度根本无法闪躲导弹,也无法摆脱追击。”

    “所以夏飞将所有能量调到防御系统,而后趁着导弹炸响的瞬间在火光中完成战术转身,冲入敌人内部。”

    莱顿说完看了看威廉松的反应,只见这位红发上将依然在大嚼糖浆,丝毫没有反应。这说明自己对于这个战术动作的解释威廉松也是同意的,仍然没有找到可以争论的点。

    “轮到你说了,我休息一会。”莱顿说道。

    威廉松点了点头,用手绢擦干净嘴角的糖浆,又喝了点上等穆利斯咖啡。

    “夏飞的导弹之所以能够每两轮齐射就击毁一艘敌舰是因为他装备了目标标记系统,而且他还在标记系统上做了一些更改,以***轻型导弹的杀伤力是没有可能只用八枚就将茶隼级护卫舰击落的。”

    “至于如何修改我猜测可能是在目标标记系统上安装信号定位装置,以做到不仅增加对方的信号半径,而且还增加导弹的精准打击程度,有很多导弹都是落在敌舰最关键的能源系统之上爆炸,可见他一定在此之前研究过精确定位,若不然不可能打击如此精确。”

    莱顿点头道:“同意,你继续讲吧。”

    威廉松想了一想说道:“咱们这样也太浪费时间了,我干脆说一个大胆的想法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能够找到不同点。”

    有不同的观点就意味着争论开始,莱顿急忙点了点头,振作起精神准备和威廉松大肆争论一番,说来好笑,别人都是在一起寻找共同以促进友谊,可这两位联盟军事大能则在拼命寻找不同观点,以便于吵上一架,这叫怎么话说的。

    “你记得夏飞最后撞毁了一枚太空舱吗?”威廉松问道。

    “当然记得。”

    威廉松神秘一笑:“我觉得那是夏飞有意为之,也就说,他故意造成舰船失控的假象,杀了对方!”

    莱顿重重一拍大腿,“原来你也是这么想的?我早就看出来了,11079号战舰夏飞故意没去攻击,之前好几次明明是这艘船处在最合适的攻击点,可夏飞却偏偏去攻击别人,而且他的驾驶技术相当不错,绝对有能力***作战舰撞毁太空舱!”

    话一出口莱顿就变得有些懊恼起来,这一次还是没能找到不同点,难道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太久同化了吗?

    威廉松也显得有些失望,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说道:“该你了。”

    ……

    时间过得很快,威廉松参谋长和莱顿海军总长均感到郁闷,若是在平时他们只怕早就找到要争论的问题大吵起来了,可是今天也不知为何两个人的看法居然惊人的相似。

    威廉松甚至已经动了离开的念头,毕竟闲暇时候争论一番只能算作一种业余爱好,总不能因此而耽误工作,那样的话泰只怕又要大发雷霆了。

    “究竟是怎么搞的,今天真是有够邪门,夏飞和他那艘打不死的战舰居然没什么可争论的,这也太让人失望了。”莱顿说道。

    威廉松有些泄气的说道:“打死当然是能打死的,这世上就没有永远不会沉没的战舰,夏飞这艘小护卫最强的就是护盾系统,只要能击穿他的护盾便可以很轻松战胜他。”

    “没错,他的护盾的确古怪,别人的护盾都是被打掉之后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够修复,可是他的船修复起来快的简直不像话,就看那能量值一个劲的向上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莱顿紧跟着说道。

    威廉松皱起眉头,“他会不会在战舰上安装了什么特别的装置?”

    “有可能。”莱顿沉声道:“根据我经验,这艘船回盾速度远比一般战舰要快至少百分之七十,甚至是八十以上,如果没有特别的改动绝不可能效率这么高。”

    两个人还是没能找到不同的观点,但是却找到了一个共同的疑问,护盾回充速度这个问题就像是一群蚂蚁爬在心里,弄的人心里直痒痒。

    威廉松道:“等到比赛全部结束后机械师协会自然会公布每位选手的战舰配置列表,在此之前是保密的,到那时候我们就能知道了,我想整个联盟怀着这种疑问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那还要几天?”莱顿问道。

    “常规情况下应该是六天之后,但是出了选手死亡这种事故应该会花几天时间进行调查,赛程也会因此中断,我估计可能会被推迟到十天后。”

    “十天!”莱顿摸着下巴,“时间是不是有点长啊?”

    ……

    “诸位裁判长,当时我的战舰的确已经失控,之所以撞上其他选手的逃生舱完全是因为战舰不受控制的缘故,对于这起事故我感到很抱歉,但却不会内疚,因为我完全是按照比赛规则来***作,没有任何违规之处。”夏飞面不改色说道。

    “那你怎么解释自己没有立即弹射逃生,而是在撞毁其他选手的逃生舱之后才启动逃生系统呢?”

    夏飞正色道:“我当时已经预见到战舰飞行线路极有可能造成意外,所以拼命想要扳动***纵舵,避免发生事故,可惜战舰实在损毁严重,我无法控制它。”

    “在发生相撞事故后战舰的损伤进一步加重,眼见就要爆炸,所以我这才不得不启动应急逃生装置。”

    其实每个人都怀疑夏飞是故意撞飞秃子的逃生舱,可是又没有证据,他们也无可奈何。

    总裁判长年浮光叹了一口气,夏飞说的如此坦然真让他看不出任何撒谎的迹象。

    “还有没有别的问题?如果没有问询会就此结束,关于这件事情的调查结果将会尽快公布。”年浮光说道。

    众人表示没什么意见,年浮光把夏飞叫到身边说道:“外面有一名来自军务部的传令兵找你,他持着军部上将的手令叫你去一趟。”

    夏飞微微一怔,“上将?什么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