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八十八章 卵

二百八十八章 卵

    二百八十八章 卵

    检测系统显示房间里有毒物质含量已经达到了正常人可以呼吸的水平,考虑到这种有毒气体无比剧烈,夏飞谨慎起见还是拉出防毒面罩戴上。

    打开门,高强度抽风机嗡嗡作响,大量空气被迅速排放到宇宙中,同时空气生成单元将新的空气补充进来。

    抬起手臂扫了一眼空气检测装置的数值,夏飞几步走进房间里。

    那只红木匣子斜躺在桌上,微微露出一道缝隙,毒气正是从这缝隙中流出的。

    此时匣子内部的毒气已经排放完毕,对人体并没有太大威胁,夏飞用带着厚重防护手套的手将其摆正,长出一口气,而后掀开匣子上盖。

    只见匣子里有一只约莫牙膏大小的金属罐,精巧的机械结构与密码锁连成一体,如果是输入密码打开匣子这些毒气则不会释放出来,反之如果连续三次输入密码失误,又或者像夏飞那样粗暴的将密码锁拧断则会引起毒气大量释放,造成对周围环境的强烈破坏。

    除此之外匣子里并没有什么东西。

    夏飞想了一想,将匣子拿进浴室中用早已准备好的消毒液反复冲洗,同时将内部的有毒气体罐拆卸掉,约莫清洗了三遍之后探测器的指数显示这只匣子已经清洁一新,在没有任何毒物残留,如果愿意的话甚至可以用它来喝八宝粥。

    由此可见这种毒气虽然剧烈但并不是无法清除掉,设计者的目地在于短时间内杀伤乱动匣子的人,而不是把匣子所在的地区直接变成不毛之地。

    走出房间,合金密封门立即关闭,夏飞摘下防毒面罩和手套,将匣子拿在手里走进休息室。

    “匣子里到底有什么?”沈冬一直在控制中心观察夏飞的举动,看到夏飞出来他便来到休息室好奇的问道。

    “什么也没有。”夏飞耸了耸肩说道。

    沈冬微微一怔,“释放了这么多要命的毒气居然里面什么也没有?这该不会是一场恶作剧吧?”

    夏飞笑道:“我可不觉得,假设这真是一场恶作剧也不会使用如此致命的毒气。”

    红木匣子制作精巧,虽没有太过炫目的花纹但边角处的细节体现了制作者的良苦用心,这样一只价值不菲的盒子用来装毒气?夏飞觉得很不正常。

    将匣子放在眼前端详了半天,夏飞终于发现了其中猫腻。

    原来匣子是有夹层的,制作者巧妙地利用了人类视觉上的误区,在匣子底部设置了第二层,但若只用眼睛看的话则完全无法发现。

    匣子好似一个整体,并没有任何开关可以打开夹层,只能够将盒子破坏掉。

    夏飞想了一想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把匕首,准备撬开盒子。

    上一次释放出的毒气堪称歹毒,沈冬本想阻止夏飞,不过再一想不打开看看自己也蛮好奇的,于是他走到门口提前打开抽风系统。

    至于夏飞的安全沈冬并不担心,事实已经证明若是真有意外,凭借过人的速度夏飞跑的绝对会比自己还快。

    咔嚓!

    匕首轻而易举的将红木匣子撬开,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毒气被释放,而是露出了一只卵。

    这卵可有些太奇怪了,大小如同蚕茧,白色外壳上满是灿烂的金色花纹,就像是一副金光灿烂的山水画,高山流水小桥人家描绘的微妙微翘。

    夏飞和沈冬好奇的用视频系统将图案放大数十倍呈现在光幕中,经过仔细的比对才发现,这些图案并不是所谓的山水画,只不过是一些天然形成的花纹,和图画颇有几分相似罢了。

    “你认识吗?”夏飞问道。

    沈冬摇了摇头,夏飞又去问鬼影,他也不认识。

    夏飞把这只白色金花的卵拿在手里掂了几下,这卵颇有些重量,外形还没有拇指大重量确足有三斤,更有趣的是这颗卵不仅拿在手中温润无比,而且还会传来轻微的颤抖,就像是婴儿的心跳,急促且微弱。

    “超微计算机带有离子光线扫描功能,要不我们用粒子束将它透视一遍,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沈冬说道。

    夏飞思考片刻,“不好,这只卵明显还有心跳,若是什么奇珍异兽说不定就会被离子光线所侵害,死了那可得不偿失。”

    沈冬一皱眉,“死了就死了呗,若是温和的小动物也就罢了,万一是什么凶悍异兽留着也是祸害。”

    “不行!”夏飞急忙摆了摆手,“说不定能值一大笔钱呢,死了多可惜。”

    说罢,夏飞便准备将它收进戒指,可是他忽然想到空间戒指内是没有空气的,万一将这还未出生的小兽憋死那可不好,想了半天,最后用一块棉布轻轻将其包裹住,放在了怀里。

    “等回去以后找人看看这是什么东西,然后在决定吧。”夏飞说道。

    ……

    在伊甸园的爆炸性消息衬托下,夏飞失踪几天的事情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这倒正合了夏飞的意,他并不喜欢生活在聚光灯下。

    当然,夏飞的事情对有些人来说还是很重要,例如艾薇儿。

    沈冬去修理自己的飞船,两个人约定明日一早在金手指杯现场见面,出于客气夏飞还给月歌打了一通电话,毕竟在训练营时候就属他们三个关系最密切。

    月歌对沈冬的到来并不在意,反而很不客气的追问起沈冬的工作进度,沈冬只好含含糊糊的遮掩过去,声称休息一阵就会出发,替月歌寻找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做完这一切夏飞便独自一人来到日落山庄,庞星专门派了一辆车到机场去接夏飞,其实这大可不必,以夏飞的速度坐车还没有走路来的迅速。

    “答应我,不要在随便消失了,小姐现在真的离不开你。”

    庞星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就让夏飞觉得很委屈,这哪里是自己能决定的,麻烦如影随形,这大概就是自己的命数,至少现在看来夏飞距离安定生活还很遥远。

    “尽量吧。”夏飞想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解释,只好随口说道。

    庞星有些失望,尽量这个词语并不是他想要听到的,其实他更愿意夏飞不要像今天这样东奔西走,最好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宅男,整日陪伴在艾薇儿身边,照顾她,爱护她。

    庞星的本意是好的,只是他并没有想过,假设夏飞真是宅一族,艾薇儿还会喜欢他吗?

    “今天老爷和老太爷都在,小姐知道你和他们不算谈得来,所以让你现在半月湖边的凉亭等她,晚饭也在湖边吃,她的礼仪课程马上就结束了,你稍安勿躁。”庞星说道。

    ……

    得知夏飞已经来到的消息艾薇儿再也坐不住了,礼仪老师看出了她的心思,所以提前下课,艾薇儿一路小跑来到湖边亭子里,对着夏飞做了一个很古怪的屈膝礼。

    “这是什么礼节?看起来真的很奇特。”夏飞问道。

    艾薇儿笑道:“今天刚学的,钴蓝星域墨菲族人的见面礼。”

    夏飞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和往常一样,无论艾薇儿心里有多么担心夏飞那都是私下里的事情,一旦真的见了面她都会尽量让自己显的开心一些。

    “你这几天过的还好吗?”艾薇儿还是忍不住问道。

    夏飞微微一笑,“还好,若不是这次突然离开说不定还没有机会见到小雨。”

    “小雨!”艾薇儿惊讶道,他早就从夏飞那里听说过小雨的事情,这也是夏飞的一块心病,艾薇儿心地善良,就算没有夏飞她也不会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真的见到小雨了?她还好吗?有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夏飞摇了摇头,“见倒是见到了,不过她和别人在一起,我也没来得及和她说话,看起来她现在应该过的还不错,个子也比过去高了一些。”

    夏飞把见到小雨的事情简单和艾薇儿讲了一下,当然,血腥矩阵的事情夏飞并没有说,只说是无意中碰到了,没来得及追上她问个清楚。

    艾薇儿听完撅起小嘴道:“小雨妹妹真可怜,夏飞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找回来。”

    夏飞猛地一怔,神色凝重点头道:“一定。”

    ……

    从日落山庄出来夏飞又到了图拉姆的办公室,此时已是深夜,图拉姆依旧在办公室里等着他。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你是夜猫子可我老人家还需要休息呢。”图拉姆颇为不满的说道:“有要紧事还先去见艾薇儿,难道老子就不重要吗?”

    夏飞点起一支烟没有说什么。

    图拉姆把原本放在桌子上的双脚收回来,站起身说道:“你跟我来,许久没人陪我练练手脚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图拉姆那位金发秘书立即去准备战斗室,这么晚他还留在办公室里,可见给图拉姆当秘书并不算一个太好的工作,至少谈不上悠闲。

    “这次你在天钩的大本营做的不错,我收到消息,联盟已经派出两只舰队赶往那里,进行最后的清缴,你也算是替联盟立了一功。”图拉姆说道。

    夏飞道:“这只是阴差阳错罢了,只要别有什么后续的麻烦就好,我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图拉姆拍了拍夏飞的肩膀,“你就放心吧,顶多也就是军部会派人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以为他们不清楚吗,其实很多人都看了你和屠夫的决斗,对了,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夏飞道:“当年我加入工会时候曾经参加过一次考核,在那场考核中有一名小女孩失踪了,在血腥矩阵时候我再一次看到了她,她和一群穿着黑色长袍的女人在一起。”

    图拉姆猛地一怔,“你怎么不早说!这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夏飞不解道:“很重要吗?当年我去向工会要个说法,可工会却把我给打发走了,也没见他们有多上心。”

    图拉姆神情凝重道:“当年是当年,那时候你可没资格接触这些工会的机密事件。”

    夏飞无可奈何道:“如今我也只是公会里一名小小的见习裁决者,图书馆的管理员而已。”

    图拉姆神秘道:“别忘了,你还有另一个身份。”

    夏飞歪着脑袋问道:“什么身份?”

    “秦茫的手下。”图拉姆郑重道:“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到现在你难道还没看出来秦茫这个名字的分量?”

    夏飞一阵无语,秦茫有实力夏飞当然是知道的,但是这种概念很模糊,他完全不能体会秦茫老爷子究竟是如何强大。

    “走!跟我去见一个人!”图拉姆沉声道。

    ……

    距离武器装备部几条街外的秘密调查部。

    夜已深,这座黑色的六层建筑只有寥寥几盏灯光,显得很是神秘。

    图拉姆对站在门口的警卫看也不看,大步直接向里走,检测系统发出滴滴的声音,提示图拉姆身上带有武器,但是周围这些人没有一个敢上去阻拦。

    一旁那位金发的秘书悄悄对夏飞说道:“图拉姆部长一向就是这种做派,哪怕是工会最高会议也要带着武器,连咱们会长也不敢说什么,听说当年秦茫大人更是厉害,曾经直接踹开会长办公室大门,当着数百名同事的面指着会长鼻子大骂。”

    夏飞撇了撇嘴,秦茫和图拉姆还真是师兄弟,连作风都是一样,如今秦茫老爷子早已经没了当年的火爆的脾气,而图拉姆依然是雄风不减。

    在六楼夏飞见到了一位很瘦的老者,这人脸上刺着一只荆棘鸟,肤色,眼睛都和常人有很大区别,枯瘦的手指如同鹰爪,坚硬且锋利,似乎这位属于联盟内的少数民族,否则堂堂部长绝不会随意刺青,况且还刺在这么明显的脸部,想必应该是他们民族的传统。

    啪!

    房门关闭,刺青老者两只手***着太阳穴,愁眉苦脸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明天再说?你也不看看几点了。”

    图拉姆鼻子里冷哼一声,“罗刹,这可是大事!老子给你送重要的情报来了。”

    简单介绍一下,图拉姆对夏飞说道:“把你刚才和我说的话和他再说一遍吧。”

    于是夏飞便把小雨当年是如何失踪的,自己又如何在血腥矩阵碰到她的事情跟罗刹说了一边,罗刹越听越是震惊,刚才的困倦也一扫而空。

    “怎么样?你们秘密调查部调查了这么多年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我要是你早就自裁以谢天下了。”图拉姆待夏飞说完很不客气的说道。

    罗刹知道图拉姆就这么个火爆脾气,并未和他计较,他对夏飞问道:“夏飞,你说的可是实情?”

    夏飞点头道:“句句属实。”

    “那么你可还记得那些女子的穿着样貌以及身上的服侍有什么特点?”罗刹追问道。

    夏飞很是不解,小雨的事情已经过了两年多,从未听说公会重视这件事,可如今秘密调查部的部长居然显得如此关心,这显然不合情理。

    图拉姆看出了夏飞的心思,于是说道:“其实,考生被掠这种事情并不是个例,最近这几年时有发生,这些被掠的考生全都是年龄小于十六岁,并且具备高等级异能的女孩子,从没有例外。”

    “这些年工会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始终不得要领,搞不清做出这种事情的究竟是那些人,所以你的情报对工会很有帮助。”

    夏飞颇感震惊,原来小雨的失踪并不是单独的,还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也被人在考核过程中掠走了!这些人会不会是前几日和小雨在一起的黑袍女人?

    罗刹带着疑问看向图拉姆,似乎他觉得对夏飞说这些工会机密并不合适,或许是出于职业的敏感性,罗刹对每一句话都很在乎。

    图拉姆冲着罗刹点了点头,示意夏飞是自己人,可以随便说。

    罗刹道:“夏飞,这件事情事关工会的机密,我希望走出这栋楼便不要再提起。”

    夏飞道:“我明白。”

    “那好,你把知道的细节一一讲来,我会叫最好的画师赶来绘制对方的面部特征,而后发出工会追缉令,寻找她们的下落。”罗刹说道。

    ……

    事关能不能找到小雨,夏飞不敢马虎,他全力配合秘密调查部的工作,将这些黑袍女人的样貌和穿着全都交待的很清楚。

    离开时候天光已经快要放亮,图拉姆拍着夏飞的肩膀道:“今天你还要回去参加金手指杯吧?”

    夏飞道:“没错,公司的产品还全靠这次大会推广呢。”

    图拉姆大笑道:“能量护盾增效器很不错,现在很多地方舰队的负责人都在追着我要货呢,可惜你的公司产能太低,一时间无法满足我的需要,我看你就别推广了,有多少我全都给你收了。”

    夏飞微微一笑,“图拉姆大叔,市场很大,我不能总是抱着一根骨头啃不是。”

    图拉姆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量子公司正在全力增加产量,待到所有工厂全部开工就不是裁决者工会一家能够消化的了。

    “走吧,我请你吃早饭,街口老王家的豆花很不错。”图拉姆道。

    夏飞摇了摇头看向灰色夜空道:“下次吧,此时正是一个人最困倦的时间,我还要去给一位公子送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