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八十七章 伊甸园

二百八十七章 伊甸园

    二百八十七章 伊甸园

    钩子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神气,他被人捆住手脚仍在大厅中央,有恶作剧者在他硕大的鼻子上穿了几根银针,将他的鼻孔牢牢封死,如此一来他不得不使用嘴巴来呼吸。

    他的鼻子很大,嘴巴却很小,似乎从口中吸入的气体并不足以维持身体中必须的氧分,他的呼吸急促紧张,就像是一个人临死前的喘息。

    这场战斗并不均衡,钩子的手下明显要比那些被囚禁的战士多许多,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那些血腥矩阵的战士则浑身带着伤,很多人甚至面黄肌瘦,有营养不良的表现。

    可就是这样一场不公平的战斗,血腥矩阵的战士们团灭了钩子所谓的精英部队,这其中气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为了挣钱而战斗和为了***拼搏在精神状态上完全不同,当死亡无比接近时候,没有人再愿意为了每个月的那点薪水而丧命,钩子的卫队中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不战而降。

    夏飞指着鼻青脸肿的钩子说道:“你不会是要把他送给我吧?我对他没什么兴趣,倒是你们被他折磨多年,理应由你们决定他的命运。”

    屠夫大笑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推辞了,兄弟们!把他押出去,随意处置!”

    看屠夫说话的口气俨然已是这群战士的首领。

    “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孙子!我受的苦今天要加倍还给你!”

    众***声嚷嚷着把钩子抬出大厅朝地上一扔,于是一场血腥的盛宴开始了,心中的怒火需要发泄,而钩子则是战士们最好的发泄对象。

    大厅里只剩下夏飞,沈冬和屠夫三个人。

    夏飞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想先回去了,屠夫大哥,你也尽早和家里联络一下吧,这么多年了,家里人一定很担心你。”

    屠夫点了点头,“家是一定要回的,这件事稍后再说,你先跟我来。”

    三个人出了大厅径直向后院走,钩子这所宅子凡事都占了一个大字,偌大的后院中居然有一座山,这可不是一座观赏用的假山,而是真的山,树木花草,溪流飞溅煞是好看。

    山上有一股清澈的泉水流下,形成一道宽度不过半米的小瀑布,山脚下还有一池清水。

    屠夫领着夏飞和沈冬来到这处水池边,单手指向水中道:“这下面便是钩子藏匿财产的地方,大部分早已经被人抢光了,不过还有些不错的东西,这次我们能够脱困全赖你的计划,所以兄弟们商量着找个机会报答你,东西不多你可千万别嫌少。”

    夏飞微微一笑道:“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越多越好,我才不会拒绝,不如咱们下去看看吧。”

    深深吸了一口气,三个人跃入水中,只见水池深度约莫三十七八米,侧壁被开了一道小门,其大小仅容一人通过,模模糊糊的灯光从里面照射出来。

    游过这门又是一处人造水池,夏飞浮出水面观望,一座高度达到十几米的黄铜塑像矗立其间,浑身上下镶嵌满了各式宝石,不过这些诱人的石头早已经被人挖去,只留下一身的窟窿。

    四周空荡,空气循环系统不知主人已亡,仍在不觉疲倦的工作。

    “血腥矩阵一乱钩子的手下便开始疯抢这处地方,大多数东西都是被他们抢去的,幸好我们发现的及时才从他们手中留下一部分,若不然这里只怕早就被抢空了。”屠夫说道。

    夏飞点了点头,“这大概就是枭雄的悲哀吧,钩子太强势了,以为每个手下都会服从他,殊不知这种服从来自于对他的恐惧,一旦钩子无法再以自己的强势震慑部下,也就到了他灭亡的时候。”

    屠夫似懂非懂,他拍了拍夏飞的肩膀,“来吧,我给你看兄弟们留给你的东西。”

    嗖!

    双脚一点地面屠夫飞上这尊塑像的肩膀,从塑像脑袋里掏出一只红木匣子,而后又跳了下来,原来它的头部是中空的,内有玄机。

    “给!这是我们无意中发现的,也没有打开看,藏得这么隐蔽想必应该是一件好东西。”屠夫道。

    夏飞收起匣子点了点头,“谢了,我和沈冬这就回去,你们打算怎么办?”

    屠夫道:“我们中很多人需要休养一下,毕竟常年在血腥矩阵谁的身上能没有伤痛,我们还要想办法联系海军总部,把这个生产毒品的基地一举剿灭,决不能让极乐粉继续危害世人。”

    夏飞想了一想,掏出一只本子写下自己的邮箱地址,而后撕下这一页递给屠夫,“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在家乡有一间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联系我。”

    屠夫收下纸条重重点头道:“夏飞兄弟,一路好走!”

    夏飞笑道:“我还不知道你的真名呢?”

    屠夫哈哈大笑,“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既然大伙都叫我屠夫那我就用这个名字吧。”

    “也好。”夏飞微笑道:“咱们后会有期。”

    ……

    嗖!

    沈冬的特里斯坦级飞入星空,调整好自动导航沈冬走出控制室在餐厅里找到正在泡茶的夏飞。

    “设定好了,目的地首都星圈,钩子的老巢藏匿在一片特殊的空间中,没有坐标根本无从寻找,好在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坐标记牢,只需要两个跳跃就可以脱离,到时候也就可以连接星联网了。”沈冬道。

    夏飞给沈冬倒了一杯茶,“休息一下吧,到了首都星圈你打算怎么做?”

    沈冬一脸惆怅,“哎,好多事情都还压着呢,你还记得我答应帮月歌去寻找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吗?”

    夏飞点了点头,“记得,不过月歌也在首都。”

    “她在那里做什么?”沈冬好奇问道。

    夏飞道:“据她说家里人准备让她嫁给白夜,她当然不愿意,但是又不好拒绝家里的要求,所以很是为难。”

    “训练营的那个白夜?”

    “正是。”

    沈冬耸了耸肩膀,“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白夜看月歌的眼神很不正常,听说白家和惑星金融的李家关系很不错,只怕月歌害怕的不是白夜家人,而是李家吧。”

    夏飞道:“正是这样,李家人比我想象中还要不堪,或许这正是上流社会的通病,总以为有了钱就拥有一切。”

    沈冬皱眉道:“怎么?这些人为难你了?”

    “没有。”夏飞不想让沈冬参与到自己的麻烦中,所以说道:“我都是听月歌说的。”

    沈冬并没有觉得什么,以夏飞的身份照理说没理由和处在食物链最顶端的这些大世家有什么纠葛,所以没有多想。

    “这次你在金手指杯上的成绩不错,干脆我也到首都星圈休息一阵子,等比赛结束再上路,这段时间来回奔波,可把我累得够呛。”沈冬道。

    像他这种钢铁般的汉子很少叫苦叫累,但人总归不是机器,总会有疲惫的那一天,当沈冬说自己疲惫的时候那一定就是真的劳累过度。

    沉默了一会,沈冬忽然说道:“我在星海中独自奔波才体会到你之前所经受的东西,其实你大可不必有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月歌说的没错,他的幻境我的冰封再加上你的速度绝对会是一流异能组合,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反正我现在立志于做一个四处奔波的人,暂时还没打算安定下来。”

    夏飞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和沈冬聊了一会,夏飞回到休息室里准备和其他人取得联系,这已经是固定步骤,每次返回都要先向艾薇儿先做汇报,其次是询问公司的近况和秦茫的情况。

    距离下一次跳跃还有些时间,星联网尚无法接通,夏飞干脆取过屠夫给自己的小匣子。

    匣子上只有一把老式的密码锁,夏飞嫌麻烦直接一把拽开锁头。

    噗呲!

    一律浓烟骤然升起,夏飞心中一惊,急忙退出房间,按动墙壁上的排风系统,将房间内的空气强行抽入太空中。

    “怎么回事?”

    接到主控室报警,沈冬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焦急问道。

    夏飞道:“刚才屠夫给我的那个盒子里有毒气,幸好我的速度足够快,在第一时间闪了出来,要不然此刻只怕已经中毒了。”

    沈冬皱眉道:“会不会是屠夫故意的,明知盒子里有毒还交给你?”

    夏飞笑道:“你太多疑了,他连看也没有看就把盒子交给了我,哪里会知道其中有机关,再说他要是有二心当初就不会和我合作,早就找机会下手了,何必等到如今呢。”

    沈冬觉得夏飞的话有道理,于是也就没有再追问。

    两个人返回主控制室通过视频系统观看房间内的情况,这艘船乃是沈冬家族所有,装修远比普通的民用飞船要豪华阔绰许多,设备更是应有尽有,可如今富丽堂皇的房间早已经变的一片狼藉,长绒棉织物被焚毁,就连三钛合金墙壁也被腐蚀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窟窿。

    要知道夏飞可是第一时间就打开了空气排放系统,假设稍微慢一点剧烈的毒气很有可能直接将船体破坏,造成难以预计的后果。

    夏飞微微一笑道:“抱歉,把你的房间给弄坏了。”

    沈冬长出一口气,“我的天那,你究竟启动了什么东西?这玩意的毒性也太厉害了,幸亏你的反应够快,若是换了我只怕这会连渣都剩不下。”

    夏飞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就是屠夫给我的那个盒子么,我怎么知道它这般厉害。”

    沈冬双目放光道:“这只看似普通的盒子居然有这么强的防御,若是普通的玩意何至于此,说不定屠夫给你的真会是什么好东西。”

    “但愿吧。”夏飞轻巧的说道。

    ……

    事实上受损的不仅是房间,就连通风系统也受到了相当严重的腐蚀,好在并不影响战舰正常运行,只是沈冬回去以后要花上一大笔前修整飞船了,当然,以沈家在寒霜帝国的威势钱从来就不是个问题。

    一时半会无法进入房间,所以夏飞只好找了另外一间卧室,准备把自己的消息告诉艾薇儿。

    超微计算机好不容易才连接上星联网,在此之前计算机一直在提示网络拥堵。

    星联网可不是地球上的互联网,虽然性质差不多但在技术和品质上有着本质区别,堂堂星联网居然拥堵了?这让夏飞感到很惊讶,他不记得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反正在自己接触星联网的这段时间里还是第一次发生拥堵这种事情。

    数不清的信息从窗口中弹出,就好似爆炸一般,在信息高度发达泛人类联盟有消息并不可怕,可怕是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的消息同时出现!

    夏飞皱了皱眉,从登上陆三的运输舰到离开钩子的地盘重归联盟不过短短三天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一向牢不可破的星联网面临崩溃的地步?

    打开联盟最大的新闻网站eec传媒,计算机用了几分钟才将网页刷新出来,夏飞定睛一看网站上全部是关于同一项内容的新闻,无一例外,就连最近的时事***也不知了去向。

    ……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夏飞点起一支烟深深抽了一口,“看来我不在这几天还真是出大事情了,伊甸园?鬼影你听说过吗?”

    鬼影摇了摇头,这件事对他的震撼程度丝毫不亚于夏飞。

    砰!

    沈冬也没有敲门,直接冲个进来,“夏飞,出大事了!”

    夏飞笑着指向面前的光幕,“你说的不会也是这个吧?”

    沈冬点点头道:“没错,谁能想到,仅仅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世界上居然多了个叫伊甸园的地方。”

    夏飞道:“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我们对它的认识还是太少了,所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让我们感到震惊。”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沈冬问道。

    夏飞道:“目前的新闻主要是围绕希望号,和希望号上的一百六十五名船员展开,虽说这种战舰明显不属于任何已知的联盟战舰,但也不能就此确认他们确实来自于什么伊甸园。”

    “如果是有人故意制造了一艘外形古怪的战舰来欺骗大众也并不是不可能的,毕竟联盟内除了四大舰船企业还有很多商家也具备生产战舰的能力,所以我觉得一切还是要等到官方有了定论再说,现在就断言存在什么伊甸园,为时太早了。”

    夏飞的话是出于理性分析,沈冬微微有些失望,毕竟谁不希望能够和远古一脉的人类建立起直接的联系?

    关于伊甸园的新闻起因是这样的,远离首都星圈的欧米斯特星域收到了一个奇怪的求救信号,信号不属于联盟常规频率但却用很多种最古老的人类语言传递一条请求帮助的信息。

    欧米斯特星域靠近联盟边缘,当地驻扎着大批海军舰队,为了调查这个信号的确实性海军总部派出一支舰队越过边境,去寻找信号的主人。

    在经历了漫长的几个月时间之后,搜索队在距离联盟遥远的地方找到一艘外形古怪的战舰,这艘船伤痕累累,貌似经过了很严酷的宇宙环境。

    船上一百六十五名船员全部都是人类,他们使用一种最古老的文字和语言,自称来自新伊甸园。

    据他们说,伊甸园是很久很久以前人类最伟大的发现,那是一片富饶而且多姿多彩的星域,安静,祥和,不属于任何已知空间,单独留存在这片宇宙中。

    在那里没有任何已知的智慧生物存在,所以人类一进入就成了当地的主人。

    数以万计的人类怀着对美好新生活的向往义无反顾的踏上了通往伊甸园的道路,他们通过一条未知的虫洞进入伊甸园,并且在那里居住生活了起来。

    可惜好景不长,通往伊甸园的虫洞并不稳定,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这条虫洞坍塌了,这些勇敢地移民和冒险者被永远留在了那里。

    伊甸园是单独空间体系,没有通往任何地方的航线,它就像是一个被封闭的房间,存在于星海中,却又始终只能用眼睛去看,而无法到达伊甸园之外的任何地方。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伊甸园的人类一直寂寞的生活在星海中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人类被机器***军毁灭而后再次重建他们也完全没有经历过。

    但是伊甸园里有一些人类始终无法忘记自己的祖先,他们一次次组织舰队远航,试图到达人类真正起源的地方,维纳尔星系,可是遥远的星际旅行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多少代人的努力付之东流,数不清的生命葬身星际中。

    而这一百六十五名船员,则是伊甸园第一批通过漫长的航行到达人类联盟的伊甸园居民,正因为他们的到来才让整个联盟在一时间消息满天飞,伊甸园也顺理成章成为当下最瞩目的焦点。

    “我们目前得到的消息太有限了,只有等到我们的舰队带着这些人返回之后才能确定,在此之前我个人对这件事持谨慎乐观态度。”夏飞道。

    沈冬不解道:“这难道不是好事吗?上古移民重回人类联盟怀抱,大家同根同源理应欢庆才对。”

    夏飞微微一笑:“第一,这些人说的事情还没有得到验证,第二,据他们说伊甸园是没有战争,没有罪恶的完美星空,我只知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就会有战争和罪恶,他们把伊甸园描绘的太美好反而让我产生了怀疑。”

    沈冬一阵沉默,“我只能说你的思维方式果然很有问题,不相信有完美的世界存在。”

    夏飞笑道:“我的思维方式没有问题,而是你把一切想的太美好,走吧,有毒气体应该被排放的差不多了,我倒要看看匣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会放出如此歹毒的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