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八十章 血腥矩阵

二百八十章 血腥矩阵

    二百八十章 血腥矩阵

    夏飞收起追光缓缓走向天钩,“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李莫给了你多少好处?”

    声音不大却有着十足的穿透力,人在困境中要么消沉,要么便会奋力一搏,夏飞刚好属于后者,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都不会选择放弃。

    钩子笑而不语,一只手在座椅上有节奏的敲打着,“说起来联系我的人的确和李莫有些关系,至于是不是他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是聪明人,得罪了谁应该很清楚才是。”

    嗖!

    忽然间从夏飞四周爆射出数百道靓丽的脉冲激光,将他整个人围在中间,这种情况夏飞曾经见过,激光束***的温度并非他可以抵御,他用眼睛瞟了一眼便打消掉了强冲的念头。

    “对了,我这人一向喜欢看人家拼死相争,听说你是高阶速度异能者,等会我会安排最好的斗士和你决斗,如果你赢了或许还能够多活一阵子,也算是留给你最后的机会吧。”钩子笑着说道。

    夏飞一阵沉默,这个局明显是早已经布下,一时间自己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漂亮的白色大理石地面忽然向四周分开,露出下面一个***的密室,四周再无落脚之处,夏飞无奈只得落入其中。

    ……

    地下通道的墙壁也被厚重的合金封闭,即使追光也无法破开,夏飞尝试了一下无果,便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鬼影急切问道。

    “这是人家早就已经设计好的局,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就不信所有的一切都在他掌握中,只要有任何破绽我们就要尝试离开这里。”夏飞道。

    “要不要通知影杀门,毕竟你也是门下代理,又是无影的不记名弟子,鹤影师祖弄不好真会卖你个面子,派人过来。”鬼影道。

    夏飞道:“刚才我已经通知过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发现?”

    “我从墙壁上取下追光的时候,那时你正在观察四周。”

    鬼影点了点头,以夏飞的手速的确可以做到瞬间传出信息而不被发觉。

    “影杀门顶多只能算作是备用计划,他们想要赶到这里并不容易,因为连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那你都说了些什么?”

    夏飞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他,鬼影略有些不满,跟着夏飞在这地下通道内向前走。

    这条通道很长,一路上夏飞都在尝试破开墙壁,可惜均没有成功。

    远处渐渐明亮起来,人生鼎沸,也不知他们为何如此喧嚣。

    夏飞好奇的走了几步来到通道尽头,只见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场地,地面是沉重的合金,头顶被一张激光发射器交织而成的网封死,两名赤裸着上身的战士正在浴血厮杀,数以万计的观众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观赏这残忍而血腥的搏斗,沉浸其中。

    不少人手中还挥舞着一种金色小纸片,夏飞猜想应该是他们在决斗者身上投下的赌注,看他们那歇斯底里的样子恨不能自己上去咬敌人两口,当然了,他们并没有与敌人拼搏的胆量却酷爱看别人以生命来娱乐自己。

    夏飞忽然想起了古罗马角斗场,这里只不过更高级一些罢了,性质都是一样的疯癫。

    点起一支烟,夏飞站在激光栅栏边观看那两名斗士的对决,两侧还有许多同样的栅栏,只不过夏飞所处的这一间可以通向钩子的老巢。

    右手边站着一个目光冷峻的中年人,他的身材高大皮肤呈古铜色,身上布满了一道道疤痕,他手里握着一只桃子,一边看一边咔嚓咔嚓吃水果。

    “胖的那个要赢了。”中年人也没有看夏飞,自言自语的说道。

    夏飞微微一笑,“那可未必。”

    中年人好奇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夏飞,而后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激烈的搏斗,“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那个瘦子左腿已经受伤,移动速度大减,一个人如果腿脚不便防御也会力不从心,你看,此时他已然落在下风。”

    夏飞道:“落在下风不见得就一定要输,瘦子的眼神充满斗志,而那胖子则是为了战斗而战斗,两者态度不同,结局也未必就会沿着固定的模式进行。”

    中年人一声冷笑:“瘦子昨天才被送到血腥矩阵,假设他能够多活几天,目光也会变得和其他人一样。”

    “若是这样的话即使瘦子输了也算赢。”夏飞道。

    “这又是什么原因?”

    “一个人假设没了希望,成为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假设这瘦子输了,那么他可以趁自己的斗志还没有消磨时死去,也算是死得其所,相反活下来的人却还要继续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所以输也算赢。”

    中年人皱了皱眉,“这么说来无论结局如何这瘦子都已经赢了?你这叫什么道理?”

    “真理。”夏飞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中年人哈哈大笑,“狗屁真理,我看你这明明就是歪理。”

    说罢他大笑着伸出右手,由于隔着激光栅栏所以他只是做出了一个握手的样子。

    “屠夫。”

    “夏飞。”

    两个人怪异的隔空握了一下手,算是就此认识了,夏飞收回手臂继续观看比赛,带着头套的胖子一刀刺在那瘦子的肩胛骨上,如此一来结局便已经注定。

    胖子举起双臂对着场边大声咆哮,数万人在这一刻整齐的呼喊着“杀了他!杀了他!”

    瘦子倒在地上,面如死灰。

    ……

    就像是排练过的剧本,身材庞硕的战士极尽炫耀之能事,夸张的表演着胜利者的姿态,而后用手中刀一刀砍去失败者的头颅,数万名观众在喷洒几米高的鲜血中高潮了,满足了,带着欢笑退去了。

    夏飞盘着腿坐在地上,一支接一支抽烟,“那个胖子倒是很兴奋,难道他没有想过,总有一天他也会被人砍去脑袋。”

    屠夫不以为意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明白,但是如果照做可以吃上一顿丰盛的饭菜,你才刚来,假设让你挨上几天饿就会知道一片面包远比几条人命更重要,至于尊严,荣耀,全都是狗屁。”

    夏飞没有说什么,在这种地方人类的兽性暴露无遗,任何的伦理道德都只是几句毫无用处的空谈。

    “等会我们就会交手了。”夏飞淡淡道。

    屠夫瞟了两眼夏飞身上的追光还有空间戒指,“你的东西不错,我会替你好好保存的。”

    “谢谢。”夏飞道:“只听名字我还以为屠夫会是个多么凶残的家伙,没想到你在这种地方竟然还保持了理智。”

    屠夫摇了摇头,“疯狂的人早就死了,正因为我足够清醒才会活到今天,当然了,需要疯狂的时候我会比任何人都疯狂,只不过现在是休息时间,不需要罢了。”

    屠夫仰起头,用充满渴望的眼神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对于深陷囫囵的他来说***就像是一种救命的药水,可望不可及。

    “当年我也像你一样从那条通道里走出来,钩子的房间很不错,从没有人能从中逃脱,你并不是第一个被他诱到这里的,但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有人被陷害却依旧保持着冷静,或许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和你说了这么多。”屠夫道。

    夏飞自嘲的笑了几声,“看来我不是第一个被阴的,是不是我应该高兴才对。”

    屠夫道:“你怎么想我并不关心,我只知道一件事,今天晚上的将会是生死对决,你和我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我想没有人会放弃生存的机会,认识你很高兴,不过现在应该就此打住了,我保证,你会有一个不错的结束,虽然不一定体面,但我至少会让你结束的痛快一些。”

    说罢,屠夫站起身走向自己的床位,那只是一张窄小的合金床,比其他人的床铺要略好一些,因为上面有一张绿色军用毯子。

    夏飞想了一想,而后笑着说道:“我想你现在应该睡不着,反正我也会死在你的手里,不如你和我多讲一些关于钩子的事情。”

    屠夫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夏飞,“你错了,哪怕是世界末日我一样可以睡着,再说这里有监控系统,多说话并没有益处,你就要死了,可我还需要活着。”

    夏飞点起一支烟道:“难道啤酒也不能让你少睡几分钟?”

    屠夫微微一怔,“呵呵,我确实不能拒绝一瓶啤酒。”

    ……

    事情很荒诞,一个外号叫屠夫的人居然冷静的像一名外科大夫,更荒诞的是两个即将要进行生死一战的人居然在决战前几个小时分享一瓶啤酒。

    夏飞由于刚被关起来,身上的装备和戒指还没有被收走,所以还有不少的食物,他打开一瓶啤酒然后用手捂住瓶口用力摇晃几下,松开一个缝隙金黄色的啤酒液便会喷涌而出。

    屠夫隔着激光栅栏长大嘴巴,贪婪的吞噬着每一滴液体,虽然大部分会被激光灼烧成气雾,但依旧会有一小部分落如屠夫口中。

    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巴,屠夫大笑着说道:“痛快!已经很多年没有喝过啤酒了,没想到今天能够过瘾一回,还有没有?再来!”

    ……

    钩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夏飞和屠夫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收入眼中。

    “钩爷,屠夫和夏飞似乎相处的很不错,要不要把他们分开,若是影响到了今晚的比赛质量可是不好。”钩子的手下说道。

    钩子微微一笑道:“你懂什么,他们相处的越好,倒时候拼命厮杀起来才越是过瘾,我就喜欢这种生离死别的味道,可惜啊,若是有时间应该让他们多相处几日,待到他们好的跟亲兄弟一样再让他们厮杀,那才叫过瘾,可惜上边催得有点急,若不然一定会是一出不错的戏码。”

    钩子的手下一阵无语,喜欢看兄弟相残这种癖好还真是有够残忍,或许正是因为这样钩子才会是老大,而自己永远都只是一个小跟班。

    “夏飞的武器要不要收起来?”钩子的手下问道。

    “不用。”钩子不以为意道:“他难道还能破开激光防御阵列吗?就让他多留两天吧。”

    “钩爷说的是,咱们这激光防御阵可是当年花了大价钱配置的,这些年葬身在这防御阵列之下的冤魂数都数不清,夏飞也不会有这个能耐。”手下急忙拍马屁道。

    钩子狠狠瞪了他一眼,“狗屁冤魂,老子花了那么多钱建设这血腥矩阵,那些家伙死的一点也不冤!”

    ……

    几瓶啤酒下肚屠夫仍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可惜夏飞手里已经没有啤酒了,他***了***嘴唇道:“喝了你的啤酒自然要满足你的好奇心,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不过你要是想让我手下留情那就算了。”

    夏飞道:“我还没那么不识趣,再说真打起来谁输谁赢可不一定。我刚到这里,钩子的事情我很有兴趣。”

    “钩子是他的外号,这里的人都管他叫做天钩,至于真名叫什么没有人知道,据我所知他应该是联盟内顶大的毒品和娱乐供应商,生活在这颗星球上的人都为他工作,帮他生产和加工毒品。”

    “娱乐供应商?”夏飞好奇的问道:“一个毒贩子怎么还和娱乐业挂上勾了?这可真是够古怪的。”

    屠夫指了指外面这座硕大的场地,“这不就是娱乐嘛?看人与人之见自相残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刺激?这座建筑叫做血腥矩阵,你看到的那些观众其实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人物,他们的存在无非是为了增加现场气氛。”

    “只要你有钱,就可以通过星联网收看到这里的真人厮杀比赛,当然了,信号是经过多重中转和加密的,任何人也休想通过信号找到这里,可以说在这颗星球钩子就是上帝,谁也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即使他带你到这里来,又让你离开,下一次你依旧无法找到。”

    星联网就像是一条高速公路,收费站只负责收费不会管车厢里装的什么,所以利用星联网传播各种情色的,暴力的信息屡禁不绝,虽然星联公司也会调查一些非常规传播内容,但是先进的加密技术让运营商无可奈何。

    目前的加密算法高达一百二十八万位,即使最强悍的超级计算机破解一套算法也需要几十年,待到算法被破解时那些不法之徒早就已经更换了更强的加密系统。

    “这么多年就没有人尝试过逃走?”夏飞问道。

    “当然会有人尝试,每隔一阵子便会有人这样做,不过从没听说有谁成功过。”屠夫道。

    夏飞道:“再强悍的激光也需要从激光发射器中射出,即使破坏不了激光本身,也可以尝试一下破坏激光发射器,再说这么大一套系统也会常常需要维护。”

    屠夫道:“没那么简单的,激光发射器全都隐藏在建筑内,除非有人能破坏掉厚厚的合金墙壁,否则怎么可能威胁到发射器,血腥矩阵这套系统分为很多不同的单元,每隔几天便会进行维护,但是维护的仅仅是一个单元,其他单元仍旧开启,并不影响防御性。”

    “也不知道这套系统是哪家公司生产的,质量好的有些过分,我在这里几年时间,除了正常维护从未见到有什么故障发生。”

    夏飞一阵沉默,如此说来想要从这里走出去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样更重要的就是人心不齐,最多的时候血腥矩阵曾经容纳过数千名战士,按说已经是一股超强的势力,但是这些人彼此之间却并不团结,没有人愿意带领大家逃离。”

    “除了牺牲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需要首先有一批战士用生命为代价击溃防御系统,剩下的人才有可能逃生,除非有人真的愿意为了别人的***付出生命,否则是没有什么机会的。”屠影说道。

    “几千名战士?钩子从哪里找来几千名战士为他卖命?”夏飞问道。

    “你去过钩子的家难道还不明白吗?他会以高薪或者其他东西为诱饵,引诱一些***战士为他工作,等这些人一到这颗星球便再也别想离去了,哪怕你的修为再高也不怕,他会假装邀你赴宴,就在你来的那会客厅中,客厅里有几套隐藏的激光系统,只要你进入任何一个便会被送到这血腥矩阵来,就算你不想参与到决斗中也由不得你,因为你的对手早已麻木,他们只想靠着杀人多活几天。”

    屠夫的嗓音有些沙哑,目光游离。

    夏飞道:“你说的应该就是你自己的经历吧?”

    屠影点了点头,“正是。”他苦笑道:“当初若不是我贪财接了钩子的合同,何至于如此。”

    夏飞不动声色,手指在地上轻轻描画出几个字,练武之人目光敏锐,屠影很快就发现这不寻常之处。

    夏飞歪着脑袋,似乎是无聊之极在地上胡乱描画,屠夫用眼睛瞧瞧去瞟夏飞写下的字体,只见夏飞是这样写的,“有监控,下面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你要看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