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七十九章 死地

二百七十九章 死地

    二百七十九章 死地

    这个陌生的地方如同中世纪的堡垒,核心是一座白石垒砌的巨城,城外是低矮的民房还有破旧的帐篷,天空阴沉,乌云笼罩着这片荒凉的土地,街道上人流熙攘,卖艺的,卖酒的,出卖身体的,比比皆是。

    这里的人普遍脸色苍白,目光猥琐,身上也穿的破破烂烂,一个个骨瘦如柴,很多人身上还会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恶臭,也不知他们多久没有洗过澡了。

    光头男子带领着一高一矮两个手下向着远处那座巨石雄城走去,夏飞悄悄跟在他们身后,此处人多眼杂,夏飞穿着战斗服很是惹眼,他灵机一动钻进道路旁一座破旧的灰色帐篷里。

    帐篷内一名七八岁左右的孩子正坐在地上玩弄着手里一部残缺的玩具悬浮车,他的脸色和那些成年人一样灰白,身材又瘦又小,指甲缝里满是脏兮兮的泥土。

    看到夏飞进来,这孩子竟然没有任何警觉,只是傻傻的望着他,似乎对夏飞为什么会闯进自己的家中毫不在乎。

    “别看了,这孩子也和那些成年人一样吸食极乐粉。”鬼影叹了一口气说道。

    “极乐粉?”夏飞疑惑道。

    “一种毒品,可以麻醉人类的大脑,让人产生幻觉,吸食之后人会变得极度癫狂,但是癫狂过后就会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麻木。”鬼影解释道。

    夏飞没有说什么,帐篷里几乎一无所有,破破烂烂的几只碗,一口锅,睡觉就在稻草堆里。

    夏飞从衣架上取下唯一的一件防雨斗篷罩在身上,临走前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几十只能量棒和巧克力放在那孩子的身边,孩子好奇的摆弄着夏飞留下的东西,眼神中忽然比刚才多了一些神采,似乎感到很好奇。

    “没用的,你给那孩子吃的只怕落不到他腹中,一旦被他父母发现就会拿去换极乐粉,服用那玩意就像着魔一样,没得救了。”鬼影说道。

    “或许吧。”夏飞皱着眉说道,孩子不明道理,定是不会自己去吸食毒品,想必是为人父母做下的罪孽。

    “给孩子毒品的父母?”夏飞自言自语道:“这地方应该叫罪孽之城才对。”

    敛息法可以让人变得无声无息,加之身上这件满是窟窿的斗篷,夏飞走在人群中丝毫也不会引起其他人注意。

    这一路走下来让夏飞不禁心生感慨,当地人吸食极乐粉者十之***,上至垂垂老者,下至几岁的孩童,似乎在这里毒品已经成了当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临近巨石城约莫一里来路的时候,泥泞的道路变成了漂亮的是石板大道,周围的人群穿着也和城外大不一样,至少已经做到了整洁。

    光头男子他们三个一面走一面悄悄谈论着什么,周围声音嘈杂,即使夏飞竖起耳朵也无法听到,出于谨慎的原因夏飞一直和他们刻意保持距离,利用周围的地形作掩护,混迹在人群中。

    城外是一条宽度约莫五十米的护城河,河上有一座浮桥,城门口还有十几名凶神恶煞的守卫,他们目光不善的瞪着每一个进出城市的人,光头三人走上浮桥准备进城,那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还不忘回过头扫上几眼。

    夏飞躲在路边卖橘子的小摊前假装挑拣水果,同时思考着如何混进城中,凭借速度异能穿门而过对夏飞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些守卫当中不知有没有感知类的异能者,身处这陌生之地还是不要招惹上什么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混进去。

    这时一辆悬浮货车从远处呼啸而至,疯狂的按动着高音喇叭,全然不顾街上行人众多,一路猛冲猛闯,态度嚣张跋扈。

    人群很识趣的立即让开一条道理,没有人敢于阻挡这部车前进,夏飞心念一动悄悄弯***子装作是系鞋带,其实他的眼角余光一直在打量这部飞速驰来悬浮车,寻找可趁之机。

    街道泥泞,悬浮车在经过一处满是泥浆的水洼时带出大量脏水,周围的人纷纷抬起胳膊,用衣袖遮住脸。

    就在这时候,夏飞脚下忽然一蹬地面,从悬浮货车的下方钻进去,再用一个匪夷所思的倒挂金钩动作,从帆布没有遮掩好的地方进入货仓。

    所有这一切都只是在零点零几秒之中发生,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悬浮货车的防抖动系统已经损坏,车辆颠簸异常,可是夏飞在车厢内却是惬意得很,因为车厢里全是一袋袋的面粉。

    夏飞***了***鼻子,这些面粉的味道很是奇怪,充满了撩人的香气。

    从从空间戒指里抽出一把短刀,夏飞轻轻挑开其中一只布袋,一种暗黄色的粉末从袋子里缓缓流出。

    “这就是极乐粉,这么一大车毒品只怕价值要超过一亿星币。”鬼影说道。

    夏飞点了点头,看到这地方似乎是毒贩子的老巢,如此大量毒品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城里横行,再加上周围数不清的瘾君子,夏飞断定这里绝不会是什么祥和的所在,那位外号叫钩子的人弄不好就是个毒贩。

    这部车显然拥有很多特权,可以不经盘查便从城门口呼啸而过,夏飞在货仓透过帆布缺损的地方看到已经进了城,于是便又悄悄溜了出来。

    白石城中颇显繁华,人流虽是不少但却很少看到那些脸色苍白的瘾君子,可见住在城中的人还是很明白事理,并不去碰那些要命的黄色粉末。

    城中心有一座大型建筑,看起来很像是体育场,顶端用复合脉冲激光屏蔽,任是一只鸟也飞不进去,体育场内不时传来阵阵热烈的喧嚣,似乎正在进行某些激烈的赛事,观众的声音嘶哑而癫狂,忘情投入。

    在这种地方在披着那满是窟窿的破斗篷已不合适,与是夏飞如法炮制,从一处宅子里拿来一件当地人常穿的半短棉布袍,淡蓝色的,还从商贩那里顺了一顶大沿草帽,再次混迹入人群。

    约莫过了一两分钟,光头男子才和两个手下进城,在他们身边多了一个鼠目寸光的年轻人,光头陆三对这年轻人很是殷勤,跟在他身后连大气也不敢出。

    几个人向着城中心走,小眼睛的年轻人看到路边有什么好吃的吃食便拿起来尝上几口,如果觉得还不错就让人包起一些来,也不给钱,商贩们小心的陪着笑脸,敢怒不敢言。

    他们在街上转了几圈来到一座有着红色围墙的大宅,宅子四周警卫林立,光是上等猎犬便有数十条,年轻人领着光头陆三没有走正门,而是转过一条小巷从偏门进入。

    开门的是个粗胖的悍妇,看了看来人也不多问,便打开门把他们放进去。

    夏飞躲在一旁看的真切,如果没猜错的话,所有这一切事端想必都是出自这家主人之手。

    夏飞并没有急着混进去,他沿着宅院外逛了一圈,选中一处最适合的地点,这里警卫稀少,而且高墙后是僻静的小树林,四周静悄悄的。

    躲进胡同里,夏飞从地上捡起一枚小石子,右手轻轻一弹。

    噌!

    石子正中警卫身边的猎犬,猎犬吃不住痛,当即撒开腿便朝着远处狂奔,警卫手中还握着缰绳,猎犬发起疯来力气极大,直接将他拖到在地。

    “救命!死狗发狂了!”这名无辜的警卫大喊道。

    “怎么回事?”

    “猎犬发疯了,快把它拦下来!”

    四周的警卫纷纷跑过去治住那猎犬,营救同伴,他们前脚刚一离开,后脚夏飞便一个纵身跃入了宅子里。

    ……

    这座宅子很大,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只是其内部装修就如同这石头建造的城市一般,大气有余却在细节上缺乏格调,颇有些大开大合的意味。

    房间硕大宽敞,装饰用的雕塑巨大而粗糙,就连饲养的猎犬都是大型萨拉迪拉狼狗,简直比人类还要魁梧,道路宽阔,路两边的树木也有些年头,庞大的树冠压的人喘不过起来。

    按说在这种什么都讲求大气的院子里并不适掩藏身形,但对夏飞来说却不是问题,敛息法为其提供了最好的保护,哪怕是他从别人身边走过也很难引起注意。

    夏飞猜测这家主人应该会住在院子中央或者后宅,于是刻意沿着那些宽阔的主路去寻找,哪里人最多便往哪里去。

    果然,夏飞在一座六角形建筑外听到了光头陆三的笑声,似乎他正在和谁愉快的谈论着什么。

    周围很多彪形大汉机警的打探四周,想要混进去并不是很容易,好在两旁种满了巨大的树木,既然地面上无法通过夏飞便把目光转向空中。

    四下无人,夏飞轻巧的爬上一棵大树顶部,而后沿着一根接近阳台的横枝移动。

    从进入这宅子以来夏飞还没有发现任何监控设施,这和宅子的气派很不搭调,似乎这家的主人极为自信,认为单靠着数量庞大的警卫群便足以防御。

    树梢距离三楼阳台不过七八米距离,一阵风吹过,树木哗哗作响,枝叶乱颤,夏飞趁这机会轻轻一蹬树杈飞鸟般滑了出去,正落在阳台上。

    打开窗子潜入其中,夏飞七拐八拐的来到一楼,只见这是一座会客厅,光头陆三正在和一位鹰钩鼻的老者谈笑风生,他那两个一高一矮的跟班则是拘谨的站在稍远处。

    除了他们还有几十名人高马大的警卫,散落在四周面向外观察,几名长相还算俊俏的女子不停的端茶倒水服侍左右。

    不用说,这位鹰钩鼻子应该就是所谓的钩子了,夏飞微微有些失望,他本以为钩子应该在右手戴着一只金属弯钩,如同传说中的铁钩船长一般,但是他错了,钩子之所以有这外号不是因为他的手臂有钢钩,也不是因为他已钢钩为武器,而是因为他的鼻子。

    这只鼻子的分量只怕在二斤以上,夏飞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硕大的面部器官,高耸挺拔不说,鼻尖处还弯曲着,仿佛鹰嘴,怪异的长在老者脸上,占据了三分之一张脸,任何人乍一见都会被这只独具特色的大鼻子所吸引,从而牢牢记下这人。

    钩子用大拇指很不顾形象的扣着鼻孔,正常人的鼻孔小,也就容下个小拇指而已,可是这位大拇指整个伸进去还余下多半空隙,夏飞怀疑就是一只拳头也很可能容得下。

    “嗯,这件事情你们办的不错,我一定会重重的赏给你们,要钱还是要女人尽管说,就没有我天钩做不到的。”钩子一边抠鼻孔一边说道。

    光头陆三和他的两个手下显得很激动,陆三急忙说道:“钩爷,我们几个为您办事自然是我们的光荣,怎么好收您的东西呢,只要您老人家高兴我们也就高兴。”

    天钩大笑道:“好你个兔崽子,就会拍爷的马屁,这么着吧,从今往后你们就算是我的人了,我在维纳尔七号星球有块地方,本来是我一个手下在管,可惜这小子为人不够谨慎,前阵子被缉毒署给抓了起来,你们就去那里照料一下。”

    夏飞微微一怔,很显然他们谈论的是毒品生意,钩子要让陆三他们几个做中间人,负责为瘾君子们供货。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就会有瘾君子,繁华首都星圈更不能例外,没想到钩子的势力竟是早已经渗透到了首都内。

    陆三连连点头,毒品生意可谓一本万利,无数人想要为之铤而走险还找不到门路,他们这些走黑道的脑袋早就别在了裤腰带上,没什么不敢做,给钩子打下手自然不是长久之计,但只要是三五年不出什么问题便可以赚个盆满钵满,到时候金盆洗手也落得个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假设不幸落了网,那也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祖师爷不赏饭吃。

    钩子和陆三并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简单说了几句话他便叫人把陆三他们送了出去,夏飞暗暗纳闷,从头到尾都只听到他们在谈毒品交易,艾薇儿还有简家的事情一个字也没有说,这究竟为何呢?

    送走陆三钩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招了招手把旁边一位黑脸汉子唤了过来。

    “死亡矩阵今天有什么比赛?”钩子问道。

    黑脸汉子答道:“最近没什么新货,都是些稀松平常的对决,今天的压轴是一名植物系星座高阶战士对一名引力系星域初阶选手,植物系的那位擅长***控曼陀罗,还算有点意思。”

    钩子撇了撇嘴道:“植物系异能有个屁意思,无非就是变出一大坨绿了吧唧的大树叶子,没劲!你去安排一下,今晚来个生死战,让一个速度系星河高阶选手大战屠夫。”

    黑脸汉子面有难色,“钩爷,我们手头可没有高阶速度异能者,就一个星座中阶的小白脸前几天还被屠夫给打残了,如今早就扔到城外乱葬岗去了,这您应该都知道的啊。”

    钩子貌似满不在乎的说道:“你不用担心,人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叫屠夫准备一下吧,他的这位对手可是很强的哦。”

    夏飞心脏突然收缩,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不对,这其中一定出了问题!可是问题在哪里呢?”

    目光在周围扫过,夏飞再一次确认自己的退出路线,这也是他的习惯,每当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总会预先准备好至少两条退路。

    砰!

    就在夏飞转头过去的瞬间,一道道脉冲激光束突然爆射而出!将第一层所有退路完全封死!

    “坏了!有埋伏!”夏飞二话不说双腿用尽全力猛蹬一下地面,整个人横着冲了出去!

    面前是一道看似稀松平常的混凝土墙壁,右臂追光发出一连串凄厉的声音,破空而出!夏飞准备毁去墙壁!这正是他为了预防最坏的情况发生,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条退路!

    十八面圆刀在空中排列成圆形,飞旋着扑向墙壁,按照夏飞的计划这一连串的攻击将会在墙上破开一个圆形的洞口刚好容自己通过,只要穿过这道墙壁就会进入后花园,到时候凭借自己的速度和***纵双异能,一定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砰!砰!砰!

    圆刀准确的切在墙壁上,但是墙壁却并没有破开,反而如同磁铁一般将夏飞的追光牢牢吸附住!动弹不得!

    混凝土块漫天纷飞!

    夏飞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这道通往外界的墙壁是有夹层的!约莫厚重的黑闪合金挡住了追光的攻击!黑闪合金坚固且带有韧性,锋利无比的追光不能将其破开,半截刀身没入墙壁中!

    远处钩子身边的保镖听到动静纷纷围拢过来,几十个人将夏飞包围的水泄不通。

    钩子外着脑袋看向夏飞,皱着眉说道:“我这房子装修很金贵的,每一面墙都有夹层,识相的话就不要在尝试了。”

    事到如今夏飞已经完全明白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阴谋!一个自己没能察觉到的阴谋!

    心中很是有些懊恼,但夏飞却选择了平静的走到墙壁跟前,用手将圆刀一一拔下,而后重新安装在右臂机簧上。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夏飞不是圣人所以不可能次次都计算精确,只是这一次的失手的确有些惨痛,不仅中了别人的计谋,更糟糕的是夏飞根本还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转过头,夏飞很冷静的看向钩子,“天钩?”

    钩子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夏飞活动了一下手腕向他走去,那些保镖不住的向后退,眼神不住的看向钩子,只要他一声令下这数十名彪形大汉便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夏飞坦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