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七十四章 王子殿下

二百七十四章 王子殿下

    二百七十四章 王子殿下

    夏飞转过头,只见白夜和李莫正远远走过来,白夜看向夏飞的眼神充满怨恨,就在夏飞说出月歌是自己的这句话之后,白夜已经把夏飞视为死敌,如今他正期望自己这个家世庞大的表哥出手,令夏飞生不如死。

    其实夏飞对月歌真的没什么兴趣,充其量也就是不错的朋友,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为了激怒对方,白夜越是愤怒,夏飞就越高兴。

    “这两位,你们也是我的敌人吗?”康斯坦丁冷冷说道。

    “敌人?你还不够资格成为我的敌人。”李莫不屑道。

    砰!忽然康斯坦丁身上那件白衬衣最上方的扣子崩开,露出脖子上一大片赤红色的胎记,仿佛是在身上涂满鲜血,很是有些恐怖,难怪这大热的天他却穿得如此严密,原来是为了遮蔽身体上的缺陷。

    康斯坦丁显得很愤怒,苍白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青,李莫的不屑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侮辱,一旁艾薇儿看到康斯坦丁身上那骇人的胎记不由得惊呼一声,两只手按在胸口。

    康斯坦丁用一种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李莫和白夜,而后转过头笑着对艾薇儿说道:“亲爱的小姐,我身体上的缺陷不能掩盖一名战士的灵魂,我愿意随时随地为你而死,绝没有半句怨言。”

    “为女人而死?白夜你看到没有,这又是一个不知所以的蠢货。”李莫轻浮的说道:“聪明人只会用自己的权利和手段去得到任何我想得到的东西,只有傻瓜才会为了女人不顾一切。”

    李莫说完还不善罢甘休,继续补充道:“不对,我忘记了,你们两个都是穷鬼,除了生命只怕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了。”

    白夜和李莫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康斯坦丁额头青筋暴起,口中严厉道:“你们侮辱了我,也侮辱了我心爱的女人,只有用鲜血祭奠万能的狄特莉丝神,现在我要求和你们决斗!”

    康斯坦丁卷起袖口,只见他的手臂上依然是骇人的胎记,在这世上出生时带有胎记的人有很多,可是像康斯坦丁这样全身布满了血色胎记却绝不寻常。

    “决斗?”李莫轻蔑的笑道:“你是从原始社会来的吗?这里可是首都星圈,是有法律的地方,不是你所生活的大山,再说,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能在我手下走几个回合?”

    康斯坦丁虽然瘦弱,长相也显得有些阴郁,但是他却有着一种罕见的气势,就像一只嗜血的野兽般好战。

    噌!

    一股汹涌的杀气在康斯坦丁身上暴起,空气开始快速旋转,他摘下眼镜露出一双赤红双目,一头凌乱的长发在风中飞舞。

    “请出手吧!”康斯坦丁大喝道。

    李莫吃了一惊,脸上随即露出不屑的笑容,李莫冲着他摆了摆手道:“还真是原始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话音刚落,一张闪着蓝色电光的大网从天而降,把康斯坦丁整个罩在其中,几名便衣警察突然出现在两侧,将康斯坦丁死死摁住。

    康斯坦丁发出野兽一般的哀嚎,目光凶狠的盯住李莫,浑身肌肉抽搐,这张电网会给人带来巨大痛楚,可他却凭借自己的意志力硬是没有昏过去,可见其性格是如何倔强。

    警察无奈之下只好加大电压,好不容易才将他制服,几个人又调来一辆悬浮车,把康斯坦丁仍在车上呼啸而去。

    这里是金手指杯的比赛现场,人多眼杂,周围不知道隐藏了多少警力,所以康斯坦丁刚刚开始发狂便被警察以妨碍治安罪抓走了。

    夏飞觉得很无趣,和艾薇儿两个人向外走去,李莫鼻子里冷哼一声,带着白夜沿反方向而行。

    ……

    经过中午这一出闹剧夏飞对这位康斯坦丁反倒来了兴趣,这家伙颇有一股中世纪骑士风格,却不知是哪里人士,性格为何会如此古怪。

    和艾薇儿在餐厅吃了一点东西,夏飞和艾薇儿回到宿舍,艾薇儿一上午都在看台上拼命为夏飞加油,所以很有些疲倦,趁着中午休息的空倒在床上睡着了。

    夏飞打开超微计算机,输入康斯坦丁的名字进行搜索。

    很快,几条关于他的信息便被呈现在光幕上,星联网关于康斯坦丁的资料可谓少之又少,而且很多都是最近才出现的,可见这个人平日里很低调,甚至可以说不为人知。

    看完这些信息,夏飞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他本想抽一支烟,但是当他看到艾薇儿像一只猫咪般的蜷在自己的小床上,睡得很是香甜,于是又打消了这种想法。

    “真没想到这康斯坦丁的家伙竟然是一位王子,单看他那邋遢的样子,还以为是宅男呢。”夏飞说道。

    鬼影点了点头,“是啊,他长的也太文弱了,不过人不可貌相,还是不能小看他才是。”

    “血烛帝国,这个名字似乎很耳熟。”鬼影自言自语道:“夏飞要不你再查查他所在的血烛帝国,我记得这个国家好像挺不一般的,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夏飞在光幕上输入血烛帝国这几个字,然后点了一下搜索,关于这个国家的记载并不算多,只有短短几百页,相较于一个完整的主权国家来说,这点资料显然少的过分。

    夏飞和鬼影仔细翻阅,随着资料增多,一个被诅咒的帝国逐渐出现在夏飞脑海中。

    血烛帝国的地理位置说起来夏飞并不陌生,远在死亡三星域的边缘地带,夏飞只去过死亡三星域当中的黑色深渊,至于绝地,和邪恶湾流这两个星域并未抵达,所以自然也不会知道存在于绝地星域的血烛帝国。

    准确的说血烛帝国统辖下的三颗生命星球其实不能完全归类到死亡三星域当中,因为它距离最近的绝地星域还有两个跳跃,也就是约莫两万光年的距离。

    在浩瀚的宇宙中,两万光年的距离不算太长,关键在于所谓的两跳是指直线距离,在绝地和血烛帝国之间存在着一条流星雨多发地带,漆黑的夜空中一道道艳丽的流光划过,如同黑夜中的高速公路,川流不息。

    任是再强大的战舰也无法抵御被流星雨直接击中的后果,所以想要到达血烛帝国需要从两翼绕行约莫四十万光年的距离,地理位置的不便造成人们对血烛帝国知之甚少。

    曾经有一个时期,上古人类在众多伦理学家的要求下废除了死刑,以表示人人平等的理念,只是死刑虽然没了,但是罪犯却依旧有曾无减,甚至比废除死刑前还要猖獗。

    于是上古人类便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解决这些罪犯的方法,放逐。

    传说中,血烛帝国就曾经是上古人类放逐囚犯的地方,成千上万的罪犯在武装押运舰的护送下来到血烛帝国,将手无寸铁的囚犯仍在一无所有的星球便转身离去,毫不理会这些人的生死。

    人类的求生欲望是强烈的,虽然一无所有但是这些囚犯中还是有一部分最强悍的活了下来,而且他们还组建了自己的帝国,血烛帝国。

    夏飞看到这里不禁微微一笑,“我说康斯坦丁怎么会是这种性格,明明生的一脸书生相,骨子里确是个暴徒,原来他的祖辈就是最凶狠的罪犯,要不然也不可能统治一个完全由犯人组成的国家。”

    鬼影道:“正是这样,你看那康斯坦丁一上来就是古老的贵族礼仪,说话也文绉绉的,可惜骨子里流的确是暴徒的血统,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假象而已。”

    夏飞点了点头接着往下看,血烛帝国也被称为是受诅咒的帝国,在帝国中新生儿的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五十,就算是能够存活下来也会或多或少带有残疾,轻者身上会有疤痕,或者缺了一截小拇指,重者会是瞎子,聋子,甚至智障,从无例外。

    举行联网上的八卦传闻说,血烛帝国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的祖先都是杀人犯,所以他们犯下的罪便要这些祖孙后代来偿还,还有人说血烛帝国是因为地理条件恶劣,所以百姓都会是残疾之身。

    更有甚者说血烛帝国人民彪悍,身强体健崇尚武艺,第七脑域开发率也是极高,为了公平,狄特莉丝神剥夺了他们的一部分健康。

    总之关于血烛帝国的传闻真可谓稀奇古怪五花八门,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部拙劣的神话小说,不过当地人彪悍尚武倒是真的,据说血烛人很少有人会无法开发第七脑域,也很少有数学,几何这些文化方面的异能,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血烛人都是战斗异能者,而且平均修为极高。

    一般的血烛人在五岁之前都会开发出第七脑域功能,待到他们成年时平均修为会达到星域初阶,三十岁达到星河中阶。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的平均修为,放在联盟内部的话,这样的战士国度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可惜血烛人的平均寿命很低,只有三十五岁,所以从来也没听说血烛帝国有什么超等级战士。

    时间距离下午开赛已是不多,夏飞意犹未尽的关闭光幕,看血烛帝国的介绍就像是再读一本有趣的小说,让人欲罢不能。

    “这个国家还真是有意思,晚上回来再接着读。”夏飞笑道。

    鬼影想了一想,“那个叫康斯坦丁的被警察抓走也不知怎么样了。”

    夏飞道:“不会有事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名王子,属于联盟内的贵族阶层,警察署弄明白他的身份自然会放他回来,再说这血烛帝国如此彪悍,只怕没人会想要惹恼这帮家伙。”

    鬼影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这时候艾薇儿的手腕上的计时器滴滴滴响了起来,她为了不错过观看夏飞比赛特意定好了闹钟。

    艾薇儿换乱的从床上爬起来,低着脑袋在地上寻找自己的鞋子,口中慌慌张张说道:“时间到了,要看比赛,要看比赛。”

    夏飞笑着一把搂过她道:“不要慌,还有时间呢,你要是觉得困倦就再睡一会吧。”

    艾薇儿当然不会同意,她穿上鞋子跑进洗手间,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一把脸,而后挎着夏飞向外走,门口庞星和几名保镖一直守候在那,见到夏飞和艾薇儿出来庞星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会让人产生无尽遐想,还好通过庞星的偷听发觉两个人相安无事,他琢磨着有时间还是要和夏飞好好谈一谈,让他千万别坏了艾薇儿的清白。

    上下午的赛场在同一处地方,夏飞驾轻就熟和艾薇儿一起徒步走到会场外,还未进门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亲爱的小姐,我对你一见钟情,请接受我深深地爱意,我愿意为您的幸福付出短暂的生命。”

    夏飞和艾薇儿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说话的正是那位康斯坦丁王子,此时他正拉着一位白白胖胖的少女衣袖,向人家大表衷心。

    夏飞一阵无语,谁也没想到这康斯坦丁王子竟然是这样的人物,夏飞看看艾薇儿,艾薇儿看看夏飞,两个人同时捂住嘴笑了起来。

    那位白白胖胖的少女很显然受了惊吓,不知所措的拉着一旁那位中年人的手,拼命想要躲开康斯坦丁。

    那位中年人脸上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他一把推开康斯坦丁,口中咆哮道:“神经病!你给我滚开!”

    康斯坦丁勃然大怒道:“你叫我滚,这侮辱了我的尊严,神圣的狄特莉丝女神告诉我们,屈辱只有用鲜血才能清洗,好,我要求和你决斗!不死不休!”

    说罢康斯坦丁拉开架势,将自己的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看起来这位仁兄一点也没有吸取教训,似乎他忘记了这里是警卫森严的首都星圈,随便动手是要被请到警察局里喝茶的。

    那位中年人和少女明显只是普通人,他们被康斯坦丁的气势所震慑,男的不住往后退,小姑娘感到很害怕,一把搂住中年男子的腰,哭着说道:“爸爸,我们快走吧,别去看比赛了!”

    唰!

    众人一头黑线,康斯坦丁这也做的太过分了,抢人家闺女不说还要打人家爸爸,真是岂有此理。

    康斯坦丁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两人之间的关系,那小姑娘只是长得有些老相,其实年龄并不大,所以被康斯坦丁误认为情侣,其实他们俩就算真的是情侣也轮不到康斯坦丁来从中横插一杠子,他的做法和地痞无赖差不了许多。

    刹那间,康斯坦丁又换了一张微笑的面孔,伸出手道:“叔叔,您别在意,我其实没有旁的意思,只是您的女儿深深吸引了我,我是真的想要和她交往,请您一定要成全我!”

    啪!

    康斯坦丁腰一弯,向这中年男子鞠了一躬,显得很虔诚。

    可惜人家早就在心里把康斯坦丁骂了一万遍,对他的做法更是深恶痛绝,换做任何一个父亲也不会想要找一个这样不伦不类的女婿,当然了,这些人并不知道康斯坦丁的身份,假设在他头上写上王子两个字,还是会吸引许多贪图富贵的少女和父亲。

    “神经病,神经病!”中年男子狠狠一跺脚,拉着自己胖胖的女儿拂袖而去,口中低声唾骂着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显得很哀伤,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望着那胖女孩一扭一扭的身影,似乎意犹未尽。

    夏飞忍不住鼓起掌来,口中笑着说道:“康斯坦丁王子,你应该去戏剧学院深造才对,何必来参加什么机械师比赛,凭借你的表演艺术一定可以让成千上万的观众为之折服。”

    康斯坦丁竖起手指做了一个让夏飞噤声的手势,同时放眼向四周望去,似乎不愿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康斯坦丁紧张兮兮的问道。

    夏飞笑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星联网,我想血烛帝国应该也有星联网系统才对啊。”

    康斯坦丁撇了撇嘴说道:“哼!在我们那里星联网每隔几年才能够接通一次,那种破网络,有和没有一样。”

    艾薇儿有些尴尬,毕竟星联网还是她们家族的产业,被人说不好当然面子上会挂不住,一旁的庞星也深深皱起了眉头,表示不满。

    星联网从联盟内到死亡三星域何其艰难,再从死亡三星域转入血烛帝国,其间更是要通过重重险阻,所以血烛帝国的星联网基本上就是个摆设。

    康斯坦丁再次看向那胖姑娘,很不甘心的说道:“哎,心爱的姑娘再次离我而去,看来我这辈子只能注定孤独。”

    夏飞差点没笑出来,一见面就大表钟情,人家姑娘不尴尬才怪。

    想了一想夏飞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你似乎忽略了别人的感觉,或许这才是姑娘们都不喜欢你的原因。”

    康斯坦丁表示很不理解,夏飞道:“这样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位绅士,他爱上了一位姑娘,于是他大胆的来到这姑娘家的楼下,向她表白,这位姑娘长得很漂亮,如同出水的芙蓉一般美丽,她站在阳台上轻轻说道:“亲爱的绅士,如果你愿意在我家楼下等待我一百天,我就答应嫁给你。”

    绅士是个很重感情和承诺的人,于是他就站在这姑娘家的楼下开始等待,下雨了,姑娘站在窗前,只见那位绅士矗立在大雨滂沱中巍然不动,日头炎热,这位绅士就站在烈日下,身上满是汗水。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绅士一只遵守当初的承诺守候在姑娘家的楼下,姑娘每天都会趴在窗口仔细打量自己这位最忠心的追求者,她心里骄傲的想道:“这位绅士对我真是太好了,假设他真的愿意不顾风吹雨打在楼下等我一百天,我就嫁给他。”

    不知不觉中这位姑娘已经爱上了性格坚毅的绅士,幻想着一百天后两个人花前月下的场景,转眼间便到了第九十九天,姑娘临睡觉之前趁着依稀的月光再次看向楼下那位绅士,心中充满了惊喜。

    第一百天的早晨,也是姑娘和绅士约定好的日子,姑娘兴冲冲的来到自己的阳台,心中满是羞涩和喜悦,经过漫长的一百天,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但是她却吃惊的发现,阳台下那位不顾风吹雨打一只等待自己的绅士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封写给姑娘的信。

    “为什么?他们眼看就要在一起幸福的生活,绅士为什么会在第九十九天离开呢?他为什么不再多等一天呢?他只需要在等待一天就可以成功了啊!”艾薇儿完全被这个故事所吸引,一个劲的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