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六十章 吴大总统

二百六十章 吴大总统

    二百六十章 吴大总统

    夏飞说了许多关于韩国人的特点和秉性,安德烈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些史料上的记载,韩国人好像还曾经宣称爱因斯坦和中国的孔子都是韩国人,这简直就是太无耻了。”

    夏飞微微一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曾经韩国人打算登陆太阳,你知道他们决定采用什么办法吗?”

    安德烈猛地一怔道:“这怎么可能,太阳是如此炎热,哪怕最坚硬的金属也会被灼烧成液体,韩国人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研究出了最新式的超耐性金属?”

    夏飞笑着摇了摇头道:“韩国人说了,他们用不着什么超耐性金属,因为他们打算晚上去。”

    噗呲!

    安德烈哈哈大笑起来,面色赤红,好悬没背过气去。

    “夏飞,这个笑话真是太有趣了,天哪,韩国人居然打算晚上去,这真是个绝妙的注意。”安德烈捂着肚子说道。

    喝了一杯水强压住笑意,安德烈正色道:“当年我们打算收购韩国第一大电子企业,三星集团,结果受到了来自朝鲜半岛的强烈阻挠,未能成功。如今穆拉蒂背后最大的资金来源就是这些韩国企业以及意大利几大家族,只要我们能一举掐断他的资金来源,定可以让穆拉蒂屈服,此外,我们还可以高价聘请侦探公司,调查穆拉蒂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毕竟每一名政客背后都有着许许多多见不得人的黑幕,只要用心,一定能把他掌握在手中。”

    “这样一来我们就等于把联邦总统变成了一枚自己的棋子,日后也会方便过很多。”安德烈不失时机的抛出自己的对策给夏飞参考。

    夏飞点起一支烟低头沉思片刻,而后轻轻说道:“你的计划的确很好,但是就此放过一个敌人有些太便宜他了。”

    声音无比平淡,安德烈却从其中闻到一股浓重的杀意,他皱着眉说道:“夏飞,你不会是想要杀了他吧,一来谋杀联邦总统可是一项颇大的罪名,若是一不小心走漏的消息对量子公司极为不利,更重要的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杀了穆拉蒂也会有其他贪婪的家伙继续占据总统这位置,我们还是要想方设法和其周旋。”

    安德烈的担心很有道理,能够爬到总统位置上人的绝不会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假设穆拉蒂死了新上任的总统却更加不堪,有些得不偿失。

    夏飞很诡异的笑了起来,“穆拉蒂一定要死,既然是敌人就不能让他继续存在,这也是给那些窥视我们后背的家伙一个警告,要让他们知道,和我们作对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至于穆拉蒂死了之后谁来继任总统位置,还需要好好布置一番,这一次要把我们信任的人推上去,量子公司永远不会被任何人牵着鼻子走。”

    安德烈大吃一惊,夏飞的意思很明显,他这是要***纵大选!进而控制整个地球联邦!

    这绝对是一记超强力反击!既然总统不和量子公司合作,那就换一个自己信任的总统!

    安德烈不是没有考虑过***纵***,只是这样做需要极大的气魄,地球联邦人口超过七十亿,适龄选民超过五十五亿,只有拿到三十亿张选票才能够稳稳获胜。

    这其间不知道要克服多少困难,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省份都需要去一一说服,其工作量之大简直匪夷所思,远比控制一名总统的难度要大得多,前者需要说服几十亿人,而后者只需要拿下一个人就可以。

    以今日量子公司的实力并不是没有控制大选的能力,只是安德烈始终无法下这么大的决心,比之夏飞他缺少了一股舍我其谁的魄力。

    “好,既然你决定了我们可以试试看,相信以量子公司的实力绝对有希望把自己的候选人推上联邦最巅峰。”安德烈重重点头道。

    夏飞道:“您老人家有没有兴趣做一回联邦总统呢?”

    这并不是一个玩笑,安德烈出身声明赫赫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政界商界颇有些名气,由他来出选的话确是有着其他人无可比拟的条件。

    不过安德烈是犹太人,二战以来虽是全世界对犹太人的歧视已经大大改观,但在许多顽固的欧洲人眼中,犹太依旧是叛徒的代名词,始终不得信任。

    安德烈笑道:“你开什么玩笑呢,我这把年纪早就该退休养老了,我想联邦公民也不会看到一位垂垂老者来做总统,还是找其他人选吧。”

    夏飞一阵沉默,安德烈道:“我倒是认识不少有前途的政客,不过以你的性格这些人只怕很难被信任。”

    夏飞不太习惯相信别人,所以候选人只能从自己熟悉且信任的人中选择,而且这个人必须身世清白,为人正派,万一竞争对手找到其人不检点的证据,只怕会功归一篑。

    安德烈想了半天觉得夏飞最是合适,夏飞当然没心思做什么总统,如今他的眼界早已经放的足够远,若不是地球上的事情牵扯到切身利益,只怕夏飞根本不会去管由谁来做总统的问题。

    忽然,夏飞重重拍了一下大腿道:“有了!”

    “谁啊?”安德烈好奇问道:“这个人我认识吗?”

    夏飞点头道:“这个人你当然认识,而且还熟悉的很呢,他的名字叫吴龙!”

    安德烈微微一怔,吴龙跟在夏飞身边已经很久了,同样也是中国人,他的人品自然没人会怀疑,对夏飞更是忠心耿耿。可是吴龙的脑袋并不算灵光,为人爽直有余城府不足,做事大大咧咧,虽说经过这两年的历练已经比过去好了很多,但距离安德烈心中的总统候选人仍有着不小的差距。

    “吴龙能成吗?似乎他的口才很有些问题。”安德烈很委婉的说道,吴龙毕竟是自己兄弟,也不好说的太直白。

    夏飞笑道:“没问题的,这两年吴龙早已经今非昔比,有着很大改变,应付起来还算得心应手,我之所以选中他有着自己的考虑,在整个联邦七十亿人口中占比重最大的是什么人?”

    安德烈想了一想道:“亚洲人?”

    “这样说也没错。”夏飞道:“无论是亚洲人还是非洲人亦或者南美洲人,他们中大多数仍然挣扎在贫困线边缘,这些人占据了联邦绝大多数选票,所以想要赢得大选首先就要获得这些人的支持。”

    安德烈兴奋道:“我明白了,吴龙是中国人,很容易就会取得十三亿中国人的支持,而且他和联邦大多数人一样,出生在贫困的家庭,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取得成功,对这些人来说吴龙简直就是自己的偶像。”

    “吴龙的故事就是一个梦,一个所有穷人都想要完成的梦,我们可以借用这一点大肆发挥,将吴龙发迹的事情宣传得神乎其神,把他包装成一名贫民偶像。”夏飞补充道。

    安德烈很激动,“吴龙的确在这方面有着先天优势,但目前的联邦政府是由欧美主流派别在掌控,争取这些人的支持只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夏飞笑道:“我们不可能获得所有人的支持,只要能拉到足够的选票便已经是成功了一半,而且吴龙在量子公司位高权重,也算是上流社会的一员,英语说得也不错,相信到时候会有一部分欧美居民也投他的票,如果再加上量子公司不惜血本的全力运作,吴龙胜出的概率将会变得很高。”

    安德烈道:“除了这些还需要组建一个庞大的竞选团队,帮吴龙撰写演讲稿,安排日程等等,我有一位朋友在这一行运作了几十年,几届美国总统都是在他的运筹帷幄下得以最终胜出,关于竞选团队的事情可以多听听他的意见。”

    夏飞问道:“这个人值得信任吗?”

    安德烈呵呵一笑道:“你想想,他运作的可是总统大选,背后见不得光的事情数不胜数,假设他的嘴巴不够严,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夏飞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能不能请他再次出山,价钱好商量。”

    “他已经退休很久,不过我可以试一试。”安德烈道。

    “记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请来最顶级的顾问。”夏飞沉声道。

    夏飞和安德烈商量了很久,夏飞的策略是尽可能多的争取选票,而后在辅助以打击或者利诱其他对手的策略,双剑齐发,有针对性的打响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但是在此之前需要先解决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把现任的总统穆拉蒂搞下台。

    对夏飞来说杀死莫拉蒂是一个最简单,也是最不可取的办法,因为一旦了联邦总统被刺,整个联邦就会立即进入紧急状态,由副总统代理,直到紧急状况解除,而后进行新一***选。

    这段时间可长可短,夏飞要的是尽快将吴龙推上前台,拖得越久对量子公司就越不利,再说刺杀总统导致社会动荡本身便是欠妥的。

    如此一来就只好千方百计的找到穆拉蒂的把柄,逼他自己下台,重新举行大选,待到穆拉蒂从总统宝座上退下来,夏飞就是杀了他也不会掀起太***浪。

    搜集一名总统的罪证,这种做法就像一把双刃剑,如果使用不当很可能被反咬一口,毕竟那些私家侦探也是人,谁能保证他们的嘴巴就一定牢靠?

    思前想后夏飞决定把这件事交给几家最著名的私家侦探社分别处理,而且还要暗中埋下自己的钉子,一旦情况稍有不对便杀人灭口。

    别忘了夏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影杀门的代理人,他完全可以直接下订单邀请一批影杀门死士暗中从事,保证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商量完这一切已是中午,夏飞和秦茫月歌他们告辞,与安德烈两个人架着吸血鬼号直奔纽约,会见联邦未来的吴大总统。

    ……

    夏威夷和纽约有着七个小时的时差,待到夏飞和安德烈来到量子公司的办公基地时已是晚上八点。

    量子公司总部就是当年名声显赫的帝国大厦,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当然了,这只是量子公司办公基地的一部分,周围的几座摩天大楼也都在量子公司名下,只不过功能各有不同罢了。

    九十九层,吴龙的办公室。

    此时夜已深,吴龙却依旧在忙碌的工作,夏飞轻轻叩了三下门,从里面传出乌龙粗犷的声音。

    “请进!”

    夏飞和安德烈笑着走进办公室,只见吴龙正趴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手中的香烟眼看就要燃烧到尽头,吴龙却毫无察觉。

    “先坐吧,等我批完这些文件。”吴龙用不容质疑的声音说道,很显然,他并不知道是谁来了,只当是自己的秘书或者普通访客。

    安德烈忍不住想要提醒吴龙,夏飞微微一笑拦住他,两个人安静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观看他工作的样子。

    不得不说今天的吴龙和曾经那个马大哈绝不能同日而语,最顶级的手工西装配上他魁梧的身材,显得相当成熟和干练,左手腕带着一只奢侈却不奢华的万国白金手表,头发也梳理的一丝不苟,俨然一副成功人士造型。

    吴龙工作起来态度极度认真,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脑袋从未抬起来,手中钢笔不停的写写画画,他并不是很会用计算机,所以处理公务还是使用最原始的办法,只是这样一来就要花费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天知道这两年他究竟在办公室里熬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夏飞很开心,吴龙一丝不苟的态度早已经说明了一切,当初把脑子并不算灵光的他带进自己的阵营,是一个极其明智的选择。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吴龙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口中说道:“等急了吧?”

    噌!

    一看到对面沙发上坐的人吴龙的大黑脸噌一下就红了,“夏飞!安德烈!”

    “你们俩搞什么呢!来了也不说话!弄得我还以为是秘书找我那!”吴龙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兴奋地来到夏飞身旁说道。

    夏飞微微一笑,“不打紧,你忙你的吧,我们等你就是!”

    吴龙拍了拍夏飞的肩膀,“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把一天的工作重新复核一遍,老娘把我生的不算聪明,做完的事情如果不复核一遍总是放不下心来。”

    夏飞默默点头,俗话说勤能补拙,吴龙正是这方面的典型,像他这样认真又重情谊的汉子最是受夏飞的推崇。

    三个人说了几句话,吴龙很生气的把秘书叫过来大骂了一通,埋怨他不把夏飞的事情通报,夏飞急忙解释是自己不让她说的,吴龙的脸色这才还看了一些。

    夏飞和安德烈又等了他半个钟头,直到他把所有的工作处理清楚这才离开办公室,前往著名的五月花饭店品尝螃蟹。

    找了一个僻静的包间,服务生送来味美多汁的帝王蟹,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谈。

    “你家老母亲最近有没有念叨让你成个家?”夏飞笑着问道。

    吴龙叹了一口气道:“怎么可能不念叨,我这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一天到晚要给我介绍对象,我推说工作忙不去见她就要死要活的,你们说,我有那么老吗?”

    吴龙您近四十了一直没有结婚,这已经成了吴家老母亲的心病,她不仅和吴龙念叨,甚至经常会去找安德烈或者夏飞,让他们帮忙劝说吴龙娶媳妇。

    夏飞笑道:“吴大哥,你这年纪确是不能算小了,依我看你就找个姑娘结婚也不错,以你现在的身家和地位,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

    当初量子公司成立的时候夏飞曾经说好给他和安德烈每人一成干股,后来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安德烈和吴龙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这笔股份,最后只好退而求其次,把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拿出来做为高管基金,吴龙,安德烈,包括莎拉,查理,博腾等等,这些夏飞从各地挖来的主要伙伴每年除了工资,都会额外收到一份数额不菲的特别津贴,但股份依旧算在夏飞名下。

    吴龙皱着眉头说道:“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成家,只不过结婚生孩子很麻烦的,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每天光是这些公事就搞得焦头烂额,当初要不是你把我拉进量子公司,我吴龙绝不可能有今天,所以凡事必须以公司为重,至于我自己那点破事,等回头再说吧。”

    夏飞心中一阵感动,若是平常人告诉夏飞为了量子公司如何如何努力,夏飞一定不会相信,可吴龙的努力每个人都看在眼里,他硬是靠着自己那股倔强撑起了量子公司几大重要部门,要知道吴龙可没有数学异能,也没上过太多学,能有今天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好学。

    夏飞看了看安德烈说道:“您看以吴大哥今时今日的身份,什么样的女孩子可以配的上呢?”

    安德烈摸着下巴想了一想道:“还真没有几个,因为吴龙的身份太特殊了,摩纳哥大公的小女儿虽然还未婚,但是年纪已经有些大,而且风评不是很好,不合适,希腊船王的女儿人很不错,而且还有经济学硕士学位,算是才貌双全,但是吴龙本来就是从商的,不好再找一个也是商界的妻子,最好在政界或者那些遗存的贵族后代中选取。”

    吴龙听的一脑袋冷汗,他急忙打断安德烈说道:“停,这都搞什么呢?又是公主又是船王女儿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夏飞笑道:“吴大哥,以你的身份,婚姻大事实在是马虎不得。”

    “我什么身份?”吴龙歪着脑袋问道。

    夏飞淡淡说道:“哦,如果顺利的话,过阵子你就是联邦总统了。”

    噗呲!

    吴龙一口香槟直接喷了出来,双眼圆睁,不可思议的望向夏飞。

    安德烈在一旁说道:“吴大总统,还没上任你怎么就如此紧张?这要是在国宴时候可是很不尊重客人的表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