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五十九章 韩国人

二百五十九章 韩国人

    二百五十九章 韩国人

    夏飞微微一怔,量子公司从来都是照章纳税,从未亏欠过联邦政府哪怕一分钱,可以说联邦政府几乎三分之一的财政来源都是靠量子公司来支撑,如果没有量子公司这两年对外贸易换回的大笔星币,联邦政府的财政状况绝不容乐观。

    但是夏飞所缴纳的这些税金很大一部分都被用在了政府的面子工程,全新的政府办公基地有十六座高达三十层的巨型建筑群组成,装修无比奢华,每一部大厦仅仅是电梯就多达二十座。

    位于丹佛的联邦机场更是败笔中的败笔,如今的地球根本没有那么多外星飞船停泊,可是联邦政府却耗资千亿修建了硕大而无用的超一流机场,上一次夏飞经过那里居然整个机场只有他一个客人。

    奢侈浪费成风,胡乱消费纳税人的税金,这些都是联邦政府不容置疑的罪证,如今他们居然又想从量子公司上捞油水,夏飞绝不可能善罢甘休,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夏飞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问道:“联邦政府准备以什么理由征收量子公司的特别税?税率又是多少?”

    安德烈道:“他们的名义是量子公司的规模已经在联邦形成垄断,准备征收十亿星币的惩罚性特别税,弄不好还要把公司强行拆分。”

    啪!

    夏飞怒从心中来,狠狠拍了一把桌子。

    “垄断?如今地球联邦已经加入泛人类联盟,反垄断法的边际应该着眼于整个星海而不是一个小小的地球,十亿税金,强行拆分,亏他们能说的出口!”夏飞怒不可遏道。

    点起一支红塔山,夏飞靠在沙发上脑袋飞快旋转,这些年夏飞觉得无论如何地球也是自己的家乡,所以特别嘱咐查理要足额纳税,帮助地球渡过这个难关,毕竟地球联邦刚刚加入泛人类联盟,百业待兴,到处都需要用钱。

    未曾想自己一片好心居然养虎为患,如今联邦政府羽翼渐丰,竟掉转过头来想要对付夏飞,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自己一分钱一分钱的养活了这些政客,到头来方才发现,原来这些人全都是白眼狼!

    片刻的***是必须的,夏飞怎么说也是个汉子,被人欺负到头上还能容忍从来就不是他的风格,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认真分析起当前的局势和应对之策。

    “上议院一百二十八名议员中应该有不少我们的朋友,想办法阻止这条法案在议院通过,同时找出是谁想要在背后***们刀子,要做的机密一些,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三天之内,我要拿到这些人的名单,还有幕后的人物。”夏飞很冷静的说道。

    安德烈重重点头,其实刚才他也很害怕,若是夏飞一时***调舰队直接把联邦政府夷为平地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在地球只有一只有战斗力的星际舰队,那就是量子公司保卫局的护航大队。

    若是这样量子公司便会失去了先机,毕竟百姓们并不了解其中的内情,无论夏飞出于何种原因,只要他炸平联邦政府都会成为地球的罪人,而且夏飞从来就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只要他稍稍***,绝对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幸好夏飞并没有因为愤怒而失去自己的冷静和思维分析能力,可见经过这么多的历练,夏飞的确是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老辣了。

    安德烈微微一笑,“我之所以来找你并不是无备而来,你所需要的一切信息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

    夏飞点了点头,示意安德烈如实叙述,如果他是一只小狐狸,那么安德烈就是一只老狐狸,公司有他倒是省了夏飞许多麻烦,在把这件事情告诉夏飞之前安德烈就已经打听清楚所有细节,并且有了初步的反击计划,这才来和夏飞商量。

    “这次的事情的确有些麻烦,因为提出特别法案的不是上下两院的议员,而是总统穆拉蒂,他已经放出风去,如果自己的提案被上下两院否决,那么他就会动用总统的特权,强行执行。”安德烈说道。

    夏飞皱了皱眉道:“穆拉蒂是谁?我记得以前的总统好像不叫这个名字?”

    安德烈笑道:“你经常不在地球,所以联邦政府的职务更迭并不清楚,这位总统原先是司法与秩序部的副部长,在一个多月前的大选中胜出,刚刚才上任。”

    “他在前德国长大,有一半德国血统和一半韩国血统,此人最是阴险,在大选最焦灼的时候,原本两位最热门的总统候选人全都爆出丑闻,一个和自己的外甥女通奸,一个帮自己的儿子走后门,拿到了大笔政府订单。”

    “据说这些消息都是穆拉蒂放出来的,而在他背后的利益集团早就已经为此准备了很久,专门等到选战最焦灼的时刻才向外透露,一举将对手完全击垮,到最后反而是他这个冷门人物当选,让所有的***评论家大跌眼镜。”安德烈介绍道。

    夏飞点了点头,“能够把这么重要的证据隐藏这么久,直到最关键的时刻才放出来,可见这个人极有城府,也足够阴险,不过那两位候选人倒也败得不亏,谁让他们背地里做出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安德烈笑道:“这些政客就没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很多知名人物背后的阴暗常人根本难以想象,只不过由于利益集团在暗中照顾,所以很多事情百姓们并不知道。”

    夏飞想了一想道:“知道真相的永远只是很少一部分人,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我既不赞成,群众的眼睛从来就不曾清明,因为他们没有机会看到背后的一切,只能够凭着表面现象去揣测,对了,这个穆拉蒂背后的推手是哪些人?”

    安德烈道:“他的背景还真有些复杂,主要是以韩国人和意大利人为主,前者提供金钱,后者负责秘密行动,黑手党虽然实力不如往昔,但是依旧在联邦内扮演者颇为重要的角色。”

    “当初量子公司对全球顶级企业展开全面并购,就连固执的***人也不得不低头,只有韩国人和意大利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加入量子公司旗下,意大利人的企业都是家族式经营,他们拒绝邀请到比较容易理解,只是让我没想到韩国人居然如此狡猾,他们负隅顽抗,就是不愿意我们涉足。”安德烈道。

    夏飞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从小住在中国,对那些******了解的可以要比你多得多,我只需要告诉你一件事便可以明白,二战期间,***人曾经打下了大半个中国,这些军队中有着数量不少的韩国人,而他们远比***人还要凶残,***了数以万计百姓,而且从来都不肯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