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五十五章 月歌多变化

二百五十五章 月歌多变化

    二百五十五章 月歌多变化

    客厅里有一座大壁橱,忽然间这座壁橱自己打开,将里面的垃圾散落出来。

    夏飞立即明白了,原来月歌是怕房间乱糟糟的样子被自己看见,于是慌忙把所有的杂物一股脑全都塞进了橱子里,壁橱本来挺大,可是由于塞进去的东西实在不少,只有用尽力气才能将壁橱关上,如今壁橱因为承受不住过大的压力自动打开,月歌的计划也随之宣告失败。

    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做,因为夏飞本身就是个不喜欢打扫卫生的人,他所居住的吸血鬼号可比这里乱多了,为了能将性能提升至最大化,夏飞朝战舰里塞进了许许多多的零部件,以至于连个休息的空间也很没有。

    月歌显得很尴尬,脸庞唰一下就红了,想看到月歌脸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过去哪怕是讲成人笑话也无法让她羞愧,如今她竟然因为自己的居所不够整洁而脸红,倒也是一桩趣事。

    一只啃了红扑扑的大苹果在地上慢悠悠滚到夏飞脚下,上面也不知被谁咬了一大口,夏飞从地上捡起来咬了一口,笑着说道:“就咱们这关系你何必做这些表面文章呢,无论如何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姑娘,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夏飞其实并不喜欢吃苹果,可是为了不丢月歌的面子也只好将就,再多的话语也不如实际行动来得有效,夏飞就是要告诉月歌,不会因为她的缺点而看不起她。

    谁知道夏飞很平淡的几句话却让月歌眼睛变的通红,刚刚才遮掩去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夏飞很纳闷,不知道月歌为什么会是如此反应,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话啊?

    以月歌这种不肯吃亏的性格能够在别人面前流泪实属难得,夏飞没心思去欣赏她痛哭流涕的样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假设是个平常女孩子夏飞一定会有办法劝慰,可这是月歌!大大咧咧像只母老虎一般的月歌哭了,夏飞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夏飞!”月歌张开双臂一把搂在夏飞的脖子上,动情的唤着他的名字,夏飞喉咙里有一块苹果还未咽下去,月歌这个反常态的举动导致苹果卡在喉咙中间,不上不下,好悬没把夏飞噎死。

    一旁的鬼影也瞪大了眼睛,只见夏飞的脑袋被月歌夹在丰满的胸脯,软软的,好像两大团棉花糖,香味四溢。

    按说美人在怀,但凡正常一点的男人都应该心花怒放,可是夏飞却没有,因为这个人是月歌,一向号称自己是拉拉的月歌,脾气暴躁的月歌,而且他的喉咙里还卡着一块苹果,换做是谁也不会好过。

    “要…要…要噎死了!”夏飞铁青着脸,呜咽道。

    月歌急忙放开夏飞,用拳头对着他的后背使劲一锤。

    砰!

    那块该死的苹果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远处,刚才那一拳可真是够重的,砸的夏飞后背生疼,好像被人捅了一刀,或许这才是月歌正常时候的表现吧。

    “你没事吧?”月歌递给夏飞一杯清水很关切的问道,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些温柔,让夏飞感到坐立不安。

    “没,没事。”夏飞说道:“刚才咱们说到哪了?”

    “说到你不讨厌我。”月歌道。

    夏飞一阵无语,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暧昧呢?

    “没错,你这叫不拘小节,没什么好担心的,不仅我不会因此讨厌你,沈冬也不能够。”

    月歌撇了撇嘴,“谁在乎沈冬那个疯子,只要你不讨厌我就足够了。”

    不对劲,很不对劲,今天的月歌大小姐也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对夏飞好的有些不像话,要知道这位可是一言不合就会动手砍人的主,一下子变得那么温柔任是谁也无法接受。

    “我们不提这些了,你是怎么知道精灵之心这东西对人体有危害呢?”夏飞急忙换了一个思路,一本正经问道,他心里暗暗担心,今天的月歌并非往常,若是有朝一日回忆起方才的失态,月歌小姐弄不好会杀自己灭口,夏飞毫不怀疑月歌的心狠手辣,这两年里同样的事情他已经见过太多了。

    “我就是知道。”月歌说道:“你平日里根本就不在训练营,沈冬又有冰雪系异可以抵抗精灵之心带来的副作用,所以我就没想着告诉你们,至于其他人的死活我才不关心呢,只要你,只要你们俩没事就好。”

    夏飞微微点了点头,月歌的说法倒是合乎逻辑,只是关于如何得知精灵之心的危害这一点月歌总是含糊其辞,似乎她在有意隐瞒着什么。

    事到如今夏飞已经不想在这里多呆,月歌一反常态的举动让夏飞无法适应,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门外,这个细微的举动并没有躲过月歌的双眼。

    她气哼哼的把胳膊朝胸前一抱,杏眼圆睁。

    “喂!你怎么还不走?难道你想赖在本小姐的闺房吗?难不成你有什么不规矩的想法?”

    夏飞如蒙大赦,口中念叨着“不敢,不敢。”站起身便朝门外退。

    “今晚我请你和沈冬吃饭,把满江和北海也叫着吧,好久没见你们了,这次回来也呆不了不久,马上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只怕这一走又不知道何日再见。”夏飞站在门口说道。

    “哼!像你这样的家伙最好有多远死多远!永远也不要回来!”说完,月歌砰地一声把门摔上,转眼间那个无线温柔的月歌不见了,又恢复了她的本来面貌。

    夏飞真的搞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月歌才是真实的,接触越久夏飞越是觉得月歌的很多举动其实都是伪装,例如她说自己喜欢女人,可是从没见她把哪个女人领进自己房间,训练营对她感兴趣的拉拉倒还真不少,可惜没有一个能够被月歌看上。

    甩了甩头,夏飞向外走去,北海和满江他们沈冬自会通知,他现在准备先去借一些深度探测器,到图书馆地下室仔细查看一番,多出来的一截走廊始终吸引着他,对于好奇心很重的夏飞来说,这个秘密就像是心里的一个疙瘩,怎么也解不开。

    刚出宿舍门很‘意外’的又遇见了叶小涵,她正站在宿舍楼门厅看着一张报纸,似乎是在等待着谁。

    两个人简单说了几句话,无非也就是夏飞什么时候来的,打算什么时候离开之类的问题,叶小涵不善言辞,夏飞和她也没什么牵绊,随便说了几句夏飞便动身前往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