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五十四章 yes理论

二百五十四章 yes理论

    二百五十四章 yes理论

    在夏飞眼里月歌一直是个挺神秘的姑娘,她从来不说自己的身世,按说女孩子总是很顾家,喜欢依偎在父母身旁,就连疯子沈冬也会每隔一年半载回家一趟,可是月歌自从来到训练营之后就从来没有回过家,似乎她非常享受在这里的生活。

    训练营的大帅哥白夜对月歌很感兴趣,看向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暧昧,可月歌却对他从不搭理,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俩应该早就认识,可是月歌每次一看见白夜就像是遇到了仇人一般。

    例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两年了,夏飞和沈冬彼此之间已经很熟络,沈冬的父亲甚至专门给夏飞发来邮件,告诉夏飞很高兴沈冬能有他这个朋友,可是月歌却依然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姑娘,除了她喜欢吃黄瓜之外,夏飞对她没有更深的了解。

    所以当月歌脱口而出自己早就知道精灵之心的危害时候,夏飞不由得吃了一惊,屠影把关于精灵之心的手册***在自己密室里,足见他对这件事的看重,裁决者工会估计也是了解内情的,毕竟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可是为什么连月歌也知道,却又一直没有说出来呢?

    夏飞皱了皱眉说道:“月大小姐,你既然知道如此训练方式有危害为何不早些说出来呢?难道你看着我们俩勿入歧途很高兴?”

    夏飞的话并不好听,甚至暗暗有些怪责月歌的意思,月歌俊俏的脸蛋唰的一下苍白如雪,两只眼睛隐隐又些晶莹的液体在闪动,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

    夏飞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把话说得太重,月歌并不是一个有心计的姑娘,这一点夏飞很清楚,可是由于习惯性的思维,夏飞从来不会把一个人想的太好,他总是怀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所以有些不该说的话便脱口而出。

    月歌抿了抿嘴唇,目光失望的转向一旁,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夏飞,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看我。”

    夏飞心中忽然一沉,“坏了,听这语气月歌是真的生气了,隐隐还带着些许绝望。”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我就是那么坏!我希望你们都死了才好!”双目寒星四溅,月歌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撂下这句话之后月歌站起身飞速的逃离这里,只留下沈冬和夏飞面面相觑,不多会的功夫,远处传来轻轻的抽泣声音,声音里满是委屈。

    “你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把她惹哭的,这母老虎要去哄你去,我可不想和她多呆哪怕一秒钟。”沈冬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

    夏飞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把女孩子惹哭总是不好,沈冬惧怕月歌得很,再说他这人也不会安慰谁,要是让他去打架,沈冬一定冲在第一,可是其他方面这家伙就没什么招数了,特别是对于女人,从来都只有女人欺负他的份。

    “以后不要再整日呆在训练室里了,这对你的身体真的没有好处,我可不希望有朝一日看到你变得一点也不像自己。”夏飞语重心长道。

    沈冬用大手拍了拍脑袋,“我早就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劲,可我就是忍不住想到训练室里去,你知道吗,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已经跃升为星河高阶了,距离传奇只有一步之遥,你现在让我停下,我自问做不到。”

    传奇之前所有的等级都是以星来命名,什么星河级,星域级等等,但是当一个战士的等级跨入传奇,那就意味他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成为永世传奇的人物,所以说跨入传奇级才能算是所有战士中的精英。

    沈冬是战斗狂,修炼狂,在他的生活里除了修炼和战斗再无其他,眼看即将踏入传奇,这种时候让沈冬停下,就连夏飞自己也不相信他真的会放弃进阶更高级别的机会。

    夏飞微微一笑说道:“其实通往前方的道路并不仅仅只有一条,除了在训练室里不停的修炼,还有很多种别的办法。”

    沈冬仔细考虑了一番夏飞的话,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对训练室太过于依赖了?”

    “没错。”夏飞道:“你看古往今来那些成功的前辈,有几个是靠着一年到头蹲在训练室里修炼而成功的,一个人想要达到别人所无法达到的成就,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还要有机缘。”

    “像你这样整天呆在一间小小的训练室里,机会可不会自己去找你,其实到其他地方走走看看,多和那些不同的高手们交流一番也是一种不错的修炼,更美妙的是,你呆在训练室里今天和明天不会有任何不同,而你要是走出去,每时每刻都可能有意外发生,可能是灾祸,也可能是惊喜。”

    沈冬一副恍然大悟样子,夏飞的话深深激励了他,其实所谓的机缘并不是那么容易遇见,但若是永远也不走出家门,那么就根本不会拥有机会,夏飞这么说无非还是为了让沈冬远离训练室,至少不要太过依赖才好。

    “假设有人邀请你去参加宴会,你会不会去?”夏飞问道。

    “当然不会,我还要修炼,再说我也不喜欢那些假惺惺的社交活动。”沈冬摇头道。

    夏飞笑道:“好吧,你没有去参加宴会,在这场宴会里有一位传说中的绝顶高手,你本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不少的战斗经验,但是你错过了。”

    沈冬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哪有你说的这么玄乎,绝顶高手又不是街头小贩,不可能随时都会出现。”

    夏飞道:“你连去都没有去,怎么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呢?从你拒绝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沈冬一阵沉默,未来之所以有趣正是在于其不可预知性,“不”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字,一旦把他说出口就等于拒绝了未来,决绝了一切可能产生变数的东西。

    有些人总喜欢把自己保护在蜗牛般的贝壳里,拒绝一切自己所不能预知的东西,同样的,他也会失去一切机会。

    夏飞的这个理论其实就是地球上很流行的yes理论,如果一个人想让自己的生活变的更加丰富多彩,得到更多的机会,那么就要不停的对别人说yes,因为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将要发生的一切。

    室友问你愿不愿意陪他去买东西,你想要上网所以拒绝了他,几天以后他带回来一个美丽如花的姑娘,正是那天逛街时遇到的,他得到了一个心爱的姑娘,可你却只收获了一部三流的无码小电影,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个人都曾经遇到过,其原因无非就是说了一个‘不’字。

    “我再问你一遍,我现在请你去参加一个宴会,宴会中会发生什么,会遇到谁你和我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夏飞问道。

    沈冬重重点了点头,“本来我是不喜欢社交的,可是听你刚才那一番话,我忽然有种一定要去的***,好像我要是不去就会错过些什么?”

    夏飞笑着拍了拍沈冬的肩膀,站起身说道:“你终于明白了,虽然距离传奇级只差那么一点了,但是你要知道,你一生中会有许多这样的点,越过了传奇级还有永恒级,难道你要一辈子呆在训练室里不停晋级?”

    沈冬用手使劲拍打自己的脑袋,“我真是太傻了,在训练室里一呆就是两年,这么长时间,我不知道已经错过了多少和超级强者对话的机会。”

    夏飞转身便要离开,“你现在明白并不算晚,我去看看月歌,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客。”

    沈冬表示同意,于是夏飞便起身前往月歌的宿舍。

    宿舍门并没有上锁,月歌的哭声很大,几乎可以用嚎啕大哭来形容,夏飞不是很明白她为何会如此伤心欲绝,无非就是说话的时候语气重了一点,作为朋友来怎么连这些也无法承受?

    夏飞琢磨着可能月歌是女孩子的原因,所以心里承受能力比较差,又或者是自己无意中牵动了她的哪根神经,引得她想起了某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才会如此。

    砰!砰!砰!

    夏飞在门上轻轻敲了三声,里面的哭泣声戛然而止,紧接着是一阵乱哄哄的忙碌,似乎在翻箱倒柜,也不知月歌在里面忙活着什么,再然后是水龙头大开的声音,似乎月歌不想让夏飞看见自己哭泣的样子,又跑去化妆。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月歌这才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请进,打开门把夏飞让了进去。

    夏飞盯着月歌的面容端详了几秒钟,她虽是已经化了妆,但眼角的泪痕并未完全掩盖,依稀还有两条弯弯曲曲的痕迹,衣服也换过了,从一套紫色了连衣裙换成了一套半透明白色薄纱,曼妙的身材隐约。

    “坐吧。”月歌指了指沙发说道。

    夏飞也没客气,在客厅里就座,月歌的房间很古怪,说是干净吧桌子上还有着一些吃零食时候留下的渣子,说是不整洁吧房间内又没什么杂物,显得很是简洁。

    夏飞露出一个人畜无伤的笑容道:“月歌,刚才我不是有心的,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

    月歌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口中倔强的说道:“我没往心里去,我才不在乎你说些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原本紧闭的壁橱门轰然打开,数不清的杂物一股脑倒了出来,有吃一半的黄瓜,半包半包的零食,没有换洗的衣服,数不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