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五十章 症结所在

二百五十章 症结所在

    二百五十章 症结所在

    “夏飞,通过这两日的观察,影杀门在你心中印象如何?”无影突然问道。

    夏飞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无影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他立即堆起笑脸道:“老师,影杀门号称泛宇第一杀手门派绝对是名不虚传,不仅门下弟子武艺精湛,就连这无名星球无名山也是秀丽的一塌糊涂,若不是真的有些俗事缠身,我宁愿在这里定居,永不离开……”

    夏飞毫不含糊,把影杀门夸得像一朵***,事无巨细,从厨房的饭菜一直夸奖到鹤影的领导,这一通马屁足足拍了半个小时,以至于到最后无影和鹤影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因为夏飞所有的那些个名词实在是太夸张,不明就里的一定会以为影杀门不是什么门派,而是整个宇宙的主人。

    说完这一大通之后,夏飞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渴,急忙端起茶杯猛灌了一气,但是他的脸上依然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说的全都是真话,撒谎撒到这种程度是一种境界,很显然夏飞的境界早已经出神入化,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

    无影哈哈大笑,“夏飞啊夏飞,你这油嘴滑舌的调调究竟是从那里学来的?我看你不应该学武,而应该去搞外交,你也不用敷衍了,影杀门有没有问题,我们心里再清楚不过,我现在想知道你对山门的革新有没有什么建议?”无影皱了皱眉说道。

    一旁的鹤影大感惊讶,夏飞虽说是无影不记名的徒弟,说起来在影杀门辈分仅次于自己和师兄,但是谁都知道,夏飞这个徒弟是无影捡来的,假设不是天煞门逼得太急,师兄无影又孤注一掷的话,夏飞绝不会有机会能和自己相对而坐。

    仅仅几天前讨论的话题还是杀不杀夏飞,谁又能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夏飞来了一个三级跳,先是摇身一变成为影杀门的代理人,如今又成了无影的徒弟,影杀门辈分绝高的人物,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鹤影虽然放过了夏飞但并不信任,如今无影竟然对夏飞的建议很有兴趣,这大大超过了他的意料,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鹤影琢磨着可能是师兄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所以性格大为转变吧。

    无影师兄鹤影还是佩服有加的,所以决定由着师兄的意思来,反正他也没几天可活,最近这些日子凡事都依着他就是,众多师兄弟中无影可是除了自己唯一的一位,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变得更加孤单了。

    一想到这鹤影忍不住又在伤感,几滴晶莹的液体在眼眶里打转。

    夏飞想了一想,影杀门的确有很多地方自己不习惯,但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他再明白不过,于是一再推脱自己不晓事理,没什么意见可以给。

    “你不晓事理?别以为我不知道,打从一开始你就算计上了方圆,一举一动都颇有深意,能够有这样的心计和分析判断力怎么会不晓事理,除非你不愿意说。”无影淡淡说道。

    夏飞在较武场是如何算计方圆的,无影一清二楚,那些看似再寻常不过的动作哪一个不是在为最后一招决胜负做铺垫,先是挫对方的锐气,而后压迫对方的神经,故意露出破绽引诱对方来攻,这一切的一切无不需要过人的分析和决断。

    再加上无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对于以往的规矩更是不在乎,他觉得夏飞这个外人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影杀门或许对门派会有帮助,所以便直言不讳相问。

    在这一点上夏飞确是有些多虑了,无影真的没有任何恶意,他只是觉得时日无多,一种强烈的紧迫感逼着他为师门再多做点事情,仅此而已。

    夏飞从无影的话里听出些许不快,他知道,今次不说点什么只怕难以过关。

    他在心里略一思考,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说道:“既然老师您执意想要听听我的意见,那我也就把自己看到的说一说,说的不对之处还请老师莫要见怪,毕竟夏飞实在是才疏学浅。”

    无影和鹤影都点了点头,“但说无妨。”

    “我就说我看到的吧,每日给我送饭的一位少年,名叫海牛,他虽是在师门做些杂物但对学武极有热情,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我觉得是不是能够给门下所有的学徒一个公平的机会,让那些有心在武技一途发展的少年都能够拜师学艺。”夏飞一边说一边观察无影和鹤影的脸色,见他们没什么异样,这才一口气把话说完。

    鹤影微微一笑道:“夏飞,你入门不久,尚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我影杀一派的武学精髓对学习者的根骨要求极高,如果天资太差是无法学习的,所以我们只选取一部分天资聪颖的学徒正式入门,至于其他人也会有妥善的安排。”

    夏飞微微一笑,“门主大人,您说的在理,一个人的根骨的确是有差别的,只是您或许忽略了另外一点,假设一个门徒根骨极佳,但是他却并不喜欢学武,反倒是喜欢炒菜做饭,摆弄锅碗瓢盆之类的物件,这样的学徒就算勉强被逼着去学武将来也未必就会很出色。”

    “而且那些根基差的也未必就不能够在武学一途取得进步,毕竟很多事情都要试过以后才能知道。至于您说的给那些根骨差的学徒们妥善安排,夏飞也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干杂活并不是人人都喜欢从事,您如果去问一问,我想会有很大一部分学徒都只是无奈的从事着手头的工作以寻求生存,并非处于自愿。”

    夏飞并未发现无影和鹤影有什么不妥,于是索性把心里所想说了出来。

    鹤影皱起了眉头,“你说的这些我并非没有考虑过,但是事实早已经证明,那些根骨差一些的学徒确实不适合学习影杀门绝学,并非是我一家之言。”

    无影也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们影杀门的绝学均是用来刺杀,刺杀术需要对环境极高的敏感度和对时局的判断,一些天赋差的学徒很难成为一名优秀的杀手。”

    夏飞笑道:“老师,您的话让我想起了上学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学校里的老师总是告诉我们,只有学习才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应该做的事情,那时候学习好的同学会很受老师喜爱,而我们这些学习不好的则很不受待见,就好像我们比别人矮了一头。”

    “当时我感到很纳闷,为什么只有学习好地同学才是好学生?难道足球踢得好就不是好学生吗?哪怕是自行车骑得快,游戏机打得好那也是天赋啊?为什么同样是天赋却偏偏要有高下之分?”

    夏飞故意顿了一顿,无影好奇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影杀门的选材标准太局限。”

    “老师明鉴,影杀门虽然是泛人类联盟最优秀的刺客门派不假,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是联盟重要的战士组织,如果门下的弟子不适合修炼诡刺,敛息这些暗杀的法门,为什么不让他去修习其他武技呢?在杀手一途没有进展,并不意味不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而且影杀门也需要不同种类的人才。”

    无影和鹤影听完夏飞这一席话不禁深感震惊,很长时间一来他们都在寻找影杀门的病根所在,但是一无所获,夏飞刚才这番话让他们轰然醒悟,影杀门最大缺点就是总把自己看成一个刺客门派,而不是一个战士工会。

    多年以来,影杀门历尽沉浮曾经几次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又起死回生,这其中的艰难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究其原因就在于门派结构太过单一,不具备应有的包容性,固步自封,画地为牢,总是守着那些所谓的老规矩,老传统过日子。

    说起来影杀门创立的那个年代正是人类联盟开始复兴,战士这个早已被世人遗忘的角色重新走上联盟大舞台的黄金年代,君不见裁决者工会,隐修者工会这些战士工会经过长期发展后已经有了逼近联盟级别的力量,而影杀门却还是一个小小的杀手门派,紧守着祖先留下的无名山度日。

    随着文明的进步和科技发展,刺客这条路只会越走越窄,无论规则改良还是给门徒更大的***都只是治标不治本,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影杀门的困境。

    夏飞这一席话正说到点上,说到问题的最关键。

    虽然万般无奈,但鹤影不得不承认,夏飞说的确很有道理,他忍不住脱口问道:“那你看怎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呢?”

    话一出口鹤影便觉得不对劲,因为自己的口气更像是虚心请教。

    夏飞道:“想法我确实有一些,不过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无影道:“你直说就是,此处也没有外人,就当是我们几个在随意闲聊。”

    “办法其实很简单。”夏飞淡淡说道:“我知道影杀门的弟子大多都是从小被带进门派的孤儿,由师门抚养成人,而后要求他们做这个,做那个,却并未问过他们心中的想法。只要影杀门能够把门下所有弟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对待,给他们足够的***,特别是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问题便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