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四十九章 幽冥之铃

二百四十九章 幽冥之铃

    二百四十九章 幽冥之铃

    夏飞转身来到方圆身旁,用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把自己的底牌过早亮出来对一名战士来说是愚蠢的,也是致命的。”

    话音刚落,夏飞手指在方圆背后轻轻一推,这具胖硕的身体这才轰然倒地,在擂台上弹了两下,再也没有一丝生机,大量鲜血迅速涌出,将洁净的地板染成一片鲜红。

    由于夏飞的动作实在太快,绝大多数观众根本没有看清楚夏飞是如何出刀杀死方圆,他们只知道方圆倒下了,鲜血从他身体向外冒。

    整个较武场鸦雀无声,夏飞恍若无事走下擂台,扬长而去。

    足足过了几秒钟才有比较机灵的学徒反应过来,他们大喊着夏飞的名字,激动的几欲流泪,在经历了烟影和欢影的失利之后,影杀门众多弟子急需一场胜利来振奋精神,而夏飞做到了!

    只是夏飞手法太过干净利落,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激烈厮杀,也没有站在擂台上像英雄般振臂高呼,他就像是做了一件自己应该做的本职工作。

    从一开始挑动对方的神经,到战场上沉着而平稳的应对,再到发现机会一击致命,这一切都是那样的平淡而从容,夏飞安静的走上擂台,又安静的走下,仿佛他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无非是在他走过的路上又多了一具尸体而已。

    整个较武场沸腾了!有些年轻的门徒甚至紧紧拥抱在一起,尽管昨天他们还在为谁的武艺更高而喋喋不休,此时此刻他们都为师门的胜利而兴奋,至于过去的种种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鹤影激动的站了起来,带着几分童稚的面孔因为兴奋而涨红,他为夏飞的胜利而激动,更因为师兄无影的选择而钦佩,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使用一个和影杀门本无任何关系的外人,这种选择可谓孤注一掷,事实证明无影的眼光并没有错,远比自己要高明太多。

    一旁的同天脸色则要比鹤影差很多,方圆的死亡倒是其次,重要的是他已经为此赌上了整个天煞门的命运,如今影杀门已经一分在手,即使自己赢了鹤影也只不过打成平局,倘若自己一旦失手,流离失所的命运就将会降临,到时候可怎么和上万名门下弟子交代呢?

    转眼间夏飞已经走出较武场,他没有理会身后疯狂的欢呼来到树林中点起一支烟,将嗜血长鸣依靠在树干,而后在坐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惬意的抽着红塔山,望着天上那个大大的太阳。

    “干得好!”鬼影兴奋道,他毕竟对影杀门极有感情,夏飞赢了他自然也感到十分高兴。

    夏飞看着鬼影很诡异的笑了起来,“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既然被无影收为不记名弟子,那么你应该怎么称呼我呢?”

    鬼影一头黑线,老脸噌一下就青了。

    ……

    事实上鹤影和同天的第二场对决并没有进行,鹤影人虽然精明却比无影少了份霸气,心里总是存着一些怜悯,没有将对手赶尽杀绝的意识。

    俗话说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鹤影有这种想法本没有错,错就错在他放过的是自己的敌人,对敌人怜悯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个道理夏飞懂得,鹤影也懂得,不同的是夏飞凡是敌人就一定要赶尽杀绝,而鹤影却总是不切实际的希望化敌为友。

    一日为敌终生为敌,人类从来都是善妒阴险的动物,把人类想的和动物一般只会为自己徒增许多烦恼,事实早就已经证明,在很多时候人类远没有动物可信。

    鹤影的提议同天当然愿意,他巴不得能够及早离开,面子丢了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把门派保住,他向鹤影说了很多好话,又信誓旦旦保证日后化干戈为玉帛,两家好生相处之类的废话。

    鹤影虽然不信这一套,但是他早已经打定主意不要与天煞门交恶,所以很轻松便放走了同天一行人,引得门徒们一片不满之声。

    第二天清晨,夏飞收拾好行囊又和海牛一起吃了早饭,准备和鹤影无影打个招呼然后及早返回,毕竟还有很多事情在等待着自己。

    总是习惯性消失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也不知公司里怎样了,艾薇儿有没有因为自己而哭鼻子。

    海牛对于夏飞昨天的表现佩服的五体投地,夏飞趁机说了一些激励他的话语,希望他不要放弃自己的追求,既然喜欢武学那就要坚持到底,无论遇到何种困难都只当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随随便便就放弃的人永远也成不了大事。

    吃过饭,夏飞沿山路而上来到无名山第十三层,他已经是无影不记名的弟子,按照辈分来说就连鬼影的师父月影也要喊他一声师叔,所以山门弟子不准进入第十三层的规矩对他并没有效。

    对于夏飞的辈分鬼影有苦难言,他和夏飞虽没有师徒的名分,但从道理来讲他也算是夏飞的启蒙老师,如今自己这个老师反倒成了学生的晚辈,这让鬼影很是气不过,更可气的是夏飞还经常以此来调戏与他。

    鹤影早已经知道夏飞将要告辞的消息,就在夏飞双脚刚一踏上第十三层平台,鹤影便很准确的出现在他面前,带着夏飞前往无影的住处。

    穿过一道拱门,只见无影正步履艰难的打扫着院落,夏飞急忙走上前想要替换无影,可是无影说什么也不答应,声称打扫这小院乃是自己分内的工作,用不着别人代劳,于是夏飞只好安静的退在一旁。

    院子里有一颗年代久远的巨大杉树,树下是一张石头雕琢而成的方桌,还有四把石椅,无影摆了摆手,示意夏飞和鹤影都坐下,而后亲自泡了一壶茶。

    山上的雪很大,好在并没有什么风,人在其中并不觉寒冷,能够在这大雪中品茶倒颇显几分雅致。

    “师父,如果没什么事情我打算今日便告辞,待我处理过身后那些俗事再来看您来人家。”夏飞很恭敬说道。

    对于无影这老妖怪的存在夏飞并没有什么恶意,他们俩如论如何也有个师徒的名分,再说这位老人家看起来也挺容易相处,一副人畜无伤的样子。

    无影点了点头,坦然道:“今日一去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你替山门立了一大功,又是我新收的弟子,总要有些表示才好,你要是有什么需要,不妨直说。”

    一旁的鹤影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悲伤,无影将要西去这件事情只有自己和他两个人知道,夏飞再来之时恐怕就只能见到无影的牌位了,想到一个接一个离去的老兄弟们,鹤影不由得感慨万千。

    夏飞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问无影要什么东西,但是口风一转说起了幽冥之铃的事情,暗影利用幽冥之铃在暗中召唤死士小队的事情夏飞当然记得很清楚,如今正在研发超级雷达的关键阶段,这种能够克服环境干扰的小型通讯系统对自己很有帮助,若是能得到一套作为样本自然是再好不过,对超级雷达的研发将会具有决定性意义。

    只是夏飞绝不会明说此事,因为幽冥之铃的事情乃是鬼影告诉他的,若是无影盘问起夏飞如何得知这种影杀门独有的通讯器,他也不好回答。

    于是夏飞巧妙的旁敲侧击,一点点的把事情朝幽冥之铃上面凑。

    无影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说的那个东西叫做幽冥之铃,是同门间用于传递信号的工具。”说罢无影卷起袖管露出左臂上一只小小的银铃,“这个东西只要够了资格的门徒都有,你如今已是我弟子,送你一个也不打紧,假设日后真有需要时候,你也可以通过它和附近的同门师兄弟悄悄联系,不会被任何侦测系统捕捉到信号。”

    说完无影转过头面对鹤影,鹤影知道他是在询问自己这个门主的意思,经过昨日那场风波鹤影对无影的佩服简直无以复加,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送给夏飞一套完整的幽冥之铃,方便日后联系之用。

    夏飞大喜过望,又轻描淡写的问了一些关于幽冥之铃的出处问题,据无影说,这种特殊的通讯器乃是从一处外星文明遗迹中取得,共有三百多套,从影杀门建立一直使用至今,其间从未有任何一套设备损毁,足见其制造工艺之精良。

    只是这种东西绝无仅有,丢失一套便会少一套,无法补充,门下之人在死后需要把铃铛交还,以便门徒继续沿用下去。

    夏飞恍然大悟,原来这铃铛并未人类联盟的产物,怪不得性能如此优秀。

    片刻后一对外形怪异的铃铛便到了夏飞手中,幽冥之铃只是个名字而已,其实它是一对外形很像铃铛的通讯装置,一只是黑色的,一只是银色的。

    黑色那只叫做母铃,可以随时随地向周围所有银色铃铛传递信号,相当于全频道广播,而银色铃铛则只能够进行一对一交流,无法把消息同时传递给所有人。

    至于通讯距离则并不一定,需要看周围的干扰强度而定,经过影杀门多年来的测试,哪怕是再强的干扰,幽冥之铃也可以将信号发送到一百万公里以外,若是干扰不强烈的话,通讯距离则可以达到数光年。

    一对小小的铃铛状通讯器居然可以完成数以光年计的通讯,而且不需要依附于任何网络,这种科技水平简直匪夷所思,虽说仍旧比不上泰坦战舰的超级雷达系统,但比之今时今日联盟内沿用的通讯器却要强大太多。

    夏飞笑着将这对铃铛收入戒指,无影叹了一口气,忽然说起一个让夏飞很意外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