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四十六章 夏飞出战!

二百四十六章 夏飞出战!

    二百四十六章 夏飞出战!

    鹤影忽然觉得很好笑,夏飞居然堂而皇之的谈起了条件,在规矩森严的影杀门这还是第一次,一个晚辈和一门之主大大方方的谈判,就算在影杀门漫长的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也绝无仅有。

    鹤影重重皱起眉头,“放肆!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无影大师的尊严岂容置疑?哪里有你谈条件的资格?”

    夏飞撇了撇嘴说道:“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今我还不是无影大师的徒弟,就算我真的拜在大师门下那也是两个***的人类,是平等的,相互之间谈谈条件有什么不可以。”

    鹤影勃然大怒,他满脑子都是长兄如父那一套老观念,对于尊师重道看的很严重,虽说他也同意影杀门很多规矩都需要革新,但若是让他把目前的这种师徒氛围给改了,他可绝不会同意,这是他的原则。

    至于夏飞所说的老师和徒弟平等这一点,鹤影更是觉得荒唐,君不见他已经身为硬杀门主却依然对自己的师兄尊敬有加,便是受了这种传统教育的祸害。

    “你好大的胆子!师父是比父亲还重要的人!什么平等?简直是大逆不道!”鹤影暴怒道。

    夏飞微微一笑,“我没有父亲,但我想我的父亲应该也是个人类,而我也一样是人类,既然是两个人类为什么不能平等呢?既然都平等了又为什么不能谈谈条件呢?再说,所谓条件无非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细节罢了。”

    鹤影还待再说什么,一旁的无影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下。

    “夏飞,有什么条件你可以直说。”无影无直接道。

    夏飞想了一想道:“无影大师,我的条件其实很简单,第一我很高兴成为影杀门的代理人,但是我在其他地方还有许多俗事需要处理,所以我希望您能让我早日回到自己应该在的地方。”

    无影点了点头,“这个没有问题,影杀门绝不会强行将你留下,去留都随你的意愿。”

    “那咱们说第二条,鹤影大师给了我一次进入望海楼挑选秘籍的机会,这个我自然十万分感激,只是这一次我得到的东西稍稍有点多,假设您二位愿意让我留下那些东西,那就太美妙了。”夏飞道。

    “什么东西?你身旁那把大刀吗?”鹤影问道。

    夏飞点了点头,将如何得到屠影珍藏的事情讲了一遍,其中自然有他的加工和夸大,但是主要脉络还是原原本本复述,毕竟影杀门若是真想调查,一条垮塌的通道并不能阻挡他们,假设说谎很容易就会露出马脚,得不偿失。

    鹤影和无影显得很吃惊,这等经历犹如一部美国大片般曲折,让他们俩不禁心生感慨,为何自己没有发觉这掩藏多年的秘密。

    无影掌管着影杀门档案,所以对于屠影这人依稀有些印象,而夏飞的描述和资料中的记载并无二致,倒也打消了他很多疑虑。

    无影笑着说道:“如此说来这些东西都是屠影门主赠与你的,既然是馈赠我们当然没有索回的道理,你安心留下就是,待到你决定离开这里之时,你的其他物品也会一并奉还。”

    鹤影撇了撇嘴,他虽是心有不甘,但也不好多说什么。

    “夏飞,你还不害怕我事后反悔杀了你?”无影突然问道。

    夏飞微微一笑道:“大师,您若是真想杀我最好就趁现在,若不然待我从擂台上下来,只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事情是明摆着的,既然夏飞要替影杀门出战,败了当然没什么话说,丧命敌手那是学艺不精,如果胜了就是影杀门的英雄,他的名字自然会在圈子里传开,到那时候无影再想动手只怕就要好生掂量掂量。

    夏飞施了一礼道:“二位大师为人宽厚,夏飞铭记在心,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既然目地已经达成,夏飞毫不含糊倒地向无影磕了三个响头,态度极其虔诚。

    无影笑着将夏飞扶起,顺便还说了一些激励夏飞的话。

    夏飞既然已经拜在无影门下自然应该有个名字,无影想了一想道:“你即是当年血影大师的后人,那不如也叫血影吧,正可以告慰祖先在天之灵。”

    夏飞对此没什么意见,只不过心里暗自腹诽了一下那位素昧平生的血影,也说不清是谁占了谁的便宜,若是没有这个巧合夏飞只怕活不到今天,但是凭空被安上了一个祖宗还是让夏飞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夏飞转身离开,无影叹了一口气道:“聪明啊,知道何时应该进退,又明白取舍之道,此子可教也,可惜他从小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长大,只怕无法接受影杀门一成不变的生活,可惜,可惜。”

    无影一连说了三个可惜,在他看来夏飞敢和自己谈条件这是进退有度,审时度势的表现,而夏飞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仅仅是要了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这就是懂得取舍了。

    一个聪明人,不在于他得到了多少,而在于他得到的是否恰如其分,假设因为贪婪而丢了性命,那就不再是聪明,反而愚蠢之极。

    无影做完了要做的事情,而后向着鹤影施了一礼道:“门主,今日无影擅作决定,还望海涵。”

    鹤影慌忙说道:“师兄您这叫什么话,我相信您一定是有着自己的考虑才会这样决定的,我绝对没有任何意见。”

    无影点了点头,而后嗖的一下消失不见了,其速度快如闪电,只留下呆若木鸡的鹤影和他脸上那古怪的表情。

    “师兄,原来你一直在骗我!你的腿并没有瘸,你的眼睛也没有瞎!”鹤影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

    ……

    方圆站在擂台上已是有些急了,鹤影这一去便是半个多小时,他不回来这最后一场比试也没法开始,这一回随同天出来,方圆抱定了要立功的主意,毕竟自己在山门苦修十几年,这还是第一次代表师门出战。

    一个人的第一步很重要,一名战士的第一战更是如此,能不能一举在刺客界扬名立万,就看今朝。

    再此之前他已经两战两胜,出够了风头,可是在方圆看来这远远不够,他要给自己的第一战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仅要让影杀门每一个人记住这世界上有个叫做方圆的人,而且还要让整个宇宙都知道,属于方圆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眼角再次看向刚才夏飞所在的地方,或许是由于那把狰狞的嗜血长鸣,方圆对夏飞一直很在意,眼睛经常不自觉地向那里看,似乎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会是自己的威胁。

    晃了晃肥大的脑袋,方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敌人?在这世界上还没有谁够资格称得上,他又悄悄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同天,只见他正得意的看着自己,眼神中满是赞许。

    很献媚的向同天笑了一笑,转过头方圆自言自语的低声念叨:“老东西,总有一天你也要被我踩在脚下。”

    这时候夏飞刚好从外面进来,眼神锐利的他不经意间察觉到方圆那一丝狠厉。

    微微一笑,夏飞朝方圆点了点头,显得很是从容。

    点起一支烟,夏飞踏着不紧不慢的脚步沿阶梯而上,目光直视方圆,眼神中似乎包含着某种让方圆很不安的信息,众所周知一个人的愤怒可以让对方感受到威压,可为何夏飞平平淡淡之间也会带给自己压力呢?

    方圆想不通,而鬼影却看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夏飞,你真的很坏,这么快就开始攻击他的弱点。”

    夏飞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他从海牛的手中接过嗜血长鸣而后扛在肩上,嗜血长鸣的长度超过两米,刀锋锐利尽显狰狞,本来不起眼的夏飞在把刀扛上肩头的一瞬间,气势陡然一变,仿佛一尊远古战神的雕像,从远处高台上环顾四周,气势无可匹敌。

    擂台毕竟要矮上许多,如此一来方圆不得不仰视夏飞的存在,方才两战全胜积攒而来的气势刹那间便被夏飞居高临下的威压所冲散,就连方圆的自信心也产生了一丝动摇。

    很快就有一名影杀门死士将夏飞的月神和空间戒指送到手中,那把大刀本就暴戾无比,再加上外形稀奇古怪的月神,夏飞当真是武装到了牙齿!

    方圆一直在静静的观看夏飞换装的全过程,按说准备工作本应该在准备室内完成,可夏飞偏偏反其道而为之,硬是把自己暴露在方圆的目光之下。

    自古以来兵不厌诈,夏飞虽然还没有发现战胜他的方法,但是他已经敏锐的察觉到方圆的一个弱点,那就是他缺少生死边缘的磨练。

    一名战士无论他本身如何强大,如果没有经历那些暗无天日的战斗始终都不可能被称为真正的强者,真的强者哪一个不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刚才上场的烟影和欢影也和方圆一样未经历过血腥的洗礼,所以气质上当然不能和夏飞向比,加上方圆的武力本就要强过他们,所以从一出场便是方圆占到上风。

    如今对手换成了身经百战的夏飞,他当然要用自己的长处去攻击对方的短处,两战两胜后方圆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自信,夏飞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他,“睁开眼睛看看,你距离真正的战士还差的很远!”

    此消彼长,方圆刚建立起来的气场被夏飞冲击的烟消云散,而夏飞自己的气势却在不经意间快速提升!

    要记住,气势其实就是没有硝烟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