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四十五章 不记名弟子

二百四十五章 不记名弟子

    二百四十五章 不记名弟子

    影杀门的高级主事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方式,可以在人群中悄然传递信息而不被发觉,说起来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传音入密,只是这种交流相对简单,如果是需要交代一个很复杂的事情,还是需要面对面的交谈。

    鹤影深深皱起了眉头,“师兄,您应该知道,就算我们不动声色杀了同天一行人,用不了多久也会有其他门派的人找来,并不能解决我们真正的问题。”

    他事先并没有想到,无影把自己叫出来居然是为了杀人灭口,在决断这一点上他不是师兄的对手,一看情况不受控制立即大开杀戒,或许是正是因为如此,当年被内定会继承门主之位的是无影,而不是自己。

    无影抬头看向天空,就像是他真的有眼睛一样,日头正中,晴空万里无云,温度即不会让人感觉***也不会觉得寒冷,树林中满是虫子,鸟儿的低鸣声,空气带着些许温润的潮湿,所有的一切都让人觉得无比惬意。

    “我在无名山呆了一辈子,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记得,它们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我从没有指望能像先祖那样死了以后将骨灰埋在无名山顶,就算是被扔进海里喂鱼,我也要留在这里,除了这颗无名的星球,哪怕是天堂般美妙的伊甸园,我也没有任何兴趣。”无影淡淡的说道。

    鹤影深感触动,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影杀门的人都是孤儿,这里就像是自己的家,一个人没了家就仿佛一个生命没有了灵魂,就算死了也会变成孤魂野鬼,郁郁而终。

    “师兄,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应对。”鹤影轻声道。

    “我知道。”无影低下头叹了一口气,“你想让我和同天打上一场。”

    “正是,以师兄您的修为,同天只怕没办法在您手上走十个回合,假设您愿意出马的话,我们最不济也会和天煞门战成平手。”鹤影一边说一边偷眼望向无影,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无影摇了摇头,“当年我已经违抗过一次师命了,如今我若再犯那可就是第二次,再说当年的情形是逼不得已,影杀门已经被逼到了绝路,所以我才会出手,而今时今日,你是有办法应对的。”

    无影的办法就是悄无声息的杀掉同天一行,凭借死士小队的力量,这的确可以办到,可是鹤影却顾虑重重,影杀门今非昔比,杀了同天还会有霸天,战天,总不能每一次都用这种方法应对。

    既然是危机那就要坦然面对才是,既然要死,那就要死得其所。

    想到这,鹤影微微摇着头,“师兄,我还是希望您能够考虑我的话,重新出山,影杀门如今需要您啊。”

    无影一脸的坚定,“本来我不想说,但是如今你依旧沉迷于那些所谓的规则,不肯放***段做一个讲求实际的人,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

    鹤影微微一怔,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我命不久矣。”无影轻声道。

    鹤影脸色忽然间变得苍白,学武之人修炼到一定等级的确可以预知自己生死,无影师兄一定是有了预判,所以在一反常态的一次次走下无名山,又很认真的告诉自己影杀门必须要革新,原来他是知道自己将要离去,想再为师门做最后一点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无影固执的不肯代师门出战,而是希望鹤影能够果决一些,对敌人痛下杀手,不留后患,毕竟自己这颗大树,依靠不了多久了。

    “还有多久?”鹤影用沙哑的嗓音问道,心中痛如刀割,一直以来无影师兄都是自己最大的底牌,每当遇到难事之时,鹤影都会安慰自己,“没事的,无影师兄武艺高超,就算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也可以由师兄顶上来。”

    如今他再也没有了这样的底气,因为无影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当初在一起习武练功的师徒几代人,如今只剩下自己和无影,如今他也要走了,这让鹤影不由得心生悲凉,“难道这老天真的要忘我影杀门?走了,都走了,连我最后的师兄也要带走,天哪,这太不公平了!”

    鹤影一时间心乱如麻,无影却在一旁很平淡的说道:“很快,或许明天,或许下周。”

    鹤影点了点头,“师兄,记得代我向师父何时兄弟们问好。”

    无影点了点头,“放心,这些年来我虽然足不出户,但你的所作所为我却都记在心里,你很不错。”

    鹤影一阵无语,过了好一阵方才哽咽着说道:“师兄,您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从今往后影杀门就只能依靠自己,您老人家再也无暇顾及,我这就让暗影布置下计划,一旦情况不利,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飞出这无名星球。”

    鹤影说罢含着泪水转身便要离去,无影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叫住了他。

    “慢。”无影轻叹一声道:“也罢,就在我临死之极再为师门做最后一次努力吧,鹤影,可否将掌门之位交与我三分钟?”

    鹤影大喜过望,以为无影这是要替师门出战,救影杀门于危难之中,自己当年本就是无奈之下才结果门主令箭,如今无影决定重掌影杀门,鹤影自然是坚定支持,毕竟无论从各方面来说,师兄都远比自己更有资格和实力。

    “师兄,从现在起您就是影杀门之主,待我立即向门下所有弟子宣布!”鹤影激动道。

    无影摆了摆手,“只给我三分钟就好。”

    鹤影猛地一怔,他猜不出师兄这究竟是何意。

    这时候从无影嘴里吐出几个字,“帮我把夏飞找来。”

    ……

    夏飞糊里糊涂到了丛林中,只见鹤影和一位不认识的瞎眼老者正站在对面看着自己,眼神十分诡异。

    把夏飞带来的徒弟施了一礼便很快转身离去,将夏飞留给了两位老者。

    “那个瞎了眼的是谁?”夏飞问道。

    鬼影摇了摇头,“不清楚,我在师门从未见过此人。”

    无影隐居久已,所以鬼影不认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无影穿着普通的棉布长袍并非影杀者的专用服装,就连是不是门内之人,鬼影也无法确定。

    夏飞礼节性的向鹤影和无影打了招呼,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无影身上,因为自己的感知很敏锐的发现无影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他似乎非常强大,比自己甚至比鹤影还要强大。

    鹤影介绍道:“这乃是我的师兄无影,如今影杀门辈分最高的长者。”

    夏飞重新施了一礼,心中满是疑惑和震惊。

    “鹤影的师兄?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夏飞问道。

    鬼影显得比夏飞还要惊恐几分,别说是夏飞,就连他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位太师祖存在,若不是亲耳听鹤影所说,他根本就无法相信。

    无影轻轻点了点头,“夏飞,你可愿意做我不记名的弟子?”

    夏飞直接愣住了,心道:“这都是哪和哪啊?怎么有一见面就要收徒弟的?”

    鹤影也是大大吃了一惊,原来无影所说的主意就是把夏飞收在门下,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夏飞如果成了无影不记名的弟子,那样就有资格代表影杀门出战方圆。

    夏飞的能力有目共睹,影杀门下二十岁以内的年轻门徒中,他的能力堪称一流。

    更重要的是夏飞除了武学底子不错,还有着非凡的决断力,这一点影杀门没有任何一个年轻学员可比,毕竟决断能力一部分靠天生的敏锐和判断,另一部分则要依靠实战中不断捶打才能最终形成。

    影杀门的年轻学徒还没有出过什么任务,没有经过什么风雨的时候,夏飞便已经经历了许多鬼哭神泣的危机,所以在这一点上摇摇领先。

    更绝妙的是无影只是收夏飞为不记名弟子,也就是说夏飞虽然是无影的徒弟但是却不会被记录在案,这种关系会随着无影的消亡而消亡,不会得到山门承认。

    无影如今朝不保夕,一旦呜呼夏飞便和影杀门再无纠葛,可以安心的做自己的代理人,不会受到诸多规矩管制,这对夏飞来说是件好事。

    从另一方面来说,夏飞并非是那种甘于现状的人物,心里有着不小的野心,影杀门这种规矩甚严的地方也容不下他这种***散漫的性格,也算是免了山门的后顾之忧。

    鹤影暗暗心惊,无影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饱含了太多深意,如此城府绝非自己可比,心中更是对师兄更加佩服起来。

    问明白了不记名弟子的含义,夏飞当即就明白了无影的意思,原来是想要自己做临时挡箭牌,代替影杀门出战,保住山门颜面。

    其实夏飞对于方圆很有兴趣,也很乐意和他战上一战,毕竟伪双系异能可遇而不可求,但是夏飞更不愿意被别人利用,亦或者从自己身上赚到任何便宜。

    他抬起头看向无影,只见这位老人家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夏飞心中忽然明了,他原来是在有意点拨自己。

    夏飞不禁喜上眉梢,很显然这位无影大师是个聪明人,很清楚自己的需要和夏飞的需要,和聪明人谈事情夏飞最是喜欢,因为这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只要不超过底线,便一定可成。

    夏飞将事情想过一遍说道:“呵呵,能够拜在无影大师门下小子自然是乐意得很,不过我也有一些条件希望大师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