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四十二章 雷电系辅助异能

二百四十二章 雷电系辅助异能

    二百四十二章 雷电系辅助异能

    “我想我知道方圆的攻击异能是什么了。”夏飞沉声说道。

    “什么?”鬼影急忙问道。

    “他很有可能是雷电系辅助异能,如果是火焰绝不可能有这么强的穿透能力,只有雷电可以在一瞬间将敌人的身体完全穿透,毕竟人体含有大量的水分,是可以导电的。”

    “可是烟影在被击飞的一瞬间,身体上冒着淡蓝色火光又该如何解释?”鬼影疑惑问道。

    夏飞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方圆的雷电系异能电压极高,身体无法承受瞬间过高的电压,所以引起了剧烈燃烧,如果是纯粹的火系攻击,身体产生的火焰应该是赤红色才对,由此可见方圆的异能绝不会是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我推测,他有九成可能是雷电系辅助异能。”

    鬼影一阵沉默,在所有自然系异能中雷电是最可怕最暴烈的能力之一,具备这种异能的战士不仅可以在近距离给敌人致命创伤,而且还可以释放出电流远距攻击,甚至当一名雷电系异能者足够强大之时,对方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不仅不会受伤,而且还会被强悍的电流反噬。

    更何况方圆的异能并不仅仅是雷电,他还有着每秒钟数千米的速度,如果夏飞这样的***纵系异能者使用月神进行远距离攻击,也会被他从容闪躲。

    “方圆的能力实在是太强悍了,他就像是一个充满高压电的容器,无论远战还是近战,都无法在他身上占到半分便宜。”鬼影颇有疑虑说道:“夏飞,你有没有办法对付一名速度加雷电的异能者?”

    夏飞的脑袋一向还算灵光,若是连他都找不到应对之策,那么这一次影杀门和天煞门之间的较量很有可能会是一种鬼影绝不想看到的局面。

    夏飞摇了摇头,大步向回走去,“没有,得容我再考虑一下。

    看到夏飞阴沉着脸回来,海牛急忙将手中的嗜血长鸣交给夏飞,仿佛刚刚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任务,态度极度认真。

    “夏飞哥,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怎么回事?”海牛问道。

    夏飞呵呵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一时间想不明白罢了,下一场是谁对谁?”

    一说起下一场对决,海牛当即来了精神,他从骨子里就喜欢武学,就喜欢战斗,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夏飞相信,假设海牛能够接受正规的指导将会有机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

    毕竟他的眸子里有着一种渴望,一种对战斗的天生热情,一个人想要成功喜好是必须的,假设让一个孩子从小就喜欢游泳,但是家里人却逼着他去练习钢琴,这样的话他很难能够在自己不喜欢的行业里取得成功,毕竟被动接受和凭着心中的渴望去学习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下一场较量出场的是一位师姐,我听师兄们说这位师姐很厉害,她很小的时候就被银影大师收做弟子,至于她的异能是什么,等级有多高,师兄们也说不清楚,因为她总是在一个人修炼,从不和外人说话,反正就是挺神秘的一个人。”海牛兴奋道,话语中隐隐有些羡慕,毕竟这位师姐几岁时候就已经展露出良好的天赋被收入师门,而海牛自己如今已经十几岁了,却连学习***的机会都没有,每日做着那些琐碎而繁杂的工作,还经常会被师兄弟们所欺负,日子过的并不轻松。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公平,天生渴望战斗的海牛连一个学习的机会都没有,假设真的给他一个机会,结果也未必可知,有时候一个人需要的仅仅是一次机缘巧合,事实早已证明,给一个看似平庸的人类一个机会,回报很可能会是整个世界,可惜的是这种机会并不是人人都能拥有。

    夏飞点了点头,“那她的对手是谁?”

    “还是刚才那个黑大胖子,那个叫方圆的家伙。”海牛咬着牙说道。

    夏飞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这个家伙要连战两场?”

    “三场。”海牛伸出三根手指头,“他要和我们影杀门弟子连战三场,只要我们能赢下一场便算是他输。”

    很明显,这是一场并不公平的较量,以三敌一这种事情若是放在从前,影杀门是绝不可能接受的,可是今非昔比,即使心中羞愧难当,他们依然要接受这暗含讽刺的比试。

    鬼影的脸色很不好看,就连不算聪明的海牛也紧紧咬着牙关。

    屈辱,这绝对是是一个屈辱的条件,鬼影心说鹤影太师祖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难题,所以才会接受。

    尽管一再自我安慰,但鬼影的心里依然悲愤,他转过头望向夏飞,只见夏飞又回到了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点起一支烟静静等待第二场开始,对他来说,影杀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清楚方圆的能力,并且找到与之对抗的方法。

    宇宙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哪一天夏飞便会遇到同样的恶魔系异能者,所以如何应对这种伪双系异能就变得至关重要。

    方圆站在擂台上一只手托着下巴打了个哈欠,表情无比轻松,似乎对他来说击败几个对手就像是探囊取物,毫不费力。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后,一名长相很秀气的姑娘迈着小碎步,羞羞答答的从休息室来到擂台前。

    她的容貌算不上漂亮,鼻子小小的,脸上还张着一些暗淡的雀斑,看她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了,至少有十***岁,在很多星球这个年龄早就已经做了母亲,膝下儿女成群,可这位姑娘表现出的做派却像个未成年的小女孩。

    数千人围观让她显得很不适应,两腮飞起淡淡的嫣红,低着头仿佛犯了什么错误。

    擂台高约两米,这位姑娘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即使伸出手都无法够到擂台。

    笨拙的尝试了几次也未能爬上去,小女孩果断的从一旁搬来一把椅子,然后站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向上爬。

    费了好大力气她才盘上擂台,只见她整理了一下头发,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会场里传出一连串唏嘘声,很显然如释重负的并不仅仅是她自己,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她担忧,如此脆弱一个姑娘不好好在家呆着跑来这随时可能丧命的擂台,这也太离谱了。

    夏飞却没有因为她的笨拙而嘲笑这位有些天然呆的姑娘,事实上夏飞从来就不会轻视任何人,特别是老人和女人,能够排在烟影之后出场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她的能力,只怕要在烟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