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四十一章 烟影

二百四十一章 烟影

    二百四十一章 烟影

    影杀门所有的弟子并不知道,这场看似平常的挑战却已经压上了整个门派的命运,败了的话要交出这无名星球无名山,从此离开自己生存不知多少个世纪的家园,到处颠沛流离。

    不仅是基地不保,就连影杀门的声望也会一落千丈,慢慢消亡在这茫茫星海之中。

    鹤影站起身,神情凝重,偌大的较武场忽然变得鸦雀无声,人们在静静等待着他来宣布比赛的开始。

    故意咳嗽了两声,鹤影说了一些天煞门和影杀门同属联盟武学大家,今日以武会友之类的话,又唠叨了一些比赛规则和对作弊者的惩罚,而后坐回自己的位置。

    别看他便面上若无其事,一张带着几分童稚的面孔上挂着笑,但是他很清楚这场考较背后暗含的东西,心中已是紧张到无以复加。

    在场的影杀门弟子们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合影宣布完考校开始之后众人纷纷站起身拍着巴掌,脸上带着几分期待,口中大声叫好,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场很单纯的比武,天煞门到影杀门挑衅,自己一方当然要出手把他们赶出去,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较武场外一棵大树上无影盘腿而坐,一双赤白色的双目暗淡无光,他的脑袋摇了又摇,似乎对较武场内的一切很不满意。

    轻轻踮起脚尖似乎想要就此离去,但是很快他又打消掉这个念头,继续盘腿坐在树梢,像个正在坐禅的老和尚一般,只是手里缺了一套装样子的木鱼。

    鹤影刚刚宣布比试开始,方圆便大踏步走到擂台前轻轻一跃跳了上去,他的两只手攥成拳头,而后重重对在一起,骨骼与骨骼相撞发出沉闷的声音,仿佛战鼓擂动。

    这个举动再次将几千名影杀门的弟子激怒,他们虽然知道方圆的异能很厉害,但他们很幸运的用不着亲自出场,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尊重对手的觉悟,纷纷怒视方圆,甚至怒骂。

    骂声越大方圆便越是得意,这厮似乎天生就是个贱骨头,叫骂声在他听来如古典音乐一般美妙,连骨头都酥软了,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可惜以他的那副尊荣,笑和哭在众人眼里区别并不大。

    无论如何挑战者已经做出了不可一世的姿态,影杀门一方也总要有些回应才好。

    于是一名长着苦瓜脸的青年男子在众人簇拥下跳上擂台,之所以说他是青年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年轻,事实上他和方圆一样脸上都挂着深深地褶子,皮肤粗糙泛黄,再加上一张苦相,和某些荒野地区的老农颇有几分相似。

    如果再给他一条旱烟袋,再用白羊肚手巾往头上一系,再朝墙角那么一蹲,吧嗒吧嗒抽着旱烟,那样的话夏飞一定会把他认作是来自地球陕北地区的老乡。

    光幕上介绍的清楚,黑大胖子方圆十九岁,对面的陕北老农二十岁,可是夏飞怎么看他们都像是两个苦大仇深的中年人。

    一旁的海牛颇为神秘的告诉夏飞,这位陕北农民是影杀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名叫烟影,擅长隐匿系烟雾异能,可以将现场布置成一片烟雾缭绕的样子,而后暗中偷袭。

    夏飞没有说什么,制造烟雾这种能力很适合混战,但是对于感知敏锐的战士来说有点浓烟并不会造成太大困扰,习武者讲究修炼六识,真正的战士即使蒙住双眼也能够杀人于无形,区区烟雾对于高等级战士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夏飞忽然预感那位来自陕北的中年农民烟影似乎会落败,他甚至已经在心里幻想出战斗结束后的样子,烟影双目雪青,被黑大胖子揍得很像国宝大熊猫一头栽倒在地上,怎么也找不到北。

    那样的话烟影的这名字就有点不切实际了,应该叫眼影才对。

    就在夏飞胡思乱想的空比赛已经开始了,果然眼影同志从一开始就释放自己的烟雾大法,宽达一百米的擂台刹那间便被浓重的黑烟所笼罩,又酸又臭的气味扑鼻而来,好像一不小心来到了某个高度污染的工业化城市。

    夏飞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眼影同志的烟雾是从那里释放出来的,但是从这刺鼻的味道重夏飞找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和某种从屁股中释放出的不知名气体很有几分相似。

    砰!

    一个沉闷的声音在烟雾中响起,只见一条人影横着从烟雾中飞出,仿佛一只离弦利箭,身躯如训练有素的体***运动员一般笔直,浑身上下冒着幽暗的蓝色火苗,就像是一不小心被鬼火附体。

    很明显,从这人的身躯来看绝不会是方圆,因为他的身体一点也不圆,扁平的像一只飞碟,就算是最高效的减肥药也绝不可能将胖的像黑狗熊一般的方圆在瞬间成功减肥。

    烟影划过一条抛物线直直落在观众席上,顿时将几名围观的影杀门弟子撞得鼻子歪眼斜,在那一刻他们深深体会到所谓飞来横祸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阵慌乱中有一名细心地门徒伸出手摸了摸烟影的鼻子。

    “没有呼吸?他死了?”

    “烟影死了!”

    前一句话像是自问自答,而后一句则就成了愤怒的咆哮。

    整个较武场都为之震动,毕竟前一秒钟烟影还是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后一秒钟便死在自己同门师兄弟的怀里,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人一时很难接受。

    特别是当眼烟影还代表着整个影杀门的荣誉,一招之下死于方圆之手,除了愤怒还给这些师兄弟们带来了巨大的羞愧。

    他们习惯性的没有去考虑如果自己出手会是怎样的下场,反倒是对烟影的失败耿耿于怀。

    主看台上鹤影用手在桌子上轻轻点了几下,以缓和内心复杂的情绪,习武之人一旦上了擂台,那就是生死由命的事情,怪不得方圆出手狠辣,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

    夏飞并没有心思去在意烟影的死活,他反倒是对方圆的附加异能是什么更有兴趣,从烟影飞出来的一瞬间身上的火光不难看出,方圆应该还有附带了火系攻击,只是那股奇异的火光为什么会是蓝色的这一点让他很是疑惑。

    较武场的抽风系统很快便开始运作,将烟影释放出的烟雾抽走,烟影的尸体也很快被师兄师弟们抬了出去,室内再次恢复原貌。

    方圆***着大肚子站在擂台上似乎有些无聊,他用挑衅的目光看向夏飞,在众多的影杀门弟子中,夏飞和夏飞身旁那把狰狞大刀最能够引起他的兴趣。

    夏飞虽然有和方圆打上一场的想法,可事实并不允许他出手,毕竟这是影杀门的内务,自己这个外人还是作壁上观为佳,只是在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甘,毕竟这世上同时拥有两种异能的人少之又少,不知何时何日才会遇到一个这样的对手。

    在和方圆对视了一阵之后夏飞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对身旁的海牛说道:“兄弟,帮我看住这把刀别叫人拿了去,我去一下洗手间。”

    海牛为人宽厚老实,对夏飞的话深信不疑,向夏飞指点了一下洗手间的方位便把那两米多长的嗜血长鸣搂在怀里,一只手死死抓住刀把,仿佛真的有人会来夺一般。

    夏飞微微一笑,沿着走廊向外面走去,较武场有四个入口,烟影的尸体便被临时存放在其中一个入口的走廊里,上面用一块白布遮住,无人问津。

    夏飞走过去掀开白布看了几眼,然后又把手指伸进去摸索了一番,幸好周围并没有什么人,门徒们都在等待着第二场对决,所以夏飞这很有恋尸癖嫌疑的举动并未被发现。

    将白布重新遮好,夏飞站起身一只手摸着下巴陷入思考中。

    “这具尸体好像不太对劲啊?”鬼影沉声说道:“明明是受到了火系伤害,可为何烟影的身体内部也被完全破坏?莫非方圆的火系攻击还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我感觉这好像不是火系攻击造成的伤害。”夏飞说道。

    鬼影皱起了眉头,“不是火系攻击那能是什么?刚才烟影身上的蓝色火光你应该也看到了啊?”

    夏飞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会是蓝色的火光呢?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当然很奇怪,按说应该是赤红色才对,我不记得火系异能有哪一种是蓝色的,或许是我们的见识不足吧。”鬼影道。

    夏飞抬起头环顾四周,希望能得到一些灵感,从而对方圆的攻击能力加以判断,烟影身体上的创伤非常均匀,绝大多数皮肤组织早已经焦黑如碳,让人奇怪的是就连他的五脏六腑也受到了强烈灼烧,仿佛那诡异的蓝色火苗可以一直深入到身体内部一般。

    要知道,烟影可是穿着坚固的战斗套装,即便是在猛烈的大火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其从内到外整个灼烧通透。

    而且只有他被攻击的胸前才有明显的创伤,战斗服的其他部分还是完好的。

    由此可见一定是方圆在瞬间将火焰释放到了烟影的身体中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方圆那可真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忽然,夏飞脑筋一转,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

    “我想我知道方圆的攻击异能是什么了。”夏飞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