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二十九章 变革

二百二十九章 变革

    二百二十九章 变革

    夏飞被安置在第十层一所小房子里,三间平房并排而立,出门还有一座小院,在院子里种着许多经过特殊培育的康乃馨,这种花可以极好的适应寒冷,哪怕在大雪封山的冬天依然灿烂盛开。

    那些死士将夏飞安置好后便迅速撤去,似乎并不怕夏飞逃走。

    经历了最初的兴奋之后鬼影也沉静了下来,师门还是那个师门,只不过自己已经不在人间,所有一切只能够远远观望,心中尊敬有加的师父也只见到一面,打那以后月影便再也没有来过。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如何帮助夏飞脱离困境,毕竟当初去试炼地寻找六叶雨荷是鬼影的主意,虽说夏飞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可是鬼影心里却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影杀门封闭之严密鬼影很是知道,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一批死士队伍,死士们经过精神系异能的***变得如同机器一般,他们隐蔽的藏匿在山中,悄悄观察着每一名门徒的行踪,稍有异动便会立即报告给负责监控的暗影。

    想要逃离这里首先要躲过他们,战舰一旦停泊在机场便会用磁性装置锁定,想要驾驶战舰离开星球必须首先解开磁性锁,而磁性锁受到死士小队管理,突入***纵室强行破坏设施显然也不容易。

    至于其他的防御设置还有许多,任何人想在没有指令情况下离开星球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正是有这种种屏障存在,他们才会放心的把夏飞留在山中,丝毫不担心他会逃跑。

    鬼影把影杀门的防御设置一一告诉给夏飞,在分析完这些必要条件之后夏飞得到一条结论,那就是单凭自己是没有可能逃出这无名星球的。

    于是他便在这小院中住了下来,每日练练功,闲极无聊之时便到院子里转一圈,赏花观月,日子过得倒也轻松。

    转眼间便是三日之后,中午时分负责送饭的海牛推来一辆小车,上面放着四道菜一大碗汤,还有些水果干粮之类的吃食。

    影杀门伙食还算不错,至少在分量上可以满足夏飞的要求,其实夏飞现在因为无法出门,活动量比过去少了一些,并不需要用疯狂的进食来补充体能,但是他仍然坚持把送到的食物全部消灭干净。

    海牛将饭菜摆好低着头站在桌旁,他要等到夏飞全不吃完然后再将空盘收拾走,顺便问问夏飞还有没有别的要求。

    夏飞快速消灭着桌上的饭菜,同时用眼睛不断打量他。

    通过交谈夏飞已经知道,海牛的年纪不过十四岁,但是他却有着一米九以上的身高,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特别是那一脸的络腮胡子,和自己的年龄一点也不相符。

    由于没什么天分,海牛只能够在影杀门干些杂活,没有机会拜在哪位大师傅门下,学习武技***。

    在影杀门只有正式的门徒在经过考核之后才能够得到一个名字,例如风影月影之类,其他人则都是随便起一个代号,据说海牛的力气很大,而且水性极佳,所以便得了这么个绰号。

    夏飞指了指一旁的空凳说道:“坐吧,我吃饭你站着总不是那么回事。”

    海牛憨厚的摇了摇头,“师父有令,除了在自己房间里可以坐,其他无论到何处都必须恭敬站立。”

    他所谓的师父其实只不过是厨房负责做饭的一位大师傅,至于修炼武技的师父,他还没那个资格接触。

    夏飞给自己成了一碗墨鱼汤,然后咕咚咕咚一饮而尽,这时候海牛的肚子忽然不由自主的响了起来,他随即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一脸憨厚。

    “怎么?你还没有吃饭?”夏飞问道。

    “昨天给大师傅送饭时候不小心打翻了,被罚三天的伙食。”海牛道。

    夏飞点了点头,单手一指桌上的食物道:“这么多东西我也吃不了,你陪我一起吃吧?”

    “师傅们知道了我会被责罚的。”海牛急忙说道。

    夏飞微微一笑,“此处又没有你师傅在,再说这是我请你吃的,有什么关系?”

    饿肚子的滋味只有真正体会过才能知道,海牛虽是害怕被责罚,但是空空的肠胃却在不断***,他小心翼翼接过夏飞递过来的鸡腿,一口便咬下去三分之一,连骨头都嚼碎了吞下,显然已是饿极。

    夏飞点起一支烟在一旁笑眯眯看着他大快朵颐,“海牛,你今天又受伤了?”

    从第一天开始夏飞便发现海牛的身上,脸上一直处于淤青状态,而且伤口还在不断地扩大,前天是左眼血青,到了第二天左眼稍好一点但右眼又开始红肿,今日更甚,他鼻子上的血迹还未干,额上多了一条刚缝合的伤疤。

    “没事,师兄弟们和我闹着玩,摔了一跤。”海牛说道。

    夏飞默然无语,傻子也能看出来这些伤疤乃是被打的痕迹,绝不可能是什么摔伤。

    夏飞顿了一顿道:“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你这是被谁打的?”

    海牛很憨厚,夏飞一说他撒谎当即脸色转红,不好意思道:“他们是无意的。”

    夏飞摇了摇头,“你这么大的个子怎么就不反击呢?”

    海牛扔下被吃的干干净净的鸡腿,眼睛依旧盯着桌上剩菜,以他的身材这点食物显然并不能填饱肚子。

    夏飞将装着烤鸡的盘子递给他,海牛接过来又是一阵狼吞虎咽。

    “我力气大,还手会伤到他们。”海牛一边吃一边说道。

    夏飞反问道:“那他们对你出手之时可曾考虑过会不会伤到你?”

    心地单纯的海牛顿时沉默了,夏飞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这是想对他们好,但是你要记住,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你善待,只要照顾好那些你喜欢的,对你好的人便已经足矣,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就让他们去死好了。”

    海牛疑惑问道:“怎么才能知道哪些人是重要的,哪些人是不重要的呢?”

    夏飞微微一笑,“很简单,那些平日对你好的人,即使你遇到困难一样会帮助你,他们就是重要的人。”

    海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风卷残云般将桌子上的剩菜剩饭收拾干净,而后沉默着离去。

    鬼影笑道:“好好的一个孩子被你给教坏了。”

    夏飞不以为意,“难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有什么理由去在乎那些不相干的人?与其这样还不如对那些在乎你的更好一些。”

    夏飞的话说不上对错与否,鬼影总觉得这理论有些问题,可是一时之间却搞不清楚问题究竟在哪里。

    这时候一名影杀门的弟子敲开门走了进来,“门主和三位长老请您过去。”

    夏飞点了点头,穿起外套跟在他身后走出这座小院。

    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落在身上很是舒服,空气潮湿而新鲜。

    还是在那间小会议室里,鹤影和自己的三位徒孙已经整整三天三夜没有休息,无影像鹤影建议对影杀门进行改革,鹤影经过全面衡量后觉得师兄这话很有几分道理,于是立即找来暗影他们三个商讨这件事情。

    在影杀门这种古老的门派进行变革总是困难度的,四个人坐在一起商量了很久也未能达成一致,鹤影和思维比较活泛的月影都同意放下师门这些不近人情的规矩,不拘一格选用人才,对门下弟子也放松管制,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

    而顽固的银影和暗影则极力反对这样做,银影觉得师门这么多年传下来的规矩绝不能破坏,而暗影则是认为一旦放松管制,很大一部分门下弟子将会立刻离开,毕竟人都是渴望***的,很多弟子都是由于师门的威慑而勉强留在这,若是放开管制对于离开者不再处罚,那样短时间内影杀门会受极大地削弱。

    革新这种事情从来就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于是鹤影退而求其次提出先把夏飞的事情做个了断,夏飞并不是影杀门的人却住在这里总不是办法,时间长了说不定还会平生事端。

    鹤影将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众人,夏飞很可能是当年血影的后人这一点谁也没有料到,银影三人很是疑惑,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夏飞和血影的关系。

    当鹤影将血影当年照片亮出来,每一个人便都相信了八成,有些事情当真是无法解释,一个和夏飞毫无关系的影杀者竟然长的和他颇有几分相似,再加上这人最后出现的地点距离地球并不远,还有夏飞的***祖传论,所有这一切不得不让人相信,夏飞和血影之间的确有着某种联系。

    说话间夏飞已经由门人带领而至,鹤影把夏飞招呼到一旁坐下,而后说道:“夏飞,你的家族在地球生活多久了?”

    夏飞想了一想,“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怕是有几千年了吧。”

    鹤影微微点头,血影是三千多年前离开的影杀门,时间上和夏飞的家族史刚好对的上,于是心中更加坚信不疑。

    “嗯,据我调查,你和有可能是影杀门当年一位叫做血影的后人,他几千年前离开这里,去了恩达罗星域。”鹤影沉声道。

    夏飞一阵无语,原本自己只是随口一说,没成想这帮老头子竟然真的找了一个祖宗给自己安上。

    没人会喜欢随便换个祖宗,夏飞在心里腹诽不已但是表面上仍旧装作若无其事样子。

    “祖宗?影杀门?”夏飞在心里自言自语念叨着,忽然灵机一动,夏飞来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