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二十八章 无影

二百二十八章 无影

    二百二十八章 无影

    阴差阳错,夏飞无意间扯了一个谎,谁承想因此而牵扯出隐杀门多年前叛出师门的一位弟子。

    鹤影放下资料皱着眉思索良久,除了夏飞是血影后人之外自己再也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至于事件的始作俑者鬼影,鹤影根本就没有想过,毕竟鬼影已死,这是门内众人皆知的事情,而死后灵魂不灭更像是天方夜谭般的故事。

    将资料放回原本应该在的位置,鹤影走出门来到无影师兄身旁,虽说他已是影杀门主,但对自己这位师兄依然是尊敬有加。

    “师兄,我想和您商量一下。”鹤影轻声道,他和无影说话时总是刻意压低声音,似乎害怕声音大了会显得不够尊敬。

    无影转过头,弓着身子道:“您既然已经继任门主,这师兄的称呼还是免了吧。”

    鹤影笑道:“师兄,若不是当年您一不小心铸下大错,这门主之位绝不会旁落,这么多年了,先师早已逝去,您何苦还是日夜守着这小院不肯离去呢?”

    无影苦笑着摇了摇头,坚定道:“错就是错,不需要解释,既然错了就要受罚,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鹤影没有继续劝说自己这位师兄,他深知无影这人有多么的顽固,只要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他将夏飞的事情和自己的怀疑向无影简要说明了一遍,而后问道:“师兄,这等事情从无先例可循,却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

    无影侧着耳朵听完鹤影的描述,点头道:“门主,既然您问起那我就说一说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万不要往心里去。”

    “师兄请讲。”

    “嗯,我影杀一门自从上一次惨案之后实力大不如前,这种损失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弥补的,目前师门内除了门主您就属暗影他们三个修为,辈分最高。”

    鹤影急忙摆了摆手打断无影的话,“师兄,这不是还有您在吗。”

    无影表情严肃道:“我受师门惩戒,人虽是留在山中,但却不可以离开这小院半步,如同黑夜之鬼,算不得一个人。”

    鹤影撇了撇撇嘴,的确,以无影的固执除非有天大的事情发生,否则对于影杀一门来说他就是个隐形人,永远不会出面。

    “门主,您有没有想过,今日您尚在人间,没人敢动咱们影杀一门,可是您毕竟已经老了,真若是有意外撒手而去,凭着暗影银影他们,真的能挑起一门上下数千人的重担么?”

    “月影和银影的纷争姑且不提,他们三兄弟修为最高的也才永恒中阶,别人或许不知道,您却应该很清楚,当年那一战咱们可是拼了光了几乎门内的所有高手才得以继续存在,从师父那一代开始,到月影这一代结束,可是整整五代人啊!”

    鹤影一阵沉默,脸庞青筋直跳,一想起当年的事情就忍不住让他痛心疾首。

    当年影杀门的仇家寻上门来,那时候还是鹤影和无影的师父主持门内事物,敌人有备而来,杀了影杀门一个措手不及,最后虽是勉强将敌人击退,自己一方却也因此损伤惨重。

    鹤影当时正在其他星域完成委托,所以躲过了这一劫,。

    上下五代弟子,整整数百条人命均丧命在那一场鬼哭神泣的大战之中,无影的左腿也是在那场战斗中残疾的。

    无影曾犯下打错,师尊命令他终生守护在此不得迈出半步,可当时情况紧急,无影还是选择了出手,事实上假设无影没有违抗师命,影杀门很可能从此完全消失,这一点就连他的师父也没能想到。

    打那之后无影继续回归这小院里隐居,而鹤影则接手了影杀一门的门主之位,鹤影知道,若不是自己这位师兄影杀门绝撑不到今天,毕竟当时参战数百人中他是唯一活下来的。

    而且无论在哪一方面,无影都要强过自己甚多,毕竟当年师兄弟中师父最欣赏的就是他,可见其才学武功是如何出众,所以鹤影凡事都习惯和自己这隐居的师兄商量。

    无影顿了一顿继续往下说:“影杀门元气大伤,需要的是尽快恢复实力,还是按照原先的老路子走只怕是不行了,要多多招揽人才。”

    无影叹了一口气,虽然他没有眼睛,但是很多事情却比有眼睛的人看的还要清楚。

    鹤影有些犹豫问道:“师兄,你的意思是把这个夏飞招揽到影杀门中?”

    无影不置可否,“他既然是当年血影大师的后代,也算是半个影杀门之人,即使不入我门,做个代理人也没什么不好。”

    影杀一门均是杀手,他们避世而居很少过问外面的情况,可是几千口子人总归要吃饭要穿衣,这就需要他们必须不断接受来自于联盟的委托,所以在除了内门弟子外还有代理人一说。

    这些代理人通常负责接受订单,收取报酬,帮影杀门采购些日常用品之类的工作,仅仅是名义上属于影杀门,实际却并无关联。

    想要成为影杀门的代理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为影杀者服务的代理***多都是几代,甚至几十代就从事代理这一行当,算是世袭制。

    夏飞既然血影后人算起来和影杀门总有着脱不去的干系,按照道理来说罪人的后代永远都是罪人,是没有资格为影杀门做代理的,只是目前影杀一系日渐羸弱,若不变革,只怕将会逐渐淡出杀手这个大舞台,成为籍籍无名之辈。

    “我想你可能还没看过暗影带来的资料吧,你去看一看就明白我的意思了。”无影淡淡说道,而后埋下头继续打扫地面,雪花纷飞,刚扫干净用不了多久便会覆盖上一层淡淡的白色,只有一刻不停的打扫下去才可以保持院子里一尘不染。

    “我虽然没有眼睛,但是我可以听,你觉得这个叫夏飞的若是放在我们影杀门内,按照实力应该居住在第几层?”无影问道。

    鹤影微微一怔,沉声道:“第六层,甚至第七层。”

    “门下同龄人中有人可敌吗?”

    “没有。”鹤影摇了摇头说道。

    无影发出一个长长的叹息,“自从上一次数百名同门覆灭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我们过去是不是对门下弟子太过苛刻了,亲眼看着那些和我们相伴多年的师父,师兄们死去,我才恍然大悟,有机会的时候要对自己人好一点,等到他们死了,便没有机会了。”

    望着无影苍老而孤寂的背影,鹤影突然明白了自己这个师兄的意思,他施了一礼转身退出这座隐蔽的小院,朝着自己的居所走去。

    多年前那一战让无影心生感慨,长久以来影杀门以不近人情的方式教育着门下子弟,只要一入此门便再无机会离开,但凡出走者一律杀无赦。

    这样做虽然让影杀门曾经拥有过极强的战斗力,却也饱受世人的不解和诟病,这些不近人情的清规戒律只会让门下弟子害怕,却无法真正收服他们的心。

    一个建立在威慑和恐惧之上的组织是难以长久的,这一点从联盟中无数***帝国的覆灭便可以清楚知道,影杀门何尝不就如同那积重难返的帝国一样?随意践踏着门人的生命,靠着给弟子***和近乎苛刻的规则来维系自己的存在。

    若想要影杀门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不仅需要规则,更需要人情,人心所向,即使是天大的困难也定能渡过。

    鹤影想到这里不由的加快了脚步,面色沉重。

    无影师兄看的透彻,可是影杀门这些规矩并不是一天两天形成,若想改变绝非易事,他忽然觉得肩上的担子更加沉重,想要改变目前的现状就必须革新,这革新的担子无疑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回到住所,鹤影急匆匆打开计算机,调出暗影发来的资料。

    每一次门下弟子出去试炼,影杀门都会派遣死士暗中尾随,一来摸清楚试炼的情况,二来调查是否有人对师门不忠。

    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对门下弟子的不信任,无影所说的影杀门弊病,这也算其一,试想一个并不相信弟子的门派,又如何能让门下弟子相信?

    资料通常都会发送到一台影杀门高层专属服务器内,无影自然也有登陆的账号和密码,他虽然隐居山中,但并不代表他就对门内的事物不闻不问。

    只是无影有意无意的把夏飞说成是人才,却不知是何原因。

    鹤影调出资料逐一查看,从暗影和夏飞联手干掉那条巨蛇,一直到夏飞看透暗影的计划,拒绝进入死士小队布下的局,所有这一切让鹤影不由得心惊肉跳。

    击杀银色巨蛇之时夏飞释放出的雷暴之技强悍无匹,鹤影相信,影杀门下能够抵挡住这一招的人不会超过十名,由此可见夏飞的实力绝不像他的外貌那般其貌不扬。

    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夏飞不仅拥有速度异能,而且还会精神系的***纵,这就简直匪夷所思了。

    “不错的实力,机敏的分析和判断,影杀门一系的血脉渊源,怪不得无影师兄会如此劝我。”鹤影靠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

    没有眼睛的无影看得比自己这个影杀门门主还要清楚,这让鹤影不禁有些脸红。

    他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度步,目光闪烁不定。

    忽然,无影停下脚步,自言自语道:“难道影杀门的变革要从这夏飞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