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二百二十七章 身世

二百二十七章 身世

    二百二十七章 身世

    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夏飞并非影杀门下之人,却掌握了敛息和诡刺这两种影杀者独有的绝技,特别是诡刺之技,只有为影杀门效力多年而且劳苦功高的弟子方才有机会学习,夏飞没理由掌握这等高级***才是。

    夏飞对诡刺和敛息之法理解深刻,运用熟练,很显然这是常年修习的结果,影杀门下一向管制甚严,任何人只要一入此门便休想离开,除非是死亡,否则一辈子都必须为师门效力。

    从这一点上完全可以排除夏飞的武技是门人私下传授,一定是有外人把敛息和诡刺教给夏飞。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相当严重,门内顶级***悄然流传出去,这在影杀门历史上还是头一次出现这等事情。

    谁也没有怀疑过鬼影,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鬼影已经死了,更不会有人想到鬼影人虽然死了,但是却化作不朽的灵魂,并且把武技传给了夏飞。

    众人眉头紧锁,坐在最上首的鹤影更是用手指使劲***着太阳穴,百思不得其解。

    “来人,带夏飞去住所休息,这件事待到日后再说。”鹤影沉声命令道。

    很快,守卫在门口的那群死士便将夏飞带至第十层一处偏僻的房间,大厅内只剩下鹤影和自己的三位徒孙。

    “太祖爷,您看这件事该如何是好啊?”银影发问道。

    鹤影思考了一会,“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待我回去查看过再说吧,先让夏飞留在这里,不要为难他。”

    说罢鹤影站起身便朝外走,银影三人恭送太祖爷离开,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居所。

    鹤影沿阶梯向山上走去,此处已经接近山顶,空气寒冷,石板道路上布满了白色积雪和冰凌,相比山脚下的温暖这里更像是严酷的寒冬。

    实际上生活在山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空气寒冷不说道路也很是难行,影杀门的创始人之所以定下门人按照辈分自上而下居住其实颇有深意,他是在提醒门内的当权者不要贪图享乐,要记住自己的权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鹤影虽然年事已高但腿脚很是灵活,不输给门下的年轻人,风雪覆盖的道路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第十一层和十二层无人居住,被用来存储一些门内的古籍和珍贵物品,鹤影没有停留,继续朝着第十三层而去。

    如果说十一十二层因为存储着众多珍贵古籍是门内禁地的话,那么鹤影居住的十三层就是影杀门的超级禁地,前者凭着自己的腰牌,门下之人每个月都有机会进入其间学习,而第十三层就连暗影月影他们也不得擅入,因为在那里存放着影杀门最重要的秘密。

    站在十三层平台上叹了一口气,鹤影望向山下郁郁葱葱的森林,清澈的河流,整块大陆尽收眼底。

    天空中飘着白色的雪花,雪势并不大,但终年不停,鹤影每一次呼出的水蒸气都会化作细碎冰凌,缓缓飘落,气温足有零下五十度。

    其实十三层平台距离真正的山顶还有约莫五公里路程,只是山上最后一层平台罢了,继续向上还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石板小径,由于无人打扫,小径早已淹没在积雪中,不熟悉道路的人根本无从察觉。

    至于大山之巅又是什么只有影杀门的门主一人知道,多少年来从无例外。

    鹤影踏着积雪向左而行,一边走一边凭栏眺望远处风景。

    前行约莫一里多路鹤影来到一处独门小院,从被积雪覆盖的石拱门走进院子,只见地面上早已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此处终年下雪,想要把地面打扫的如此整洁需要一刻不停的打扫,很显然这座院子是有人照料的。

    一名光头老者手里提着老式扫帚不紧不慢的在院子里扫雪,他的动作很奇特,走起路来先是迈出右腿,然后用扫帚支撑住地面,艰难的迈出另外一条腿。

    很难想象,这人就是靠着残缺的身体将小院打扫的如此整洁,地面上片雪无存,就连门窗也清洁如新,房梁上连一根冰凌都没有。

    科技发展到今日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清除积雪,无论是热风机,还是全自动扫雪器都要比扫帚这种古老的东西好用很多,可这位老者却依然选择了如此笨重而效率低下的工具,耐心的,从容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鹤影踮着脚步走到光头老者的身后,轻轻施了一礼压低声音道:“无影师兄,鹤影有些事情需要在万尊阁查询,不知师兄是否有空?”

    师兄?

    鹤影比暗影他们可高着整整三辈,是影杀门的门主,一直以来所有门人都以为他就是门内辈分最高的人,谁也无法想象,在山顶上这个不起眼的小院里居然还有一位鹤影的师兄!

    既是师兄那么按照影杀门的规矩理应由长者继任门主,为何门主会是鹤影,而年龄更大的无影心甘情愿打扫这神秘小院呢?

    被唤作无影的这位老者挪动着诡异步子转过头望向鹤影,他的双眼翻白而黯淡,很显然这位老人家眼睛也是瞎的。

    一个又瞎又瘸的老者是如何打扫这院子?假设他无法视物,又怎么能将每一处细节都打扫的如此干净?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么冷的天气无影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光秃秃的头顶没有任何遮掩,任凭雪花落在头上。

    “不知门主要看些什么资料?”无影还了一礼,用苍老的声音说道。

    “师兄,我想查看历年来门下修习了敛息和诡刺之法,而后擅自离开影杀门,下落不明的人。”鹤影说道。

    无影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随我来吧。”

    收起扫帚,无影领着鹤影一瘸一拐来到小院左边一道不显眼的红色合金门。

    门上并没有锁,无影推开门站在一旁,“符合门主所说条件的共有三人,资料分别在1-506,4-237,5-112。”

    无影准确无误的报出了三个编号,就像是报出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一般轻松,一个瞎子居然对这些资料了如指掌,要知道从古至今,投身影杀门下之人何止万千,想要把所有人的资料全部记住,这需要何等的记忆能力?单是看完这些资料就需要数十年,何况牢记于心。

    “谢师兄。”鹤影道了一声谢迈步走进房间里,无影悄悄关上门,回到院子里继续缓慢而笨拙的打扫地面。

    房间昏暗,鹤影打开射灯,一排排木质资料架呈现在眼前。

    由于没有暖气,资料室里的温度甚至比外面还要寒冷,这也是影杀门的创始者所制定的规矩,凡是门中位高权重者不仅没有权利享受暖气和空调,就连吃饭也要更加清淡,生活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苦修士。

    鹤影活了数百年,修为深不可测,严寒并不能给其带来任何困扰,倘若是普通人恐怕根本就无法在这里生活。

    书架上一册册记录文档由于时间久远的关系早已泛黄,但是却没有丝毫破损,显示出无影平日里对这些资料极好的保养。

    鹤影按照无影得提示从书架上找出三份文档,影杀门历史上所有的门徒资料全都保存在这里,无论他是曾经的门主还是小小的厨师,不***份贵贱,全部按照其死亡或者失踪的时间加以排列。

    房间里有一张窄小的书桌,桌上摆放着一盏小型日光灯方便来人阅读,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将资料带出这房间,只能够在室内进行查询。

    鹤影拉过椅子,将三大卷文档放在桌上,而后展开来仔细阅读。

    每一册卷宗内并非只有一个人,而是数百名门徒资料,想要从中找出需要的人要花费一些时间。

    影杀门规矩甚严,地处偏僻,没有花花世界的灯红酒绿和喧嚣,所以有些人受不住寂寞趁着出任务的时机逃离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毕竟这种枯糙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忍受。

    只是逃跑的门人很少能够真正获得***,一旦被发现即刻会有大批死士动身寻找,抓获之后格杀勿论,任何人想要逃脱都必须衡量一下需要承担的风险,更需要有足够的胆量才行。

    在漫长的岁月中也有一些人顺利逃了出来,并且摆脱门下追踪隐秘的生活在宇宙中某个角落,鹤影突然想到夏飞会不会是当年逃离影杀门的某人后代,所以直接来到资料馆查询。

    他将目标确定在修习了诡刺和敛息这两种高等级***的潜逃者身上,若夏飞只是一名普通弟子的后代绝不可能掌握如此高端的武技。

    很快,鹤影从资料中抽出三张薄薄的纸页并排摆开观瞧,这三位都是多年前逃离师门,有着不错的修为,熟练掌握了诡刺和敛息这两种绝技。

    鹤影的目光忽然变得明亮无比,脸上露出一个颇具玩味的微笑。

    他拿起一张纸在手中观瞧,纸张之上除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记载还有一位中年大汉的照片,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竟然和夏飞有几分神似!

    根据资料来看这个人名字叫血影,曾经是影杀门十一层大弟子,将来极有可能继任门主的人物,大约三千多年以前借着出任务的时机从师门逃离,从此查无音信。

    仅仅凭着两个人的相貌神似并不能足以让鹤影相信夏飞是血影后人,更重要的是,血影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和夏飞的老家地球,同在恩达罗星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