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鹤影

第二百二十六章 鹤影

    第二百二十六章 鹤影

    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是一种不礼貌的表现,银影眼中夏飞只是一条落入沙漠中的虾米,只需要手指轻轻一捏,便可以至其死地,和这种人讲礼貌他似乎并没有兴趣。

    即使是再好的脾气也很难忍耐来自于对方的狂妄和轻视,更何况夏飞的脾气从来就不好。

    夏飞微微一笑,对银影轻声道:“你若是想知道就最好安静的听我把话说完。”

    骂人不吐脏字是一种境界,同样这种无声无息的反击也是一种境界,夏飞这句话的意思理解起来很简单,“你丫闭嘴。”

    银影当即大怒,脸色涨得通红,左手食指弯成一个勾,对着夏飞轻轻一弹。

    嗖!

    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风刃骤然生出,原来他的异能是风控,可以***纵气流进行攻击!

    距离不过五米,转瞬即至!

    夏飞只觉得一阵冷风迎面扑来,急忙向一旁闪躲。

    这时候鬼影的师父月影眉头一皱,轻飘飘挥了挥袖子,风刃在距离夏飞不到两米的地方突然消失不见,也不知去了哪里。

    银影向着月影怒目而视,“老三,你这是要做什么?”

    月影冲着他呵呵一笑,嬉皮笑脸道:“大哥,你总要让人把话说完不是,二哥的徒弟也死了,他都没着急您又何必呢,再说还有敛息和诡刺的出处问题没弄清楚呢。”

    夏飞隐隐察觉到月影和银影似乎并不对盘,言语间夹枪带棒,话里有话,***暗影夹在两个人中间亦是十分为难,只好不断的劝阻他们莫要伤了和气,整个就是一和事老。

    “我师父是罕见的空间异能者,刚才大师伯的风刃便是被师父送去了异次元空间,他们俩从小不和,就连祖师爷活着的时候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大师伯毕竟在同辈中年龄最大,很多事情上师父都争不过他。”鬼影沉声说道。

    对于师门的内斗鬼影心情十分复杂,怎么说夏飞也是外人,今日被他撞见,鬼影这才无奈向夏飞道出实情。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银影对月影怒目相视,而月影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飘飘看向夏飞这边。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暗影,月影,银影三个人听到声音急忙站起身来到门边恭候,态度极是谦逊。

    “这是我们太祖爷到了,太祖爷是门里辈分最大的老者,夏飞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些站起来给他老人家请安。”鬼影匆匆说道。

    听鬼影那意思来者是个辈分极高的老前辈,给老前辈行个礼夏飞没那么多矫情,于是他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远远的朝门外看。

    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头乐呵呵走了进来,他的面色红润,身材矮小,除了一头银发外怎么看都像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连额上的褶子也是少之又少。

    若不是鬼影事先有提示,夏飞定会以为他是个少年装扮而成。

    “我听说你们找来了一个外人也会诡刺和敛息之法,这人在哪呢?”矮小老者刚一进门便急匆匆问道,脚下步点轻盈,不见丝毫老态。

    “太祖爷,您来了。”银影三位急忙行礼道。

    老者摆了摆手,示意银影他们不要这么麻烦,自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偏厅正上首坐定,一连串的动作很是麻利。

    “这位是鹤影太祖爷,他究竟活了多少岁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也要叫他一声师叔呢,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我师父也没办法在他手下走上三个回合。”鬼影沉声道。

    影杀门辈分奇怪,除了鹤影就属月影他们三个的辈分高,可他们和辈分最高的鹤影还差着三辈,为了以示尊重,第十三层便由鹤影单独居住,而暗影他们跳过第十一,十二层住在十层之上。

    今日也不知为何,把门里的老祖宗都给惊动了,亲自前来问话。

    夏飞微微一笑,走了上去,施礼道:“老人家,我叫夏飞,您刚才问起的那个人便是我。”

    鹤影点了点头,直接问道:“你非我门中之人,为何也会诡刺和敛息之法呢?”

    夏飞道:“这两种***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至于为何您门下也会这些绝技,那我就不知情了。”

    夏飞一口咬定这些绝技是自己祖上所传,反正无凭无据,夏飞也不怕他们调查,至于偷窃一说夏飞不在提起,毕竟惹恼了这些人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放肆!诡刺和敛息乃是我影杀门的绝学,什么时候又成了你祖上传下来的了!”银影怒气冲冲道。

    鹤影摆了摆手,“这事稍后再说,你先说说我那几个徒孙到底是怎么死的?”

    当着这些人的面夏飞不好在继续隐瞒,于是他就把自己把山洞中的所闻所见一一道来,至于自己为何会跑到影杀者的试炼地,夏飞推说自己喜欢在星际中冒险,无意间发现一只奇怪的飞虫,一路追踪它进入那片赤色星尘,待到从星尘中钻出来那只飞虫已然不见,而自己糊里糊涂的到了那里。

    四个人气的吹胡子瞪眼,毕竟奸夫***谋杀师叔这等事情实在是大逆不道,堪称影杀门有史以来第一大丑闻。

    “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我怕说出这等龌龊事会驳了贵门的颜面,于是便暂时压了下来。”夏飞补充道。

    鹤影点了点头,“小兄弟年纪轻轻便知道替门下考虑,实在是难得,只是你的***真的是祖上所传?”

    鹤影毕竟是影杀门的祖师爷,一听风头不对立即转而问起***的事情,对于门下的丑闻绝口不提,当真是精明的很。

    “正是。”夏飞严肃道。

    “那请你演练一遍如何?”

    夏飞当即就在大厅中央将两套***演练,诡刺和敛息夏飞修炼已久,自是非常熟练,鹤影暗暗摇头,从夏飞的年龄来看似乎他真的是从小就休息这两种绝技,要不然绝不可能掌握的如此纯熟。

    鹤影思考片刻道:“你祖上是什么人?又是如何得到这两种***的?”

    夏飞叹了一口气,面带悲哀沉声道:“我从小无父无母,跟着爷爷长大,在我七岁那年爷爷离开了人事,我从小浪迹天涯独自长大成人,哪里知道祖上的事情。”

    “这两种***都是我爷爷再小的时候教授与我,据他说这都是家里祖辈所传,让我勤加修炼不可懒惰,我谨记爷爷的教导从未敢忘,一直修炼至今日。”夏飞悲愤道。

    “这……”鹤影沉吟片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也不知夏飞从哪本拙劣的武侠小说中搬出这个段子,再配合上他不错的演技,竟然让鹤影信以为真。

    自己门下的绝技一转眼就成了夏飞祖传的***,这种事情就是活了数百年的鹤影也深感挠头。

    突然,鹤影目光一亮,好似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