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二百二十章 倒打一耙

第二百二十章 倒打一耙

    第二百二十章 倒打一耙

    这片巨大的岩石就像是一块海绵,许许多多洞穴紧密相连,仿佛迷魂阵一般。

    夏飞虽是逃进了另外一条通道,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想要从这里出去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许多通道都是死胡同,可以通过的又不知是通往哪里。

    无奈之下夏飞只得在岩石内部一阵乱闯,希望可以寻得路径脱离。

    其实就算是逃离了岩石区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因为丛林中还不知有多少隐杀者又或者残忍的白面猿在等待自己。

    前方洞穴骤然收窄,仅能够容纳半个身位,夏飞急忙运起月神强行对洞穴进行扩张,全然顾不得月神破开岩石会发出巨大的声音,吸引暗影追踪而至。

    月神虽然强悍,但是却需要耗费许多宝贵的精神力量,如此硬闯下去总不是办法,早晚有精神力不支的那一刻。

    突然,一阵冷风从夏飞背后袭来!

    夏飞没有有丝毫犹豫,身影匪夷所思倒转,左手追命骨刺迎了上去!

    砰!

    一个金铁交错之声响过,暗影的骨刺和夏飞的骨刺相碰在一起,擦出一串火花。

    夏飞只觉得手臂一阵发麻,急匆匆向后闪了两步。

    暗影也没能想到夏飞的神经反应速度竟然这么快,能在电光火石间挥戈一击,再加之他下手的部位并非要害,力量也不大,所以反是被夏飞这一击搞得有些狼狈。

    停住身形,暗影表情严肃道:“诡刺!敛息!这些绝技你是怎么学会的?”

    暗影早就怀疑夏飞之所以能够躲藏在山洞中不被发现,是因为具备某种类似于敛息的隐藏绝技。如今他一路追踪而至,通过亲身验证才恍然大悟,夏飞的隐藏术正是影杀一系的绝学,敛息!

    而夏飞刚才身形匪夷所思的一转,用的更是影杀门进阶绝技,诡刺!

    影杀一系管制甚严,只有入门修习三十年以上,并且得了老师的欣赏方才有机会修习这两种门内绝学。

    夏飞一个从未谋面的外人竟然拥有自己门下高阶战技,这让暗影如何能不心惊!

    他暗自打定主意,决不能放过夏飞,一定要抓住他严加拷问,套出这一切的真相。

    鬼影直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夏飞的武技被自己师伯认了出来,不仅是夏飞,就连自己也会惹上大麻烦,弄不好还会连累师尊月影老人家。毕竟这些武技都是鬼影擅作主张传授给夏飞的,未经过师门的同意。

    夏飞当然不会说出鬼影的名字,他神情严肃的反问道:“我倒还想问你呢!这都是我家的绝技,你怎么可能认识!?而且我看你刚才隐藏身形分明用的就是我家真传!快说!你是怎么偷得我家绝学!?”

    好一番恶人先告状,诡刺,敛息这些分明就是影杀一门的专属武技,到了夏飞的口中反倒成了他们家的绝学,是被暗影偷学了去。

    再加上夏飞还算不错的演技,一脸愤怒不已的样子,不知情的还真是难以分辨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

    暗影一下就愣住了,作为门内三大元老之一,暗影不是没见过市面,但是猪八戒倒打一耙这种招数确是暗影生平前所未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暗影涨红了老脸,原本的微笑再也不见了,他愤怒的说道:“谁偷你们家的绝学了?这诡刺和敛息分明就是我们……我们门内的绝学,你这是含血喷人!”

    夏飞哈哈大笑,“如今你占着上风,当然不肯承认,好啊,你偷了我们家绝学也罢,到头来反而说是我偷得,还想杀人灭口!今天我总算是明白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死去的列祖列宗只怕在地狱里也绝不会放过你们这些盗贼!”

    夏飞演得微妙微俏,表情悲愤不已,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暗影急的连连跺脚,“没有偷!就是没有偷!我们门下的绝学根本用不着偷!”

    夏飞冷哼一声,“好,既然你说你没偷,那你拿出证据来!”

    暗影彻底傻眼了,夏飞先是给他按上一个罪名,然后让他拿出证据,这叫怎么话说的,暗影要是能拿出证据那才叫奇怪。

    被夏飞这么一激,暗影的脑袋彻底混乱了,心里只想着怎么证明自己没有偷窃,却没有想到夏飞这根本就是设了一个套,逼着他一步步朝里面钻。

    鬼影一脸的无奈,夏飞这胡搅蛮缠的招数他不是第一次见到,夏飞就是这么一个人,一旦不想讲理的时候总能够变着法子把人往死路上逼。

    自己这二师伯别看是阴险的隐形异能者,其实他老人家一向厚道,否则也不会留给时间让夏飞去解释。

    夏飞蛮横的抓住暗影的弱点迎头痛击,几句话就把他逼得脸红脖子粗,完全就是街头无赖的做法,二师伯哪里招架不住。

    “我……我没有证据!但是这些确实是我师门的绝学,根本不是你们家的。”暗影无力的反驳道。

    夏飞忽然觉得暗影这人很有些意思,于是更加变本加厉的说道:“好啊,你竟然说这些不是我们家的绝学,那好,你拿出证据来!”

    暗影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好悬没晕倒过去,要他证明诡刺和敛息不是夏飞家传绝技,这个他也做不到。

    心里冤枉的要命,可是暗影却偏偏找不到证据来证明自己冤枉。

    他这种人一旦钻了牛角尖便很难出来,急的直挠墙却无计可施。

    突然,暗影好像想明白了什么,大声问道:“你说这是你们家传的绝技,你又有什么证据?”

    说完,暗影整个人松了一口气,自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反击的方法,只是他并不知道,夏飞早就准备好了戏词在等待着他。

    “哼!我会诡刺和敛息,这就是证据!”夏飞正色道:“我且问你,我的这些武技可是你所教授?”

    “不是。”暗影摇头道。

    “可是你门下其他人所教授?”

    “应该也不是,没有长老同意,武技绝不会外传,你很明显不是我门下之人,所以不可能有任何人将诡刺和敛息这两大绝技传给你。”暗影说道。

    夏飞哈哈大笑,“这不就结了,既然我的功夫不是你们所教授,那么我是如何学到的?”

    “这……”暗影一阵语咽,无言以对。

    “这什么?这分明就说明诡刺和敛息是我们家的绝学,是被你们暗中偷去的!”夏飞蛮不讲理道。

    夏飞越是把暗影朝绝路上逼,鬼影就越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万万没能想到,自己好心好意将***传授给夏飞,反倒成了他用来折磨二师伯的武器,而且他还没办法出面来澄清这一切,只能眼睁睁看着夏飞如此蛮横下去。

    暗影毕竟上了点年纪,见识也有一些,虽然一时被夏飞连连逼迫,搞得非常狼狈,但是他很快就从这件事情中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无论如何夏飞会敛息和诡刺之技绝对做不了假,再加上他口口声声说这***是自己祖辈所传,由此可见,夏飞和自己影杀门一定有着莫大的干系。

    如今只是出于误会导致双方恶语相向,至于真正的原因何在,必须仔细调查清楚。

    暗影越想越是觉得有蹊跷,下定了心思一定要抓住夏飞把事情搞得明明白白,若不然平白无故背上一个盗窃的罪名,这叫怎么回事。

    其实这些只是夏飞用来拖延时间寻找机会的战术,他可不想和暗影以及影杀门解释什么,还是赶紧寻找六叶雨荷而后离开这里才是正途。

    暗影的眼神稍显犹豫,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破绽,夏飞立即***纵月神来了一个佯攻,而后飞速遁走,毫不犹豫!

    “休跑!我不会杀你,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说清楚了!到底是谁偷了谁的武技!”暗影大喊一声,急匆匆追了出去。

    鬼影一阵愕然,自己这个糊涂的二师伯对夏飞这一席谎话当了真,大有不搞清楚誓不罢休的意思。

    身影如电,夏飞在洞穴中拼命飞奔。

    可惜他越是急着想要逃离,却越是难以找到正确的路径,而且暗影这老头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门,冷不丁就会冒出来突施冷剑,只是由于心里边揣着疑问,暗影出手并不重,每一次都被夏飞躲闪过去。

    “这样不行!一定要冷静!再冷静!”夏飞暗暗告诫自己。

    再次运起敛息之法,夏飞一边逃命一边快速让大脑回复冷静。

    心中渐渐清明,周围每一个细微的声音都无比清晰。

    忽然,夏飞敏锐的察觉到远处有瀑布落入湖水的声音。

    “出口!”夏飞微微一怔,循着声音而去。

    片刻后夏飞终于走出了迷宫般的洞穴,但是呈现在夏飞眼前的并不是出口,而是一座巨大的石中湖!

    这一座湖位于巨大岩石的中心地带,湖水幽暗,深不见底,无数条洞穴全都通往这里,其中很多洞穴中还带着水流,形成一条条瀑布。

    “不要跑!你把一切给我说清楚了!”

    远处再次传来暗影疑惑带着愤怒的声音,夏飞咬了咬牙,手指在战斗套装上轻轻一点,一只空气导管突然伸出。

    夏飞将空气导管含在口中,纵深一跃,以一个优雅的动作跳入湖水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