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二百零五章 秦茫的选择

第二百零五章 秦茫的选择

    第二百零五章 秦茫的选择

    赫克星中央医院,一号特殊病房。

    夏飞匆匆走下悬浮车,早已得到消息的图拉姆守候在门外,神色颇显紧张。

    “老东西今天的情况可不大好,只怕撑不过今晚了。”图拉姆说道,同时他的眼睛偷偷看向夏飞右手中那只透明药剂瓶,图拉姆很清楚,这瓶药剂用的是六翼天尊之毒,也不知夏飞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马上见到老爷子。”夏飞沉声说道。

    图拉姆重重点头,领着夏飞便朝病房内走去。

    大厅内人数颇为不少,这些人分为两拨,一拨以秦茫的大徒弟那连为首,叶景山也在其中,另一拨以总会追缉部长玛塔为首,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物。

    他们在大厅内形成两个泾渭分明的小团体,很显然这些人都是为了争夺秦茫死后遗留下的东西而来,而夏飞和图拉姆组成的第三方阵营则显得有些势单力薄,无论在实力上还是人数上都处于下风。

    图拉姆和秦茫一言不发便朝楼上走去。

    “慢着。”不远处的玛塔突然说道,两名守候在楼梯口的彪形大汉得了玛塔的指示,立即伸出手将夏飞和图拉姆拦住。

    “医生有交代,不要上去打扰,我们就在这大厅里等消息吧。”玛塔笑眯眯的走过来说道。

    “是啊,师父的病情尚不稳定,我们应该谨遵医生的吩咐才是。”那连故意把师父两个字咬的很重,分明是在提示人们他才是秦茫的徒弟,关系上要比你们更近一层。

    这些人暗中的角力顿时激怒了夏飞,老爷子已经危在旦夕,可是这些人却依旧在为各自的利益明争暗斗。

    夏飞脸色阴沉毫不理会这些人的阻拦,向着台阶上迈了一步,两侧大汉立即伸出手想要抓夏飞的衣角。

    啪啪!

    两只铁钳般的大手按在夏飞两肩,但是下一秒钟他们便会后悔自己冒失的举动!

    脸上露出一个邪恶笑容,夏飞双手微微一动,月神出鞘!

    嗖!

    银色光华一闪而过,夏飞的速度极快,这些人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两只断掉的手腕便齐齐落下,鲜血像打开的水龙头,喷洒而出!

    “挡我者死!”夏飞沉声说道,声音并不大,却是无比坚定。

    两名大汉发出杀猪般的痛苦***,一只手捂住已经断去的手臂,阻止血液流失,脸色苍白。

    大厅内的人谁也没有料到,夏飞竟然敢在这时候下死手,毫不把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

    “说得好!”图拉姆哈哈大笑,单手摇摇一指玛塔的鼻子尖,“不想死的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谁若是敢踏上这台阶一步,老子今天便斩他一双腿,踏上两步,老子今天便要他的命!”

    说罢,图拉姆右拳向着混凝土墙壁上猛地一挥,砰!

    一个清脆的响声传来,只见墙壁上多了一个圆圆的窟窿,约莫有食指般粗细。

    要知道这可是合金混凝墙壁,其坚硬度堪比钢铁,图拉姆仅仅用一个手指头便轻易将这堵墙戳破,就像是点开薄薄的一张纸,真是堪称恐怖的修为!

    众人完全惊呆了,夏飞和图拉姆的表现完全就是两个不要命的疯子,看他们的样子,今天就没打算讲理,就是要来横的!

    嗖!嗖!

    那两个断了手臂的保镖被图拉姆一手一个抓住衣领,像麻袋一般从楼梯间直接扔进了院子里花园中,从外面又是一阵痛苦的哀嚎声传来。

    玛塔脸色铁青,图拉姆今天看来是铁了心要和夏飞站在一条战线,若仅仅是夏飞自己,玛塔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可以将其置于死地,可是要加上图拉姆的话他就不得不重新衡量一下局势。

    图拉姆和玛塔同为裁决者总会部长级人物,位高权重,两大部长若是彼此撕开脸面不要,定会是好一场血雨腥风。

    现在的问题是图拉姆已经率先撕破了脸皮,摆明了今天就是要死磕,如今就看另一位部长玛塔会怎样回应。

    图拉姆大大咧咧的朝楼梯上一坐,口中说道:“夏飞,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应该干的事情,谁要是敢拦你千万不要客气,出了事情我图替你扛着!”

    夏飞点了点头,快速走上楼去。

    图拉姆的大徒弟那连一直和其他几个师兄弟躲在暗处,等待着图拉姆和玛塔拼个两败俱伤,老奸巨猾的玛塔当然知道这一切,对于那连这样的小人物他可以不当回事,可是图拉姆这只大老虎却远不是那么好对付。

    按照他的计划,一旦秦茫死了,玛塔便会想方设法篡改其遗嘱,若是无法达成便要以武力相逼,让那些得了东西的自己交出来,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东西千万不能落在图拉姆的手里,这些人中唯有他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想对付的。

    没想到图拉姆出人意料的当着这么多人向自己开火,摆明了要和自己对着干,如此一来他所有的精心计划,全都没了用我武之地。

    “图拉姆大人,有什么事情好说啊,您何必和这些不长眼睛的过不去。”玛塔决定暂时不要撕破脸皮,先观察一下再说。

    一旁的那连颇感失望,本来他的实力便是最弱的一方,如今玛塔和图拉姆不肯开战,他便也没了从中渔利的机会,心中暗自把图拉姆和玛塔骂了一个遍,寻思着要不要从中找出一方来加入,毕竟单凭自己这点人是没办法在图拉姆和玛塔这两大巨头身上很难讨得任何便宜。

    局势暂时缓和下来,但是谁都知道平静背后隐藏着巨大的躁动,因为所有人都相信,秦茫很快就要死了,绝不会挺过这一关。

    楼下的人心怀鬼胎,夏飞在这时候已经来到了秦茫的病房,没有得到玛塔的命令,守在周围的壮汉并没有出手阻拦。

    毫不客气的将病房里的医生护士请了出去,夏飞将门反锁来到秦茫身旁,同时反复探查病房内的动静,以防意外。

    秦茫神色疲惫,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说道:“不用看了,没有人但是有监控系统。”

    夏飞点了点头,表情严肃的说道:“老爷子,您相信我吗?”

    秦茫微微一笑,“你小子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不是鬼主意,而是要命的主意。”

    “要命的主意?我这条命马上就要没了,你现在来要似乎晚了点。”

    手掌一翻,夏飞把那只装着褐色药剂的小瓶子摆在手心里,“这里面装的是毒药,用六翼天尊之毒调配的。”

    “那又怎么样?”秦茫问道。

    “如果您把它喝了会有两种结果,第一种马上毒发死去,第二种可以多活一阵子然后毒发死去。”夏飞沉声道。

    秦茫微微一怔,好奇的问道:“第一种还好理解,可是这第二种是什么缘故?”

    夏飞微微一笑,“老爷子,不瞒您说,我私下里学过些炼药之术,这种药剂就是我调配的,用的是一种以毒攻毒的方式,服用之后有可能暂时将您身上的毒性压制住,隐忍不发。”

    秦茫沉默片刻,犹豫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用一种毒药来压制另一种毒药?”

    “对!”夏飞重重点头,“这只是一种可能性,现在药剂我已经调配出来了,至于是不是冒这个险,还得由老爷子您自己决定。”

    话音未落,房间突然被撞开,几名彪形大汉迅速冲了进来,分立左右将病房完全***住。

    夏飞早就知道病房里有监控系统,自己的一言一行一定是被玛塔这些人所知,所以他们才会不惜一切的闯进来,试图阻止夏飞。

    夏飞将装有毒液的药瓶子,塞在秦茫手中,一言不发站起身,目光冷冷在室内扫过。

    走廊里传来凌乱的脚步声,玛塔,图拉姆,叶景山,那连,这些人全都来到了病房内,目光闪烁不定。

    图拉姆有些犹豫,夏飞猜想他一定是得知了夏飞想要秦茫服用毒药,所以产生了一些怀疑,毕竟以毒攻毒这种事情太过离奇,普通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

    “夏飞,你怎么能让老东西喝毒药呢?”图拉姆皱着眉说道。

    夏飞沉默不语。

    “哼!你想害死师父,没那么容易!”叶景山指着夏飞的鼻子说道。

    夏飞继续保持沉默,手指在空间戒指上不断地抚摸,随时准备应付最坏的局面。

    “我已经和老爷子解释过了,不喝这种毒液会死,喝了或许有机会一搏。”夏飞沉声道。

    “胡说八道!服用毒药怎么可能会有机会生存,你这是存心要害秦茫!”玛塔疾声说道,目光锐利如鹰,充满杀意。

    夏飞微微一笑,“命是老爷子自己的,相不相信我也是他的事情,他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何须你们如此紧张?”

    这时候,病床上的秦茫突然回光返照般的坐了起来,口中发出一阵虚弱的笑声,“夏飞说的没错,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们来***心。”

    啪!

    秦茫手指一推,打开瓶盖不由分说便要往口中灌。

    几条人影同时从四面八方冲来,试图阻止秦茫。

    就在这时,月神化作十八面圆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优雅的弧线,将这些人的前进路线完全封死!

    “这是老爷子的选择!谁敢阻拦别怪我刀下无情!”

    夏飞爆喝一声!怒发冲冠!仿佛一尊杀神转瞬间来到病榻前,用身体阻挡住他们。

    咕咚咕咚!

    秦茫老爷子毫不犹豫,一扬脖,毒药穿喉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