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与世隔绝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与世隔绝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与世隔绝

    就在大队人马杀进基地内部之时,一顶淡淡的白色光幕在猫头鹰基地上空悄然升起,将整座基地包裹在内。

    这种白色光幕叫做大型通讯阻隔装置,它可以制造一种高密度空间扰断波纹,只要是阻隔范围内的任何通讯信号都会被高密度扰断波所打乱,无法传递出去,也就是说,基地内与外界的联系被完全中断,进入与世隔绝状态。

    “跟我来!基地指挥中心就在最顶层,我们冲进去活捉刀疤!”宁百尘高举双臂一声大喝。

    猫头鹰基地的道路是螺旋形的,从最下一层的码头区到最顶层指挥中心需要沿着环形道路攀登整整十六层,距离甚远。

    约莫有八千名来自不同势力的战士围绕在宁百尘和其他几位当地巨头周围,形成一个进攻方阵,一路向前推进。

    道路两侧是一些功能性房屋还有仓库,这些战士一边前进一边对两翼建筑中的敌人展开清洗,对值钱的物品进行掠夺,就像是蝗虫一般,所过之处满目苍夷,任何值钱的东西都会被疯抢一空,任何活着的生命都会被乱枪打死。

    “这里是酒水仓库,大家快来抢啊!”

    不知是谁吆喝了一声,数千名战士闻风而动,冲进仓库里连喝带拿,不一会的功夫右侧这间放置酒水的仓库便被搬了一个干净。

    许多战士手里拎着一瓶酒,口袋里还揣着几瓶酒,一边喝一边跟着大部队向前冲,眼神中充满了狂暴之色。

    “哈哈,宁老,我看刀疤这次是死定了,我们这样一路冲杀上去,把他们堵在指挥中心门口一举歼灭他们!”青石基地的当家人刘坚哈哈大笑,对着宁百尘说道。

    宁百尘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浑浊的眸子里依然是狡猾的目光,由于彼此之间缺乏信任,所以这几位基地当家人都是带着各自的亲信走在一起,相互监视着,预防着,表面上都是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实际上每个人心里都在不断地盘算,如何从这一次黑吃黑行动中用最小的伤亡,取得最大的利益。

    在八支队伍中就属黄石基地的当家人黄渤成人马最多,实力最强,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实力强而骄傲,他很谨慎的严令手下不准饮酒,把队伍收在自己两翼,时不时的还会派出一些人到前后进行侦查。

    宁百尘微微皱了一下眉,笑着对黄渤成说道:“老黄,你也太小心了,咱们现在已经占据了优势,战士们想喝酒就让他们喝好了,反正刀疤已经被堵在了基地最上层,想跑也跑不了。”

    黄渤成能够占据这附近最大的基地,其人自然也是有几分本事的,绝非泛泛之辈,他摇了摇头郑重道:“宁老,凡事还是要谨慎些好,以防变数。”

    宁百尘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等到取了刀疤的性命再庆祝也是不迟。”

    猫头鹰基地内一片混乱,刀疤的人很有秩序的沿着环形道路不断后撤,每撤一段距离便停下来利用两侧的建筑物作为临时阵地,用一些轻型武器稍稍进行一下反击。

    由于火力有限,这种反击很难奏效,除了可以将联军进攻的脚步拖的慢一些之外起不到任何效果,常常是刀疤的人还没打上几枪,联军这边的火力便暴风雨般的倾泻而出,打的他们抱头鼠窜。

    刀疤的人越狼狈,联军这边的战士们便越是兴奋,每个人都认为胜利在望,一种轻敌的情绪在联军中开始悄悄蔓延。

    无论是激光武器还是射弹武器都是需要弹药的,只不过射弹武器需要的是子弹而激光武器需要的是能量储存棒,弹药的形态不同罢了。

    战士们喝了酒,打了胜仗,一个个变得慷慨激昂,许多人拿着武器对那些建筑物,管道,还有远处那些看不清楚的敌人进行胡乱的射击,丝毫也不吝惜弹药,这更像是一种庆祝和威慑,毕竟这种射击是毫无目地的,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

    夏飞尾随在大部队之后装出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不时的在街上捡取一些战利品,渐渐地他被大部队甩开了一段距离。

    人虽然落在了后面,但是夏飞的眼睛却一刻不停地对前方联军的所作所为进行扫描,因为兽灵法典修炼到第二层的缘故,夏飞的视力要比一般人好一些,再加上夏飞一向喜欢主意细节,所以很短的时间内,夏飞便发现了许多问题。

    首先宁百尘的小儿子宁老三并没有在队伍里,而且他的身旁有四名面色冷静的壮汉一刻不离的护卫着,这四名护卫各个人高马大,走路时候脚下生风,他们围绕在宁百尘身旁眼睛始终在机警的左顾右盼,面无表情,大有高手风范。

    另外宁家的战士们一直都很自律,从不参与对猫头鹰基地的打砸抢活动,一旦发现什么好东西反倒是宁家的人喊得最响亮,待到把人都吸引过来,那些大声叫喊的战士拔腿就走一刻也不停留,任由其他势力的人去抢,去争,他们连看也不看。

    更重要的是宁家人很少乱用武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紧跟在队伍里,一旦遭遇阻击这些战士也会冲上去进攻,但是他们射击的时候似乎总是会偏离目标许多,就像是刚入伍还没学会瞄准的新兵蛋子一般。

    “不行,要尽早摆脱这支队伍才好,宁家人的行为太古怪了。”夏飞观察已毕在心里默默念道。

    那位负责监视夏飞的图雷一直跟在夏飞身旁,夏飞快他也快,夏飞在地上捡战利品他就等着夏飞,虽然他对夏飞这种贪生怕死外加见财起意的做派很是不屑,但是他一句话也不说,紧紧跟在夏飞身后。

    道路渐渐变得狭窄繁杂起来,两侧闪出许多幽暗的通道,通道内一片狼藉,显然早已经被前方的大部队洗劫过。

    夏飞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跑到一条岔路口跟前,一只手扶住墙壁弯下腰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很是疲惫。

    “你怎么了?”图雷来到夏飞身旁狐疑着问道。

    夏飞用手指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好久,好久不运动,心脏跳,跳的厉害。”

    图雷眉头微皱,“瞧你这怂样,你这小身板难道是纸糊的,这才走了不到三公里”

    没等他说完,夏飞突然一只手捏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无法发出声音,双脚猛地一蹬地面,二百多斤的图雷被夏飞直接提了起来,转瞬间便跑出了几百米开外。

    由于夏飞是在队伍最末尾突然发力抓走了图雷,所以并未有人发现,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噗通!

    夏飞把图雷扔进一条昏暗的巷子里,右臂追光不知何时已然出鞘,刀锋对准他的咽喉要害。

    图雷是一名黑人,他的脸永远都是黑炭一般的颜色,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从他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珠可以看出那份恐惧和震惊。

    他一直以为夏飞只是一个普通的混子,贪婪,怕死,油腔滑调,像这样的人荒野星域到处都是,根本就不值钱,宁百尘让自己盯住一个这样的家伙,他的心里很是难受,恨不能一巴掌把夏飞给拍死。

    可是没成想夏飞一出手就轻易的把自己制住,从刚才那一瞬间夏飞展现出来的速度和爆发力来看,夏飞不仅不是混子,而且还是一个大大的高手,掐住自己脖子那一下动作拿捏得恰到好处,即让自己无法发出声音,又控制住力道不至于一下捏死自己,就这份对力道的把握便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太多。

    “没想到你竟然高手,速度异能者吧?”图雷咽下一口吐沫,鼓起勇气问道,他的喉咙被夏飞掐的很疼,说话声音也变的有些沙哑。

    夏飞轻轻点了点头,伸出手捏了捏图雷的红袖章,在薄薄的红布下似乎有一个纽扣大小的硬物。

    夏飞缓缓将图雷的袖章拽了下来,翻过来观看。

    只见一个圆形金属物体被用强力胶黏贴在袖章背面,如果仅仅用眼睛去观察,根本无从发现。

    “咱们俩的袖章似乎不太一样啊。”夏飞微微一笑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你自己说,要么我来逼你说。”

    夏飞把刀锋故意向前推了一寸,紧紧贴在图雷的皮肤上,让那种冰冷的感觉传递到他的大脑中去。

    噌!

    就在图雷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夏飞的追光突然划过一条弧线切开了他的咽喉,图雷双眼翻白,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身体无礼的哆嗦了两下,便一命归西去了。

    “你怎么把他给杀了?”鬼影站在一旁疑惑道。

    夏飞把自己的袖章退下换上图雷的那一只, “刚才他的眼神有些散乱,一秒钟之内眨了三下,这说明他在编织谎言,而我对谎言没有任何兴趣。”

    鬼影撇了撇嘴,“我发现你最近对自己的判断能力有一种近乎偏执的信任,眨几下眼睛又能说明什么,万一他是准备讲真话呢?”

    夏飞摇了摇头,“若是在平常的环境下我听他说说倒也罢了,可现在是什么地方?什么状况?在这里我能够信任的只有自己,既然我已经对他的话起了疑心,为什么还要听下去?万一他说的是假话还会干扰我的判断力,不能冒这个险。”

    鬼影一阵无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时候我真是怀疑到底你是杀手还是我是,算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夏飞想了一想,“宁家的人带着与其他人不一样的袖章,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刀疤的手下也很奇怪,他们的撤退很有章法,就像是事先演练过一样。”

    “情况很复杂,我也有些拿不准,还是继续观察一下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