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九十九章 被通缉了

第九十九章 被通缉了

    第九十九章 被通缉了

    两艘战舰在星空中展开不死不休的缠斗,无论虫族战舰怎么逃都始终无法躲开夏飞的追踪,它跃迁到哪里,夏飞的月蚀号就跟到哪里。

    虫族战舰是一艘驱逐舰,夏飞的战舰只是一艘护卫舰,两艘船的体积相差至少有五六倍。

    从理论上来说,驱逐舰的存在就为了对付比他小一号的护卫舰,但事实却是夏飞驾驶着自己的护卫舰正在追着一艘驱逐舰死缠烂打。

    这就像是一场猫和耗子的游戏,只不过游戏的方式有些扭曲,现在是猫在不停地躲闪,逃避,抵抗,而夏飞这只耗子拼命咬着猫尾巴不松口,时不时的还腾出手来捅一下猫屁股。

    虫族战舰的指挥官从最开始的急躁,到暴怒,到最后竟是有些发狂了。

    他搞不明白,夏飞的月蚀号怎么会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武器,声波攻击,电磁攻击,火炮,导弹,雷达干扰,无所不有,而且一样比一样变态,一样比一样无赖。

    和夏飞作战就像是一名职业军人遇见了一名街头的地痞无赖,打不死也能把人恶心死。

    虫族战舰刚刚准备动用主炮进行反击,夏飞立即扔过来一枚火控系统干扰炸弹,焦头烂额的火控操作员不得不花上一些时间重新锁定夏飞。

    锁定还没有完成,夏飞又一颗干扰弹扔了过来。

    那位经验丰富的火控操作员急的都快哭了,“到底还让不让人活啊?你就不能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吗?这种无赖的手段你到底要用到什么时候?”

    夏飞完全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在战斗着,只要是月蚀号上有的武器装备,夏飞就一股脑的朝着虫族战舰上招呼。

    手段?都不死不休了谁还会在乎用什么手段?不管是黑耗子白耗子,只要能抓到猫就是好耗子!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从月蚀号的形态和体积上来看,这无疑是一艘普通的护卫舰,宇宙里随便一抓能抓出一把来。

    可是这艘普通的护卫舰一旦战斗起来却是那么的疯狂和野蛮,一艘护卫舰能把一艘虫族的驱逐舰追的想自杀,这种事情不是少见,而是罕见!

    夏飞一直都很小心,他一点点的削弱对方的防御和机动能力,从来不去攻击虫族战舰的核心系统,希望能够在保证这艘船不爆炸的前提下将他拦截下来。

    夏飞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害怕万一小雨真的在这艘船上。

    小雨是夏飞所认识的女孩子中最乖巧的一个,很听话也很天真,把她弄丢本就已经是一件让人窝火的事情,如果再因为自己的失误爆掉这艘船,间接的导致小雨的死亡,那么夏飞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虫族战舰再一次跃迁离去,夏飞不得不停下来等待,穿越虫洞的时间从一分钟到十分钟不等,当它钻出虫洞夏飞会立即对他进行重新定位而后追踪过去。

    通讯系统显示有来自总部的紧急呼叫,夏飞手指在光幕上轻轻一点,接通来自后方的画面。

    “夏飞,现在倒底是什么情况?”罗伯特沉声问道。

    夏飞把事情的经过简要向罗伯特做了汇报,罗伯特点了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好,这艘虫族战舰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他回去,如果实在无法拦截的话就把它击沉,总之不惜一切手段也要把它干掉!”

    夏飞不动声色道:“我会尽力把它拦下来的。”

    夏飞只答应罗伯特尽力拦截,但是并没有保证一定会把它击落,其实击沉这艘船对夏飞来说并不难,月蚀号还有几样杀手锏还没有抛出来。

    当初在装配这艘船的时候,夏飞就把自己的有代价胜利理念贯彻其中,在飞船上装备了数种无差别攻击,甚至是同归于尽的疯狂武器。

    但是如今他宁愿放过这艘船也不会将他击沉,更别提动用杀手锏,放过它至少小雨还会有一线生机,如果击沉的话,夏飞只怕要在心里永远树一座墓碑了。

    “很好,现在边防军的托雷少将要和你讲话,他的舰队负责在隔离区外围巡逻。”

    光幕上一阵闪烁,几秒钟后一位穿着军队制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夏飞对面。

    这位托雷少将有着一张典型的军人面孔,宽宽的下巴,皮肤黝黑,目光如苍鹰一般锐利。

    “年轻人是我联盟防御部队驻恩达罗星域巡查总长,报出你的姓名,飞船编号还有在裁决者内部的职务。”托雷少将威严的说道。

    “少将先生您好,我叫夏飞,隶属于裁决工会天决训练营。”

    托雷少将摸着满是胡子茬的下巴,轻轻点了一下头,天决训练营在联盟内声誉极高,能够进入天决训练营的人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托雷少将先是对夏飞有了几分好感,但是夏飞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让这位职业军人崩溃。

    “我是训练营的图书管理员。”夏飞很轻松的说道。

    “图书管理员!”托雷上将一脸的不可思议状,额上皱起深深的褶子。

    “罗伯特,你们怎么让一个图书管理员追击间谍?难道裁决者工会没有其他人了吗?”托雷上将很好奇地问道,话语中还有着几分调笑的意味。

    无论在何处,图书管理员总是会被人联想到书生气,懦弱,无为,架着眼镜整日埋在书堆里,等等不算积极的形象,托雷少将也是这么想的。

    罗伯特脸色有些尴尬,夏飞当初可是被他亲自特招进训练营的,他觉着夏飞有着一股常人所不具备的冲劲,将来一定会是工会可用之才。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夏飞放着这么多分营不进偏偏跑去图书馆做了一名图书管理员,这让他非常的失望,他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的决定。

    “呵呵,无论怎样现在是裁决者工会的人发现了虫族的间谍,而军方却没有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罗伯特不动声色的反驳道。

    “哼!”托雷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罗伯特,他对夏飞说道:“马上报告你的位置和敌人的位置!我手下现在有四只舰队正在边境地区巡逻,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这些间谍绝不能让他们跑掉了!”

    夏飞微微一怔,军方一向以铁血著称,如果军方在这个时候插上一脚,他们会不会动用大型武器将敌舰击落,那样的话自己就是去了夺回小雨的唯一机会,这种结果夏飞非常不愿意见到。

    想了一想,夏飞说道:“我需要军方保证不能伤害那艘虫族战舰,只能够活捉。”

    托雷少将把眼睛一蹬,目光凶神恶煞道:“图书管理员,你给我听好了!这是命令而不是请求!军方怎么做是军方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托雷不愧是职业军人,声音洪亮话语威严,他这番模样的确挺吓人,要是碰上个胆子小一点的说不定就会当场尿裤子。

    “拿军方压我?”夏飞微微一笑道:“抱歉,我不是您的手下,所以您的命令对我无效,除非你能够保证这艘虫族战舰的安全,否则我们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夏飞的声音不大却是无比坚定,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用一种很礼貌却不容商量的口气告诉托雷,他们的命令夏飞可以不听,但是也没有理由因此和军方搞得势不两立。

    “你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扔进监狱里去!信不信我把你的船直接轰成渣!告诉我你在哪!看老子不一枪崩了你!”

    托雷上将祭出威胁大法,对着夏飞好一顿咆哮,可惜夏飞心意已决,对于这些威胁的话夏飞只当它是个屁。

    “抱歉。”夏飞很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好哇!知情不报,你一定是虫族的奸细!我要立即颁发通缉令全宇宙通缉你!”托雷少将暴跳如雷,就差没掏出枪指着夏飞。

    夏飞低下头自顾自检查标记系统,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多钟,那艘虫族战舰还没有从虫洞内钻出来,看来这一次它一定是进行了远距离跃迁,自己的追踪难度也变的更大了。

    “你就是这么管理手下的!你看他像个什么样子?罗伯特,这件事你到底管不管!”托雷少将见夏飞对他不加理会,转过头对着罗伯特发起了脾气。

    罗伯特别看平日一副善良的小老头样子,实际上骨子里却不是什么好脾气,他把老脸一横说道:“托雷少将,裁决者工会怎么管理会员是我们的内务,这一点不劳您过问。”

    说话这空罗伯特没忘了给夏飞递个眼色。

    夏飞当即就明白了,他这是让自己把这件事做的漂亮点,别被军方落下把柄。

    “托雷少将,我们裁决者工会绝不是不讲理的机构,对于联盟的安全问题我们也是非常关心,我这就把自己的位置告诉你。”

    夏飞得了罗伯特的授意态度立马来了一个一百第八十度急转,托雷还没有回过味来,就听夏飞说道:“我现在的位置是”

    “不好!这块地区有强烈的电磁干扰!雷达系统开始失灵了!天哪!定位系统也开始失灵了”

    夏飞演了一出很逼真的电影,在船舱内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神情无比紧张,手上轻轻一点,夏飞将通讯器完全关闭。

    罗伯特应付完托雷少将气整个人倒在椅子上,想了一想,他接通了正在焦急等候消息的叶景山。

    “事情怎么样了?”叶景山很是着急的问道。

    罗伯特摇了摇头,“算是失败了吧。”

    “算是?”

    “对,我们定的这个计划本来是把夏飞和肖海离放到一个密闭的空间,看肖海离会不会对夏飞出手,如果他出手的话那么他的内鬼身份就暴漏无疑,预先埋伏在那里的秘密调查部三个小队就会立即出手把肖海离抓起来。”

    叶景山点了点头,“这个计划是我们俩共同制订的,各个环节可谓考虑周详,怎么会失败呢?”

    “周详?”罗伯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猜怎么着?秘密调查部的人在空间站碰到了一伙目地不详的血袭者,三名白银裁决者,六名青铜裁决者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空间站里,就连肖海离和奎罗兹也搭了进去。”

    “我们这个计划完全失败了,不仅肖海离是不是内鬼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而且还要了十一名裁决者的命,十一个啊!”罗伯特无比沮丧的说道:“从今以后恩达罗星域再也不会有华丽的十三小组了。”

    说完,罗伯特解开衣服从柜子下拿出一瓶烈酒打开瓶盖直接朝肚子里灌,肖海离无论怎么说也是他的徒弟,而且工会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他这个会长难辞其咎,此时此刻,总会那边还在等着他回报呢,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具体情况罗伯特并没有说,叶景山听的云山雾罩,他定了定神问道:“那夏飞呢?夏飞还安全吗?”

    “夏飞”罗伯特一脸的无奈,“全都死了,夏飞却还活着,而且这小子不知道犯了什么邪,就是不愿意军方插手追捕血袭者的事情,搞得我方才又和边防军的托雷少将吵了一架。”

    “我听那意思他好像有什么顾忌,一定要活捉那些血袭者,不愿意击沉对方,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只要有夏飞出现的地方总是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呢?从考核的时候开始到现在你说他已经惹了多少麻烦还数的清吗!”

    “这次我是打定主意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在公会继续呆下去,等他回来你直接把他开除算了,这次他惹得祸随便哪一条都够得上开除标准,什么人才不人才的,我现在只想别有那么多麻烦。”

    罗伯特向叶景山发了好一番牢骚,原因不仅是夏飞的不服从命令,就连肖海离的死和秘密调查部的损失也被归结在了夏飞的身上。

    其实他这么做很有恶人先告状的嫌疑,毕竟用夏飞做饵,调查肖海离是不是内鬼,这个主意可是他和叶景山谋划的。

    明知道夏飞好惹麻烦还把夏飞朝麻烦里推,这又能够怪谁呢?

    叶景山顿了一顿,苦涩道:“罗伯特,夏飞我开除不了,不仅没办法开除他,他这次要是出了事情我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罗伯特正在仰着脖子朝肚子里灌酒,一听这话他好悬没喷出来。

    “为什么?你是训练营的营长怎么会不能开除学员那?”罗伯特用袖子摸了一把嘴问道。

    终于,标记系统再次检测到了虫族飞船的下落,夏飞立即开动月蚀号追了过去。

    在进入虫洞之前。夏飞突然从应急频道收到一份全星域通缉令,点开一看夏飞不由得为之一愣。

    “操!真的被通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