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八十六章 意外

第八十六章 意外

    第八十六章 意外

    虽然天决训练营的极限悬浮车大赛并不属于顶尖赛事,但是依然吸引了为数不少的观众前来加油助威。

    大多数人都是冲着裁决者的名头而来,毕竟这个号称宇宙最大的精英战士工会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无论在何处总会受到百姓们的尊敬。

    赫克星电视台也会对这场比赛进行现场直播,星域内为数不少的转播机构也都预定了这场比赛,就连星域最有名的双头龙车队也是义务参赛,不会收取裁决者工会一分钱的报酬,对他们来说,能够和这些未来的裁决者们一起比赛,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誉。

    裁决者这三个字就像是一顶金字招牌,只要是挂上这三个字哪怕只是一家普通的馅饼店也会一夜之间生意兴隆。

    裁决者工会依靠自己这块金字招牌每年都会获得天文数字的赞助和收入,这些钱全都被投入工会的经营和壮大,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和裁决者并列齐名的另一大宇宙精英战士公会,隐修者工会在这一点上就和裁决者工会截然不同,他们获得财源的办法依旧遵循着古老的传统,那就是任务。

    完成别人的委托然后收取报酬是隐修者工会最大的财政来源,当然他们也低调的经营一些矿场,公司之类的,但是从不会挂出隐修者这块牌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裁决者更像是一位耀武扬威的武士,拥有荣誉,金钱,美女,这些所有强者应得的东西。

    而隐修者则像是行走四方的侠客,过着清贫的生活一心痴迷于武学,除暴安良却从不留名。

    月亮湾赛车场东看台最豪华的包间里,叶景山和分会会长罗伯特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享受着赛车场免费提供的水果和点心。

    “这一次你觉得谁会赢呢?”罗伯特微笑着问道。

    叶景山想了一想,“去年的冠军聂伟那一组很有希望,当然了,要说到第一的话肯定是五届极限赛车总冠军双头龙车队。”

    罗伯特点了点头,“夏飞排在第四杆位,成绩也很不错,你觉得他有没有机会?”

    “没有。”叶景山说道。

    “哦?”罗伯特忽然来了兴趣,“为什么这么说,这个年轻人目前风头正劲,我听说为了让夏飞进入自己的分营,你手下五大主管都快要打起来了。”

    叶景山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杯轻轻押了一口,“夏飞的确有那么点小聪明,意志力也很优秀,但是这个年轻人太喜欢剑走偏锋,属于不按常理出牌的类型。”

    “出奇制胜这难道有什么不好吗?”罗伯特问道。

    叶景山沉吟片刻,“他给我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为人亦正亦邪,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是能够成为一名顶尖强者,也绝不会是那种为了正义慷慨赴死,为了理想甘愿牺牲自己的大英雄。”

    罗伯特哈哈大笑,“叶部长啊叶部长,你这一身的正义感让我为之钦佩,可是你也要知道,不可能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愿意为了正义献身的。”

    叶景山默默无语,他是个极其正直的人,在他的一生之中也没少因为自己的正直吃苦头,所以他很理解罗伯特的意思。

    “你曾是恩达罗星域最年轻的黄金裁决者,星域历史上第一个在总会担任部长职务的要员,经历过那么多你怎么还是看不透呢?”罗伯特半开玩笑说道。

    叶景山皱了皱眉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算了,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还是说说现在吧,你的徒弟肖海离今年才二十五岁就已经拿到了五星银质徽章,我看他极有可能打破我的记录,在二十七岁之前晋级黄金。”

    罗伯特苦笑了两声,“就算你不说我也正想提这件事情,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十三小组派到训练营来吗?”

    叶景山摇了摇头,“执行部十三小组是你手里一枚重要的棋子,把他们放到训练营来等于是让他们赋闲,莫不是十三小组出了什么问题?”

    罗伯特紧紧盯着叶景山说道:“你猜的没错,不仅是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 。

    夏飞把风影四型战斗套装穿在内,又在外边套上一身红色的赛车专用防护服,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

    这套赛车手专用服装不仅面料结实,防火,放撞击,最重要的是在这套服装的腰部还有一条特殊的腰带。

    如果赛车发生意外,腰带上的被动能量保护罩会在第一时间开启,将赛车手保护在白色的能量泡之内。

    将超轻材料制作的头盔夹在腋下,夏飞点起一支烟大步走出更衣室。

    等候在外的月歌一看到夏飞忽然双眼变得雪亮,她围着夏飞转了几圈,兴奋地说道:“不错!你穿起赛车手的衣服还是蛮酷的嘛。”

    夏飞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打开超微计算机和艾薇儿建立起连接。

    由于后勤区人比较多,所以夏飞把光幕调的很小,画面中艾薇儿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手里还抱着一只毛绒玩具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艾薇儿本来年纪就小,再加上光幕调的只剩一个窄窄的窗口,夏飞忽然觉得她很像是童话里的拇指姑娘。

    走到赛车旁,夏飞和那辆火红色的极限悬浮车站在一起,“你不是要看我和赛车的样子吗?现在你看到了,其实这真的没什么好看。”

    “嘿嘿,我就是想看看赛车手夏飞是什么样子。”艾薇儿有些调皮的说道。

    “再过一会就要发车了,回去以后我再和你聊。”夏飞说道。

    艾薇儿很听话的连连点头,“嗯,你去忙吧,我会等你的,这次一定要拿第一名哦。”

    夏飞微微一笑将超微计算机关闭。

    月歌眼睛忽闪忽闪的,她走到夏飞身边嬉皮笑脸的问道:“这个一定是你女朋友吧?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多大了?家里都有谁?”

    夏飞一阵无语,“你调查这么清楚干什么?艾薇儿和我只是偶尔说两句话的普通朋友罢了。”

    月歌古里古怪的抱住夏飞的胳膊,悄悄说道:“这个小姑娘长的好漂亮啊,她还有什么姐妹没有?有的话介绍给我啊。”

    夏飞急忙把手臂从月歌的包围中逃离,“你就别做梦了,介绍给你那不是糟蹋人家姑娘,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月歌的话倒是提醒了夏飞,他除了知道艾薇儿的名字之外对这位姑娘的背景一无所知,每一次夏飞只要一问起这些,艾薇儿总是找借口岔开话题,似乎有什么忌讳。

    摇了摇脑袋,夏飞把这些胡思乱想丢到一边,对月歌说道:“好了,你去沈冬那里让他们做好准备,这里的事情我会搞定的。”

    月歌对夏飞做了一个鬼脸,“遵命主人,您的需要就是我的命令。”

    说完,月歌转过身走出后勤区,轻轻咬了几下嘴唇,她的脸上忽然变得有些幽怨,刚才那股嘻嘻哈哈的劲头眨眼间便消失了。

    一名工作人员拿着微型计算机来到夏飞身旁,看了看悬浮车的编号说道:“99号现在准备发车,先到检测区对车辆进行验证,合格后会有人引导你到自己的位置。”

    夏飞点了点头跳进驾驶舱,驾驶车辆进入检测区,检测区的工作人员用一台大型扫描仪对车辆和夏飞的身份进行了确认,然后让夏飞进入赛道始发区域,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将车停在四号杆位。

    0号,73号,和白夜的201号赛车早已经停靠在那里,他们在排位赛的成绩比夏飞要好,所以他们占据着靠内侧的位置,比较方便进入第一个弯道。

    白夜坐在驾驶舱中微微一点头,向夏飞打了一个招呼,夏飞则是笑着摆了摆手。

    三百多辆赛车需要检测后才能进入赛道,时间过得很漫长。

    闲来无事夏飞朝着最近的看台上望过去,只见叶小涵和肖海离坐在一起。

    肖海离很殷勤的陪着叶小涵说话,叶小涵还是和往常一样冷冰冰的样子,偶尔也会回上一两句,她的目光更多的时候还是望向赛道上那辆红色的赛车。

    夏飞练过瞳术,所以视力比一般人要稍微好上一些,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肖海离身上,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

    夏飞发现肖海离有一种很古怪的习惯,他经常用手去摸自己的脸,从行为学的角度上来讲,人类所有习惯的养成都有原因的,一个人如果经常去摸自己的脸,这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他的心里正在大范围波动,所以会不经意的做出一些动作缓解自身的压力,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很在意自己的表情,所以会用手把脸挡住一部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脸上的细微变化。

    很快三百多部赛车已经陆续进入发车区,夏飞做了一个深呼吸,将注意力集中在长长的跑道上。

    红色准备灯突然点亮,三百多部赛车的离子引擎刹那间全部轰鸣起来,其声音震慑天地!

    随着指示灯由红色变成绿色,比赛正式开始!

    嗖!

    最内侧的0号赛车率先冲了出去,职业赛车的构造和普通赛车并不一样,无论是起速而是转向都要优化不少。

    夏飞的99号赛车和白夜的201号,聂远的73号并驾齐驱,几乎以同样的速度呼啸而出,在第一时间就和后面的大部队拉开了距离。

    车行几十米之后,夏飞的赛车便开始显示出在加速度方面的优势,待到直道的尽头,夏飞已经和他们拉开了接近一个车位的距离。

    前方进入第一个弯角,夏飞看准时机,脚下猛地一松油门,同时方向舵向左侧轻轻一甩,火红色的赛车发出凄厉的嘶吼,划出一条诡异的弧线,擦着混凝土防护带飘了过去。

    最接近之处距离防护带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一个弯角过后,夏飞就已经抢到了第二的位置!

    这部赛车经过夏飞的精心改装和调教之后狂暴异常,几乎可以说是将一部极限赛车的最大的潜力基本发掘了出来。

    赛车的速度更快了,转向更灵活了,但是在这同时这部赛车对驾驶者的要求也变得更高。

    夏飞是一名速度异能者,有着过人的神经反应,赛车难以驾驭的缺点完全可以靠自身的敏捷来弥补。

    转瞬间,夏飞便已经冲到了赛道第二层,那部0号赛车已经拉开夏飞很远,毕竟人家是专业赛车队伍,夏飞本来也没打算和他们抗衡,只要能赢其他学员便是胜利。

    这场比赛要跑整整三十圈,这对每一个驾驶者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考验,必须要沉着,要冷静,无论任何时候绝对不能出差错,更不能慌张。

    “目前为止,双头龙车队的0号赛车毫无意外的占据着第一的位置,跟在他身后的是天决训练营今年的新生夏飞,他的赛车似乎比其他学员的要优良,平均时速达到了每秒钟三千二百米,已经接近双头龙车队0号赛车的速度。”电视画面上,一名年轻的红发解说员热情洋溢的对比赛进行着解说。

    “在夏飞身后是201号赛车,驾驶员也是一名今年的新生,名字叫白夜,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竟然是两名新学员占据最前面的位置,至于上次大赛的冠军聂伟,已经被抛在了第四名,而且他和第三名的距离足有十五公里之多。”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今年的冠军要被一名新入营的学员拿走吗?”

    和这名红发青年搭档的是一位带着眼镜的中年人,看起来很是沉稳,他摇了摇头说道:“这场比赛要跑整整三十圈,谁输谁赢只有等到最后才能确定。”

    “我还是很看好聂伟的73号赛车,他有经验有技术,而年轻学员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很有可能会犯错,只要夏飞和白夜之中有任何一个人犯下错误,聂伟一定会趁机反超,一举确立优势。”

    红发青年突然大声的说道:“根据我们刚刚得到的消息,驾驶99号赛车的夏飞就是三个多月前轰动整个星域的夏飞!正是他和沈冬两个人在擂台上对战了整整二十一天。”

    “前辈,您还坚持这场比赛会是聂伟胜利吗?”

    中年人恍然大悟的样子,“如果是这个夏飞的话倒是很值得期待,毕竟他在危机考核时表现出的意志力和稳定性远远超过常人,不过我只能说是期待,这可是激烈的极限赛车,仅仅有意志力是不够的,还需要过人的稳定性,和经验。”

    艾薇儿一边紧张的看着光幕,一边不安的撕扯着手里的玩具熊,可是这只玩具熊似乎非常的结实,怎么撕也撕不烂。

    “哼!”艾薇儿撅起了小嘴,从抽屉里拿出一只做美工用的剪刀,开始用剪子去剪那只无辜的小熊。

    小熊再结实那也是布做的,哪里能是剪刀的对手,片刻后,这只小熊便成了一堆碎片。

    艾薇儿的老管家此时正在透过门缝偷看,摇着头嘴里自言自语道:“哎,又失败了。”

    此时,赛程已经进入到第三圈,夏飞依然保持着对白夜的领先优势,而且差距正在逐步加大。

    他驾驶着99号赛车通过第三层第一百二十八个连续发卡弯进入通道,向第一层驶去。

    突然!

    引擎舱发出一个沉闷的声音,整个赛车失去了控制!

    夏飞心中一紧,双手死死地抓住方向舵,竭尽全力控制车身的平衡,不让其失控。

    赛车一直滑行出几公里,在通道的尽头停了下来。

    这个位置道路并不宽阔,如果后面的赛车躲避不及,很有可能会撞在夏飞的赛车上。

    夏飞从驾驶舱一跃而下,将头盔扔进车厢里,双手扶住赛车用力的向前推!

    嗖!

    白夜好像故意一般,贴着夏飞的身旁擦过,距离很近。

    赛车带起的狂风差点让夏飞摔倒在地,幸好夏飞在衣服里还穿着风影四型套装,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紧接着通过的聂伟远远地避开夏飞,甚至还带了一脚刹车,把车速降低,避免风速过急而伤到夏飞。

    这一切夏飞心知肚明,双脚蹬住地面,双臂全力推着梭车进入较为安全的边缘地带。

    “快看那,夏飞的99号赛车出现了故障!现在他已经把赛车推到了隔离地带,接下来他会怎么做?要退出比赛吗?”红发解说员用急促的语气说道。

    “真是可惜啊,本来他已经占尽了优势,可惜偏偏在这时候出现故障,根据比赛之前博彩公司的数据显示,他们对夏飞的赛车似乎颇有顾虑,或许他的赛车真的存在某些弊端也说不定。”那名中年解说员说道。

    “不对!夏飞为什么把万用钳拿了出来,难道他不打算退出比赛,难道他要在赛道上修理赛车吗?”红发解说员十分震惊的说道。

    在比赛的过程中临时修理赛车,这种做法是非常罕见的,先不说赛车能不能修好,就算是修好了也会被其他的对手落下一大段距离,想要赢得比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飞心里非常的疑惑,机械部分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就损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打开引擎盖的第一时间,夏飞凭借对自己这部赛车的了解当即就确定,这不是事故,而是人为的!

    没有时间去考虑这是谁干的,目前最重要的是马上修好赛车,再次投入比赛!

    在夏飞的概念里从来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只要比赛只要还没有结束,就绝不能放弃!

    损坏的地方是二号悬浮盘和压力导管之间的一段,幸好没有伤及到重要的能量系统和平衡系统,如果是这两个关键位置被破坏,那么将会是一场致命的灾难!

    紧紧是几秒钟的时间,夏飞便断定赛车是可以修复的。

    只是这样一来损失的时间又该怎样弥补?

    事到如今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把这部车的所有潜力全部释放!

    唯有这样才有可能赶超前面的赛车!

    在这部红色赛车的引擎盖的下面有一只小型控制器,一旦打开这个控制器,赛车将会发挥百分之第一百一十的极限动力,车辆本身也会变的更加不稳定,更加的狂躁!

    其危险程度远远超过刚才!

    不到万不得已夏飞并不想打开这个控制器,可是事到如今他不得不这样做,如果不打开它自己一定会输。

    输从来不是个问题,没有人能够永远胜利。

    但是夏飞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输的窝窝囊囊,输的不明不白!

    不甘心!

    绝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