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八十三章 开营典礼

第八十三章 开营典礼

    第八十三章 开营典礼

    训练室的墙壁和地板全都安装了坚固的金属夹壁层,而且表面还装备了厚厚的隔音板,人在其中不会被外界的环境所打扰,可以全身心投入训练之中。

    夏飞全身放松坐在训练室内,修炼着兽灵法典。

    兽灵法典由瞳术和心灵感应术组成,瞳术就是通过某种特定的方式对眼睛进行基因优化甚至重组,提高自身的视觉能力。

    做了一个深呼吸,夏飞缓缓睁开双眼,从表面来看,夏飞的眼睛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目光显得锐利许多。

    但是这种眼神又很奇怪,似乎包含着某种让人感到恐惧,感到战栗的信息,仿佛一潭寒冷的湖水,水潭幽幽深不见底,任何光线都会被这潭奇怪的水所吸引过去,无法逃离。

    用这种看似正常,却又透着古怪的眼神在四周扫视了一圈,夏飞闭上眼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待到他的眼睛再次睁开,一切便已经恢复往常。

    “怎么样?”躺在一旁的鬼影伸了一个懒腰问道。

    夏飞脸上洋溢着些许兴奋,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兽灵法典第二层已经突破了,很快我就可以进入第三层的训练,学习心灵感应术。”

    兽灵法典的前两层只包含瞳术,更强大的心灵感应术需要在第三层时候才开始学习,现在夏飞已经掌握了前两层,虽然还是不能和异兽沟通,但是已经可以用瞳术观察异兽体内的兽灵之火。

    通过对兽灵之火的观察可以判断一只异兽的等级,是不是生病,或者心情如何等等,而且在遭遇中型或者大型异兽之时,也能够依靠瞳术迫使对方撤退,避免受到异兽的攻击。

    “很好,兽灵法典可是星阶秘籍,修炼起来非常艰难,你能够用三个月的时间突破第二层,这种进度已经很不错了。”鬼影满意的说道。

    夏飞的第七脑域被那瓶致命的基因优化液百分之百打开,当时虽然是惊险万分差点丧了命,而且还因此失去了主动晋级异能的机会。

    但是从这以后,第七脑域完全打开的优势便开始逐步显现出来,无论是修炼,学习,亦或者是夏飞本身的直觉,判断,都要远远的超过常人很多。

    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夏飞的天赋其实并不高,真正有天赋的人完全可以通过修炼古老的星芒诀来打开第七脑域,只有天赋极差的人才需要基因优化液的帮助。

    在文明高度发达的外星球,人们除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服用基因优化液,因为服用这种药水虽然可以打开第七脑域,但是由于优化液的刺激,修为将很难再进一步,终生只能停留在初级异能者的行列里。

    夏飞的机缘虽好,却不能忽略他为此所承担的风险,和付出的努力,机缘加上勤奋,在加上那份执着,这才是夏飞能有今日的根本原因。

    训练室里那盏绿色的灯忽然亮了起来,说明有人在按门铃,训练室里需要绝对的安静,所以只有两盏指示灯,一盏是门铃,一盏是电话。

    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夏飞站起身走出训练室,心中疑惑不已,“这个时间,会是谁呢?”

    打开门只见月歌正兴奋的看着自己,在她的身后是北海,满军,和沈冬。

    月歌穿着一件天蓝色裙子,打扮的比白天还要艳丽,北海穿着宽大的睡衣,迷迷糊糊的和满军靠在一起,两个人不停地打着哈哈,双眼通红,眼泪都快留下来了。

    沈冬只穿着一条短裤,他虽然没像北海和满军那么困倦却也是一副睡眼腥松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夏飞耸了耸肩膀。

    月歌一把推开夏飞,对着门外的三位说道:“快点进来,我有大事要和你们商量!”

    三位无辜的受害者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里,在夏飞的沙发上歪成一片,北海抱着沈冬的胳膊,满军把毛茸茸的大腿放在北海的胸前,好不热闹。

    “月歌大小姐,有什么事情不能白天说啊,这会正是睡觉时间,我的头都快疼死了。”满军大为不满的说道。

    月歌嘿嘿一笑,“绝对不行,这可是本小姐花了十几个小时搞出来的作战计划,你们都坐好,夏飞,你也过去坐着。”

    夏飞叹了一口气,对月歌的胡闹他也是无可奈何,走到饮料机旁接了一杯咖啡,夏飞来到沈冬旁边坐定。

    月歌手忙脚乱的打开计算机,调出一个文档放在光幕上显示。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黄瓜指着光幕说道:“你们看这就是本次极限悬浮车大赛的参赛名单,还有每支车队的特点。”

    “这一次的比赛和以往不同的是,训练营邀请了一支职业赛车队和我们共同比赛,双头龙车队你们都听说过吧?连续五届星域极限赛车总冠军,他们的实力可是星域最顶尖的。”月歌很得意的说道,为了这次比赛她下了很大的功夫。

    夏飞皱了皱眉,“双头龙车队只是一个比赛的花絮,不影响冠军产生,即使赢不了他们获得第二名,所有的奖励依然算数,可以不去理会。”

    月歌狠狠地剜了夏飞一眼,“夏飞,现在到底是你在说还是我在说?”

    夏飞喝了一口咖啡,整个人倚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还是你说吧。”

    那一边北海和满军很快就睡着了,月歌走过去在他们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两下,“严肃点,我们正商讨作战计划呢,不许睡,不许睡!”

    北海和满军一阵嗷嗷乱叫,慌忙坐起身,不敢再睡了,只是两只眼皮还在不争气的打架。

    “正如刚才夏飞所说的,双头龙车队可以忽略在外,但是其他两大对手决不能忽视。”月歌继续说道

    她的手指一点,光幕上出现一位留着大胡子的男子,和一名留着卷发的青年,“大胡子这个人叫聂伟,机械营最好的赛车手,卷发的叫卡尔,机械营最好的装配师,以他们俩为核心的七十三号车队是我们这次的主要竞争对手。”

    夏飞摇了摇头,说道:“月歌兄弟,你能不能讲得简单一点,直接说说你的计划和安排。”

    月歌抱着双臂,冷着脸看向夏飞,“你这人怎么总是打断别人说话呢,这可是我忙了一整夜查到的资料,你要是这么不耐烦的话干脆自己上来说啊。”

    夏飞想了一会,微微一笑道:“这样也好。”

    说罢夏飞真的站起身走到光幕跟前,月歌将信将疑的退在一旁。

    “我只需要五分钟。”夏飞说道:“先给你们讲一个事情,这次比赛博彩公司开出了好几项不同的赔率,我们排在退赛赔率的第一名,事故赔率的第一名。”

    “也就是说,博彩公司认为我们的赛车存在很大的问题,极有可能无法完成比赛。”

    夏飞以一个还算有趣的小插曲开场,效果远比月歌小姐的恐吓大法要有效地多,大伙都感到很好奇,北海和满军也来了精神,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听着夏飞的每一句话。

    月歌感到不可思议,她自认为已经做了很详细的调查,结果夏飞一开口就连她也是大吃一惊,博彩公司的资料根本就没在她的搜集范围内。

    “难道夏飞早就已经做好了安排?”月歌暗暗想道。

    夏飞点起一支烟抽了几口,手指在光幕上点了几下,调出五组选手的照片和资料。

    “一共五支比较强劲的车队,其中三支来自机械营,分别是二十一号车队,七十三号车队,和一百四十九号车队。这三只车队基本上没有什么弱点,他们在一起配合多年,彼此之间很熟悉。”

    “我们的赛车在性能上要强过他们,这是我们的优势,他们的优势是有经验,熟悉赛程和环境,彼此的配合熟练。”

    “所以,对付他们只能巧取不能强攻,只要能利用好赛车在加速度方面的优势,完全可以实现一举反超,至于如何对付他们的集团作战,我等一下再说。”

    “除此以外还需要特别注意二百零一号车队,也就是白夜的车队,这次比赛外围的博彩公司开出的盘口,白夜的赔率低的让人难以相信,这很有可能是博彩公司已经得到了内部消息,认为白夜获胜的机会很大。”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对手,他和我们都是第一次参赛,我们不了解他们,他们也不了解我们,对付他只能靠随机应变。”

    “前锋营的三十三号车队整体水平也不错,但是他们缺少一名好的驾驶员,威胁性是最小的。”夏飞说道。

    月歌恨恨的咬了咬嘴唇,事实再明显不过,夏飞早在月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而且比月歌的做的还要细致,还要充分。

    “机械营这一次有四十只车队参加比赛,他们一定会联合起来打压其他的车队,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需要赛车手随机应变,外围成员准确的报告赛况,大家精诚合作。”

    “下面我来布置一下每个人的任务。”夏飞沉声道:“这条赛道长达一千三百五十五公里,共分三层,虽然赛车内部有监视系统可以查看赛道的情况,但是在高速驾驶中赛车手不可能集中精力观察这么长一条跑道,所以需要安排三名观察员,分别报告每一层的实时赛况。”

    “北海,你负责第一层的赛况通报,满江第二层,沈冬你负责最重要的第三层,那里有一个第一百二十八连发卡弯,是整个赛程最难的所在,必须时刻盯紧。”夏飞说道。

    北海,满江和沈冬重重点头。

    “赛车和驾驶我来搞定,你们只要做好自己这一块就好,我会给你们每一个人发去一份赛道详情,那上面所有重要的位置我都已经做好了标示,还有一份紧急情况指南,发生了紧急情况就按照指南来操作,你们回去看一看吧。”

    夏飞就像是一名指挥官在布置任务,所有的细节全都在夏飞的考虑之内,布置给大家的任务清楚而准确,而且还针对每一个人责任的不同做了特别的提示。

    其实早在月歌之前,夏飞就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他本来准备明天在布置给大家的,今天让月歌这么一闹夏飞干脆就借着这个机会交代一下。

    月歌用眼睛偷偷地观察夏飞,心里非但没有反感反而更加佩服起夏飞的认真态度。

    夏飞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确立了在这五个人之中的带头人地位,在团体中一个人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不是靠嘴来说,而是要靠实际行动来证明。

    赛车这件事本来并不是夏飞的主意,但是在车队遇到困难的时候,夏飞凭着一肩之力硬是扛起了从组装,到资料收集,战术制定,人员分配这所有的一切。

    大家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所以当夏飞以一个领导者的姿态向大家分配任务的时候没有人提出任何反对,夏飞的能力和认真的态度就摆在那里,每一个心里都清楚。

    夏飞布置完任务把烟头扔进烟灰缸,“好了,明天是开营典礼,咱们都回去睡一会吧。”

    “就这么简单?”一直傻傻站在一旁的月歌忽然撅着嘴问道:“他们的任务都有了,那我做什么?”

    夏飞微微一怔,这一次他还真就没考虑过月歌这姑娘,这位大小姐虽然热情高涨,但是把事情交给她夏飞总觉得有点不放心。

    灵机一动,夏飞一本正经的说道:“月歌,你的工作很重要,需要为沈冬他们提供茶水和食物,确保他们不会处于饥渴的状态。”

    月歌重重点头,兴奋道:“嗯,我一定会完成。”

    话说一半月歌忽然反应过来了,她恰着腰怒气哼哼的说道:“好你个夏飞,你居然让本小姐干跑堂的!”

    天决训练营的开营典礼在能容纳十万人的大礼堂举行。

    夏飞换上训练营的制服,和沈冬几个人一起来到礼堂。

    在夏飞的记忆中典礼无非就是几个领导登上讲台,说上一大堆无聊透顶的废话,然后再来几个天天向上的学员代表,说一些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鬼东西。

    好在学员们都比较有经验,几乎人手一台微型计算机,把光幕调到最小,坐在座位上偷偷地捣鼓着,以打发无聊的时间。

    更可悲的是一万多名学员里就没有多少长的俊俏的,仅有的那几位五官端正的女性还都围在白夜的身边。

    其实月歌的长相还算不错,可惜月歌正因为自己被安排去端茶倒水而生气,不怎么搭理夏飞,再说,夏飞也没兴趣和一个拉拉搞点什么。

    过了好半天之后,叶景山终于带着几个人走上了前台。

    夏飞心里突然一紧,微眯着眼睛,脑袋里快速的思索着。

    跟在叶景山身旁的除了各营的主管,还有三位夏飞很熟悉的人物。

    肖海离,奎罗兹,博辛瓦,华丽的十三小组悉数到齐。

    危机考核的时候因为肖勇的事情,夏飞曾经对肖海离起过猜疑,如今真是冤家路窄又在这里碰到了。

    “他们怎么来了呢?”夏飞小声的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