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八十二章 狠期待

第八十二章 狠期待

    第八十二章 狠期待

    天决训练营营长叶景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脸色冷若冰山,在他的对面则是机械营的主管罗基。

    事情变的越来越古怪了,先是邱相继为首的三大营为了招揽夏飞搞得彼此之间很不愉快,紧接着夏飞和沈冬的对战还没结束前锋营的李莫就跑来要人,说是看中了夏飞的战斗意志。

    现在就连机械营的罗基也找来了,说是夏飞的机械改装达到了大师级的境界,也要招夏飞。

    和前四位主管不同的是,罗基知道机械营的根基浅薄,很难招到战斗类异能的学员,所以他想请叶景山帮忙协调一下各营,把夏飞放到机械营去。

    “罗基,你说夏飞对机械改装的理解达到了大师的境界?”叶景皱着眉头问道。

    “叶营长,夏飞在技术层面还没有达到大师级水准,但是他对机械的理解,对比赛的理解都已经是相当的高,说他有大师级的境界绝不为过。”罗基正色说道。

    “现在很多机械的功能都被开发到极致,所有的机械工程师们面对的最大诱惑就是取舍,多安装一个零件就会多一种功能,但是很少有人会想,这种功能我是不是真的需要呢?”

    “夏飞这名学员在取舍这个难题上处理的非常果断,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怎样达成,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自己最高可以承受什么样的风险。”

    “像这样冷静,敢于挑战的学员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遇到过了,叶营长,机械营十分需要像夏飞这样的人才,还请您和其他个营的营长协调一下,让夏飞到我们机械营来吧。”罗基越说越激动,脸色也涨的通红。

    叶景山习惯性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沉默了半晌,“罗基,你已经不是第一个来找我要人的了,准确的说,你是第五个。”

    罗基身形猛地一怔,一句话也没有说。

    机械营在天决训练营中本就式微,如果有其他营想要夏飞的话,可以说机械营连一点机会都没有,这一点罗基很清楚。

    “夏飞的事情不要再提了,由他自己去选择想加入的分营,谁也不许去接触他。”叶景山冷着脸说道:“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罗基叹了一口气,起身和叶景山告辞,表情不胜唏嘘。

    待到罗基走后,叶景山拨通了候白山的电话,过了约莫十几分钟之后,候白山便来到了叶景山的办公室。

    “我听说你暗中调查过夏飞?”叶景山开门见山问道。

    候白山点了点头,直言不讳道:“是这样的,我查过一些他的资料但是并没有派人跟踪过他。”

    “那你可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候白山想了一想,“我目前只掌握了夏飞最近几个月的动向,考核结束之后他就到了战舰坟场,在那组装了一艘海军版的护卫舰,为他装配战舰的这个人名叫波特,是一家组装工厂的老板。”

    “要说到奇怪的话就要数这个叫波特的人,我调查波特这个人的背景,发现他的资料是伪造的。”候白山低声说道。

    “哦?”叶景山沉吟片刻,“把你的调查结果发给我。”

    候白山掏出微型计算机,把资料发到了叶景山的信箱里。

    叶景山打开逐页翻看,忽然,他的眼睛定格在老波特的照片上,目光闪烁不定。

    沉吟片刻,叶景山对候白山说道:“从现在开始停止一切关于夏飞的调查。”

    候白山点了点头,他虽然很疑惑叶景山为什么阻止自己继续调查,但是并没有发问。作为是一名侦查主管,候白山很清楚什么样事情可以问,什么事情不能问。

    待到候白山走后,叶景山双手托着下巴,盯着照片中缺了一只眼的老波特看了很久。

    身体依靠在座位上,叶景山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能够使出匪夷所思的闪躲和刺杀动作,能让机神波特出马为你组装飞船。夏飞阿夏飞,你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呢?”。 。

    夜晚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降临,极限赛车组装仓库里的聚集了大量的机械爱好者,他们围在一起悄悄地谈论着。

    一架极限悬浮赛车的雏形已经初现,只是这架赛车谁也看不明白。

    夏飞的技术无懈可击,绝不可能是一名外行。

    可是看起来很内行的夏飞却在干着完全不是内行应该干的工作。

    三段式防抖动系统,拆除,只留下一段。

    被动防御系统,完全拆除。

    空气稳定支架,缩短到原先的三分之二。

    安装两套燃料注喷系统,并且增加手动调节装置,注喷管内径扩大零点四毫米。

    每一次夏飞做出这种疯狂的改动,围观的人群中都会爆发出一阵惊呼和质疑。

    “兄弟,冷却循环装置不能再改了,这是赛车,不是死亡飞车!你到底还要不要命啊?”一名留着大胡子的汉子忍不住高声提醒夏飞,在他看来夏飞的这些改动已经过界太多,很可能会导致车辆完全崩溃。

    夏飞不为所动,对这些所谓高手的意见根本不加理会,事实上他已经进入了人百分之二百投入状态,这些人的话他根本就听不到。

    留着大胡子的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身旁一名卷发男子说道:“老庞,你说这车还能开吗?”

    卷发男子耸了耸肩,“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会开着这么危险的赛车上跑道。”

    像他们俩这样的好心提醒夏飞的人毕竟只是少数,更多的人还是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里在看,夏飞把这辆车改动的越是危险,他们心里就越高兴。

    其实这些危险夏飞全都知道,而其他甚至比别人更加了解,在夏飞的计算中,目前的风险并没有超过自己所能够承受的最大范围。

    世上永远也不会有绝对的安全,所有的安全都是相对来说的,所以就需要在相对安全和最高性能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想要得到最好的性能就必须承担相应的风险,这就是夏飞的改装理论。

    月歌兴奋的无以复加,一会给夏飞倒一杯水,一会帮夏飞擦擦额头上的汗珠。

    可惜夏飞一旦工作起来就像个疯子一样,完全不解风情,经常一把将月歌推出好远,不让她打扰自己。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夏飞越是不理会月歌,月歌越是想要靠近,就连夏飞的无礼也被她理解为对工作的执着。

    白夜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把手里的工具朝地上一扔,冷着脸便向外走。

    一向以王子自居的他不仅没能得到公主的芳心,反倒是公主围着癞蛤蟆在转,这让白夜的心里彻底的失去了平衡,几欲崩溃。

    “吃的。”向夏飞没有抬头,甩出来两个很简单的字。

    月歌立即兴奋的来到夏飞身旁,“夏疯子,你终于知道饿了,你想吃什么?我立即去给你买。”

    夏飞的手臂有节奏的拧动着一枚螺丝,态度一丝不苟,“随便。”

    月歌转过头对着北海和满军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吧,夏飞现在要吃东西,你们俩赶紧去买。”

    满军一皱眉,“怎么是我们俩,你不是答应夏飞要去买的吗?”

    月歌冷哼一声,恰着腰说道:“本小姐的话你们难道没听到吗?都怪你们两个蠢货,口口声声说自己会装配赛车,结果装配出来被别人笑话,要不是你们,夏飞也不用这么拼命的工作。”

    和女人讲道理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北海拉着满江匆匆的走出仓库,去买吃的。

    白夜越看越生气,倒背着手,大踏步走出仓库外,头也不回。

    门外依然有许多忠心的粉丝在等待白夜,一见白夜出来这些疯狂的女人们纷纷围了过去,嘘寒问暖。

    白夜一言不发,快速的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一名长相奇丑无比的女学员用手捂着心窝窝,花痴般的说道:“白公子原来还有这么冷酷的一面,我真是爱死他了。”

    很快,北海和满军便买了几个便当回来,里面是油炸鸡肉块和玉米饼。

    月歌杏眼倒竖,“我让你们买吃的,你们怎么买便当回来了,这些东西能有什么营养?”

    她的话音未落,夏飞便拿起一盒便当狼吞虎咽起来,完全不在意里面的食物。

    夏飞对于食物从来不挑剔,只要能吃饱就好,鸡肉和玉米饼在夏飞看来和山珍美味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五盒便当三分钟解决,一旁的北海看得心惊肉跳,“天那,这吃饭的速度都可以参加大胃王比赛了。”

    抹了一把嘴,夏飞拍了拍半饱的肚子,再次投入紧张的工作,眼前的这些机械分分钟都在吸引着他,如果不尽快把这项工作完成,夏飞就算是睡觉也睡不踏实。

    时间过得很快,夏飞的速度始终如一,就凭那份对工作的热情就足以让许多人为之汗颜。

    这时候沈冬忽然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沈疯子,你要干什么去?”月歌问道:“赛车还没组装好呢。”

    沈冬没有回头,冲着月歌挥了挥手说道:“这家伙这么拼命让我觉的浑身都不舒服,我也要回去修炼。”

    夜已深,从中午到现在夏飞已经连续工作了十个小时,除了吃饭的三分钟,没有一刻停顿。

    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打起了哈欠,但是没有人愿意离去,他们都想看看这部疯狂的赛车完成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夏飞当然不会让这些人失望,他将赛车的外壳重新打磨一遍,让外壳变的更加轻薄,更加符合空气动力学。

    接近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当最后一枚螺丝来到它最应该呆的位置,这部极限赛车的组装工作终于完成了。

    点起一支烟,夏飞长出一口气望向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正在被数千人围观中。

    “兄弟,我真佩服你的胆量,竟然连能源系统也改了,你就不怕过热状态下会爆炸吗?”

    “十一个小时装好一部极限赛车,而且还是在每一个部件都修改的情况下,你这速度已经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

    “这部危险的赛车是你开还是其他人来开?”

    好奇的围观者纷纷开始向夏飞提问,搞得好像记者招待会一般。

    夏飞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迅速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向着自己的宿舍撤退。

    “夏飞,你可真是神了,你知道吗,今天这帮家伙观看你组装赛车都看傻了,你是没见到他们的样子,好家伙,就差没流出口水来。”月歌追上夏飞兴奋地说道。

    夏飞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还在回忆刚才的组装过程,寻找任何有可能的疏漏。

    这种极端的赛车组装方式虽然可以让赛车的性能大大提高,但是也包含了许多的不安定因素,必须要认真对待。

    月歌悄悄地挎过夏飞的胳膊,细声细语的说道:“今天你还摸我了呢。”

    夏飞一皱眉,急忙把胳膊从月歌的怀里掏了出来,“我摸你干什么?你又不是女人。”

    “混蛋!”月歌恰起腰,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摸都摸了,你还不敢承认?”

    刹那间,夏飞只觉得后背一阵冰凉,出了一身的冷汗。

    月歌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哈哈,本小姐和你闹着玩你竟然相信了?”

    “话说你认真起来的样子还真是挺对我的胃口,等哪天本小姐不喜欢女人了,说不定会便宜你。”

    夏飞一阵无语,皱着眉小声的自言自语道:“上帝保佑,这一天最好永远也不要到来。”。 。

    第二天一大早,受到全体女学员欢迎的白夜白公子早早的来到装配仓库,脸上也恢复了往常一样优雅的笑容。

    从清晨一直等到太阳落山,那个他最想看到的女人始终没有出现。

    斜对面那辆红色的极限赛车安静的停靠在装配区,不时的有人会走到近前围着这部赛车兴奋地谈论着什么。

    这部车外表和普通的极限赛车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谁都知道,在它普通的外表下有着太多的疯狂。

    很多富家子弟都会带着自己的仆人或者管家来到训练营,为自己服务,白三公子当然也不例外。

    跟着他的是一名年约五十几岁的老者,精瘦精瘦的,脸上无精打采,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白夜悄悄的朝着那老者使了一个眼色,“过几天就是极限悬浮车大赛了,我真的很期待呢。”

    他说话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很’这个字的语气,那名老者会意的点了点头。

    “少爷,老头我也狠期待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