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七十八章 两个疯子

第七十八章 两个疯子

    第七十八章 两个疯子

    月歌很自来熟的走进夏飞的房间,打开电视然后脱去鞋子斜躺在沙发上,一对白嫩的小脚丫不安分的晃来晃去。

    “你们继续啊,我对于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一点也不在意。”月歌很轻松地说道,从兜里又把那半截黄瓜掏了出来,一边看电视一边吃。

    沈冬一脸的黑线,把屁股朝另一边挪了足有一米,远远地躲开月歌,坐在长沙发的边缘。

    夏飞关上门,从戒指里拿出一只硕大的烟灰缸摆在客厅的桌子上,朝里面弹了几下烟灰。

    这只烟灰缸用一枚废旧的喷火轻型导弹的外壳做成,外表狂放,颇有那么几分重金属的味道。

    夏飞的年纪虽然不大,却是个十足的老烟枪了,从十四岁到现在烟不离手。

    他抽烟的时候习惯把烟夹在手指缝的尽头,让缓缓燃烧的香烟和手掌成为一体,抽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人在捂着下巴思考,脸上一副舒服的不得了样子,眼睛微眯,额头上不算浓重的皱纹随之跳动,颇有那么几分深沉的架势。

    需要弹烟灰之时,只需要用大拇指轻轻一挑香烟的过滤嘴,灰白色的烟灰便会像雪花一般的朝着烟灰缸里飘落。

    月歌的眼睛忽然变得闪亮,直勾勾的盯着夏飞,显然,那只奇特的烟灰缸和夏飞抽烟的架势深深地吸引了她。

    “哥们,你还真有那么点老男人的味道,抽的是什么东西?给我一只尝尝?”月歌兴奋地说道,就像一只调皮的小猫,刚发现自己的毛线团。

    夏飞叹了一口气,他才十七岁,老男人对于夏飞来说算不上一个很好的评语。

    站起身走到月歌面前,将烟盒轻轻一甩。

    嗖~

    四只香烟准确的从烟盒中探出头来,每一只烟伸在外面的长度都不一样,最长的一只刚好把过滤嘴完全伸出烟盒外。

    这一手是夏飞跟一个在街上算命的老瘸子学来的,叫做四海之内皆兄弟,传说青帮的兄弟就这这样敬烟。

    月歌小心翼翼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红塔山,捧在手心里观瞧,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似地。

    一旁的沈冬强忍住笑意期待着下一幕的发生,夏飞抽的这玩意是什么味道他早就已经领教过了,他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等待着悲剧的到来。

    啪!

    夏飞手里的zippo打火机像蝴蝶一般的在手中翻转了几圈,最后用小拇指轻轻的一勾,伴随着一个清澈的声音一道橘黄色的小火苗骤然点亮。

    月歌兴奋地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酷!哥们,你这一手是怎么练得?回头你一定要教给我。”

    夏飞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月歌把香烟放在嘴上,凑到火苗跟前,轻轻地吸了几口。

    夏飞其实很反感女人抽烟,但是月歌姑娘又不是自己的女人,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他也就放任月歌胡闹了起来。

    终于,沈冬和夏飞期待已久的那一幕准确无误的发生了,月歌姑娘捂着嘴连打了几个喷嚏,一个比一个响亮,眼泪刷刷的向外流淌。

    “这是什么东西?呛死本小姐了!”月歌把刚点燃的香烟狠狠扔进烟灰缸里,气鼓鼓的说道。

    夏飞微微一笑,“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块钱能买一堆,你以为呢?”

    沈冬强撑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古铜色的脸涨的通红。

    月歌把桌上那半截大黄瓜拿在手里,狠狠地咬了一口,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夏飞,仿佛她咬的不是黄瓜,而是夏飞,只是这根黄瓜的特殊外形,让夏飞产生了许多不好的联想。

    “你们不是要搞基吗?快点继续啊,本小姐正好无聊,想要观赏一番。”月歌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说道。

    夏飞摇了摇头,“我们都是正常的男人,不搞基。”

    月歌眨了眨眼睛,“那你们需要的时候怎么弄?”

    夏飞对这位喜欢恶搞的月歌小姐很是无语,他反问道:“你先不要问我们,如果你需要的时候怎么弄?”

    月歌晃了晃手里的半截黄瓜,得意的说道:“我有这个,怎么样,你想不想尝尝?味道很好的哦。”

    夏飞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两只手抬在空中,做出一种男人们很熟悉的动作,笑着说道:“你有黄瓜,我们有勤劳的左手,还有勤劳的右手。”

    这回轮到月歌无语了,她把剩下的小半截黄瓜朝着烟灰缸里一扔,嘴里嘟囔道:“你们男人全都是无赖,流氓,每一个好东西。”

    夏飞注意到月歌说话的时候脸旁微微有些红润,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不仔细观察并不能发觉。

    噗呲!

    一旁的沈冬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倒在沙发上前仰后合的样子。

    “大块头,你笑什么笑?小心我把你的命根子剪下来喂狗!”月歌恶狠狠地对沈冬说道。

    别看沈冬挺大个老爷们,但是对于女人却没什么办法,再次强忍住笑意,摆出一副正经八百的架势。

    月歌意识到自己在夏飞的身上讨不到什么便宜,所以立即调转话题谈起了别的事情。

    “大块头,你的脑袋是让门挤的么?”月歌指了指沈冬的脑袋,一脸坏笑的问道。

    沈冬一挺胸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我昨天去内营挑战,结果输了,受伤是一名战士的荣誉,等我的伤好了以后我一定还会再次发起挑战。”

    沈冬很坦然的说道,大有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他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记仇,挑战就是挑战,是堂堂正正的比拼,即使被打的半死也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仔细查看沈冬的履历便会知道,这家伙不是在向强者挑战,就是正走在前往挑战的路上,其实他所要挑战的很可能并不是那些强者,而是他自己。

    夏飞想了一想,好奇的问道:“你挑战的是内营哪一个人?”

    “所有人!”沈冬一本正经的说道。

    夏飞和月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挑战内营所有人?这种疯狂的举动如果不是疯到骨髓里绝对做不出来,夏飞甚至可以想象沈冬被一大群内营高手围起来痛殴的场景。

    两个人很没有义气的捧腹大笑,好悬没背过气去。

    “沈冬!你居然一个人跑去挑战内营的所有人?你的脑子进水了吧?”月歌一只手捂着肚子说道:“这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夏飞冲着沈冬竖起一根大拇指,“佩服,果然还是你有种,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你?”月歌阴阳怪气的看着夏飞说道:“你以为你还能比沈冬好多少吗?上次你们俩大战二十一天疯狂举动早就传开了,你知道训练营里管你们两个人叫什么吗?”

    夏飞和沈冬摇了摇头。

    “你们俩的外号一个叫沈疯子,一个叫夏疯子,全都是疯子。”月歌一边说一边用手拍打着沙发,笑的浑身都快抽筋了,这丫头那股疯劲一上来,真让人怀疑到底谁才是疯子。

    夏飞想了一想问道:“这个内营真的很厉害吗?要知道你的冰盔我用追光都无法破开,他们是怎么破你的防御的?”

    “他们很强,要不是我有冰封异能护体上的肯定会比现在还严重。”沈冬正色道,话语中对内营颇有推崇。

    月歌翘了一个二郎腿,笑着说道:“天决训练营有五万多人,你们知道内营有多少人吗?”

    夏飞和沈冬均表示不了解。

    “内营只有五百人!也就是说,外营的学员想要进入内营,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那里面全都是一些变态的怪物。”

    “能够进入天决训练营的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能进内营的,必须是天才中的天才!”

    夏飞想了一想问道:“内营和外营有什么差别吗?”

    “差别?”月歌变魔术似地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硕大的黄瓜,一边吃一边说道:“何止是差别,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你们是不是觉得外营的条件已经很好了?”

    夏飞连连点头,别的不说,就光是住宿条件就已经快赶上豪华的总统套房了,想来训练营里的其他设施也一定不会差。

    就连大户人家出身的沈冬也找不出任何训练营的毛病,这里的一切就专门为精英战士所准备的,无所不用其极。

    “你们要是有机会进入内营就会知道,和内营相比,这里就和贫民窟差不多,他们不仅训练设施,住宿的条件要远远高于外营,更重要的是,内营有一种神秘的训练方式,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一名战士的修为。”

    “几乎每一名进入内营的学员,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等级暴涨,简直太神奇了!”

    月歌似乎知道的不少,说了许多关于内营的传闻,夏飞和沈冬听了之后不禁对神奇的内营充满神往。

    “怎么样?你们想不想进入内营呢?”月歌神神秘秘的问道。

    沈冬脸色凝重,沉声道:“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只要能变得更强,就是死我也愿意!”

    夏飞虽然没什么表示,但是成为一名强者正是自己最大的追求,所以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