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超级基因优化液 > 第四十四章 毒蝎群舞

第四十四章 毒蝎群舞

    第四十四章 毒蝎群舞

    澳洲位于南半球,此时正是炎炎夏日,白天的气温经常会达到四十摄氏度以上。

    如此酷热温度,不仅是人类,就连许多动物都难以抵御。

    在这片戈壁上,生活着一种巨大的黑蝎子,这种蝎子有着超过二十厘米的庞大身躯,浑身穿着黑色的盔甲,锋利的尾刺高高扬起。

    黑蝎子的毒液奇毒无比,只需要零点一毫升就可以杀死一头牛,如果被它们蛰伤,后果将会是致命的!

    更让人感到揪心的是,这些黑蝎子还是群居生物!

    它们成百上千的聚集在一切,一旦发现猎物便会群起而攻之,别说沙鼠,昆虫这些小型生物,就连鸵鸟,袋鼠这样的大型动物也会变成它们的美味佳肴,攻击力之强悍,就连当地的澳洲土著人也要敬而远之。

    这些黑蝎子白日里躲在地面之下,保护自己不被过于强烈的日头晒伤,待到夜晚,这些黑蝎子就会蜂拥而出,成群结队的寻找自己的猎物。

    夏飞和小雨隐藏的这道地缝正是这些黑蝎子的巢穴!当太阳刚一落山,这些黑蝎子便疯狂的涌了出来,黑压压的一片,数也数不清。

    这些黑蝎子冲着夏飞和小雨竖起了尾巴,摆出一副将要攻击的架势,尾部的毒针不停地颤抖着,发出一种尖锐的低鸣声,很像是响尾蛇摇动尾巴的声音。

    夏飞惊出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他左手抓住小雨的衣服,双腿猛然发力,嗖的一声从接近两米深的地缝中跳了出来,闪开一百多米的距离。

    就在夏飞跳出地缝的一瞬间,无数蝎子突然挥舞着毒刺,冲着夏飞站立的地点扑了过去,这真是千钧一发,假设夏飞的反应再慢哪怕零点一秒钟,就会变成这些毒蝎的晚餐。

    蝎子群这一下没能抓住夏飞,它们顺着地缝爬了出来,摆开阵势再次向着夏飞猛扑过去,气势汹汹,大有不把夏飞和小雨杀死决不罢休的架势。

    夏飞本不想和这些蝎子群纠缠,但是他忽然意识到这正是一个实验兽灵法典的好机会。

    夏飞刚刚修炼成兽灵法典的第一层,至于效果如何还从未试验过。

    兽灵法典第一层可以让人和动物产生初步的联系,虽然无法控制或者驱使这些动物,但是却可以保护自己和同伴不受异兽的攻击。

    想到这,夏飞用手推了一把小雨,“快,朝后跑,不要回头!”

    小雨从小就和喜爱养育各种毒物的奶奶生活在一起,什么蝎子蜈蚣之类的毒物接触的并不少,但是如此大群的毒蝎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心里难免有些惊慌。

    夏飞大喝一声让她骤然醒悟过来,她很听话的掉转头向着后方跑去,由于从小修习过各种武功,小雨的速度远比她的同龄人要出色很多,一会的功夫便跑出了数百米,一边跑一边不住的回头,对夏飞的举动很是有些担心。

    夏飞运转兽灵法典第一层,只见他的眼睛突然间明亮了起来,眼神锐利无比,似乎在传递着一些难以言喻的信息。

    兽灵法典包含瞳术和心灵感应术两大绝学,现在夏飞应用的正是其中的瞳术,通过眼神释放出可以干扰异兽的信息,让这些异兽的感知产生混乱,至于更强悍的心灵感应术,夏飞现在还未修炼成功,所以不能使用。

    夏飞锐利的目光将这群毒蝎笼罩在内,就在这时候,奇迹发生了!

    这些毒蝎有些犹豫的停下了脚步,傻傻的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有一些幼年的毒蝎更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在原地摇摇晃晃的转着圈。

    夏飞心中一阵狂喜,没想到兽灵法典的功效竟是如此强悍,暗暗下定决心要加强兽灵法典的修炼,如果能顺利的训练到第三层,掌握心灵感应能力,别说这些低等的爬行动物,就是遇到宇宙中那些狂暴的异兽也可以从容应对。

    瞳术耗费能量巨大,并不适合长时间使用,夏飞试验兽灵法典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他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过身飞快的跑远。

    而那些毒蝎过了好一阵子方才转醒过来,此时夏飞早已经抱着小雨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哪里还有踪迹。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夏飞对戈壁滩的危险更加深了一层认识,他从右侧迂回到毒蝎群的前方,那里有一片高大的杂草丛。

    每一堆杂草之间相隔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方圆十几公里之内布满了一丛丛的黄色杂草。

    这些倔强的杂草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干旱的戈壁丝毫不能阻挡它们生长,它们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还长到了一人多高。

    这一次夏飞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他仔细的在周围查看了几遍,把附近仅有的几条蛇和沙鼠全部赶跑之后,夏飞找了一个位置比较偏的草丛,把小雨放下。

    紧接着夏飞又开始在这片杂草中布置机关,陷阱。

    裂缝附近由于有着毒蝎群的存在所以不得不暂时放弃,只能作为后备计划来使用。

    忙碌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夏飞再次构建起一个庞大的陷阱群,吃过早餐,夏飞和小雨躲在草丛里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赫克星,恩达罗星域天决训练营总部。

    远在地球上进行的这场危机考核,受到了来自整个星域的重视,天决训练营的这些头头脑脑们自然更不例外。

    叶景山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里正在观看着从地球上传来的视频信号,每一位考生手上的腕表不仅可以检测考生的动向,而且这些考生在考核过程中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完整的记录下来,存入秘密档案中。

    叶景山今年五十九岁,身体健壮,英武不凡,和他的女儿叶小涵一样,叶景山的脸上也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如果说叶小涵的冰冷犹如被大雪覆盖的湖泊,总会有消融的那一天,那么叶景山就是一座万年冰山,哪怕在最炎热的夏天也丝毫不能动摇他的冷酷。

    叶景山是恩达罗星域的一位传奇人物,十年前他曾经在总部担任过任务部副部长的职位,位置之显要,权利之巨大,可以排在工会前一百名大佬之内。

    可是正处在事业巅峰期的叶景山却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事件,愤而离开了总部,离开了远大的前程,来到偏远的恩达罗星域担任一个小小的天决训练营营长,至于原因没人能说得清楚。

    职务虽然不在了,但是威名不减,按说他的职位比会长罗伯特要低一个级别,但是每次罗伯特见到他都会十分的客气,甚至还有些恭谦,至于其他的工会同僚,更是对其敬佩有加,丝毫不敢怠慢。

    恩达罗星域天决训练营在他的带领之下,在这十年间名声鹊起,甚至已经可以和一些联盟中等发达星域的训练营相媲美。

    光幕在飞快的切换,画面中满是这些考生在厮杀的画面,血腥而残酷。

    叶景山不住的摇头,似乎他对这一次参加考核的考生不是很满意。

    手指轻点,将光幕切换到考场的平行地图,突然,他的眼睛微微一亮,脸上露出一副不解的模样。

    画面中有许多红色的光点,每一个光点就代表一名考生,当这些光点熄灭就意味着考生的死亡。

    几乎所有的考生此时都围在信物的存放地点进行着厮杀和抢夺,可是却有两个光点远远地离开了考核的核心区域,孤独的停留在偏僻的北方。

    这个光点所代表的考生不是旁人,正是夏飞和小雨。

    叶景山感到很好奇,“难道这两个考生不打算通过第一关考核吗?为什么他们要远远地躲开呢?”

    手指再一点,叶景山开始观看夏飞的考试录像,从考核开始的第一秒钟开始看起,随着画面的不断推进,叶景山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当看到夏飞在戈壁滩上布置自己的陷阱之时,叶景山的脸色又变的疑惑起来。

    夏飞所布置的那些小机械叶景山从未见过,难道是什么先进的新式武器?

    他把这些机械的图形输入计算机中搜索,得到的答案让叶景山哭笑不得,“这个小子很有意思啊,竟然把这些东西拿来做陷阱,亏他能想的出来。”

    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叶景山忽然恍然大悟一般的说道:“好计策!果然是好计策啊!”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声音慢条斯理,显得很从容。

    叶景山的面容立刻恢复到以前那种冷冰冰的摸样,用厚重的嗓音喊道:“进来!”

    一位年约六十的老者面带笑容,打开门走了进来,这人胖的像一个圆球一般,嘴上两撇八字胡,皮肤白净的像个女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显得很是和善。

    这位正是战术指挥训练营的主管,邱相继。

    指挥营为工会培养了大批指挥官和战术参谋,许多工会的核心领导都曾经在指挥营学习过,所以指挥营在整个训练营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仅次于培养精英战士的内营。

    邱相继关上门来到叶景山的跟前,一副兴冲冲的样子,叶景山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邱相继坐在椅子上一脸兴奋地说道:“叶营长,这次危机考核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考生,打算把他特招到我们指挥营来。”

    “哦?”叶景山不动声色的问道:“谁啊?不会又是那帮世家公子吧?”

    邱相继连连摇头,“那帮吃软饭的,仗着家里有钱装备好,打手多,就想要以势压人通过考核进入训练营,我才看不上。”

    “这个考生有意思得很,他居然跑去北边人烟稀少的戈壁上设下陷阱,专等着那些得了信物的考生前来,再施以抢劫。”

    “北方正是最佳的伏击地点,他的分析决断能力这批考生里面算是出众,而且他的年龄才只有十七岁,我认为他有足够的资质进入指挥营学习作战计划。”

    “叶营长,你知道这个考生设置埋伏用的是什么机关吗?我都快被他给笑死了。”邱相继全然不顾自己对面坐的是一向以冷酷著称的叶景山,在那里哈哈大笑不止。

    叶景山并没有恼怒邱相继的不恭,邱相继本就是这样一个人,走到那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叶景山就是想生他的气也生不起来。

    叶景山按动计算机把光幕投射到房间里说道:“你说的是这个考生吧。”

    邱相继转过头盯着光幕看了一眼,笑着说道:“没错,就是这个地球小子,夏飞。”

    叶景山点了点头,“这个考生的分析决断能力的确不错,我也一直在关注他,让他到你的指挥营去学习战术倒是个不错的安排,你如果决定了的话就打一份特招报告给我,我没什么意见。”

    规则也不外乎人情,虽说明面上是只有前三名可以获得进入天决训练营的资格,但是事实上每一次危机考核都会有一少部分具备特殊天赋的考生,被各个营主管看重,直接特招进入天决训练营。

    每位主管每年只有一个特招名额,可以把自己看中的人直接免试录取进来。

    为了控制特招生的质量,训练营规定,所有的特招生在五年学习期满之后如果不能达标,提供特招名额的主管将会被处分,同时三年之内不得再行使特招权。

    胖子主管邱相继愿意为了夏飞动用特招权,可见他对夏飞的表现极是欣赏,毕竟像特招这么重大的事件不仅关系到他的职务,更重要的是还关系到他的声誉。

    一个没有眼力价的主管,这个名号可没有人愿意背负。

    “叶营长你就放心吧,我邱胖子看人还没有走眼的时候,我这就去打报告把夏飞这小子弄进来,万一要是有人伤了他可是不好,我们指挥营的人用的是脑子,不讲究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邱相继颇为满意的说道。

    他扭着肥胖的身躯从椅子上艰难的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又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叶景山皱着眉头,他一听这敲门的声音就知道,来的肯定是异兽营的营帐马健。

    马健是个很了不起的异兽驯化师,同时也是个直来直去的粗线条,到哪里都是风风火火的做派,他和邱相继完全是两个极端,一个慢条斯理狡诈无比,一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这二位都是叶景山最头疼的人物。

    “进来!”叶景山冲门口喊了一嗓子。

    话音未落,马健便火急火燎的杀了进来,他操着粗大嗓门对着叶景山说道:“叶营长,这次考核有个考生很不错,他有着很独特的天赋,我想把他特招进来,让他跟着我学习训练异兽。”

    马健人很高大,嗓门更大,平时说话跟离子炮发射似的,他在叶景山的面前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是在叶景山听来仍然是一阵嘶吼。

    邱相继嬉皮笑脸走上前拍了拍马健的肩膀,学着叶景山的口气问道:“老马,这次你看中谁了?不会又是那些世家子弟吧?”

    马健一皱眉头,“我们异兽营要的是肯吃苦耐劳,心甘情愿照顾异兽的学员,那些世家子弟懒惰自大,根本就不是训练异兽的材料,我发现的这一名考生,来自一个文明程度很低的星球,如果给他一个进入星决训练营的机会,他一定会懂得珍惜的。”

    一抬头,马健发现了光幕上夏飞的图像,他惊讶地说道:“叶营长,原来你也在关注夏飞,那太好了,我也就不和您罗嗦了,您要是同意的话我马上打特招报告申请。”

    叶景山微微皱了一下眉,他完全没有想到马健也是看中了夏飞。

    马健和邱相继一个是指挥营主管,一个是异兽营的主管,两个人因为性格不同,平日里的关系不算很好,这一次他们要特招的对象又是同一个人,以他们俩的性格势必会闹出矛盾,这可如何是好。

    果不其然,邱相继一听马健也要特招夏飞,立马摆出一副难看的面孔,一张肥胖的脸五官都挤在了一起。

    “老马,夏飞可是我先看重的,你懂不懂先来后到,夏飞要去也应该去我们指挥营学战术,跟你学习训练猴子,也亏你想的出来!”邱相继很不客气地说道。

    邱相继一向认为动脑子布置战术才是战斗的最高境界,对前锋营的那些热血战士,异兽营的那些驯兽师有点看不入眼。其实,除了实力强悍的内营,其他各营邱相继都不大买账,当然了,他买内营的帐也不是因为欣赏,而是因为他实在是惹不起。

    所以马健一说要把夏飞特招进异兽营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认为马健的做法是在糟蹋一个战术天才,说话也没怎么客气。

    马健身躯猛地一怔,一张大长脸拉的跟马脸一般,异兽营的人最恨被人称为耍猴的,邱相继的话正好触动了他的逆鳞。

    马健是个火爆的脾气,哪里受得了邱相继这般冷嘲热讽,眼见就要发作,这时候又有一阵敲门声传来。

    敲门也是一种学问,通过倾听不停地敲门声可以听出每个人不同的性格,或者是事情的紧要程度。

    这个敲门的声音不大不小,不急不缓,声音清脆刚好可以被室内的人听到,也不至于对里面的人造成惊扰,很是有分寸。

    叶景山被马健和邱胖子这一对活宝搞得不胜其烦,这个时候有人来刚好合了他的意,有第四个人在场,邱胖子和马建或许会收敛一些,毕竟这些人平日里都贵为各营主管,私下里吵一吵也就罢了,但是到了外面,主管就必须拿出主管的威严才是。

    “进来!”叶景山急忙说道。

    只见一个精瘦的中年人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然后迅速的站到一旁轻轻地关上门。

    这位是侦察营的主管,候白山,由于是职业斥候出身,候白山走到哪都不会放松警惕,作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保持着冷静和低调。

    从他敲门的声音和打开门之后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这位恩达罗星域最优秀的斥候究竟有多么惊醒,连到营长办公室里来一趟也时刻不忘一个优秀斥候的本色。

    候白山看了一眼马健和邱相继,立即就明白了这两个人正在闹别扭,这种情况下最好是置身事外,说完自己的事情马上就走,尽量不要掺和到这二位的争执之中。

    想明白这一层,候白山立即说道:“叶营长,我们侦察营今年想特招一名考生。”

    叶景山一听见特招这两个字立即皱紧了眉头,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候,马健和邱相继齐声对候白山喝道:“你不会也是为了夏飞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