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杀人诛心(二合一)

第二百九十四章 杀人诛心(二合一)

    左旸不闪不避。

    “砰!锵!咔!轰!”……

    一大堆招式好不做作的上了左旸的身,这些蒙面人甚至已经下意识的准备自信回头。

    他们自然有这个自信!

    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可都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

    不要说二十几个人联合行动了,平时就算是他们一个人,大部分也都拥有秒杀普通玩家的实力……而这个无缺公子就算再强,也始终还是个玩家吧,再肉难道还能肉的过二十几个普通玩家的总和?

    他们猜的没有错,如果没有【移花接玉(无缺)】,他还真就扛不住这么多高手的围攻。

    但是很遗憾……他有!

    也是同一时间。

    “砰!砰!砰!砰!……”

    一连串紧随而来的声音响起。

    “哎呦!”

    “怎么回事?谁打我!?”

    “靠,这是什么情况!?”

    “……”

    不少人受到伤害,出现了后仰僵直的状态,立刻诧异惊慌起来,但是却没有人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更有甚者。

    “啊!啊!啊!啊!”

    这是四个到特别倒霉的人,他们因为同时受到几次反弹回来的伤害,居然没抗住直接就挂掉了?

    这倒也无可厚非。

    毕竟,【移花接玉(无缺)】的伤害反弹并非固定目标,而是随机反弹给20米范围内的敌人,要怪就只能怪这四个家伙人品不好了。

    回头再看看左旸。

    遭受这么多人的合力围攻,他却依然没事人一样的站着,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甚至就连身形都没有动上一下……

    【移花接玉(无缺)】的“红霸体”效果,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

    与此同时。

    “舞!起!”

    左旸自然不会闲着,趁着他们大部分人受伤僵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他居然腰肢扭动,飞升旋舞起来。

    “唰!唰!唰!唰!唰!”

    五波真气凝结而成的飞针漫天飞舞,好不壮观。

    “啊!啊!啊!……”

    顷刻间,竟又有一半以上的蒙面人发出一声惨叫,倒地不起。

    而剩下的人,就算他们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资深玩家,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此刻却完全已经惊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脑袋里面更是一片空白:

    “我的天呐,这就是无缺公子的实力!?”

    “疯了疯了,完全疯了!”

    “忽然觉得我们是不是找错了人,这是我们惹得起的?”

    “高手,我们算什么垃圾高手啊,这尼玛被无缺公子杀起来跟杀鸡有什么区别?”

    “这游戏太难玩了!”

    “……”

    这些蒙面人一个个心神巨震,只是一瞬间便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想法,因为两者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好么?

    同时心中的傲气也是早就被他们丢到九霄云外去,找都找不回来了。

    “呵呵,一个都别想走!”

    左旸却是已经打定了主意,非要赶净杀绝不可!

    “咻噗轰!”

    又是一招【飞花落叶(无缺)】使出,这些蒙面人还没从受伤僵直中出来,立刻便又陷入了“定身”状态。

    “咻噗轰!”

    【花须蝶芒(无缺)】紧接着跟上。

    “啊!啊!”

    又有两人倒地不起。

    “咻噗轰!轰!轰!轰!”

    【披星戴月(无缺)】四连击刚刚回气完毕便接踵而至。

    就问一句还有谁!?

    “啊!啊!啊!……”

    几声惨叫过后,整个世界安静了……

    这些蒙面人除了最开始的一次合力围攻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哪怕是一下,然后……他们就被左旸这雷霆万钧一般的反击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团灭。

    而且。

    任谁都看得出来,左旸杀的可不仅仅是他们的人,还有他们那颗自诩顶尖高手、不可一世的心……

    这就叫,杀人诛心!

    ……

    几十米外的地方。

    “唉!老林,那群蒙面人呢,走了么?”

    干物女王很不情愿的跟在随便玩玩和赛项羽身后,结果才刚刚跑了那么几步,就一头撞在不知为何忽然停下脚步的随便玩玩后背上面,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好在这是在游戏里面,并不怎么觉得疼。

    但这顿时令本就不情愿的干物女王更加不爽了,她一脸怨念的站起身来,刚想冲自己的父亲吐槽表达不满,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一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刚才那一群蒙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那个地方就只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想起来就忍不住咬牙切齿画圈圈扎小人的左旸,杀过她两次爆了她两件极品装备的左旸。

    “咳咳!”

    随便玩玩并没有回头,嗓子里似乎卡到了什么东西,咳嗽了一声才发出沙哑的声音,“死了。”

    “死了?”

    干物女王一愣,“老林,这个玩笑可一点不好笑!”

    “谁跟你开玩笑,你自己看,他是不是正在捡地上的装备,要不你来解释一下那些装备是从哪来的?”

    随便玩玩瓮声瓮气的道。

    “……”

    干物女王顿时无言以对。

    直到现在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或者说她已经相信了,只是无法接受而已,遥想两人到目前为止也就见过三次面……

    第一次,是因为衙门的海捕文书,那时候左旸虽然杀了她,但她能够感觉到两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大,甚至她还给左旸带去了一些困扰。

    第二次,与赛项羽一道找事,赛项羽被虐惨,而她已经变成了买一送一的福利。

    再看这一次……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一个人强大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强大的家伙,还能继续以一种比你更快的非人的速度成长,把你甩的车尾灯都看不到,这就有点让人无法接受了好么!?

    “千妤,是真的,我眼睁睁的看着,就那么几秒钟的功夫那群蒙面人就全死了……大概是嫌丢人,复活的也很快,随意尸体立刻就消失了。”

    赛项羽适时的在旁边补充道,一边说着,他还一边尝试模仿着左旸的刚才的动作,又翘兰花指,又原地旋转跳舞。

    “别学了行么,丑死了!”

    干物女王翻了个白眼,嫌弃道。

    “是我学的丑,刚才铁口直断用出来的时候真的可妖娆了……教官,你说是不?”

    赛项羽一本正经的辩解道。

    “嗯……”

    随便玩玩含糊的应了一声,一脸无奈的道,“看来是我们想多了,还想让他欠我们一个人情呢,通过刚才那一幕我算是看出来了,想让他在这个游戏里面欠谁的人情,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走,他已经看到我们了,过去吧。”

    听到这话。

    干物女王和赛项羽抬头看去,果然见左旸已经捡完了东西,此刻正抬起头来向他们这边看呢。

    不过。

    他显然对他们不是很感冒,只是看了一眼,也并未打招呼,更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转身便向远处走去,似乎并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来往。

    见此状况。

    “喂,小兄弟,等一下!”

    随便玩玩连忙喊了一声,便抬脚快读追了上去。

    “我说老林,人家又不想搭理你,你还上赶着凑过去,这可不像你啊?”

    干物女王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

    “你不懂,此事事关重大。”

    随便玩玩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啊千妤,这件事对教官特别重要,一会你就知道了。”

    赛项羽一边跟着,一边帮腔道。

    “什么嘛……”

    干物女王嘟囔了一句,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

    这次的收获一般般。

    或许是因为左旸平时总吃肉,因此看到这些顶尖高手身上爆出来的东西已经有了免疫力,总之,最好的就是两件黄金品质的装备,不太能够入的了他的法眼。

    但他也知道,现阶段游戏里玩家使用最多也最普遍的,其实是白银品质的装备。

    黄金品质的装备对于绝大多数玩家来说,身上能够个一件便要算是高手了,身上要是有个两三件,那简直就是土豪,必须要膜拜的存在。

    其实这个游戏里死亡时装备掉落的几率并不算太高,二十来个人就能爆出两件黄金品质的装备,这说明他们还是有些能耐的。

    因此,左旸也并没有过于轻视这些蒙面人的身份……

    好在通过击杀记录,左旸已经得到了他们的游戏名字,于是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开功力排行榜上看了一圈。

    这一看不要紧,才刚刚翻了一页就已经发现了其中的一个人。

    这个人叫做“灭霸大人”,功力排行榜排名第14位,门派是武当派……很有来头的样子啊!

    只可惜功力排行榜上只能看到这些,无法直接查看玩家的帮派等信息,因此也无法肯定,他就是左旸最有理由怀疑的【豪门】的人。

    但这难不倒他,功力排行榜排名第14位的人,注定不会默默无名,自己不认识可不代表别人不认识……

    回头问问工作室的人,或者直接让塞北沈万三帮忙查查,肯定能够查得出来……

    “?”

    正琢磨着这些的时候,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随便玩玩等三人。

    “他们怎么在这里?”

    左旸皱了下眉头,立刻想到了干物女王与随便玩玩的关系,再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两件从干物女王身上爆出来的装备……左旸甚至想再杀这姑娘一次,看看她身上时候还有什么能给自己用的极品装备。

    不过想归想,他们要是不来找自己的麻烦,左旸也懒得跟他们过不去。

    结果刚走了两步。

    “喂,小兄弟,等一下!”

    背后就传来了随便玩玩的喊声。

    “就是冲我来的么?”

    左旸带着“这三个家伙要真是来纠缠不休的话,他就真要看看干物女王身上还有什么极品装备”的心态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

    只不过,“小兄弟”这个忽然改口的称呼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

    “小兄弟,我终于找到你了。”

    随便玩玩几步就来到了左旸面前,脸上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

    “找我干什么?”

    左旸看了他一眼,又看了随后而来的赛项羽和干物女王一眼,这才问道。

    其实他大概能够猜的到,应该是因为那句“杀人九十九,报应到时要收手”而来,这个家伙想要找自己确认某些东西……

    而也是这一眼,他从随便玩玩和干物女王脸上看到了与以往不一样的东西心魔!

    在随便玩玩的心魔幻境中,左旸看到了一个面容可怖的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只有十多岁,跪在一对中年夫妇的尸体旁边,身上沾染着鲜血,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但他却双目血红,目光之中充满了仇恨与怨念,如同恶魔一般死死的盯着随便玩玩。

    随便玩玩很害怕,不停的躲闪,试图躲开那个孩子的目光。

    但无论他躲到哪里,每次抬起头来,便会立刻迎上这一双仿佛要将他吸进去的眼睛,他就那么看着他,没有语言,没有行动,但却胜过了一切语言,一切行动。

    那双眼睛仿佛具有魔力。

    只要与它对视,随便玩玩便像是正在被唐僧念紧箍咒的孙猴子一般,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挣扎……

    “也是个可怜人……”

    左旸无奈的摇了摇头,即使没有报应这一回事,随便玩玩这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心魔也在无时不刻的折磨着他,这滋味有的时候甚至生不如死。

    而在水墨画莫的心魔幻境中,左旸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情景:

    年幼的水墨画眉在水中不停的挣扎,渐渐失去了意识,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扎入水中,奋力将她救了上来……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那个男孩正在给她做人工呼吸。

    “啪!”

    她羞愤之下,伸手打了他。

    “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这一巴掌很有力气哦,看来你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快回家吧小姑娘,我走了。”

    男孩并不生气,反而露出一抹充满阳光的笑容,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便起身离开了。

    而在她的整个心魔幻境中,这个男孩的脸一直都有一些模糊,可能是干物女王当时太过紧张没有看清楚。

    但从此,这张模糊却带着阳光笑容的脸,便组成了水墨画眉的整个心魔幻境,地面、天空、一切的一切……

    “难怪赛项羽死活都追不上这姑娘,这样的情敌根本就是无敌的嘛……”

    左旸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