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三十章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求订阅!)

第二百三十章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求订阅!)

    打下一个地方,最重要的是什么?

    查看缴获么?

    不是。

    收获就放在那里,跑不了的。

    最重要的是,怎么保住胜利果实,别因为自己松懈而被人家再抢回去。

    李衍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所以,一将高丽君臣撵走,李衍就派马灵将杨志和石宝叫来。

    李衍先对杨志道:“咱们最大的威胁是高丽的西北军,李资深兄弟已经打听到了确切的消息,王俣于五日前向西北军发出调令,令西北军即日派两万大军回援,快的话,十几天后他们就能回援开京,如果让他们的大军来到罗城,咱们就会很被动,也不利于咱们的战略目的,你率领马一军除马一营以外的四营马军尽快赶到平州,将平州夺下,然后就地布防,稍后等罗城稳定了,我会派乔军师带步军去支援你部。”

    从梁山军打败高丽军到现在其实只不过才过去了五六个时辰,因此,只要速度够快,应该能打平州守军一个措手不及,甚至是一击攻下平州。

    而如果能打下平州,将平州的奴婢解放了,让奴婢跟梁山军一块守卫平州,凭借着轰天雷等超越这个时代的先进武器,水泊梁山应该能守住平州一段时间,那样一来,就可以让平州与开京联防,令高丽的西北军不敢长驱直入到开京救援,进而李衍就有足够的时间来炮制高丽,取得此役的最大战果。

    林冲营是俱装重骑兵,不适合这种长途奔袭,所以李衍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杨志。

    独自领军去打这么关键的一仗,杨志意气风发,朗声道:“若不能完成任务,杨志必提头来见哥哥!”

    杨志最大的问题不是能力,而是性格,李衍不担心杨志把握不住战机,只担心他见硬就卷。

    不过目前也没有比杨志更适合的人选了。

    而且,李衍很快就会派乔道清去支援杨志。

    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退一步说,就算出了问题,大不了也就是依开京的坚城跟高丽西军一战,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李衍道:“北边全靠兄弟了。”

    知道李衍喜欢那种有顽强意志的将领的杨志,一拜在地,然后就下去了,一句话都没再说杨志没有跟李衍解释,他想凭自己的刀枪去边疆打拼恢复祖宗的荣耀,不想给人跑腿,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逃,因为说远没有做有说服力。

    杨志走后,李衍对石宝道:“你率领马二军除马六营以外四营往南打,我就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求,打下南京,第二个要求,一直往南打,你要是能打穿百济故地与咱们济州岛连上,我就给你此役首功。”

    高丽处处学习中原,在国家建设方面也学习中原搞五京制,不过因为其地盘太小,主要是女真故地后来又被女真夺了回去,最后只搞出来了四京,即开京、东京后世的庆州、南京后世的首尔、西京后世的平壤。

    水泊梁山的底蕴太不足了,吞并整个高丽,那纯粹是开玩笑,就高丽西北边那一直跟辽金对战的一二十万大军就是现在的水泊梁山怎么都搞不定的。

    那李衍到底想要哪里?

    其实李衍想要的是自南京以南南京,中原道后世的京畿道和忠清北道南部,河南道后世的忠清南道,江南道后世的全罗北道,海阳道后世的全罗南道,也就是首尔加上百济国故地。

    如果李衍能够得偿所愿,那么,一来就能和济州岛连上让李衍和水泊梁山有一个真正的大后方,二来未来李衍和水泊梁山如果发展的好可以再夺新罗故地拥有半岛半数之地,退一步说,只要经营好这片地区,李衍怎么也能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国王,不会像之前那样只能当一个岛主。

    有人可能会说,这才是高丽的四分之一领土,也太少了吧?

    不少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以水泊梁山目前的文官储备,能治理好这么一大片土地就已经很不错了,再多,水泊梁山就是勉强能打下来,也没有人去治理,要知道,水泊梁山有治理一方之才的人其实一共也没几个,更何况这又是治理化外之地,非大才之人不可能胜任。

    其实,现在说这些还是有些早。

    有人可能会说,早什么,逼王俣把这块土地画给水泊梁山不就得了?

    哪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会轻易同意割让四分之一的领土?

    要知道,一旦他同意了,他就必然是他国家的罪人。

    退一步说,就算王俣愿意当这个罪人都不行,这里面涉及到了太多高丽人的利益,因此那些高丽人一定会想尽办法从中作梗的。

    而且,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也休想通过谈判得到。

    所以,要想要这块领地,首先得先把它打下来,然后再好好谋划,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那靠两千马军打下这么大一块领地,是不是有些太过异想天开了?

    的确。

    不过好在梁山军才击败高丽军五六个时辰,因此,只要速度够快,还是有机会打下一些地方的,至于说让石宝一直打到海边,其实只是一个希望,只是一个激励。

    石宝眼中闪过了一丝激动!

    不过石宝很快就压下激动,道:“求哥哥让仇悆去守卫南京。”

    李衍不置可否道:“为什么要仇悆?”

    石宝道:“他能守住南京我把我的后背交给他,放心。”

    李衍心道:“看来,这两年的接触,让石宝对仇悆很有信心。”

    李衍道:“你出发吧,一会我就让仇悆和呼延庆带着我的一都亲卫、一都炮营和剩下的预备役去追你。”将步八营、步九营、步十营充完整了之后,李衍这次带来的十营预备役,就只剩不到四百人了。

    石宝也知道,这是李衍对他最大程度的支持了。

    要知道,仇悆和呼延庆都是新降之人,李衍启用他二人一个全权管民、一个全权管军驻守最重要的南京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同样的,这也说明,李衍的确是没有人可派了,否则绝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石宝没再说二话,直接就冲李衍一拜在地,然后出去准备出征事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