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嫁公主割让领土(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七章 嫁公主割让领土(求订阅!)

    …

    “像韩佳人,又像秋瓷炫,还有点孙艺珍的气质,确实是一个美人,就是这年纪好像小了点,有十八么,可能也就十五六……我要了。”

    上下打量了这个高丽美女一会,李衍没做什么心里挣扎,就决定将她留下。

    走上这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华山路,难道真是为解救天下苍生为己任,为得还不就是权力和美人。

    所以说,收天下美女于自己的后宫,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那才是一等一的大英雄。

    不过现在可不是要了这个高丽美女的时候,将士们在外面打仗,自己在这里享用美女,让将士们怎么想,其实战时把陈丽卿带在身就已经不对了,好在陈丽卿够勇猛,武功少有人能比,箭术更是数一数二,每战都冲杀在前,绝大多数男人都比不上她,进而也就没有人敢对她说三道四。

    让人将高丽美女送去休息,李衍和陈丽卿合衣躺下,按下不表。

    且说一说,金富轼和姜镐,尤其是姜镐,发现郑克永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暗道:“不好,郑克永那个小人必是私见那贼首李衍去了!”

    金富轼则看着王宫方向沉默不语,他最担心的事,似乎发生了。

    不多时,门口突然有一个金富轼极为熟悉的声音传来:“三蛋哥,里面那个高丽使臣金富轼是我哥哥,能让我见见他么?”

    已经升为队将的赵三蛋,道:“这不行,没有上面的命令,谁都不能见他们。”

    来人,也就是金富辙,道:“李济深不是将郑克永和郑克永带来的女人带走了么?”

    赵三蛋道:“李大人是我梁山泊的人,你不是,再说他是带那个郑克永和那个女人去见寨主,你是想跟他们说悄悄话。”

    金富辙商量赵三蛋道:“三蛋哥,我不是想跟他们说悄悄话,就是他们一直都以为我死了,我想跟他们报个平安……我虽然不是咱们梁山泊的人,但我对咱们梁山泊也是有贡献的,耽罗人学习汉语用的书籍都是我编写的,我还为咱们梁山泊的人做过翻译……李寨主并没有限制我们不能相见,整个高丽都快是李寨主的了,他还能怕我们这些高丽人彼此相见说几句话……还请三蛋哥行个方便,我一定不会忘了三蛋哥的大恩大德的。”

    金富辙好说歹说才说通了赵三蛋放他进来。

    时隔两年多再见面的两兄弟有千万语想要彼此诉说,可他们皆不是寻常人,现在也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所以,金富轼开门见山的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金富辙道:“他们是宋国境内的一伙匪寇。”

    金富轼的心“咯噔”一声,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伙人不是抢一把就走,而是要抢占高丽的领土在高丽生根!

    金富轼道:“剿灭这伙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金富辙连想都没想就道:“没有可能。”

    尽管明知自己弟弟不可能跟自己说假话,更不会夸大其词,可金富轼还是忍不住道:“没有可能?他们这么能打?”

    金富辙语出惊人道:“你们派去济州岛……派去耽罗郡的那六万人已经全部被他们消灭了,除了死的,其他人全都被他们关在岛上劳动改造。”

    听了金富辙此言,不仅金富轼难以置信,姜镐也目瞪口呆,道:“那可是六万人,怎么可能被全歼?”

    金富辙道:“他们掌握了极为先进的武器……”

    姜镐插话道:“是那种一下子就能轰死一片人的神器么?”

    金富辙道:“那是飞雷炮,只是他们所掌握的众多先进武器中的一种,其实飞雷炮也好,其它先进武器也好,都是建立在他们掌握的一种威力强大的火药的基础之上。”

    姜镐道:“金大人能不能弄到那种火药的制作之法?”

    金富辙真不想回答姜镐问的这个白痴问题,可有些人有糖不甜但做醋却能酸死人,因此,金富辙只能道:“别说我没投靠他们,就算我投靠他们,也不可能接触到这种核心机密,而且就算现在被高丽拿到这种火药的制作之法也改变不了高丽目前的境况。”

    姜镐一想也是,这伙人马上就要将自高丽王以下的高丽文武百官全都捉住了,就是拿到这种火药的制作之法也是于事无补。

    金富轼问:“他们有没有弱点?内部有没有矛盾?”

    金富辙既羡慕又向往道:“主明臣直,上下一心……除了底蕴还浅以外,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弱点。”

    姜镐冷笑道:“没有弱点又如何,他们不是高丽人,在高丽无法立足,最多也就能抢掠一番,然后就得乖乖滚蛋,就像以前的唐国和辽国一样。”

    金富轼看向金富辙,意思是:“会是这样吗?”

    金富辙悠悠地说道:“他们将礼成城的奴婢全都解放了,又带领奴婢将贵族抢掠一空,礼成城内的贵族有九成被奴婢杀死,现在礼成城的奴婢全都死心塌地跟随他们,这次大决战,有近万奴婢也参与了,那些奴婢杀起高丽的兵城比他们还狠,我听说,如果不是那些奴婢痛下杀手,他们的俘虏最少能多三成。”

    听了金富辙此言,姜镐的瞳孔一缩,随即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喃喃道:“完了,高丽完了。”

    金富辙又道:“李济深跟我一块被捉,不过与我不同的是,李济深在两年前就投靠了他们,而且尽心尽力,因此深受李衍器重,在李济深的牵线之下,郑克永已经见过李衍了,他们谈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郑克永后来被李衍扔了出来。”

    金富轼问:“这么说来,李太师他们也没谈成?”

    金富辙道:“应该是没谈成,不过李衍收下了李太师送给他的女娘,那女娘,我猜,有可能是李太师的第三女或是李太师的第四女。”

    金富轼悠悠地说道:“仁州李家可是最会利用自家女人的家族……你有什么建议?”

    金富辙犹豫了一会,才道:“将承德公主或兴庆公主嫁给李衍,再割让一部分领土给李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