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今晚咱们在王宫休息(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今晚咱们在王宫休息(求订阅!)

    …

    只要占领了罗城,王宫自然就是囊中之物。

    加之,李衍他们就一千马军,根本打不下来王宫。

    所以,进入罗城后,李衍并没有攻打王宫,而是率军清剿他们进入之门也就是神风门周围的一切。

    半个时辰后,杨志带领他那营马军赶来支援李衍。

    从杨志口中,李衍得知,虽然梁山军占据绝对的上风,但战斗还在继续,他们这营是朱武硬挤出来的兵力。

    另外,杨志还带来了一个消息,有不少溃兵正往罗城这边逃,那些溃兵加到一起至少千人。

    杨志带来的这个消息提醒了李衍,李衍立即让人将神风门处的城门关上,并让丘岳与两百马军下马爬上城墙守卫此门。

    害怕罗城内的高丽军反扑,李衍没敢再分兵,一直严阵以待。

    还好!

    一直没有人过来夺门!

    李衍不知道的是,之所以一直没有人来夺门,是因为所有高丽兵将都退守进了王宫之中。

    又过了半个时辰,胡春带着他那营马军来援李衍。

    放胡春进来了之后,李衍从胡春那得知,战场上反抗的高丽兵将越来越少,一个时辰左右那边应该就能彻底结束战斗,然后就能派大军来援李衍。

    另外,胡春也说,向罗城方向溃逃的高丽兵将不少。

    乔道清建议李衍:“哥哥,让杨志兄弟和胡春兄弟带领各自的人马去攻占罗城另外几个城门,只要将城门全都攻占了,就不用担心高丽军反扑。”

    李衍觉得乔道清此言有理,因此派杨志和胡春去攻占另外几个城门。

    等杨志和胡春将另外几个城门全都占领了,林冲和卞祥带着剩余的马军赶来。

    林冲和卞祥带来消息,己方已大获全胜,杀死高丽军一万五千多人,俘虏了一万千一多人,剩下的全都趁乱逃走了。

    至此,李衍才完全放松,然后在陈丽卿等人的护送下进入府衙中治伤,剩余之事则全都交给乔道清处理。

    李衍此次出征,安道全作为李衍的私人保健医生也跟了过来,不过李衍怕战场上的流箭伤了这位神医,所以把安道全留在了礼成城中,只带了安道全的两个徒弟过来。

    王定六已经带一都人马回礼成城取安道全去了,暂时先由安道全的两个徒弟给李衍处理伤口。

    取安道全,难道是因为李衍的伤很重?

    不是。

    李衍已经说了,自己没事,可乔道清等人非让王定六回去取安道全过来乔道清等人太怕李衍出事,如果真是那样,水泊梁山的大好形势定然因为群龙无首而荡然无存。

    等安道全的两个徒弟给李衍处理完伤口,邓元觉带着步八营、步九营、步十营(一共七百四十八个人),孙安、呼延庆、韩滔、陈达带着步六军,也来到了罗城。

    孙安跟李衍报告:“哥哥,朱武军师和鲁大师带着步六营、步七营、步五军打扫战场,之后他们直接带人回礼成城,另外朱武军师让我跟哥哥请示,让水军送步五军和俘虏回济州岛可行?”

    朱武考虑的很周到,再加上这一万一千多俘虏,济州岛上的俘虏已经有近五万了,单靠步一军看管,太危险了,如今最大一战已经结束,将步五军派回去一同看管俘虏是对的。

    李衍派一队传令兵回去令:“同意朱武军师的提议,另令:水军即日派一半的人船回梁山泊本部将步三军和剩余预备役接来,梁山本部再陆续招募两万预备役交由杜迁、宋万训练。”

    兵力实在是太捉襟见肘,李衍不得不将刚刚成立没多久的步三军调过来,再将来之前让闻焕章招募、让杜迁和宋迈训练的一万预备役也调来其实应该已经没有一万了,广慧原来只有两营步军,这次将广慧那两营人马扩编成步三军,必然要占用一千五百预备役,所以这预备役应该只剩八千五百人。

    这八千五百预备役可远不如梁山军以前的预备役,倒不是说这批人不行,而是他们训练的时间太短了,李衍掐指算算,等水军回去接到他们,他们中训练时间长的估计也就将将才训练了一个月,训练时间短的怕是才开始接受训练。

    虽然明知道他们训练不足不堪使用,可李衍也得用他们。

    奴婢兵干干大帮哄的事还行,打硬仗真不行,最关键的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衍不能让奴婢兵占到梁山军的大比例。

    传令兵刚走不久,马灵就来报:“禀报哥哥,高丽派使者来了。”

    刚要吃饭的李衍,先是吃了一大口面条,然后才口齿不清道:“让他们进来吧。”

    不多时,金富轼、郑克永、姜镐三人就被马灵带了进来。

    抬头看了金富轼三人一眼,李衍继续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条。

    李衍这不是故意晒金富轼三人,而是真饿了打了一整天的仗,铁人也饿了。

    金富轼三人见李衍光着膀子身上缠着一身绷带毫无形象的捧着一个大碗吃面条,就是一皱眉一来李衍这明显是怠慢他们,二来李衍的形象明显是他们不喜的武人形象!

    可人在矮檐下,他们不仅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的真实情绪,还得笑脸相迎。

    金富轼冲李衍一拜,道:“小国使臣金富轼请教将军姓名?”

    听见金富轼报的姓名,李衍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跟金富辙的确有几分相似之处,然后就低下头继续吃面。

    直至吃饱喝的,然后从陈丽卿手上接过餐巾擦了擦嘴,李衍才问:“你们来干什么?”

    见李衍连名号都懒得跟他们说,金富轼三人的心就是一沉!

    这说明李衍并没有谈的意思。

    金富轼试探道:“我国与贵方之间似乎有些误会,才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国很有诚意化解这个误会……”

    李衍身后的仇悆道:“你方派六万人攻打我济州岛,难道是误会?”

    郑克永道:“那耽罗郡本就是我高丽的领土。”

    仇悆道:“它本是耽罗国的领土,许你们占就不许我们占?”

    郑克永道:“我高丽怜耽罗国穷苦,遂与耽罗国合并为一国以便接济,现耽罗国的王室就在高丽为官。”

    郭永道:“掩耳盗铃,那这样好了,我们怜你们高丽穷苦,所以与你们高丽合并为一国,王俣就来我国为官吧。”

    见郭永直呼王俣的姓名,作为保皇派的姜镐不得不道:“高丽富裕,耽罗贫困,高丽与耽罗合并诚然是出于怜悯。”

    郭永毫不示弱道:“我们强,高丽弱,我们与高丽合并也诚然是出于怜悯。”

    郑克永和姜镐还想再些说什么,李衍道:“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得不到……孙安听令!”

    孙安出列道:“属下在!”

    李衍道:“今晚咱们在王宫休息,我给你一个时辰攻破王宫,但凡你部所遇之人,有兵器在手,格杀勿论,不管他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