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谈?(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谈?(求订阅!)

    …

    “高丽完了!”

    王俣的喃喃之言,让朝堂上的绝大多数人都生出了绝望的情绪!

    李资谦眼珠动了动,没有说话。

    这时,宝文阁待制金富轼出列,道:“王上,想我高丽,自从建国以来,屡经战火,显宗时期,西京、开京之地均被辽国攻破,显宗避难于平州,可那又如何,六年后我高丽大败辽国,收复故土,如今形势能难过彼时?”

    王建建立了高丽之后,为稳固他所建立的政权,将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也就是,积极北进,大肆拓展领土。

    王建扩张抢谁的领土?

    抢的就是现在崛起的女金族的领土。

    说起来,这高丽欺负女真已久,一度差点将女真灭族。

    后来,女真族的宗主国辽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怕高丽借女真之地为跳板杀入中原成为他们的大患,遂一连向高丽发起了三次大战,也就是三次高丽契丹战争。

    第一次高丽契丹战争,辽国主要的敌人是宋国,没太搭理高丽,因此,把高丽打败了之后,就暂时放过了高丽。

    第二次高丽契丹战争,辽国将高丽一顿痛揍,一直打到了高丽的开京,把高丽王都撵到了平州,后来因为战线太长,又被高丽偷袭了一下,辽军撤回。

    第三次高丽契丹战争,整整打了五年,最后辽军惨败,可作为得胜一方的高丽连年征战也元气大伤,无力亦无勇气再战,后来辽国又要打高丽,高丽得知之后赶紧上表臣服,才彻底结束了高丽契丹战争。

    听了金富轼此言,王俣等人想起了高丽契丹战争时期的艰难,才逐渐从绝望中走了出来。

    “的确,现在的形势虽差,但却差不过高丽契丹战争时期,所以此事未必没有解决的办法。”

    王俣稳定心神,然后问道:“诸位爱卿,谁有退敌之策?”

    金富轼又进言道:“臣以为应该跟这伙宋人的头领合谈,另外派人去宋国查查这伙人的底细,微臣感觉他们不像是宋军。”

    王俣问:“你为何有此感?”

    金富轼道:“微臣见过宋君,那是一个谦谦君子,酷爱诗词歌赋,兴趣广泛,崇尚老庄之道,不像是喜欢侵略它国领土之人,且他对王上赞不绝口,对我高丽有永结同盟共抗辽国之意,所以,这伙人是宋军的可能性不大,而如果他们真是宋军,那对咱们高丽而言乃是不幸中的大幸,从明州到高丽,少说也要历时二十天时间,宋国的战线拉得这么长,补给必然困难,久战必败,最重要的是咱们高丽与他宋国并不接壤,因此咱们高丽的领土不可能变成他宋国的土地,这种情况下,咱们只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付出一些外物,应该就能化解些事,怕只怕……”

    王俣追问:“怕只怕什么?”

    金富轼道:“怕只怕他们是无根之人。”

    能混进朝堂之人,有几个是蠢人,一听金富轼之言,他们立即想到:“他们如果是无根之人,那怕是要抢高丽的土地落地生根了。”

    听了金富轼的分析,王俣忍不住又慌了,如果这伙狠人在高丽落地生根,那可就是他们的大敌了,所以忍不住又退问:“那该如何是好?”

    金富轼道:“谈,如今他势强咱们势弱,唯有先度过眼前这关,再徐徐而图之。”

    王俣道:“对对对,谈谈谈。”,感觉自己失了体统,王俣稳定了一下心神,问道:“谁愿意去谈?”

    去谈这种城下之盟,会被对方侮辱搞不好会被对方杀了立威都先不说,只说一旦谈不好,事后必定会被当成替罪羊推出去,最可悲的是死后还得落个奸臣之名。

    所以,没人开口接这茬。

    见没人愿意去谈,王俣怒了,道:“寒门出孝子,国难识忠臣,难度我高丽就没有忠臣?”

    听了王俣之言,金富轼暗叹了口气,就准备站出来。

    可就在这时,半天都没有说话了的李资谦突然道:“臣愿意去谈。”

    见李资谦想去谈,金富轼不禁暗自摇头:“哎!内忧外患,此次怕真是高丽的劫难了!”

    对他这位岳父,王俣如今是要多警惕有多警惕,心道:“他怎么愿意去谈这城下之盟?他是为我而谈,还是为他自己而谈?”

    想到李资谦有可能是为他自己去谈,王俣惊出一身冷汗,随即下定决心:“此事谁去谈皆可,万不能让李资谦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念及至此,王俣道:“我知太师为孤王分忧之心,可太师乃是高丽的中流砥柱,若是去谈不成,何人能再去谈?”

    王俣这是在说:“你的身份太太高了,你去如果谈不成,咱们派谁去谈才能显示出来咱们的诚意?”

    虽然这是推脱的借口,可王俣找得很巧,以至于李资谦根本没法辩驳。

    不过没关系,如果这样就能难住李资谦,那李资谦也不可能做到这么大。

    李资谦看了宝文阁学士郑克永一眼。

    郑克永立马会意,随即出列道:“臣愿意去谈。”

    “这郑克永乃是李贼的死忠,让郑克永去谈,与让李贼本人去谈有何差别?”王俣心道。

    王俣不着痕迹的看了韩安仁一眼。

    跟王俣极有默契的韩安仁见之,立即给他们保皇派一个名叫姜镐的人使了个眼色。

    姜镐犹豫了一下,然后出列道:“臣也愿意去谈。”

    王俣道:“姜镐两次出使宋国,有与宋国打交道的经验,就由姜镐去谈吧。”

    李资谦毫不相让道:“郑克永精通宋语、宋文化,了解宋人的习惯,且也曾出使过宋国,亦是合适人选。”

    见已经到了高丽生死存亡之际,王俣和李资谦还在争斗,金富轼真为高丽这个高家悲哀不已!

    正如王俣之前所说的,国难方显忠臣,金富轼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出列,道:“臣愿去谈。”

    金富轼属于两班派,不是李资谦的人,虽然跟保皇派走的也不近,但却是真正的做事之人,更重要的是,王俣知道,跟李资谦纠缠久了,他十有八九争不过李资谦,于是果断道:“金爱卿乃我高丽最了解宋人之人,由金爱卿去谈,最合适。”

    金富轼的父亲金觐,出使宋国时,在宋国留下了很大的名声,以至于他们父子多次出使宋国,因此高丽还真就没有比金富轼更适合去谈的人,以至于李资谦都不好辩驳。

    不过李资谦很快就计上心来,然后道:“只有一个使臣,怎能显出咱们的诚意,让郑克永一块去谈吧。”

    王俣知道,李资谦如此极力争取这个合谈使臣的名额,一定没憋好屁,因此不着痕迹的看了韩安仁一眼。

    韩安仁会意,道:“太师此言有理,那就让金富轼大人、郑克永大人、姜镐大人一块去谈吧,这才能显示出咱们高丽的诚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