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高丽完了(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三章 高丽完了(求订阅!)

    …

    经敬和王后提醒,王俣抢在李资谦之前将罗城仅剩的两千多部队(本来是三领,但被李衍他们杀了四五百监门卫的人之后,就只剩下两千五百多人了)抢在手中。

    其实王俣能抓住这部分兵权也正常,这两千多兵马主要是王俣的仪仗队千牛卫,自然能被王俣抓在手中。

    有了这两千多人在手,王俣虽然不能御敌,但却可以保证他的王位暂时不失。

    别以为王俣这是杞人忧天。

    高丽之所以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王俣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如果不是王俣一意孤行不听李资谦的非急着去收复礼成港、非急着去替他的王叔报仇、非急着去讨伐占领礼成港的贼寇,开京绝不会被贼寇攻破。

    另外,派去剿贼的还是王俣的绝对心腹韩安仁。

    因为这些将王俣这个高丽王废了,理由实在是太充分了。

    而且,别忘了,元子李楷可一直都在李资谦手上,前脚废了王俣,后脚李资谦就可以立王楷为高丽王。

    与已经开始反抗的王保相比,自然是还不到十岁的王楷更容易控制。

    一边往朝堂上走、王俣一边庆幸:“幸亏得了王后的提醒,否则孤王的处境一定更糟糕,王后真是贤德,当尽早与她圆房生下一子,恁地时,废了李资谦的外孙,才能彻底解了李资谦之危。”

    来到朝堂之上,王俣匆匆一看,就确定朝臣都在,显然,罗城被贼寇攻下之后,他们也都慌了。

    突然!

    王俣在人群中看到了几个不该出现的身影——韩安仁和金安等人。

    原来,李衍他们只顾着抢占城门,根本就顾及不到没参于堵门的韩安仁和金安等人,进而被韩安仁和金安等人趁乱逃进了皇宫之中。

    见韩安仁和金安等人都在,王俣心里“咯噔”一声,“三万多兵马难道真被全歼了?”

    想到三万多兵马全都没了,王俣的眼睛当即就红了,咬着牙下令:“将韩安仁、金安、孙明熙、郝在旭、李承恩全都给孤王推出去斩了!”

    王俣真怒了!

    大好形势就让这几个酒囊饭袋毁了,他差一点点就能拿回王权,不用再活得窝窝囊囊的了!

    不曾想,他不仅没能拿回王权,还让人歼灭了三万多兵军打到了家里!

    一切都完了,他就算能过这关,未来也会有一个永远都无法抹去的污点!

    听见王俣下的命令,跟王俣一块来的千牛上将军立即给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些侍卫见之冲上殿来拖韩安仁和金安等人去行刑!

    韩安仁大喊:“王上,臣知臣死不足惜,但求王上让臣说几句话,让臣赎一赎臣之罪!”

    王俣现在恨不得生吃了韩安仁,哪能容韩安仁说话?

    眼见韩安仁等人就要被拖出大殿,李资谦突然道:“慢。”

    王俣看着李资谦问:“太师要为这几个罪人求请?”

    李资谦不答反问:“王上可知这伙贼寇是什么来历,有多少兵马,攻打咱们所求为何?”

    “这……”

    王俣一时语塞!

    “是呀,这伙凶贼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无端攻打我高丽,他们求什么,怎么才能将他们打发走?”王俣思绪万千。

    李资谦冲侍卫道:“将他们带回来吧。”

    一众侍卫看向千牛上将军,千牛上将军又看向王俣。

    李资谦见之,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心道:“这时候抓这点兵权有用么,现在唯一有用的就是那伙贼寇的态度,他们才能决定这个国家的命运,小小的千牛卫,哼,都不够那伙打败了高丽几万大军的贼寇塞牙缝的。”

    王俣暂时压下思绪,道:“将他们几个带回来!”

    听了王俣的命令,一众侍卫将韩安仁等人带了回来。

    王俣沉声道:“那群贼寇是什么人?”

    韩安仁答道:“他们是宋人。”

    郑知常和吴延宠曾派人回来禀报过占领耽罗郡的人是宋人,因此,王俣问:“他们和耽罗郡上的宋人是一伙人?”

    韩安仁道:“臣不知。”

    听韩安仁说不知道,王俣又气不打一处来,厉声道:“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败了,韩安仁你可真对得起孤王!”

    听了王保之言,韩安仁的脸红得发紫!

    深吸了一口气,韩安仁道:“臣有罪,臣不去辩解,臣只想提醒王上,这伙宋人是咱们高丽战胜不了的存在,王上万不可激怒他们,为王上、为高丽招来灭顶之灾。”

    一大臣道:“不可战胜?那是你等无能!”

    韩安仁不与那人争辩,而是对王俣道:“王上万万要记住,这伙宋人不可敌,不可激怒他们。”

    言毕,韩安仁突然向一旁的柱子撞去!

    就在殿上众人以为会有脑浆迸裂一幕出现之时,却出了一个笑话。

    想要求死的韩安仁,在即将撞到柱子之际,脚下意识的一顿,结果撞是撞到了,可惜只撞了一个包,连血丝都没有。

    韩安仁尴尬不已,然后后退了几步,又猛得向柱子撞去!

    可在即将撞到柱子之际,韩安仁的脚又下意识的一顿,结果又撞出来了一个包,还是没死成。

    韩安仁已经无地自容!

    这回韩安仁退到了更远的地方。

    再也看不下去了的王俣,道:“行了,想死回家再死,别在朝堂上丢人现眼……现在你给孤王说说那伙宋人怎么不可敌?”

    韩安仁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王俣问他话,他又不能不答,于是暂时忍下羞臊,道:“那贼首太过勇武,他竟然单骑独棍从他的中军杀到了我们中军,中间可是隔着几万人。”

    听韩安仁说得这么夸张,所有人都不信,就是项羽再世,也绝不可能这么神勇。

    王俣皱眉道:“这就是你们败了的原因?”

    见韩安仁说不到点子上,想自救的金安,插话道:“那贼首确是神勇,世间怕是再也找不到敌手,但绝不是万人敌,我们之所以败给他们,主要是因为他们有一种神器,那种神器很像是宋国的炮,只不过其威力比宋国的炮要大得多,一炮下去就能炸死、炸伤一片人,还能发出震天般的响声震慑咱们高丽将士的军心,进而乱了阵脚,他们有几百个那种神器,齐发了一阵,咱们就死伤了上万人,其他人也都被他们炸蒙了,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进而任他们宰杀,然后他们以骑兵打头,又以步兵……”

    李资谦突然插话道:“那种神器真有那么厉害?”

    金安道:“真有那么厉害,甚至让人生不出与之为敌的勇气。”

    李资谦神情很是凝重的问道:“这么说来,你们是全军覆没,他们的损失不大?”

    金安有些尴尬,可他还是实话实说道:“是。”

    听了金安之言,所有人都慌了,王俣更是直接问道:“贼寇有多少兵力?”

    金安道:“至少两万。”

    王俣一听,瘫在了他的龙椅上,喃喃道:“高丽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