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战定胜负(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战定胜负(求订阅!)

    …

    李衍喜欢打守城战,尤其是在己方较弱的情况下。

    可是这次不行,这次李衍必须跟高丽军打一场野战,一战定胜负。

    为何?

    只因为,只有在野战之中,李衍才有机会一举消灭二万以上的高丽军,进而向开京进发,一举拿下开京城。

    目前情况,跟高丽军打野战,真是……怎么说呢,其实跟找死无异。

    高丽那边:

    龙虎军、神虎卫、金吾卫皆是精锐。

    仅这三支部队就有,一万精锐马军,六千精锐步军。

    再加上望军的三千马军、一万两千步军。

    高丽那边的总兵力:马军一万四,步军一万八。

    梁山军这边:

    马一军,马二军,亲卫营,一共有马军约五千几场大战下来,马军也有一些损失,因此早已经不足五千五万人马了,连五千都没到。

    步军,如果以李衍的标准,梁山步军只有鲁智深的步二军的两千五百人。

    没经历过训练又主要由高丽奴婢组成的步五军、步六军,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穿甲戴盔拿了兵器的平民,还是很懦弱的那种平民。

    好吧,就算李衍不计较步五军和步六军是乌合之众,把他们也加上,那梁山军也只不过才有一万两千五百步军。

    对比一看。

    高丽那边的马军是自己这边三倍。

    高丽那边的步军比自己这边多五六千。

    还好!

    李衍还有一千炮军和五百门没良心炮,另外还有两万个轰天雷。

    所以,这仗还有得打。

    问题是,怎么打?

    李衍所不知道的是,高丽的统兵大将金安也正在头疼。

    你道为何?

    作为高丽最重要的港口,作为高丽王族王家的龙兴之地,礼成城修得是又大又坚固,不说其城墙高达三丈,仅那三十丈宽的护城河就让人望而却步。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他这次带来的三万多兵马之中,只有一万八是步军,而这其中的一万二是缺乏训练的州县军。

    这种情况下,让他怎么攻下这坚城?

    安好营扎好寨之后,金安看着礼成城一筹莫展!

    最近新投到金安门下的一个幕僚,乃建立后高句丽的弓裔后人,本名弓复,对外宣称他自己叫孙复。

    见金安愁眉不展,弓复道:“班主可是愁怎么攻下这礼成城?”

    金安问道:“你有办法?”

    弓复道:“强攻恐难胜之,不若诱他们出城野战。”

    金安问:“你有办法诱他们出来野战?”

    弓复不答反问:“不知班主可知晓汉族三国时期的那段历史?”

    金安道:“略知皮毛。”

    弓复道:“那想必班主定是知道诸葛亮了?”

    金安想了想,道:“是不是蜀汉的丞相?”

    弓复道:“不错……诸葛亮率领蜀国军队第五次北伐时,曹魏的前线总指挥司马懿,知道蜀中道路艰险运送粮草出来不易,故而采取坚守不战。诸葛亮让士兵在司马懿营前叫阵、辱骂,想逼司马懿与他决战,但不管诸葛亮如何挑衅,司马懿就是不理诸葛亮,司马懿就等着诸葛亮的部队骂累了吃完了不多的军粮然后打道回蜀中。诸葛亮也知道如此僵持下去,对蜀汉不利,于是在叫阵没有任何效果的情况下,诸葛亮灵机一动,就派人给司马懿送去了一件女人的衣服,意思是司马懿你只配做个娘们,做不了统帅。”

    金安听后,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咱们也派人给那伙贼寇的统帅送一件女人的衣服,逼他出来决战?”

    “无知!”

    就在这时,一个风尘仆仆的文官从门外进来。

    原来,那些文臣到底还是不放心由武臣来统兵,最终在一众文臣的攒落之下,王俣将平章事韩安仁派来接替金安担任平寇军元帅。

    说起来,这次可以算是保皇派的一次重大胜利,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摸到兵权了,如果韩安仁能率军剿灭这伙攻占了礼成港的贼寇,那么保皇派的实力必定会有所增强,到那时兴许就能跟豪族派一较长短了。

    这还要感谢李资谦今早出门时摔了一跤没来上朝,若非如此,韩安仁根本就没有机会当这个平寇军元帅。

    而其它派系的文臣们也不满李资谦他们一家独大,再者说,文臣们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武臣崛起,撼动他们文臣优越的地位,文尊武卑是绝不可以改变的,因此,这次其它派系的文臣们不大不小的帮了保皇派一把。

    这才让保皇派取得了这个重大的胜利。

    一见韩安仁过来,深刻了解高丽文尊武卑现状的金安,当即就猜到,韩安仁是来接替他当元帅的。

    金安不禁有些愤怒:“难道武臣永远都要被文臣压制?”

    韩安仁可不管金安怎么想,他直接坐到了主位上,然后冲着弓复道:“你只知诸葛亮送女人衣服给司马懿,可知最终取得胜利的却是司马懿,而且诸葛亮还被司马懿拖死在了五丈原。”

    弓复不甘示弱道:“韩大人不是积劳成疾的诸葛亮,礼成城中的贼寇也不是冢武司马懿,此地更不是离蜀地千里之外难运粮草的五丈原而是离开京只有三十里的礼成港,此法为何不能一试,还是说韩大人有更好的诱敌出战之法?”

    “这……”

    抬头看了看礼成城的三丈高的城墙、三十丈宽的护城河,韩安仁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好办法。

    见韩安仁只会挑刺,金安心中鄙夷不已,不过嘴上却道:“韩大人,若不然咱们试它一试,就算不成,也只不过损失一件女人衣服罢了。”

    听金安这么说,韩安仁只能道:“你们若是愿意试,就试一试吧,不过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你们之法不可能成功。”

    韩安仁的话说得太满了,以至于被金安和弓复狠狠的抽了一个响亮的大嘴巴韩安仁此言刚说了没多久,送女衣去给李衍的弓复就回来禀报:“贼首见了班主送去的女衣,大怒,说这是奇耻大辱,不仅将女衣撕了,还将面前的桌子踹翻,扬言三日后与咱们在前面的平原上大决战,他们在东,咱们在西,一战定胜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