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重甲骑兵(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四章 重甲骑兵(求订阅!)

    …

    因为马少重甲多,水泊梁山的马军都是重甲骑兵。

    其实这么发展是不健康的,轻重骑兵结合才能最大的发挥出骑兵的优势。

    事实上,如果不是突然跟高丽开战,李衍已经重组军队了,并在这次重组之际组建轻骑兵——随着梁山军的不断壮大,梁山军的结构已经很不合理了,必须得重组。

    可惜!

    还没等梁山军重组,与高丽之间的战争就爆发了。

    在冷兵器时代,重甲骑兵就是战场上的“神”。

    轻骑兵时代,步兵还能用弓弩对骑兵造成大规模杀伤,而重骑兵时代步兵在平原旷野对骑兵几乎是被任意宰割。

    而重甲骑兵中最著名的就是“铁浮屠”。

    铁浮屠又称为铁浮图,浮屠是佛语中铁塔的意思,说穿了,铁浮屠其实就是具装重骑兵,即人马俱披重型盔甲,对敌阵发起冲击的骑兵。

    铁浮屠对战马的素质和骑手的素质要求极高(具甲重骑的铁马铠重达四十公斤,再算上骑手的铁甲和武器,以及骑手本身的重量,战马的负重往往在两百多到三百公斤,如此巨大负重需要骑手和战马都有超凡的体力和耐力,仅此一点,南方的马和大多中原人便难以胜任。),因此无法大规模扩军。

    水泊梁山的马军虽然都是重甲骑兵,但真正的铁浮屠也就林冲营和卞祥营——作为两只马军的中流砥柱,这两营的人和马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并配上最好的人甲和马甲。

    这也是李衍为什么说林冲营和卞祥营是梁山军最好的两营骑兵的原因之一。

    而鹰扬军也是具装重骑兵,也可以算作是铁浮屠。

    双方各自排开阵型之后,便开始蓄势。

    在势头达到最高点之际,林冲和鹰扬大将军同时坚起各自手中枪矛,又同时用枪矛指向对方!

    “杀——”

    “杀——”

    双方兵将同时喊出震天般的杀声!

    对冲开始!

    万马奔腾!

    尘土飞扬!

    起初双方都只顾对冲,不做它事。

    直至对冲到二十丈左右!

    “射——”

    在鹰扬大将军的命令下,鹰扬军整齐如一的射出了铺天盖地的箭雨!

    “不用去躲避,这箭射不死人。”林冲大喊。

    高丽的角弓柳条箭对战步军,尤其是盔甲不全的步军,杀伤力的确惊人,甚至要强于神臂弩(因为它的射速快、距离远),但对上人马俱都穿着上等铁甲的梁山铁骑,其杀伤力就真的是太有限了。

    听了林冲所喊,梁山将士停止骚动继续节次不乱无喧哗无纷杂的向鹰扬军冲去……

    “换重箭!”鹰扬大将军喊道。

    见轻箭不能吓乱梁山军,鹰扬大将军收起全部侥幸,果断让骑兵将柳条箭换成了重箭,准备堂堂正正的跟梁山军一决胜负。

    ……

    十丈!

    “三段式,射——”

    一直默算双方距离的林冲,终于下了射击的命令。

    早已做好射击准备的梁山将士,自发的分为三部分,对准鹰扬军的正面或张弓搭箭或是扣动扳机——梁山军的组成很复杂,并不全都是自己培养的,这其中有不少原来是官军转正的,因此其中一部分人的箭术还是不错的,李衍并没有强令这部分人改用弩箭,毕竟,弓箭有射速快等优势,这是弩箭比不了的。

    有人可能要问了,神臂弩的射击距离不是二百四十步嘛,林冲为什么要等到十丈才下令?

    原因有二:

    一、神臂弩的确能射二百四十步,但要想破甲,尤其是破上等铁甲,只有小于十丈才稳妥,才能保证不会在甲片上打滑或是跳弹。

    (别以为三十米才能破开铁甲,对不起神臂弓偌大的威名,事实上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要知道早期的火绳枪破甲距离也只有三十米,至于高丽的角弓配上重箭,则只有到了小于五丈的距离时,才能破开铁甲。”

    二、神臂弩开弓太费劲(力小者得用脚去开,力大者也得用腰开),尤其是在冲锋的时候,而骑兵冲锋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就算是使用射速比较快的弓箭,在对冲的时候也射不了三五箭有效之箭双方就会短兵相接,如果是弩箭,基本上也就能射出一箭有效之箭。

    不过梁山军的单兵神臂弩是刘慧娘改装过的,一次能射出三支弩箭,一千多人射出去的就是三千多支弩箭。

    “嗖!”

    “嗖!”

    “嗖”

    三轮箭雨过后,鹰扬军前部人仰马翻!

    粗略的估计一下,这三轮齐射,至少射死射伤了一两百人鹰扬兵将!

    (弩箭是直射不是抛射,因此前面的人能为后面的人挡箭,所以,在这种对冲中,只要阵型不乱,不可能只靠弩箭就解决对手。)

    鹰扬大将军靠着一面大盾从这三轮致命的箭雨中侥幸活了下来。

    就在鹰扬大将军放下大盾准备下令还击之际,“咻”、“咻”两声破空声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这两箭是陈丽卿射的,目的是斩首。

    鹰扬大将军的反应很快,竟硬生生的躲开了一箭!

    可惜!

    陈丽卿算准了也可以说是蒙准了鹰扬大将军躲避的轨迹,连珠箭的第二箭正中鹰扬大将军的脸上,将鹰扬大将军的脸射了个对穿!

    不过这鹰扬大将军也真是悍勇,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忘下令:“黄(还)金(击)!”

    随着鹰扬大将军的一声令下,鹰扬军兵将极有默契的同时瞄准梁山军的中后半截人马开弓射箭——因为被梁山军先下手为强,又被陈丽卿耽误了一点时间,鹰扬军错过了最佳射击时机,因此,他们只能去射梁山军的中后段,这样才能多杀伤梁山骑兵。

    一阵前雨过去,梁山骑兵也有三五十人马掉队。

    这时,双方的距离只有不到三丈,谁都不可能再射第二箭了。

    所有鹰扬军兵将都自发的将弓挂好,然后抄起长枪。

    鹰扬大将军则扔掉护了他一路的大盾拿起铁枪,同时忍着撕心般的疼痛拔掉了脸上的那支箭,随即大喊:“哈(杀)——”

    另一边,林冲也挺起手中长矛,大喊:“杀——”

    双方兵将齐喊:“杀——”

    短兵相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