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原来我们什么都不是(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三章 原来我们什么都不是(求订阅!)

    …

    “射——”

    冲到合适的距离之后,鹰扬大将军果断下令!

    听见射击的命令,一众骑兵立即张弓搭箭去射奴婢的后半截队伍!

    “杀——”

    “杀——”

    “啊!”

    “阿也!”

    “快逃命啊!”

    “……”

    还没短兵相接,仅一轮齐射,奴婢们就崩溃了,随即抱头鼠窜!

    见这支“部队”不是装出来的废物,而是真废物,鹰扬大将军一边大骂礼成港的守军:“废物,竟然能被这群乌合之众夺了礼成港占了礼成城!”、一边指挥骑兵射杀奴婢!

    又射了几轮,奴婢们基本上已经死伤了三分之一。

    此时,鹰扬大将军已经跟那个杀人立威的奴婢撞到了一起!

    那杀人立威的奴婢还算勇敢,虽然身后已经乱作一团,可他还是借着助跑之力跳起来用手中长枪去戳鹰扬大将军!

    鹰扬大将军的身体稍稍一闪就躲开了杀人立威奴婢这拼尽全力的一枪,同时借着马匹的冲击力一枪就戳穿了杀人立威奴婢的胸膛,随即将他挑了起来!

    手腕一用力,鹰扬大将军就将杀人立威的奴婢的尸体甩飞了出去,同时大喊:“这就是一群绵羊,给我放开了杀!”

    说这话的同时,鹰扬大将军已如猛虎如羊群,连人戳带马踩,顷刻之间就杀死杀伤了十几个奴婢!

    城墙上。

    见到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的李棋,脸色惨白,双腿打颤,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汗水打透!

    鹰扬军一个冲锋,四五千奴婢就死伤近半!

    那个李棋曾经羡慕的有望成为高丽王有望横扫六合并吞八荒举山河内外皆匍匐脚下的奴婢,连屁大的响声都没发出来,就被戳死,尸体被马踩得稀烂,至死都没人知道他叫什么!

    秦王嬴政扫六合,天下一统帝王来。

    霸业王业与功名,太史公家具写全。

    二十四史开头篇,篇篇全是帝王篇。

    称帝好处多又多,以致英雄腰折断。

    龙兴时期天下有,王朝末路寸土无。

    末代皇帝三年半,五族共和王朝断。

    时兴时灭乃虚空,不若安做富家翁。

    丢掉称帝痴心梦,一世快乐好少年。

    不仅李棋吓得大汗淋漓,李衍故意叫到城墙上的三千多奴婢兵和一万多奴婢,见那些勇敢的奴婢那些他们心中的英雄奴婢丁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被砍瓜切菜一般屠杀,全都冷静了下来,意识到:“原来我们什么都不是。”

    李衍看着鹰扬大将军道:“这人武艺不错,应该不在林冲兄弟之下。”

    呼延庆道:“不只是他,这只骑兵中,着实是有几个高手,也不知这支高丽骑军是什么来头。”

    郑知常一脸傲然道:“这是鹰扬军,高丽……天下第一军。”

    孙静不屑道:“屠杀奴婢的天下第一军?”

    郑知常毫不示弱道:“什么都能屠杀!”

    孙静似笑非笑道:“哦?那郑大人要不要跟小人赌上一局?”

    郑知常问:“赌什么?”

    孙静一直指城门处的林冲营和卞祥营,道:“那两营骑兵一会要与你们的鹰扬军对决,咱们赌哪边能赢,如何?”

    郑知常看了那两营骑兵一眼,见他们也是一千人,问:“赌什么?”

    孙静道:“你们鹰扬军如果赢了,我劝哥哥从高丽撤军……”

    李衍并没有阻止孙静。

    林冲营和卞祥营是水泊梁山最好的两营骑兵。

    加上,李衍又让徐宁、丘岳、张清、周昂、胡春、山士奇、孙安、袁朗、程子明、竺敬、縻貹、陈丽卿临时加入这两营。

    这种情况下,他们如果还战胜不了高丽的鹰扬军,那么高丽就是不可战胜的,至少不是水泊梁山可以战胜的。

    有人可能要说了,一战就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不草率,一点都不草率。

    先不说,这个阵容如果都败了,李衍也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兵将了,根本战胜不了高丽。

    只说,李衍之所以只用两营骑兵对战鹰扬军,而不是用五千骑兵以泰山压顶之势击败鹰扬军,是有原因的——李衍准备通过这一战,让高丽奴婢认识到,只靠他们自己是改变不了他们苦难的命运的,只有追随他李衍追随水泊梁山,他们才能脱离苦海。

    这非常非常非常关键!

    如果不能令奴婢死心塌地的追随,那么打下高丽,就是一句笑话。

    再怎么说,高丽也是一个拥有两百多万人口的国家,而水泊梁山的兵马加到一起也只不过才两三万。

    因此,如果没有奴婢,李衍就算带领梁山军打下了开京,最好的结果也只不过就是另一个靖康之耻,就算把高丽的王公大臣全都抓了,也只不过就能勒索一些钱财,根本得不到李衍最想要的领土。

    所以,孙静说林冲他们如果输给鹰扬军就从高现撤军,不是逾越,而是必然之势。

    郑知常听言,道:“那我要是输了?”

    孙静道:“听说你是诗画双绝?”

    郑知常道:“会些。”

    孙静道:“你们鹰扬军如果输了,就画一幅此战的对战图吧,再作一首歌颂我家哥哥的诗,如何?”

    谁也没想到,包括李衍也没想到,孙静此举,反倒是成全了郑知常,让郑知常画出了一幅千古名画。

    千年以后,郑知常画的这图记录了梁山军崛起的《对战图》拍出了二十亿的高价。

    扯远了。

    对于鹰扬军屠杀奴婢,李衍没管,哪怕那些奴婢对着李衍又求又跪又磕头。

    别怪李衍心狠。

    李衍很清楚这个民族的揍性,对于这个民族,你要是不艹他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爹,只对他们好,他们是不会领你的情的,还会拿你土逼,你得让他们知道,没有你他们根本不行,他们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直到城下的奴婢被鹰扬军杀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三二百,李衍才让人打开城门放下吊桥。

    “哐当!”

    吊桥放下的巨大声音让鹰扬军停了手。

    鹰扬军不愧“高丽第一军”之名。

    因为砍杀四窜的奴婢而变乱的了一千骑兵,在鹰扬大将军的一声令下,很快就又排列好了,并退守到了安全之地。

    一直以来,李衍都喜欢以己之强攻敌之弱或是搞搞偷袭什么的,李衍的原则是,只要能赢就好,哪怕不要脸。

    但这次李衍没有。

    李衍要让林冲他们跟高丽鹰扬军公平一战,至少表面上得是这样。

    闲言少赘。

    双方各自排开阵型。

    一场载入史册的大战拉开了帷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