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阿猫阿狗都想当开国君主(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一章 阿猫阿狗都想当开国君主(求订阅!)

    …

    “那些贵族狗让我们生生世世当牛做马,我们难道就不能报仇?”

    “为什么要捉我们,我们只不过是在响应李衍大王的号召!”

    “那朴老狗凌辱我妻女,我为何不能杀他全家报仇?”

    “不是说李衍大王是专为解救我苦难之人而来的嘛,为何不忙我们帮那些贵族狗?”

    “我们不需要别人帮助,我们自己就能报仇!”

    “……”

    这片土地上的人本就是遇强即软遇软即强的揍性,且极容易膨胀,尤其原来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了一百多年的贵族任他们烧杀淫掠了之后,更是将他们这民族揍性无限放大,以至于他们都开始认为自己是战神附体,只要冲出去就能推翻王氏家族等豪门的统治,然后翻身奴婢把歌唱,再然后将那些贵族加于他们身上的苦难千百倍还回去。

    看了不停叫嚣暴虐情绪丝毫没有减退的四五千奴婢们一会,李衍道:“取兵甲发给他们。”

    听了李衍的命令,立即有人去搬来兵甲,然后分发下去。

    一连打了好几场大胜仗的水泊梁山,一点都不缺兵甲,因此李衍一点不介意借些兵甲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奴婢们去送死。

    李衍朗声道:“既然你们这么本事,那好,据探马回报,一会就会有一领高丽马军来围剿咱们,你们这里有四千多人,四对一,应该没问题吧……只要你们击败这领马军,我就将礼成城交给你们,你们谁斩敌最多,谁就是这礼成城的城主,恁地时,你们可以随意处置礼成城内的贵族,你们可以建立你们想建立的政权,你们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没有人再敢对你们指手画脚!”

    李衍说完,呼延庆将李衍说的话翻译给这些因暴动而被捉起来的奴婢。

    听了呼延庆翻译的李衍说的话,一小部分奴婢冷静下来觉得没有李衍和李衍的虎狼之师他们不可能斗过那些贵族,不过那些仍处于红眼中的奴婢却觉得他们的机会来了,有些野心爆棚的奴婢甚至都看到了自己成为城主前呼后拥的风光,更有甚者,都看到了自己登基为帝,然后平辽灭宋打败大金一统世界,成为世界之主。

    李衍才不管这些奴婢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他们穿不穿甲,直接就让步二军将他们押出礼成城的护城河外,然后收起吊桥。

    被撵出来了之后,更多奴婢冷静下来,觉得他们这么做是愚蠢的,有些奴婢开始试图说服其他奴婢一同乞求李衍放他们回礼成城。

    不过仍有大半奴婢认为这是他们的机会,应该放手一搏,那话怎么说来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吉普,梭一梭,吉普变航母,要想翻身,要想改变命运,就得下重注,爱拼才会赢!

    这话在这个时代指定是没有的,但意思有,那些认为这是他们机会的奴婢就以这个意思为核心极力说服那些打退堂鼓的奴婢。

    而那些打退堂鼓的奴婢,真的是冷静了下来,被奴役了上百年的奴性再次在他们心中占据了上风。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奴婢的数量越来越多。

    眼见着这部奴婢就要占上风之际,在那些认为这是他们机会的奴婢中突然站出一人,他一枪就将最极力说服其他奴婢一同乞求李衍放他们回礼成城的一个奴婢戳死,然后大声说了些什么。

    看见被戳死的那个奴婢的尸体,没有奴婢再敢提议回礼成城了。

    在那个杀人奴婢的催促下,所有奴婢都开始穿甲戴盔,准备跟那一千高丽骑兵一决生死。

    见此,李衍笑道:“真没想到,这群奴婢中还有一个枭雄。”

    孙静不屑道:“有枭雄的野心,却没有枭雄的脑子。”

    李衍道:“诶~军事太苛刻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将散沙一般的四五千人组织起来准备迎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真被他们打败高丽那一千骑兵,那他也许就是下一个王建。”

    李衍此言一出,站在李衍身后的李棋,不禁有些羡慕甚至是嫉妒起那个奴婢,“成为高丽王啊,那就可以,住最大的房子,穿最好的衣服,做最高档的轿子,有气派的仪仗队,尽收天下美女于后宫,子子孙孙荣华富贵,祖祖辈辈荣耀无边,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突然!

    李衍头也没回道:“棋儿,你想不想取代那人,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若是想,为父可以让你去步四军、步五军随意挑选愿意跟你出战的奴婢兵,只要你能带领他们打败那一千高丽骑兵,为父就把这礼成城送给你,并助你推翻王氏家族的统治当上高丽王,如何?”

    李棋很是心动!

    可李棋又本能的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迟疑了一下,李棋道:“棋儿不愿做高丽王,只愿在义父身边做一小卒。”

    李衍悠悠地说道:“那真是可惜了!”,然后就不再言语。

    孙静、朱武、乔道清、公孙胜、仇悆、郭永、呼延庆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有笑的,有嘲笑的,有不屑一顾的,“就连阿猫阿狗都想当开国君主,真是笑话!”

    城下的奴婢们刚换好盔甲不久,远处突然尘土飞扬!

    不多时,一千多骑兵出现!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这一千多骑兵,队伍整齐,中有节次,合一路而行,节次不乱,军士不哗,行伍不纷杂。

    呼延庆看后忍不住道:“大宋的所有骑兵中,也就西军中的最精锐骑兵才能跟他们相比。”

    听了呼延庆给这一千多骑兵的评价,李衍想了想,然后一一给徐宁、丘岳、张清、周昂、胡春、山士奇、孙安、袁朗、程子明、竺敬、縻貹使了个眼色。

    徐宁等人看见李衍给他们递去的眼色之后,全都会意,然后下了城墙,再然后披挂整齐又拿了各自的兵器骑上各自的战马,之后去城门处找李衍之前安排好的林冲和卞祥报道。

    等李衍回过头,陈丽卿也偷偷的下了城墙,然后披挂胯弓拿枪,再然后骑着她的胭脂马找林冲和卞祥他们去了。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陈丽卿纤细的背影一眼,李衍收回目光,然后假装没发现陈丽卿又偷偷跑去厮杀,继续观看城下的奴婢和高丽骑兵李衍不是没想过限制陈丽卿,甚至想过让她跟别的女人一样在家里给自己当生子的工具,可陈丽卿真不是那种能限制住的女人,如果强行限制陈丽卿,可以说就等于是杀了陈丽卿。

    有一晚,陈丽卿骑在李衍身上趴在李衍胸口说:“你就由着我厮杀吧,假如我死在战场上,直到闭眼前,我都念着你的好。”

    ……